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公交生子被驱赶 谈大爱不如谈小爱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0: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齐鲁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是什么制造着对弱势者的集体冷漠

    蔡晓辉 谈大爱不如谈小爱。大爱虽无疆,但小爱在轻轻一扶中却可以解决到具体个人的困境。大爱是我们这个社会里被主流化的无比正确的话语,但小爱,却需要人心里真正具备的尊重与同情。比如,一个孕妇临产的危急关头,公交车可以做到的小爱,是临时改线直接将车加速开到医院去,而不是打开车门请孕妇下车,且奉上一句:“那么脏,坐其他的车吧。”尤其是,当这对夫妇是这座城市里的农民工时,公交车开门的一瞬,几乎全然洞开了人心底的冷酷。

  早上8点左右,在温州打工的农民工许兴权带着妻子坐上了从桐岭至黄龙的21联公交车。“快点!我老婆快生了!”一上车,许兴权就对司机说。半路上,妻子的羊水破了,流了出来。此时车上有点骚乱,有乘客说让他们夫妻俩下车。“你们下车吧,打个的过去好了。”四十来岁的公交车司机紧接着说。“那么脏,坐其他的车吧。”售票员也附和了句(据8月15日《都市快报》)。孩子是在又尖又硬的石子路上出生的,其间许兴权拦了十几辆出租车均未果。

  单纯地谈大爱和感动似乎变得越来越容易,但将平等、施助给予一个贫贱者,才是大爱中本就包含的基本元素。在此之前,高蹈地谈大爱,不过是势利而庸俗的。

  那么,公交车上沉默的大多数呢?我们会不会也是这大多数中的一个?这给人带来道德上的压迫感。有很多很多网友也在指责农民工许兴权:如此紧急情况下,为什么不早早地打出租车去医院,带临盆的老婆上公交车,是对老婆的不负责,是农民式的吝啬。也有网友说,公交车司机也有为难之处:万一孩子生在公交车上有个好歹,谁来负责?甚至说,公交车本来就是有固定的线路的,如果司机紧急驶往医院,其他乘客怎么办?

  这些说辞,不过是沉默的大多数为自己的道德减压找到的一个借口。指责许兴权吝啬且无知,但如果你也是一个艰难生存的农民工,还会这样说吗?说公交车线路固定不可轻易更改,那么,有什么比产妇痛苦的呻吟更紧急的?前者,是中国农民工的现实生存;后者,是一个有关人性和爱的基本常识。所有的说辞,透露出一股恃强凌弱嫌贫爱富的势利,以及一股自私的味道。

  所有的势利和自私抱成一团,才能为自己的冷酷找到一个合理的出口。而这样的情形并非罕见。前几天,上海82路公交车,一位辛苦捡纸板与塑料瓶的老人,带着几大包物品登上公交车后,遭到一名男乘客的侮辱和司乘人员的驱赶,最终,老人携带的物品多数被扔下了车(据8月11日《东方早报》)。有人说,拾荒老人的物品大概臭味难闻吧,会影响其他乘客的……也是在这几天,微博上传播的一张图片引起众多博友热议:一位戴着安全帽、穿着雨靴、裤子上沾满泥浆的民工坐在公交车内的台阶上,而没有坐在后面空出的座位上(据8月15日《海峡都市报》)。有网友说,这个农民工的素质真高……

  这么多有关贫贱者和弱势者在公交车上的新闻,是一个真实的隐喻,清晰地标明了他们在城市中的地位。歧视、鄙夷和冷漠,成为一个帮手,制造出不仅是物质上的弱势者,更制造出心态上的弱者,以至于劳作一天的农民工,怕脏了座椅,会“识相”地坐在公交车的台阶上。

  弱势者所感受到的冷,温州的农民工孕妇被赶下车的一刹那,也许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最后一次。而我们该反思的是,是什么令“平等”“公平”“友爱”成为无比正确的话语的同时,却令社会陷入麻木、冷漠、无情的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