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关注]日美角力“普天间”(2010.4.27)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27日 22: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一边是百万冲绳居民不能容忍美军基地的继续存在,另一边是美国拒绝把普天间基地搬出冲绳。面对日本民意和美国脸色,鸠山政府如何选择?问题悬而未决,给美日同盟带来哪些影响?稍后请看《今日关注》。

  主持人(王世林):

  大家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今日关注》。

  今天我们来关注美军普天间机场的搬迁问题。这个问题可以说是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自上任以来最为头疼的一件事情,一边是百万冲绳居民要求美军基地搬迁,不能够容忍这个基地继续在冲绳的存在。另一边却是美国拒绝从冲绳搬出这个基地。鸠山由纪夫不得不既要讨好日本的民意,又要看美国的脸色,可以说是左右为难。原本这件事情应该是在5月底的时候有一个说法,但是现在只剩1个月的时间了,这个问题依然不是很明朗,鸠山由纪夫到底会做什么样的抉择?对于美日同盟关系来说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相关话题演播室请两位嘉宾为我们做解读。

  我来介绍一下两位嘉宾,一位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教授,刘教授,您好。还有一位是军事科学院的研究员杜文龙教授,您好。欢迎两位到演播室参与我们这个话题。

  我们首先来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消息层面内容,来看一下大屏幕。

  (播放短片)

  解说:

  4月27日上午,冲绳县集会执行委员会代表团在国会前静坐示威。包括宜野湾市和名护市市长在内的来自冲绳县内外的100多人参加,要求将机场迁至冲绳县外或者是国外。就在前天,近10万民众在位于冲绳县境内的嘉手纳空军基地附近举行抗议集会。冲绳县知事、县议会议长以及41个市长都参加了集会。

  驻日美军普天间机场位于冲绳县宜野湾市中心,美国海军陆战队直升机部队常驻在这里。2006年,日美两国政府达成共识,将美军普天间机场从人口稠密的宜野湾市搬迁到较为僻静的名护市沿岸地区。日本民主党执政之后决定修改这一搬迁计划,把机场搬到冲绳以外的地方。目前鸠山内阁力推的方案是,将驻日美军直升机部队从冲绳县宜野湾市分散迁出,一部分迁到位于冲绳县名护市的施瓦布军营陆上地区,另一部分转移到鹿儿岛县的德之岛。但是,这个构想也遭到了鹿儿岛的强烈反对。就在今天,奄美群岛市町村长会和议会议长在鹿儿岛市内召开合同会,签署了反对美军普天间飞机场迁至徳之岛的共同宣言。

  主持人:

  刘教授,感觉冲绳的民众好像是忍无可忍了,所以才会举行这么大的示威,静坐、抗议等等,到底这个基地给日本冲绳的民众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不便?

  刘江永(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

  首先是噪音的影响,空军基地原来建在那,旁边逐步的有一些居民,有一些民宅建设起来。战机经常频繁的起降,就使这个地区的人晚上睡不好觉,甚至白天都不能看电视。

  主持人:

  它那个训练好像也不分昼夜的是吧?

  刘江永:

  是,它是根据美军的需要来进行的。

  另外,由于美军在那个地方长期驻扎,很多涉及到一些伤害当地民众人身安全的刑事犯罪案件,这也引起冲绳老百姓的不满。

  再有,冲绳地区的人心里憋着一股气儿,他认为凭什么美军战后半个多世纪还总要在我这个家门口住着,牺牲了冲绳发展的利益、机会,提供美军基地,保护整个日本,这应该大家来分担,很不满。现在有一个机会,过去是自民党执政期间,总是对美国有很多让步,来说服当地的政府。现在因为民主党上台以后,他们在上台之前竞选的时候就表示,如果民主党当政要跟美国重新谈判,请美国走人。这种情况下,有些民众才投了民主党的票,他们对民主党有期待。所以,在目前的状态下,美日两国围绕着普天间基地正是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时候,民众出来发声,你要看看我们的立场。

  主持人:

  他既抗议的是美军,也抗议鸠山,或者说对鸠山施加压力。

  刘江永:

  他实际上是力挺鸠山不要向美方做出让步,认为目前是到该发生的时候了。

  主持人:

  据说在这样的事件发生以后,也有一些备选方案,文龙。比如说从普天间搬到名护市,或者是从冲绳挪到鹿儿岛等等。但是当备选的方案这些地方听说之后也是群起而抗议,大家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美军基地?

