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1+1 >

《新闻1+1》 20111121 校车:不仅在于车……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1日 22: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d571e035b5a43b7ab4f0e8da9e1b08d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甘肃正宁校车事故幼儿园今日重新开园复课,一样的校园不一样的名称,还有不一样的孩子。手续合法年审正常,但是这却是夺取21个生命的危险轿车。事故发生,正宁全县校车停运整顿,庆阳市也决定停止明年公车更新计划,将预算资金全部用于为孩子们购置标准化校车。一边是车辆短缺,一边是超载违规,全国性的安全大检查过后真正的校车能开进所有的校园吗?《新闻1+1》今日继续关注“校车:车的问题? 人的问题?”

    甘肃正宁校车事故幼儿园今日重新开园复课。一样的校园不一样的名称,还有不一样的孩子。

    正宁县榆林子县幼儿园 黄园长:跟他们多交流,抱抱摸摸,让孩子跟老师先亲近起来。

    手续合法,临审正常,但是这却是一辆夺去20人生命的危险校车。

    李军刚弟弟:从来没有人管过。

    记者:没有人要求你整改?

    李军刚弟弟:没有,没有,充其量就罚个款,罚500。

    事故发生,正宁全县校车停运整顿,庆阳市也决定停止明年公车更新计划,将预算资金全部用于为孩子们购置标准化校车。

    校车推行首先就是安全问题。

    一边是车辆短缺,一边是超载违规。全国性的安全大检查过后,真正的校车能开进所有的校园吗?

    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 周洪宇:长期以来不太重视儿童的基本权利。

    《新闻1+1》今日继续关注--校车:车的问题?人的问题!

    评论员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是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校车事故发生的第六天。今天由原来的民办幼儿园被政府重新组建了之后复课了,原来700多的幼儿园现在有不到1/3的孩子又回到这个幼儿园里。

    我们来看看这样一张照片,这是今天记者拍的。孩子毕竟还小,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们真的希望很多老师,包括心理的专家能够帮助孩子们争取这样的一个事故不给他们内心留下阴影。但是我们这些大人却不能假装看不见,从此之后就将这件事给忘了。我们如何能够制止一个事故发生了,然后快速地处理,可是只是治标却不治本,然后隔一段时间之后类似的事故又在其他地方再次发生这样的怪圈。

    我们注意一下在这张照片上有一句话没有写全,就在房子上,“一切以孩子为中心。”那好了,我们怎样应该一切以孩子为中心呢?来,就从今天幼儿园孩子的复课开始说起吧。

    校园不一样的名称,孩子们需要重新开始。今天正宁这所名为“小博士”的民办幼儿园已经不复存在,由政府组建的榆林子镇幼儿园正式开园。

    本台记者 刘建辉:今天重新组建的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复学开课。按照就近就读的原则,将有205名家住在附近的学生到这里来上课,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老师正在带孩子们做课间的活动。

    事故发生前小博士幼儿园共有孩子737名,除去遇难和受伤住院的62名孩子用,需要入园的还有675名。目前新成立的榆林子镇幼儿园仅接受了在榆林子镇附近居住的205个孩子。

    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 黄园长:先是就是对班级进行编排,编排孩子入园以后进行了常规的训练,然后就是按照正常的活动先开展起来,让孩子先把课开了。

    除了今天开课的205名孩子,其余的孩子如何安排呢?据了解,当地政府在榆林子镇辖区内12所小学开设了18个学前班就近接收幼儿入园。目前已接收幼儿335名,此外还有40名家不住在榆林子镇的幼儿已被安排在所在乡镇入学。对于其余尚未报名注册的幼儿,当地政府表示正在开展协调动员工作,力求让这最后一批幼儿尽快复园上课。为了消除孩子们的心理影响,新组建的榆林子镇幼儿园抽掉配备的29名教师中刻意安排了3名心理咨询辅导老师。

