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1+1 >

《新闻1+1》 20111129 好人,却不是好事?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9日 22: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111ad59bb424c04b761feb776c7220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黄冬梅来到泸州现代运业时代有限公司财务部还钱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今天我们要面对一个一波三折的故事,为什么要说一波三折呢?表面上来看这个故事似乎是很单纯,就是一个好人好事。但是这个事情继续向下发展的时候好人继续存在,但是如果说这个是个好事的话,这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字幕:爸爸欠的钱,我长大后一定偿还。

    六年前,一个15岁孩子的口头承诺,六年后,一个让无数人诧异的场景。

    雷军: 一个15岁小女孩说的话,在今天能够来兑现。

    携款出走的父亲,坚守信义的女儿,爱与恨、情与法该如何辨析?如何评判?

    黄冬梅(声音来源):因为他是我的爸爸,父债子还是天经地义嘛。

    车浩:按照国家法律,他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公权力必须要对他进行追诉。

    社会的感动,债权方的谅解,该如何面对这可能的结局?

    《新闻1+1》今日关注“好人却不是好事”。

    主持人(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我们要一起面对一个一波三折的故事。为什么说一波三折?其实表面上来看这个故事似乎很单纯,就是一个好人好事。但是这个事情到了今天,在我们采访当中继续向下发展的时候,好人继续存在,但是如果说是好事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先不绕,是一个什么样的事?从表面上来说很简单,就是一个15岁女孩的父亲,在前几年因为赌博,就把公司的4万多块钱卷跑了,然后再也不露面了。这个女儿的父母已经离婚,在两年之后,初中毕业17岁的时候就去广东打工。在走之前她也去了父亲的单位,说我一定会把我父亲的钱给还上。然后从17岁开始去广东打工,用了4年的时间到今年攒够了3万多块钱,又借了1万块钱,郑重地回到父亲的单位,把这笔钱给还上了。

    听到这的时候,这是不是一个好人好事?非常讲究诚信的一个女儿,直奔《感动中国》的路子去了。但是这个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如果故事这么简单,就不像是发生在此时此刻的中国了。

    来,先了解这个故事。

    “爸爸欠的钱,我长大后一定还”。六年前,一个15岁女孩的一句话并没有人当真,但六年后,她真的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雷军(泸州现代运业时代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这么多年,五六年了,作为当时只有15岁小女孩说的话,在今天能够来兑现,董事长夫人跟董事长说了以后,董事长也很感动。

    11月4号,四川泸州县的运业时代有限公司,一位身材瘦小的女孩走进公司财务部,拿出厚厚一摞钱交到了公司财务人员手中。面对着41227元钱,和这个如今才21岁的姑娘,现场的气氛让人动容。

    陈善新(四川泸州现代运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还钱的时候我真是忍不住,这么小的小孩,我都流下眼泪了,到我们办公室那里,大家都相当激动。

    小姑娘名叫黄冬梅,她的父亲黄某,曾经是泸州市现代运业时代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

    雷军:当时黄冬梅的父亲,2005年前是我们公司的一名员工,在我们公司负责发车,发车的时候就有一些票款。2005年的时候由于他经常赌博,可能就把我们公司的一笔票款4万多块钱,相当于是不辞而别把票款拿走了。走了以后公司当时就报了案,报了案到现在为止,她父亲还不知道去向。

    2005年,因为和妻子离婚,经常赌博的黄某不辞而别,留下的是年迈的父母和只有15岁的女儿黄冬梅。

    黄冬梅爷爷:她说我失去了妈妈,爸爸也跑了,我就孤苦伶仃了。

    父亲出走,年近七旬的爷爷奶奶,拮据的生活,15岁的黄冬梅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两年后,她结束了中学学习,选择了南下到广东打工。

    黄冬梅奶奶:一直都想着我们,给我们寄钱回来,我说你还要考虑你自己的事情,她说我年轻还找得到(钱)。

    四年后,黄冬梅带着3万多元钱的积蓄回到了泸州,加上她向亲戚借来的1万多元钱,黄冬梅凑够了41227元钱,还给了泸州现代运业时代有限公司。

    黄冬梅:因为他是我的爸爸,父债子还是天经地义的。就是花费方面俭省一点,少买点衣服,少吃一点零食。

    一个未成年人,没人在意的一句话就这样兑现了。泸州现代运业时代有限公司财务室里的这一幕,感动了无数人,而这个小姑娘也没有在家多做停留,现在她已经回到了广东中山,继续打工。