  杜文龙(军事科学院研究员):

  按照2006年美日达成的一个《基地搬迁路线图》,就是刚才您提到的,名护市不出冲绳县和出冲绳县,有两个方案,美军和日本达成的协议是不出冲绳县。现在是搬到鹿儿岛的德之岛,当地老百姓在听说这个消息之后,这个事儿还没有完全落实,就已经开始抗议了。像德之岛,一共是两万多人,地方也相对偏僻一些,但是他们一旦听到基地可能要从普天间进入到德之岛,群起反对,“我们不需要基地,美军基地滚出去”,很多标语都已经打出来了。关键是如果迁到德之岛,像刚才刘教授所讲到的三个问题都存在:第一,扰民;第二,对民众造成伤害;第三,对当地经济造成影响。而且如果把这个跑道建到德之岛,肯定要填海来进行这种跑道的修建,会对当地的海洋环境,日本人特别讲对于珊瑚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

  主持人:

  鸠山在这个问题上也是非常的纠结,因为他比较犹豫,这时候民众既反对他,美军也不是很高兴,所以接下来我们通过背景短片了解一下,在搬迁的问题上为什么美国不高兴。

  (播放短片)

  解说:

  由于普天间机场搬迁的问题,日美军事同盟关系正在面临考验。

  据日本媒体报道说,美国政府拒绝日本提出的将美军直升机部队迁至德之岛的移址方案。日本共同社引述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话说,“美国反对的理由是,为了确保直升机部队与地面部队的整体运作,两者距离不宜超过65海里,也就是大约120公里。而德之岛与冲绳本岛相隔了200公里,这会导致军事行动不便。”

  日本外交评论家冈本行夫指出,“将来美国或许做出海军陆战队可以离开冲绳的判断,但是这必须以日美同盟关系良好为前提。目前这种做法,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日本在把美国的海军陆战队驱逐出冲绳,这势必给周边邻国传递错误信号,降低日美同盟的遏制力,甚至影响亚洲地区的稳定。”

  主持人:

  刘教授,如果同样是在冲绳县,从普天间搬到名护市美军愿意吗?

  刘江永:

  他要搬到名护市实际上倒没什么毛病了,就是不会提出什么问题了,为什么呢?关于冲绳基地,特别是普天间基地的搬迁问题,这是1996年就提出了,当时自民党执政,就由于发生了很多刑事案件,发生了一些民众强烈反对美军在那驻扎这种群众运动。当时美国和日本自民党经过协商,达成了一个妥协方案,把普天间的一些空军基地移到名护市,那个地方就是围海造田,搞这个叫施瓦布的基地。问题是什么呢?民主党上来以后,他们考虑到名护市当地民众的情绪,特别是今年1月份,名护市新当选的市长是坚决反对把普天间基地迁到名护市去,所以这个问题就突出出来。

  从现在来看,双方还没有找到一个取代原有方案妥协的方案,日方已经提出了几个方案,甚至包括在德之岛那个地方,是不是可以考虑扩建、转移。甚至还提出了在海上搞一个栈桥方式,离开那个岛,但是也是在冲绳附近建,是不是也可以,这些都是在考虑范围之内。问题是,美方仍然是认为原来和自民党达成的方案,把普天间基地转到名护市,这是一个最佳方案。美国死要面子,就是不松口,现在他又提出一个似乎是合理的想法,如果要搬到新的地方,一定要当地的民众,他的意见我们要考虑。其实就把这个皮球又踢给鸠山,一方面他不同意改变原来的方案,如果要改,当地人要同意,当地人不同意,这不是美国不干,是没法往那迁,我还要到名护市,或者要继续留在普天间。

  主持人:

  美军也有自己的一些理由,他说如果搬迁的地点不适合,可能对于美军的行动不便,比如说他的直升机行动的范围不能超过120公里等等,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杜文龙:

  美军在基地上的距离上或者叫空间距离上有一个概念,叫20分钟的概念。他认为从陆地起飞的直升机,陆空汇合时间和从两个相邻机场起飞的直升机,它们在空中汇合的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如果有20分钟的延时,就会影响到它的空地协同。但是现在看,刚才小片也提到,一个是120公里,另外一个是200公里,中间差了80公里。如果按照20分钟的概念,实际上多飞13分钟,这13分钟对美军的行动并不构成大的影响。比如现在在亚太地区,美军的优势是海空优势,是火力优势,他的空中机动能力、海上机动能力都很强,火力机动能力就更强。所以我感觉到这个200公里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困难。

  主持人:

  我们注意到鸠山由纪夫这次参加核安全峰会的时候,本来想跟奥巴马有一个正式的会谈,但是奥巴马,美国政府没有安排,只是做了一个非正式的会谈。就是这种非正式的会谈,鸠山由纪夫还是向奥巴马提出了在普天间搬迁的问题上美国给我点面子,我们合作合作,但是奥巴马好像对这个问题没有做什么回应。到底美国政府是怎么想的,是不是他们会一直坚持不会搬迁,或者是基地的位置不会变?