    黄园长:主要就是跟孩子多交流,抱抱摸摸,让孩子跟老师先亲近起来。

    目前国家安检总局、公安部、教育部组成的工作组已赶赴现场,指导地方做好伤员救治、善后处置和事故查处等有关工作。甘肃省也成立专门机构对事故进行全面调查,同时启动问责机制,证明县政府分管领导和县教育局以及交警支队主要领导已被停职接受调查。自卸车驾驶员樊军刚和原小博士幼儿园董事长李军刚分别涉嫌交通事故肇事罪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刑事拘留。

    目前最租用原小博士幼儿园的校址开展教学工作只是临时的,未来幼儿园将在榆林子镇的东街兴建一个占地15亩的新校园。

    黄园长:这是一个过渡园,我们在这个地方算过渡一下,我们的新幼儿园马上要开始动工了。

    据了解,榆林子镇幼儿园新园计划明年秋季建成投入使用。

    白岩松:在事情发生了之后,我们很多人都在等待着处理的结果。但是当处理的结果真的出来了之后,我们好像依然没有觉得怎么样能够平复我们内心的这种伤痛,心里空落落的。你想想该抓的抓了,校车也停了,而且民办的幼儿园也变成公办的幼儿园了,将来也列出一个宏伟的计划,包括当地也把明年公车的指标给废了,说都要去买标准化的校车。但这一切我们都会思考很多很多的问号,比如这说是治标还是治本呢?另外这是在庆阳包括在正宁县这个地方采取的措施,全国其他地方会跟进吗?这样的这种事故会不会再次发生呢?我们第一个要发出的问号就是,火车不开是最安全的,但是火车能不开吗?同样的道理,校车不开可能是最安全的,但是能不开吗?我们先回到一组数字上,看看复课的这批孩子。原来这个幼儿园一共有孩子是737名,因为遇难跟受伤住院62名,现在要解决上幼儿园问题的孩子一共有675名,当地12所小学开设了18个学前班,提前等于就把这批幼儿接走了,335名上学前班了,等于也有地方安置了。还有40名不在榆林子镇的幼儿被安排在本乡镇就近入学。另外还有95名还没有报道注册。记者去了解了一下,这95名里头有的是家长担心孩子心理受不了,说再缓一段吧。还有一些就是都是留守儿童,就是他们的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在带着孩子,“咵”校车停了,他们没法送孩子,所以只能放在家里。但这是一个现实,就摆放在这里,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但接下来我们要思考这个校车要停多久呢?将来如何能够有不超载的校车能迅速地去建设起来吗?

    列出的是一个很宏伟的计划,我们不妨也可以去看一下。比如说,整个正宁县所在的庆阳市要投资很多很多钱,咱都不说了,要建幼儿园200所以上,然后使全市的公办幼儿园比例达到80%以上,幼儿入园率达到85%以上。好了,这毕竟是付出21个人生命的代价,其中是19个孩子的代价列出一个尚是规划的蓝图。那好了,它能不能真的变现呢?另外,其他的地方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刺激,是否也会受这件事情的影响,也能拿出一个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计划方案呢?现在这一切我们都不得而知。

    第二个我们要提出的问号就是,民办是这个事故真正的原因吗?其实过去这个镇子上有公立的幼儿园,但是被民办幼儿园给挤黄了,可是那个民办的幼儿园又被现在出事的这个民办幼儿园又给挤黄了,原因是这个民办幼儿园过去出现过校车的事故。但是现在的这个幼儿园由于提供校车反而成了他能够挤垮公立幼儿园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他的校车是超载的,为什么?他的经费不足,之前媒体报道他们向当地政府已经打了报告,说要帮助解决校车的问题,帮助增加投入,因为他们已经扛不住了。媒体报道当时政府也说情况属实,但是后来都不了了之了,现在快速的处理了,把它由民办改成公办,这是没办法的,因为他的园长都被抓起来了。但这是问题的真正所在吗?是不是公办就不会出事呢?过去几年我们报道校车事故的也有很多公办。

