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北京房山被关闭煤矿120余名矿工确诊尘肺病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08: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有专家断言:今后20年,中国职业病将持续高发,如不对现有的职业病防治制度进行全面修改,从制度“病根”上解决问题,职业病极可能成为一代中国人甚至几代中国人的社会“高利贷”,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巨大障碍。

  而现在,在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被关闭的煤矿上,已有120多名煤矿工人被确诊为尘肺病,他们无疑被医学宣判了“无期徒刑”

  法治周末记者 焦红艳

  2010年5月31日,随着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最后一批煤矿被关停,四川人周兆德失业了。而更让他心焦的是,就在煤矿关停前夕,他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被确诊为尘肺病二期。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在煤矿关停的前后,纷纷有工人到北京朝阳医院(国家指定的职业病诊断医院)做了检查,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20多人被确诊为尘肺病,甚至还有几人已达到了病变三期的严重程度。

  “很多人拿到最后一笔工资之后就回家了,目前还只是我们这些留下来的人到医院检查了。听说我们得了这个病,还有很多工友也想回来做检查。”此前一直在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煤矿打工的工人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6月24日还有一批检查结果出来,按照现在的状况,肯定还会有人被确诊(尘肺病)。”这位煤矿工人说。

  法律能保护我们吗

  周兆德16岁就来到北京打工,今年已经37岁的他辗转于史家营乡的大小煤矿21年。

  周兆德有两个孩子,一个13岁,另外一个7岁。上有老下有小,周兆德的打工收入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得了这种病,以后找工作还有没有单位愿意要他。

  “我们就是想要那种‘干一个月活拿一个月钱’的工作,挣了钱好寄回家,养活老人和供孩子上学。我们这些人中,几乎没什么人懂法。”今年42岁的神元慧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神元慧算是这些工人当中思想比较“先进”、比较善于表达的。也正是他,比较早地意识到了要到医院去做检查。今年6月上旬,他被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为尘肺病一期。

  “平时也感觉不到什么,干活的时候觉得胸闷,容易疲劳,我以为是井下空气不好。如果要是没有国家关停煤矿的政策,我也和大伙儿一样,不会想到去医院做检查。”神元慧说。他曾亲眼看见矿上有人得了尘肺病后连走路都困难,所以想到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在离开之前还是要到医院去看一下,以求心安。结果在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

  据神元慧介绍,第一次去医院做检查的工友,也有几个没得病的,但是占少数。他们被确诊之后,有更多的工人去做了检查。“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个人到了尘肺病最严重的三期[h1]”。

  也是他,被确诊之后想到要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是具体要用到哪些法律,走什么样的程序,他也说不清楚。目前,神元慧和工友们希望找到能免费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的专业人士。

  在找到专业人士为他们提供帮助之前,他还和工友们一起找过矿上的老板,但是煤矿被关了之后,有些老板已经找不到了,即使找到了,矿老板也不愿意赔偿。

  一部分工人在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为尘肺病后,向北京朝阳医院申请职业病诊断,但医院要求工人提供用人单位的介绍信。听说单位已经找不到人了,医院要求至少要有北京市房山区卫生监督所或者房山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提供的介绍信。但工人们仍然无法提供。

  后来,他们又找过史家营乡政府、房山区政府、房山区卫生管理部门、房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甚至北京市政府信访办。

  “刚开始说给解决,后来一直没有明确的答复。”神元慧说。

  6月21日,北京最高温度达到摄氏35度,天气异常闷热。而此时,等待结果的工人们大多住在一张床位每天15元的简易宾馆里。

  四川人孙洪平住得稍好一点———一张床位每天40元,因为《法治周末》记者的到来,他特意多交了20元,让宾馆的工作人员给打开了空调。

  “没有收入了,每天都要花钱,我们挺不了太久。不论是行政部门还是法律,我们就希望能尽快给个说法。”神元慧说。

  至于希望能得到多少赔偿,工人们也都说不清楚。他们曾听说过,有人得到过赔偿,不过是因为矿上给上了工伤保险,得到的大部分赔偿走的程序都是工伤保险基金。

  来自河北的李和生,今年55岁,有一儿一女,都已结婚。儿子儿媳就在北京打工,在东四环附近开了一家饭馆。先后经历失业和得病的李和生,就去过儿子的饭馆一次。“在我们农村,我有这个工作,儿媳妇的态度会好一些,但是我拿不着这份钱,而且还得了病,儿媳妇就是另外一个态度了”。

  李和生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他在一家叫“大村”的煤矿工作了15年,多少有些积蓄,但是听说这个病(尘肺病)根本治不好,所以也不打算治了。“我们已经这样了,希望矿上或者政府能给一些赔偿,让我们在死之前的日子多少有个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