  刘江永: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它涉及到两个方面:第一,美国当然希望通过最后的施压,使得民主党仍然是按照自民党当初谈的那个方案来吞下美国的这些主张。另外,美国对目前日本的民主党,像小泽干事长,还有鸠山首相,实际上美国并不喜欢他们,就是不给他面子,这个问题是存在的。但是如果我觉得对方是值得我尊敬,或者是我要维持他的政权稳定,我可能会给他一些转换的余地,或者可能跟他商量,但现在我们看不到这种情况,反而是非常冷淡,进一步向鸠山施压,结果就是鸠山回到国内,他的支持率一下掉到25%。马上他就要面临5月份之后还有一个7月份的参议院选举,这件事就会构成民主党在未来选举当中的困境,就是鸠山究竟考虑的是什么,如果你政权要稳定,支持率要上去,你得把这事处理好,你处理不好,可能就影响你的执政地位。但是作为鸠山来说,其实他在日本国内何尝不知道这当中的奥妙。实际上这么大规模的民众运动在日本是多年来所罕见的,甚至可能在1960年,日美制定《新安全条约》的时候曾经出现过这种运动,现在我感觉好像又有那种气氛。假设鸠山在美国的压力下妥协了,其实在参议院选举之前,我估计他的选票还要丢的更多。

  再一个,美国不了解日本的民众和政府之间还有一个关系,民主党的主要支持基础实际上是在一般民众,而不是大财团。再一个,民主党现在是和社民党联合执政,而社民党过去是比较主张和平路线的,反对美军在冲绳驻扎的一个政党。你要跟他联合执政,你要吞下美国那些苦果,这会影响到民主党和社民党联合执政的执政基础,这样无论如何在目前状况下是鸠山办不到的,所以要是真让他考虑国内他的政治地位,他宁可现在硬着头皮往前闯。

  主持人:

  对,看似是一个军事基地搬迁的问题,实际上背后是日美关系的问题。民众这么大规模的集会、游行、抗议,您刚才说是挺鸠山,是不是也有反对鸠山向美国妥协,支持他继续顶住美国,这样的意思在里面?

  刘江永:

  我觉得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我说的民众是挺他不要向美国妥协,而要寻找其它的办法,让美军搬出去,是挺他这一面。

  主持人:

  反对他跟美国达成妥协。

  刘江永:

  另外,在日本也有一些反对鸠山政府或者是民主党的这种势力,也有鹰派势力,也有一些亲美的鹰派势力,他们实际上跟美国的鹰派是一种思路。认为美国在那儿驻军,驻有基地,不是为了美国,而是为了日本,日本是最大获利者,为什么?因为有中国威胁。所以希望美军继续驻扎在那儿,来共同应对朝鲜威胁,还有中国威胁。所以这就是在日本有另外一种社会思潮或者势力,也企图在这个问题上体现他的存在,来发生。所以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的微妙和复杂。

  主持人:

  也就是说是一个美军在冲绳的普天间机场的搬迁问题,背后看到的是日美关系问题,但是同时也看到里面也含有一些对中国的这些影响。文龙,您怎么来看?因为说到对中国的影响,4月10日,中国的海军舰队在公海上进行了正常的演习和演练,但是日本媒体的反应却是非常的激烈,您怎么来看待这件事情,是不是也有刚才刘教授谈到的那个背后的原因在里面?