    在这一点上,我倒看到中国教育学会教育机制研究分会的秘书长施进军说的,“民办教育不是洪水猛兽,跟公办教育一样具有公益性性质,政府需要更加关注民办教育发展,要引导他们规范办学,扶持他们提升质量,并且给予他们与公办学校相同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共同提高民办学校老师的待遇,这样才会让民办学校更安全,让孩子们健康成长更有保障。”这次把民办变成政府组建是没办法,因为他的园长抓起来了,但是不能把棒子就打在“民办”这两个字上,因为毕竟现在从中央政府也提出要多种形式去办学,这是我们提出的第二个问号。

    那接下来我们当然就要去关注,这个校车一直在我们的监管的眼皮子底下跑,怎么到了出事之后才突然意识到问题这么大了,接着往下看。

    11月17日晚,兰州市民为遇难和受伤的孩子祈福。

    孩子的事是天大的事,面对一场死伤惨重的校车事故,甘肃省正宁县的有关部门需要痛定思痛,拿出实际行动重新开始考虑,如何才能为全县数千名孩子提供安全的校车?我们也深深地希望这样的反思是最后一次。

    村民:一个一个站着,挨紧紧的,车拉不下,娃娃们牵绳子,车上拴了一根绳。

    有了安全的校车,还会出现核载9人却生生塞进62个孩子和2个大人这样触目惊心的超载吗?有了安全的校车还会出现大雾天气司机却仍然敢超速逆行这样严重的违章吗?有了安全的校车,5岁的小魏磊就能躲过一劫吗?

    记者:平时他坐校车怎么坐的?

    学生家长:平时坐校车就是拉这么多人,都站着,以前下车的时候连鞋都没了,一般平常都拉50多个人。

    记者:平时你们提过意见吗?

    学生家长:提过,我说这么不行,夏天要热死人,他(幼儿园负责人)说,你出这个钱还是我出这个钱。他说这个我们就没办法说了。

    左江华:管理混乱这个事情,尤其它整个超载已经有段时间了,三次对它发出整改通知都没有整改。主要是把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关系颠倒了,没有起到监管的应有作用。

    小博士幼儿园董事长李军刚的弟弟告诉记者,7年里他们只遇到交警罚款,罚款完就可以继续通行。

    记者:从来没有人管过。

    李军刚的弟弟:有时候是突然交警队有时候查车严,充其量的话是罚个款。

    记者:罚多少钱?

    李军刚的弟弟:罚了500元。

    在原小博士幼儿园中三班的教室,王春娟的彩色版静静地立在花束旁。24岁的王春娟是事发车辆上的陪送老师,每月工资是500元,她的丈夫张红是小博士幼儿园四名校车司机之一,每月800元工资,而他们两岁的女儿也在此次事故中遇难。

    原小博士幼儿园校车司机 张红:一般一学期(学费)300块钱。

    记者:300元包括咱们接送费吗?

    张红:不包括。

    记者:接送费是要另外掏的吗?

    张红:另外掏的。

    作为一家私立幼儿园,737名孩子中一半多是留守儿童,大多需要校车接送。

    本台记者 刘建辉:原来一个镇上有两家幼儿园,去年的时候年终的时候另外一家幼儿园的校车也发生了一起事故,只是有人受伤,当地政府就把这家幼儿园的教学资质取缔了。这次发生事故的小博士幼儿园就和那家合并了,小博士幼儿园生源一下子变多了,原来的三辆校车就不够了,当时小博士又采购了一辆,然后对它进行改装,但是可能力度不够,后边还是超载比较严重。我在采访的时候问他们家长上学大概家里边离学校有多远,一般都是在10里以上。

    据悉,正宁县共有32所幼儿园,其中公办3所,民办29所。今年3月该县一份名为《正宁县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文件中就提到:“民办幼儿园由于财力不足,园舍建设简陋,缺乏专业教师,普遍以‘作坊式’管理为主,教学管理不规范,安全、卫生隐患严重。以营利为目的,办园行为不规范。”

    白岩松:在看完这个片子的时候内心继续处在困惑、矛盾和纠结之中,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次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校车的事故之所以这么惨,那是因为严重的超载。不是这样严重超载的话,不会死亡这么多孩子,但是接下来我们会提出一个非常残酷的问题,在现在的需求快速增长,而投入却没有增长很少的情况下,不超载可能吗?

