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1+1 >

《新闻1+1》 20111123 不好的开始是成功的多少?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3日 22: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bd700ccf430434a807e90b7e69a336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2011,十二五开局第一年,节能减排目标完成压力重重。 前三季度六大高耗能行业仍在增长,工业系统节能减排差距巨大,内蒙古、海南、青海、宁夏、新疆,国家发改委发出节能一级预警。高耗能产业能否得到有效抑制,产业结构调整能否取得重大突破,经济社会能否得到快速发展,面对十一五的前车之鉴,十二五的目标我们能完成吗?《新闻1+1》今日关注“节能减排 不乐观的开局”。

    2011,“十二五”开局第一年,节能减排目标完成压力重重。

    第一个季度单位GDP能耗只降低了0.8%,到前三个季度达到1.6%,距离今年要完成3%-3.5%的任务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前三季度六大高耗能行业还在增长,工业系统节能减排差距巨大,内蒙古、海南、青海、宁夏、新疆,国家发改委发出节能一级预警。

    李俊峰: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都有具体的指标,分得很细。

    高耗能产业能否得到有效抑制?产业结构调整能否取得重大突破?经济社会能否获得可持续发展动力?面对“十一五”的前车之鉴,“十二五”目标我们能完成吗?《新闻1+1》今日关注--节能减排,不乐观的开局。

    主持人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首先我们要来看一组漫画,这组漫画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很多人非常熟悉的一些画面。我们来看,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的目标,“咔”,像大剪子一样拉闸限电,因此企业就没电了,不管你有多少订单都得哭。再看为了节能减排目标的实现,某地,我们也不说是哪了,甚至把居民家大冬天的暖气都给停了,你看在家里冻的。为了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有的地方把居民、企业的用电一块给拉了,然后念念有词,“压力,只有拉闸限电了”,这是去年的此时此刻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目标。去年的此时此刻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些画面,是因为去年是“十一五”的最后一年,目标在那放着呢,不完成大家压力很大、压力巨大,于是就采用的一些极端的方法,甚至引起了当时社会广泛的争议。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今天我为什么给您看这样一组画面呢?今天很多人在新闻当中都知道了,发改委的副主任解振华坦诚,我们“十二五”的开局之年节能减排的目标是有的,也不小,要完成3%-3.5%,但是完成了多少呢,往下降。第一季度才降了0.8%,前三个季度加起来降了1.6%,离目标接近一半或者说还不到一半。人们常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那么不好的开始是成功的多少呢?莫非再过两年,刚才漫画中我们见到的一些场景还会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吗?来,让我们开始关注。

    昨天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1)》白皮书,中国的节能减排目标完成再次引发关注。

    解振华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这个白皮书介绍了“十二五”期间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已经确定的目标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已经确定的政策措施。

    也是在昨天,解振华也发布了一个让人觉得不太乐观的数据,那就是2011年前三个季度节能减排目标完成的情况。根据“十二五”规划,2015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要比2010年下降17%,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要比2010年下降16%。但是作为“十二五”开局年,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直言不讳地表示了自己的担心。

    解振华:实现这个目标并不是轻而易举的,要经过非常艰苦的努力,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能够实现这个目标。比如今年是“十二五”的第一年,第一个季度单位GDP的能耗只降低了0.8%,到前三个季度达到了1.6%,距离今年要完成3%-3.5%的任务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0.8%,1.6%,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今天已经是2011年11月23日,3%-3.5%的目标恐怕是难以实现了。

    李俊峰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司长:就是今年至少应该完成3%,作为开局之年应该做得更好一点,比方完成3.5%或者4%更好一些。

    林伯强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今年可能这个任务完不成了,因为你靠最后一个季度就完成2%,肯定是不靠谱的吧,今后的节能减排任务很艰巨。因为你前面没完成,后面就要加码。

    节能减排目标能否完成,工业是重点。事实上,在解振华昨天公布这一数据之前,来自工信部的数据就已经预示了这一结果。今年前三个季度工业系统能耗完成2.56%,与3.4%的目标相比差距不小。对此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就表示,节能任务出现欠帐的主要原因在于六大高能耗行业受需求的牵引增长较快。来自工信部的统计数据,今年以来高耗能行业仍保持较快增速,一季度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增长12.2%,比去年四季度加快2.6个百分点,回升幅度明显快于整体工业水平。从数据看,高耗能行业依然增长过快的情况值得警惕。

    2011年9月27日新闻

    国务院今天召开全国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全面动员和部署“十二五”节能减排工作。

    节能减排,对外是中国政府向国际社会的承诺,对内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能否在“十二五”取得突破。面对2011年的开局,我们的“十二五”目标能实现吗?

