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调查 >

[新闻调查]当生命遭遇歧视(2010.12.18)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8日 23: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街头采访

  记者:我想问问,你的生活当中有过恐惧吗?

  解说:在你的生活中,是否曾经经历恐惧?或者那些令你感到害怕的事?

  同期: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同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同期:压力,资金压力,买房,买车。

  同期:比如说,你遇到害怕的动物啦,或者说晚上做恶梦啦。

  解说:而我们当中的另外一些人,他们的恐惧却是害怕公开自己患病的事实、害怕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更害怕由此而遭到歧视。

  马治发:他们不敢,他们怕,他们还是害怕,都害怕。

  解说:他叫马治发、身高1米85、34岁。谁能想到,看上去如此人高马大、体格健壮的人也被恐惧所困扰。在过去的几年中,马治发接二连三地被雇主辞退,而原因只有一个。

  记者:有没有可能,比如说你在工作当中违反了公司的一些规章?

  马治发:没有。

  记者:有没有可能比如说你掌管的一些物品有一些丢失或者损坏?

  马治发:那都不会有的。

  记者:会不会因为你和同事或是领导的关系不很融洽?

  马治发:那也没有。

  记者:但你自己心里会怎么认为?

  马治发:就是因为我有病,歧视。

  解说:歧视,因患病而遭到歧视,这个词在自由百科中,做如下解释:患者被迫面對疏离或社會排斥,并受到区别对待,严重的被剥夺基本权利。

  记者:你真的要选择面对我们镜头吗?

  马治发:是的。

  记者:需不需要对你的图像和声音做处理?

  马治发:不需要。

  记者:但你想过直接面对镜头的后果吗?

  马治发:知道。

  记者:可是那就意味着你把你的整个的面貌、你的人、包括你个人的资料等于完全暴露在公众面前。

  马治发: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如果说面对镜头能让人们从歧视HIV(人体免疫缺陷病毒)这个误区里走出来,能够让更多的感染者受到关爱,就是我出去被人拍板砖觉得也值。

  解说:这里是天津,这期节目里,惟一一位敢于面对我们镜头的艾滋病感染者--马治发,就生活在这里。

  同期:您了解艾滋病吗?

  同期:了解。

  解说:我们在这里进行了一次随机街头采访,想要知道,人们会如何看待艾滋病感染者和他们的就业问题。而这里的人们又会给出怎样的答案呢?

  同期:比如说你会觉得哪些行业艾滋病感染者或者病人不能做吗?

  同期: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影响吧?

  同期:好像都应该能做吧。

  同期:比如说,有的人可能会主张艾滋病感染者不能从事哪些行业?

  同期:应该跟平常人是一样对待的。

  同期:比如说,你身边的朋友如果是感染者,你认同吗?

  同期:我觉得我做不到。

  同期:我觉得不会感染。

  同期: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解说:在这里,人们似乎并不回避对艾滋病的真实看法,有人担忧、有人包容。那么,当马治发,这位真实的感染者面对这座城市时,他又会得到怎样的回答呢?

  解说:在天津,马治发该算是外来人口,他的老家在河南省上蔡县。

  马治发:我就是河南上蔡(县)的,这种病很多。而且在我们老家HIV(关于人体免疫缺陷病毒的知识))普及得很,家家户户都了解,而且我见过早期的,他们发病的时候浑身溃烂的那种,(后来)都治得跟正常人一样了。

  解说:在老家,马治发感受不到人们对艾滋病人的歧视。政府的政策和措施,给予了艾滋病人,抗病毒治疗以及生活上的保障。

  马治发:好多人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而且我们那边政府的话,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应该很多,免费领药、免费检测,乃至定期地发放一些抚恤金,包括一些子女教育全部减免。

  解说:当马治发远离了那个特殊的区域和环境,在这个城市里,当他期望靠自己的劳动,像普通人一样地工作和生活时,他又会有怎样的境遇呢?

  马治发:我觉得自己挺无助的,世界这么大,难道就没有我马志发容身之地吗?

  解说:如果马治发不特别说明,可能没有人会联想到,他是一位艾滋病病人。

  马治发:一直在跑步,包括腿上绑五公斤沙袋,早上起来跑七公里,天天都在锻炼。

  解说: 5年前,马治发刚来到天津,他并非一无所有,至少那时他有一份工作。

  记者:具体做什么呢?

  马治发:他们做的是都市联运、集装箱,以集装箱为主,(我)一点点地干起来,干到可以说,在那个行业里头来讲,我认为他们说任何工作,只要我想干,我闭着眼睛都能干。

  记者:你觉得你是靠什么呢?

  马治发:我靠的就是责任心、耐心和自信心。

  解说:公司对马治发的工作表现,还算认可。2008年的一天,马治发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马治发:结果是我中标了。

  记者:你当时也是用这样的话来形容吗?

  马治发:对。

  记者:为什么?

  马治发:改变我,我的命运被改变了。

  记者:检测结果出来之后就立刻告诉家里人了吗?

  马治发:我犹豫了好几天,三月份检查到的,四月份的时候我告诉了家里。

  记者:如果不告诉家里人,自己内心会煎熬吗?

  马治发:很煎熬,一个人真的面对困难的时候,一个人扛,一年、两年、三年可以,扛一辈子,那很难的。

  记者:如果告诉了会是一种什么结果?

  马治发:要么就是两口子离婚,分开,家庭就支离破碎。

  解说:不久后,马治发失去了婚姻。

  记者:是你选择的离开吗?

  马治发:不是我选择的离开,是她选择的逃跑,我跟我的妻子离婚了,按判决书上说孩子判给我,因为我有HIV(人体免疫缺陷病毒),最终不可能把孩子执行给我,所以我就觉得我现在是一无所有了。工作没有了、钱没有了、孩子我也见不到,真的就一无所有。

  记者:单位的人有人知道吗?

  马治发:关系比较好的告诉他。

  记者:你当时就选择主动告诉他们?

  马治发:经常会干活的时候不小心会把手弄破,万一由于这样的原因感染了别人,他们可以自己做一些(防护)。比如说尽量离我的血远一点。

  记者:比如说,你第一次把这个结果告诉你的同事,然后他们的反应呢?

  马治发:我第一个同事,他还真没有什么反应。他知道我有病以后还经常去我家吃饭,他非常喜欢吃我包的饺子,他觉得没有问题。

  解说:但是不久后,这位同事跳槽离开了公司。而新来的同事很快发现,马治发每天都在服用几种他们从未见过的药物,这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记者:你在服药的时候,你没有避讳别人吗?

  马治发:我的药都放在我自个儿的家里头,有人来到我家里头不经意地看到,自个儿吓坏了。他们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就说大马吃那什么什么药,那个药是治什么什么病的,然后单位就知道了。当时我们那个单位的领导找我谈话,那天我去,人家把三个月的工资给我准备好了。我说干吗,(他们说)塘沽那边不用现场了,你找点别的事做吧。

  记者:那在你内心你认可这个理由吗?

  马治发:我不认可这个理由,我认为我做得很好,无论哪个地方送货,我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记者:你下意识反应出来的原因是你的病吗?

  马治发:是病,那时候就说不让我干了,什么都没有说。

  记者:但当时你会有一种预感吗?接下来工作都可能会受到影响?

  马治发:那会儿没有,后来接二连三,四次失业,因为这个事情丢掉工作的时候,我才有这样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