    我的一个同事在云南用照相机拍到了一个敞篷车的校车超载的一个照片。回来了之后犹豫半天没敢发微博,为什么呢?他跟我们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如果我发了连这帮孩子坐这样的校车的可能性都没有了,他们就要走几公里甚至十几里这样一个山路。但是甘肃的校车事故发生了之后,他还是鼓足了勇气把这张照片给发了上去,为什么?他说哪怕走这么远,起码这帮孩子不会死。可是接着又问了他一个问题,他一下子又有点困惑了,您觉得每天孩子走这么长路去上学就一定安全吗?这样的事故也不是没少发生,这是一个巨大的逻辑悖论摆放在我们所有面前,我们显然不能够掩耳盗铃。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的副研究员隋福民也说了,“农民的教育支出和医疗支出已经让他们不堪重负,农民没有办法只好选择'超载'。不是农民不知道危险,不是司机不知道危险,是无奈的一种选择。”

    今天我们在办公室还会有这样一种感慨,过去穷的时候这样的问题可能还会被压着仿佛不出现。比如说,农民那个时候都给自己的孩子吃苞米糊糊然后养大,后来经济富裕点了,有了新的需求,就买不起贵的奶粉,于是买便宜的,买三鹿,没想到里头放了三聚氰氨了。过去穷,没想过让孩子坐校车还要交钱,十几里、几十里的山路让孩子们走,现在经济条件稍微好了一点,让孩子们也坐坐车吧,没想到又开始超载。这都是在阶段的时候不断出现的新的挑战,我们怎么样让我们的生活和社会环境中快速增长的这种需求跟严重滞后的这种物质供给以及法律供给,还有环境供给能真正的配上套呢?接下来我们要继续关注校车难道仅仅是一辆车的事吗?

    甘肃正宁发生特大校车安全事故后,教育部发出紧急通知,全国各地都在展开校车安全检查。

    今天上海、江苏等地分别对当地的校车进行了大检查。

    北京市18日召开了“校车安全整治工作部署会议”,提出将严查专业客运车辆和接送学生幼儿的车辆,对于校车超载和有安全隐患的车辆,重庆也进行了集中清理。

    检查之后,安全的校车是否就能够开进每一所学校?各地有关部门似乎需要想出更好的办法。

    主持人:河北省昌宁县交警对两辆运送学生的白色依维柯客车检查时,发现司机无证运营,劝阻30多名小学生乘坐其他车辆,却遭到了学生和家长的拒绝。

    家长:不下车。

    交警:这车无手续,对您安全要负责任。

    主持人:为什么还要让孩子们乘坐违规车辆呢?学生家长们也有苦衷。

    家长:校车少,私家车多,一天接四趟,哪里接得过来。

    乘坐违规校车,孩子们的安全难以保证。查处违规校车,却要面对校车不够用,孩子们无车可坐的难题。这种情况,除了河北,还有广西的柳州。

    主持人:交警部门查处了流沙镇接送小孩上下学的一辆黑校车,但是从此每天乘坐这辆黑校车上下学的孩子们也就无车可乘了。

    记者:这两天孩子上学怎么办呢?

    学生家长韦友天:我也不知道啊,那就走路呗,我们又没有车子。

    记者:走路要多长时间?