    主持人:从这个姑娘的行为角度来说,真的不容易。从17岁-21岁,一个如花季节的女孩,一个月就挣两千块钱,而且还要给爷爷奶奶邮点钱,自己还要解决生活中的一些问题,还能够用3-4年的时间,最后生生地攒下了3万多块钱,再借1万块钱。然后回来还账的时候相当具有仪式感的,她专门回到了泸州,把这个账还上。几天之后,又回去继续打工了。可见她心里这样一个念头有多么强烈。

    在短片里她说了一句话,可能也跟电视机前很多广种的想法大致差不多,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嘛,不管是儿子或者是女儿似乎都是天经地义。虽然千百年来,我们好像都延续着这样一种说法,但是在法律上可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为什么这么说?第一,在她父亲携款潜逃的时候,她当时是未成年人,才15岁,她根本没有这个义务替她父亲还钱,法律上没有任何这样的规定。第二,她父亲现在应该还是有自己还钱能力的当事人,因此也不需要他的女儿去替他还,更何况她也没有继承,在法律上除非你继承了父母的遗产。因此不管从哪个角度去衡量,“父债”,这个女儿要替他去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没办法,15岁的时候在父亲跑了之后,她去父亲的单位说了这句话,因此就把它当成了一个诺言,这当然是一个非常讲究诚信的女孩。

    我们要说的好人的好人就好在这。但为什么不是好事先不说,待会再播。还继续说好人的故事,但是想让她接受采访的时候不太容易,包括当地媒体,包括我们跟她联系的时候都不是特别痛快,她似乎想躲开。

    针对这一点,我们想连线一下报道这件事的《成都商报》记者张柄尧。张柄尧,你好。

    张柄尧: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你有没有去分析过小姑娘为什么不打算接受采访,躲着大家?

    张柄尧(成都商报记者):我们这边不是第一个报道的媒体,当地泸州有一个媒体最初报道了她的事情,不过当时报道做得比较小,而且也没有采访到这个小女孩。后来我们联系到小女孩,就对她进行了一个采访,我们采访之后,后来有很多媒体就想报道她的事情,但小女孩一直不愿意接受采访。

    我在想大概是这样两个情况,一个情况是小女孩觉得自己给父亲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值得宣扬,这是她的一个想法。另外一个想法,因为媒体报道之后,小女孩现在有一个担心,小女孩完成这个事情,一方面是因为她本身的诚信和坚强在完成一个事情;另外,小女孩本身还有这样一个考量,有一种亲情的东西在促使她完成这个事情。她害怕这种报道,包括网络上的评论,会因为报道她的事情伤害到她的父亲,而伤害她的父亲是小女孩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这个小女孩就不愿意接受采访。

    主持人:张柄尧,在跟她接触的过程当中,小女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为什么能够坚持最后真的把这件事给做下来,而且做成了?

    张柄尧:小女孩给我的感觉,小女孩意志比较坚强,另外这个人比较单纯。在我采访过程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小女孩出去打工,四年中换了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她打工就换了两个地方,和外面接触也比较少。她比较单纯,而且很专注地把这个事情给完成了。

    主持人:还想问一个问题,对于她还钱的公司来说,其实这个公司的账面上也不算很小,两亿多,一千多辆车等等,恐怕那四万块钱的事几年前发生的,都已经忘了。但是这件事给公司带来的感动似乎显得很大,你有没有去了解,如果要给这个女孩儿提供一个就业岗位,会给她提供一个大致什么样的岗位?