    白岩松:第一年目标是降3%-3.5%,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头三个季度才降了1.6%,你别看是这样两个非常简单的数字,却有很多东西特别值得分析。比如说第一个,大家早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就有预感,你别看现在压得紧,明年“十二五”一开局保证又松下来。第二个,想要完成节能减排的目标,你整个经济发展方式必须转型,现在来看雷声大雨点小,效果不是那么明显。第三个,你还能看到在“十二五”开局之年,不管大家说环境多么多么重要,但是经济发展的冲动依然强烈。第四个,还有一种分析说大家是不是有一种法不责众的概念呢?反正大家都好不到哪去,谁要先完成了,恐怕自己挺倒霉的。你看简单的数字的背后很多值得分析的,当然这都显得不那么专业,接下来我们要连线的是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听听他的意见。周先生您好。

    周大地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你好。

    白岩松:您看很多人在听到了几乎差一半的完成的数字之后,感觉反而是不出乎意料,因为他觉得肯定是这样的,您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出乎意料吗?

    周大地:因为我是比较关心经济发展的状态的,所以实际上这个数字出来以前,我们就已经感到,在今年“十二五”开局的时候,很多地方过快的增长目标拉动了大量的投资,因此本来就感到今年实现目标可能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白岩松:是不是有点太低了呢,1.6%,还是差不多?

    周大地:我觉得从我们来说,因为我们有好几年的节能减排的工作基础,今年出现这么大的反弹,还是出乎意料的。

    白岩松:您觉得还是低了点?

    周大地:还是低了点,但是这个低会对以后的工作造成更大的压力。

    白岩松:没错。到底原因在哪呢?有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比如说是不是节能减排国家这块口号很大,但实际上你给人家的方法,能够约束他的方法少。还有一个是不是在国际经济不好的时候,大家得保增长。各有各的原因,您认为的原因在哪里?

    周大地:我觉得从大的原因来看,对于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还缺乏具体的这种途径和措施。很多地方“十二五”开局还是在抢速度,但是这个速度怎么抢上去并没有解决,所以它一抢速度就大投资、上项目、扩产,或者是土地和矿产的高度开发,这样的状态就会造成高耗能的短期的拉动。现在看来这种方式不能算是科学发展观的落实好的一种现象。

    白岩松:好,我们这一段先说到这儿,一会儿还有问题要向您请教。

    其实针对这样一个数字很多人也都在观察,比如说财经评论员易鹏认为,中国在“十二五”第一年很难完成节能减排任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去年各地为了完成“十一五”目标,采取突击和压制延缓的办法,部分排放就集中今年。目前中国节能减排越往下减,难度越大,回旋空间越小,要想突破,必须实行一些制度创新,比如说碳交易、征收碳税等等其他的方法,可能每人都有这样的一种意见。不过说到这儿的时候,还是想到了我开场的时候说的那些漫画,莫非按照今年这样一种状况,临到“十二五”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家家还得拉闸限电?来,回顾一下。

    目标20%,最终完成19.1%。“十一五”尽管我们大致完成了节能减排目标,以能耗消费年均6.6%的增长,支撑了国民经济年均11.2%的增速。但是这个看似合格的成绩单,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2010年9月6日新闻

    河北省安平县为完成节能减排目标限停居民用电,国家发改委今天指出节能减排目标是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安平县的做法既不符合国家有关政策要求,也与节能减排的宗旨不符,国家发改委已要求河北省核实情况妥善处理。

    尽管中央命令要求节能减排不得影响群众正常生活和社会公共事业的正常用电。但是去年一些地方为了达到减排目标,而对居民区实行拉闸限电的现象还是屡屡出现。去年年底,煤炭大省山西就频频出现停电现象,竟然有四分之一的电力缺口无法满足。一些地方尽管居民用电得到了保证,但是一些正常企业用电却不得不限制。

    山西太原居民:一般是6点钟到9点钟,孩子做作业只能点蜡烛了。

    去年大面积缺电的现象曾经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李霆 陕西省发改委宏观研究院院长:现在国家有节能减排、有硬的指标,那么怎么完成这个任务,就开始限电了。通过减少电力企业的开工,减少它的排放,使这个能耗、二氧化碳排放降下来。所以这种情况就造成了现在的这个电荒的问题。