    学生家长韦友天::孩子走要两个钟头。

    主持人:另外,由于在进出流沙镇的每个路口都有交警和运管人员在设点检查,接送其他村子的黑校车一下子也是不敢再运学生了,流沙镇中心小学的一名负责人说,这段时间请假的学生越来越多,流沙镇中心小学幼儿园共有57名请假,缺课学生人数占到了幼儿园人数近1/4。

    而在贵州省贵阳市学生们却正在面临另一种无校车可坐的情况。

    主持人:其实在贵州省贵阳市已经有学校在使用美式校车,整个贵阳只有五辆,是由金阳新区管委会所购买,供北师大贵阳附小使用。可是令人惊讶的是,这五辆校车并没有用来接送学生,而全是用来接送老师上下班。

    五辆宝贵的校车,学生却坐不上,报道一出,舆论哗然。

    主持人:美国校车壮比悍马的图片相信让很多网友印象深刻,当网友惊呼,我们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校车时,贵阳有了如此安全的校车,可孩子们却眼巴巴的只能看不能坐。

    对此当地教育部门很快出面向媒体予以解释,称五辆车并非媒体报道中的校车,而是学校用车。称这些车不止用来接送老师,在活动时还是让学生坐的。但是对于更多信息,当地教育部门表示,目前不便多说。

    白岩松:校车越来越成为一个全社会越来越关注的问题,因为社会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了,需求开始快速地增长,我们很多种滞后都已经显现出来。有很多人把关注点都放在了校车,成为真正的校车,比如说黄色的大鼻子的,安全绝对得到保障的,但是我想说的是,校车可不仅仅只是车的问题,甚至不是车的问题,而是法律的问题和环境的问题,在法律上如何保障校车是绝对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的?它往那儿一停,前后的车都能停,能做到吗?第二个是环境上,真正地把孩子的安全当成全社会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光喊口号了,我们也不能掩耳盗铃了,因为我们的留守儿童非常非常地多,他们的需求,学校校车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们必须去证实这个问题了。针对这一点,我们也先听听专家的意见。

    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 周洪宇:这个问题也是当前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可不可以考虑先由政府出资,暂时租赁一批汽车公司的车子,驾驶员呢不仅要敬业而且要有专业的能力、有责任心,请他们先来解决这么一个来接送孩子,来定时地接送孩子。先租赁,等其它的配套措施出来之后,再回到一个正常的一个格局。

    白岩松:其实针对校车不仅仅是车,是法律,是环境,很多人都在支招,你看财经评论员余丰慧就说,“应该政府负责,但是对于没有落实到位的一律停止购置公车。”这是他的建议。

    潘采夫认为,“很多很多硬件都该关注,但是如何保证司机别去瞎开车,然后别疲劳驾驶等等。”我想这一点也很关键,因为这次甘肃出现这个事跟司机一天忙来忙去,抢车道,快开车都有很大的关系。

    像曹林,中国青年报的评论员,他说的是这样的,“舆论压力下的形象作秀,还是理念深处的真正改变。”两三个月后我们再看,如果真有了新的校车不是作秀,那才是尊重孩子。 

相关新闻:

校车事故幼儿园负责人被批捕 43名伤者正接受救治

    截至20日,甘肃正宁幼儿园校车事故造成21人遇难,包括19名儿童,受伤的43名儿童还在接受救治。19日,甘肃省正宁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对“11·16”重大交通事故犯罪嫌疑人李军刚以涉嫌交通肇事罪批准逮捕。

热点解读:校车安全发展 出路在哪里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李蓝认为,校车的利润率较低,责任较大,如果完全交给自由竞争的市场,恐怕不会有企业愿意办校车。而且,推广校车需要多方面资源,是单纯的社会力量没有能力提供的。比如立法保证校车的路权,完善校车的标准;交通部门、教育部门等多方协调配合等。所以,政府必须承担起主导责任,推动校车工程。

校车事故频发 媒体吁搭建有中国特色的校车制度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甘肃庆阳正宁县榆林子小博士幼儿园的校车惨剧发生后,在广州、北京等地紧急排查校车隐患的过程中,这一法则再次得到印证:被各地交警查获的超载、采用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各式机动车作为“黑校车”的交通违法行为大量存在。

相关视频:

[城市1对1]校车的学问 中美对比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