    张柄尧:公司那边是这样跟我说的,一方面他不知道这个小女孩适合做什么样的工作,公司那边跟我承诺的是,希望小女孩回来,看她适合做什么,适合做什么公司就给她提供什么。另外,小女孩一时半会,如果还有欠缺,公司也可以给她提供培训,让小女孩适应这个工作。

    主持人:这是好事,因为毕竟能够回来,离她自己的家、离她自己的亲人还是比较近的。

    其实对于这个小女孩来说,我们再次去强调非常非常不容易,而且也把这个钱给还上了。但是很快,两三天之后又跑回广东继续打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好像这个故事已经快结束了,变成了一个非常温暖的、诚信的女孩,就信义兄弟孙东林、孙水林兄弟俩发生的故事一样。但是在这既不因为生活中有这样的故事,就把它夸大到什么样的地步,告诉所有的人,人群中都是善良的,有信守诚信的女孩等等,我们也不想因为有小悦悦这样的事件,就说好像大家的道德已经滑坡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在我们这个时代,在我们的人群当中,其实好和坏都同时存在,就看环境怎么样把坏抑制住,把好激活出来。其实这个故事远远没有结束,接着再向下看的时候,可能有出乎您意料的一个转变。

    来,接着往下看。

    陈善新:几天以后我去看她的爷爷和奶奶,到她家里面慰问。虽然说原来她爸爸欠我们的钱,但是这个黄冬梅这么小,证明她家庭教育还是比较好的。

    11月13号,黄冬梅还钱后的九天,泸州市现代运业时代公司的一些代表来到了她的家里。公司董事长陈善新称“此行是为了看望和感谢”。

    陈善新:我就要感谢一下她的爷爷奶奶,我们就到那里去了。去了以后,我看黄冬梅第三天又到广东打工去了。

    泸州市现代运业时代公司,这家固定资产超过两个亿,拥有一千多台车的企业,已经被很多人逐渐淡忘的四万多块钱欠款的归还,这些所带来的涟漪超过很多人的想象。

    陈善新:过去的事让它过去了,他本来还是比较踏实的。打牌我认为是害人的,别人骗了他,他输了以后没有办法就不敢跟企业见面了。

    陈善新对记者表示,黄冬梅的父亲是个平时不爱说话,同事评价不错的人,犯错属于误入歧途。他希望他能够早日回来,甚至可以到公司上班。

    陈善新:撤销了,跟家里打了电话,说如果她爸爸打电话回来联系的时候,(对他说)这个事情已经了结了,让他还是出来。

    泸州市现代运业时代公司已经在和司法机关联系,试图按照法律程序对黄冬梅父亲的案件进行撤案处理。

    车浩(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有可能会被定性成职务侵占,职务侵占是一个公诉案件。也就是说这个案件的追诉权是在国家,不是在个人手里。

    情与法,个人与家庭,这样一个还钱的举动所激荡起的思索,恐怕远远超出了黄冬梅的想象。而她也许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就是父亲能够早日回家。

    之前,黄冬梅曾经表示过,她想还完钱之后能够回到泸州,离家近一些,能够更好地照顾家人。

    陈善新:大家都有这个意见,跟她说了,她那边辞工以后随时回来,我们准备让她管管财务之类的,我们还准备送她去上学。

    字幕提示:今天,黄冬梅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我爸爸跟我打电话了,说他会回来的,但没跟我说他在哪儿,我也联系不上他”。

    主持人:故事到这还没有产生更大的变化。

    今天在前方传来了一个让我们感觉非常意外的情况。这家公司去跟公安局说干脆把这个案子撤了,结果也不知道当年是因为什么因素,是疏忽还是其他的一些因素,或者说工作不太尽责,公安局查来查去发现,当初居然没有立案。这就有点像两口子要闹离婚,闹来闹去,到法院去一问,你们当初就没结婚。这个时候问题就很大了,但是它跟结婚、离婚又不太一样,毕竟这是涉嫌犯罪了。因此究竟该如何处理?一下子又把报道这个好人好事的媒体放在了一个很尴尬的境界之中,这样一个大范围的报道,似乎突然显现成了一种有点像给举报的意思。因为过去公安机关根本就没立案,一查可能是马虎,让人自己去找责任的,但是这毕竟是涉嫌犯罪,这已经展现在了所有公众的面前,究竟该怎么办?