    回头看“十一五”,2006年开局第一年,也出现了和今年一样的情况。当时中央设定的全年节能减排目标是4%,但是那一年只完成了1.2%。“十一五”前四年,节能减排累计完成了下降14.38%的目标,这个结果与“十一五”降低20%左右的目标差距巨大,所以压力全部集中在2010年,于是一些地方就出现了极不正常的对居民和企业的拉闸限电。

    2010年11月14日 新闻

    李毅中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一个省一个省地查,做了几轮工作,把责任层层落实,层层分析,如果这个指标完不成,那可能是“十一五”唯一完不成的约束性指标。

    黄淑和 国务院资委副主任:如果是节能减排的任务没有完成,有的就要降分,有的可能还要降级,所以这种约束还是比较强有力的

    “十一五”从最终的成绩单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地方基本做到了发展和节能减排两不误。但是为了这份成绩单,尽管各地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完成目标前松后紧的情况仍然值得警惕。对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平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回答记者提问时就说到,为了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的目标,一些地方采取了一些过激的行为,甚至拉闸限电,这不是我们的初衷,这样的做法也是不妥当的,我也如实地向社会、向记者朋友做出检讨,因为在这些方面,关于能源消耗强度的下降、污染物减排,我们是第一次在“十一五”规划中作为约束性指标,所以我们还缺乏经验。

    白岩松:在去年年底结束的“十一五”目标,当时我们节能减排的目标是多少呢?要完成20%左右,最后经过了包括出现拉闸限电等等这样的一些行为,完成成什么样呢?19.1%。因为目标是20左右,所以这19.1%勉强也构成了算完成了这样的目标。但是你要知道在中国一般确立一个目标在左右的时候,都得超出好多去,我们都习惯了超出好多去,所以出现了没有到左右的那边,而是在这边的19%点多,可见这个工作的难度是够大的。那么我们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上来就来了一个只降了1.6%,可是目标是3%-3.5%,那我们回头去看看“十一五”的开局之年,刚才片子里有,可能您没记住,我们再看一下,看完之后可能还有点信心。在“十一五”的第一年,也就是2006年,当时的万元GDP的能耗下降1.2%,而政府确定的年度目标是4%,也就是说连三分之一都不到,今年起码还铆铆劲,有点奔一半去了。可是这不能够麻痹我们自己,接下来我还是要向周先生请教。

    周先生,您觉得今年的目标放在这儿了,会不会导致我们后几年的工作难度非常大,甚至到了“十二五”规划的后两年的时候,还得被迫采用违规的拉闸限电,甚至拉居民电的情况出现?

    周大地:我没有这么悲观,因为我们“十二五”经济发展的主题、主线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实际上节能减排不完全是一个能源问题,实际上是我们增长质量和增长内容的转变的一个指标。所以只要我们发展方式转变,搞得好,我想这个节能还是可以做到的,同时我们现在也动手得早,各项规章制度、政策也比“十一五”的时候完善得多,所以我个人还是乐观的。

    白岩松:刚才在谈到“十一五”完成目标的时候,有一句话我觉得挺有意思,当时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哪个省市自治区如果没完成任务的话,我要降分,甚至降级,这话对中国的官员来说可是压力挺大的。您觉得“十二五”的时候,尤其是现在我们的开局之年这么糟糕的时候,会不会已经可以启动类似降级、降分这样严肃的这种方法?

    周大地:我个人认为,因为现在节能减排的指标是进入了官员的考核体系了,但是还没有做到一票否决,我倒觉得在这方面我们在某些地方已经开始有奖励制度,但是真正作为惩罚制度这方面现在可能还没有真正实施起来。所以我想有很多地方宁愿把GDP搞的很高,但是他忘了GDP是造成了很多环境资源的破坏,甚至有些GDP是借钱投资搞出来的,以后能不能真正得到回报,也还是有疑问的。所以这些情况下,我觉得还是应该强调我们科学发展观的落实。

    白岩松:好,一会儿继续向您请教。

    不过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也摆放在这里,比如说发改委列出来在节能减排方面的一级预警,我们仔细一看这个单子,包括内蒙、海南、青海、宁夏、新疆,盘子都不是很大,经济有的还处在发展的过程中或者说欠发展,会不会有一些委屈感,我现在是发展第一要务,我不能这么倒霉吧,别人发展完了,该排的也排完了,现在好,一节能减排红头绳把我这儿勒紧了,我还没捞到发展呢。到底委屈不委屈?怎么样看待发展跟节能减排之间这样一种关系呢?我们继续关注。