  杜文龙:

  我感觉确实有刚才刘教授讲的背后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日本媒体或者日本国内一些人把这个问题放大了。因为我们这次远洋训练有两个关键词:第一是公海训练。公海按照《联合国海洋公约法》的规定,公海是公共海域,任何国籍的船都有同等的航行权力,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国家的军舰或者是其它船只都可以正常航行;第二,它是一个远洋训练或者叫远海训练的概念。因为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发展壮大,特别是去年海军成立60周年,海上“观舰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中国海军在自己成长壮大的过程中,有能力向远海进行这种公海的远洋训练,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而且随着以后我们海军力量的进一步发展,随着远洋舰艇的进一步增多,这种活动肯定还会增加。所以日本有一部分人是把这个事情放大了。我感觉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我们去再远的地方,我们出动再多的舰艇,我们对任何人不构成威胁,因为我们的理念是和谐海洋。

  主持人:

  对于日本人有些过激的反应,您觉得我们对他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杜文龙:

  我感觉国防部发言人讲得非常好,日本人对中国的远洋训练,对中国的崛起不能戴有色眼镜,他的认识要与时俱进,中国的强大任何人都不能阻挡。

  主持人:

  刚才前面我们谈到了普天间机场的搬迁问题影响到的方方面面,实际上对于鸠山政权来讲,因为这个搬迁的问题到底处理的怎么样,是他对民主党政权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验。您刚才讲到他原来的支持率是70%,但是现在已经下降到了25%,到底什么原因?我们再通过背景短片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针对驻日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鸠山由纪夫4月26日表示,政府方案尚在研究中,还未得出结论。在此之前,鸠山曾多次表示将在今年5月底前确定搬迁方案。现在距离5月底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鸠山政权仍未提出普天间基地的具体的迁移方案,提出之后还需要与美国及执政联盟内部的社民党、国民新党协商,并得到与普天间基地迁移有关的地方政府和民众的同意。时间紧迫、压力重重,日本媒体指出,一旦普天间问题无法在5月份解决,首相的去留问题很可能会成为焦点。23日,鸠山由纪夫甚至表示,他已经做好为普天间问题赌上首相位的思想准备。

  民调显示,59%的选民表示,如果鸠山无法妥善解决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他就应该辞职。在调查中,对于即将到来的参议院选举的投票倾向,一些新党的支持率有所上升。使得今年夏天日本的参议院选举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主持人:

  这个事儿到底会不会对美日的同盟关系造成影响,或者说现在已经造成了影响?

  刘江永:

  如果从稍微中长期来看,这件事情并不会导致日美两国同盟的解体,只是说在目前阶段,日本和美国之间在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这些问题,日美同盟以及美国军事基地在日本长期驻扎的问题,这些冷战时期遗留问题在冷战后,在当今时代,它的的确确给人一些感觉这种矛盾的爆发是必然的。美国还想像战后初期那样,事事都让日本服从、听命于美国,这种时代已经结束了,实际上是这样一种矛盾的延伸和发展。

  我认为如果美国强行要求日本,你必须这样,鸠山内阁也是好,我就同意了,如果是这样,从战术上美国可能是获得了成功,但是从战略上必定会激起日本民众更强烈的对美国的不满。一个国家和国家的关系,在现在的当今社会人心很重要,老百姓是不是支持这件事,这个很重要。所以美国在那驻两个基地,再驻多久,这是一件事情,但是它引起的后续,假设日本公众对美国离心离德更远了,这是美国战略上的失误。

  我们看到刚才的统计,59%的人说,“如果鸠山不能很好的处理这个问题,他应该下去”。什么叫不能很好的处理?这个就是要做具体分析,也可能有些人认为如果你不能代表日本人的利益,日本民众的呼声,你让步了,这个叫没好好处理。也可能认为你跟美国闹翻了,这个叫没好好处理。所以它的基本内涵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从目前来讲,作为中国来讲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美日之间发生问题、发生矛盾的时候,中国往往成为日美两国的鹰派势力所突出制造的所谓的“中国威胁论”。我觉得这是特别值得中国来注意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把这个事情继续,刚才像我们谈的关于中国的舰队进行海上公海正常训练的这些问题过渡放大,去炒作,下面有些人就要利用这件事情,在今年的《日本防卫白皮书》就要把这件事情写上去,在今年年末制订的《日本防卫计划大纲》也可能把它写进去,这样就会导致中日两国在战略互惠关系的情况下,但是也出现一些疙瘩或者死结。

  主持人:

  过激的反应或者说媒体的炒作都是日本有一些个别人做的。好,非常感谢两位今天到演播室来参与我们这个话题,谢谢。

  好,观众朋友,今天的《今日关注》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制片人:王世林 杨修雯

  策 划:杨修雯

  编 辑:马 敬 朱同合

  监 制:马 勇

  E-mail:chinanews@cctv.com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