    在请教法律专家之前,我先给大家讲一个不复杂的,也是前几天发生的非常离奇的故事。《楚天都市报》报道了这样一个事情,在湖南有一个女子七年之前携带公司的七万多块钱回来,从外地拿七万多块钱现金回来,结果被偷了。被偷掉之后她非常害怕,她决定将来挣完钱把这钱还上之后再回来,然后就跑到了南宁,从此开始打工。七年后,她真的把这七万多块钱给挣够了,而且回来了,可是找不到她原来的公司和老板,她就去派出所,希望帮助她找到那个公司的老板,然后把钱还上。可是派出所在给她查这方面情况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当初她的老板已经报了警,她其实已经是犯罪嫌疑人了,因此这个事情变得很复杂。可是另一方面又知道,她是真心想还钱,最后的结局是她的老板收到钱之后非常感动,说把这个案子撤了,甚至办这个事的民警都说把这个案子撤了。但是没办法,这是一个公诉的案件,已经立案了,不能简单地撤了。

    今天的节目所面对的故事,能不能因为有好人就把这个案子给撤了?法律方面的专家会如何评估这件事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车浩:它现在已经被曝光在公众面前,这个事情已经是一个犯罪行为发生了,就不可能去回避它,甚至直接地通过法律之外的程序就把它抹掉。这个案子正常按照法律程序,我个人觉得应该立案,立案之后然后到起诉阶段的时候,考虑到说犯罪人自首的情节,考虑到他认罪的态度,积极退赔,包括他女儿的行为作为被害人公司充分谅解,各种因素考虑进来也没有造成危害性,同时不是很大,可以考虑做不起诉处理。

    立案是由公安机关先立案,但最后不起诉处理,他这个行为也没有问题,最后也是能达到一个对他不予刑事追究,也不存在一个定罪的污点问题。处理上应该按照这个程序来处理,不能直接在法律之外这个事就消除了。但是说他本人的认罪态度,在这个案子当中恐怕还得需要其他方面的事实和证据才能显示出来,他女儿的态度代表不了他的态度,这个案子的关键还要看犯罪人的态度,就是说他的行为,有没有自首这个态度。因为现在已经具备了一个和解的很重要因素,就是作为被害人一方,公司已经有这种谅解他的一个愿望,愿意跟他和解的一个愿望,这是刑事和解一个基本很重要的条件。

    主持人:理智和情感在这个时候就发生冲突了,是好人,这姑娘的确非常让人感动,是一个诚信的女孩。但是法律就摆在那,而且的确是当初公安机关疏忽,根本没有把它立案,现在当好人来报道,结果还相当于举报了,这个时候就会比较麻烦。不妨在这也听一听,报道这件事的《成都商报》记者张柄尧非常复杂的心理。张柄尧,你好。

    张柄尧: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刚才你也听到我说了,这个事情一下子变得我们做媒体在报道这件事的时候心情也很复杂,公安机关当初没有立案,可是现在报道出来之后,又不得不面对这样涉嫌犯罪的事情。你的心情怎么样?你期待什么?

    张柄尧:我们报道出来之后,很多读者打电话来。其中有一个读者说了这样一个观点,这个小女孩在15岁的时候,因为父亲卷款出逃,母亲离家出走,实际上她的家已经不存在了。出了这个事情,现在小女孩把个钱还了之后,她觉得我们社会应该给她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

    后来我跟黄冬在联系的时候,我们经常沟通。沟通的时候我就跟她讲了一点,一个是责任,另外一个人的行为对他产生的影响,一个人必须有一个行为之后,接下来就必须为自己这个行为负责。当初我跟她说了一点,你做了这个事情,我们大家以你为骄傲,大家觉得你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女孩。但是在这之前,你父亲做的这种行为,你父亲也应该勇于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主持人:明白了。是不是我们做完了这件事情之后,接下来共同顺势而为去面对该要面对的一个结果?

    张柄尧:对。

    主持人:非常感谢张柄尧,谢谢。

    其实针对这件事,最后还是要回到小女孩的诚信上。

    不妨把《中国青年报》曹林的这段话当结尾,无论是信义兄弟还是诚信女孩,他们践守诚信义的故事都很感人。但我不希望看到媒体过分拔高,在赞美中将他们捧上神坛,让大家感觉好像信守诚信是一件需要很大努力、很难做到的事。其实生活中没有这么难,我们坚持都可以。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