    张平 国家发改委主任:我们统计了一下,“十二五”的增长速度定在10%以下,也就是说一位数的,只有五六个省,其它的基本上都超过了10%,有相当一部分省是按照翻番来定的。

    这是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在今年1月6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他说要把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落到实处,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这是今后能源发展的重大战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将进一步研究控制能源消费的具体落实办法。

    张平:我们不能敞着口子来用能(源),不能敞着口子来排放。

    张平说现在国家发改委和有关部委商讨后,已经对部分省区市发出通知,要求统一按照国家发展规划,合理制定发展目标,把着力点放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而纵观各地出炉的2011年GDP增长目标,记者发现在各地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25个省区市GDP预期增速达到或超过10%,与2010年相比,12个省区市调高了GDP增长目标,其中8个在西部地区,而调低目标的仅有6个。

    李俊峰:要改变这种现象或扭转这种发展趋势的办法只有两条:一条就是要实现这种经济的转型,就是我们尽快完成我们的工业化发展的一个阶段;第二个就是我们要提出创新。

    节能减排,面对“十二五”目标,我们关注目标的实现,我们更关注目标实现的质量。

    李俊峰:我们既面临着这么一个发展转型节能降耗的压力,也面临着我们必须满足我们发展需要的刚性需求的压力,所以说这是我们经济转型或者叫节能减排所面临的困难。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首先还是看一幅漫画。这个漫画其实也在反映人们的一种矛盾心态。你看这个漫画,节能减排,呵呵,这下目标实现了,这下达标了,地方政府,可是发现脑袋没了,因为他是把脑袋放在其它地方了,所以实现了,这显然是一不合理的达标。那么这个漫画里为什么我说它会有一些矛盾呢?有的人在怀疑,到底是不是光节能减排,甚至可以牺牲发展?发展跟节能减排到底该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所以这幅漫画不一定赞同它,但是这里反映着人们的一些疑问。

    周先生,刚才我跟您说了,发改委列出了一级预警,包括海南、宁夏、青海等等,经济发展不是很快,盘子也不是很大,但是它是一级预警,可是广东、山东、江苏都藏在二级和三级里,公平吗?合理吗?

    周大地:国家对西部,特别是欠发达的省,实际上给他们的目标是比较低的,尽管他们的单位能耗强度很高,但是要求他们下降的幅度比东部的省份还要低一些,那么已经留了余量。节能减排不是一个能源问题,实际上是你的经济增长有没有后劲的问题,如果你的经济增长光是靠大的投资去拉动,国民收入不能做正常的调整,这个是不可维持的。而且一旦国际经济各方面有所变化,国内的这种市场产能扩张太过分,出现经济波动的时候,这些靠矿产、靠大量投资、靠下游对他们有高需求才能发展经济的地方就会受到更大的压力,这个情况在过去在一些资源省已经面临过。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非常简短,因为时间的原因。周先生如果您是发改委主任,或者您是国务院总理的话,面对节能减排目标,今年年底你会怎么做?会约各个省市自治区领导约谈吗?

    周大地:我觉得应该要约谈。另一方面要考虑采取一些调整经济信号,比如价格体系这些有力的措施来引导大家更加主动的做节能减排。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周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

    其实面对节能减排这样一个目标很多人也都在思考。比如说专栏作家魏英杰就说,节能减排,拉闸限电就是节能减排吗?企业有订单没法生产,这不是杀鸡取卵吗?转移升级好理解,可是企业转型有那么容易吗?从东面搬到西面就是产业升级吗?恐怕还是要立足市场,做好政策引导才能实现二者平衡。而从我个人的感受来说,我们节能减排不是为了节能减排数字目标的一个实现,而是要让它像一个标尺一样,催促着我们能够完成经济发展的转型和经济结构的调整。只有这样的话,我们实现目标的时候才会真正的松一口气,不仅仅只是得到了我们希望的数字。

相关新闻:

发改委副主任:前三季度节能差距“相当大”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22日表示,要实现“十二五”的节能减排和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要经过非常艰苦的努力,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他指出,今年是“十二五”第一年,第一季度单位G D P能耗只降低了0.8%,前三个季度只降低了1 .6%,距离全年要完成的3%至3.5%的任务,“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经过各方面的努力,相信我国能够完成“十二五”期间的节能减排和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

[视频]前三季度 工业节能减排目标未完成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