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陆邵明:城市精神 提升城市魅力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7日 06: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英国伦敦泰晤士河边的著名摩天轮“伦敦眼”,被认为是城市精神的一个象征。

  人民图片

  城市老建筑的保护利用正成为城市精神再现的一种路径与策略。不久前英国威廉王子与凯特广受关注的婚礼没有选择在“宏伟”的广场上举行,也没有新建特定的场馆,而是利用现有的空间——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白金汉宫及其外部的城市广场、街道,在特定的时间内将之转化为独特的仪式场所。在一定意义上,这体现了一种城市发展的思路:通过对城市空间的临时性使用、主题活动事件的创造,提升城市的文化魅力以及市民的归属感、认同感、参与感和幸福感。

  城市精神是城市文化长期积淀而成的独特品质,不是由急躁的物质系统规划出来的,也不会“自动从科技人员的研究室产生出来”

  英国威廉王子与凯特的婚礼仪式所选择的都市空间无一不见证了历史、积淀了故事,塑造了全球视野中的伦敦城市文化。其实,在欧洲,许多重要的仪式活动与日常文化事件,常青睐于选择在既有的城市空间中举行,这些充满故事的都市空间场所及其承载的点点滴滴的事件共同构筑了城市精神的重要内涵。

  城市不仅是各种物质要素的理性系统,而且是日常生活的“剧场”;正如芝加哥学派帕克所主张的那样,城市乃是物质环境与人两者的集合体。城市精神则是城市的典型品质,集中表现在城市实体、城市空间以及市民三个要素的品质上。这可以从上海世博会最佳实践区的城市宣传片中体会到:历史建筑、都市空间的市井生活以及市民的面部表情往往成为表现城市精神与活力的主要题材。

  城市精神是孕育市民精神的母体,在一定意义上也是民族精神的具体体现。城市精神是城市文化长期积淀而成的独特品质,不是由急躁的物质系统规划出来的,也不会“自动从科技人员的研究室产生出来”。就如同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经历约3个世纪的不断修建成形;而它作为“城市客厅”的空间形态与品质始终没有变。城市的每一次蜕变,无论是现代化的变革,还是经济全球化浪潮下的转型,都需要物质空间的生产与更新,都需要城市精神的传承与培育。只有城市精神支配下的城市发展,才是健康的。

  20世纪中叶,一些西方城市的开发出现了这样一种模式:不动产的经济利益与各种新技术的研发实验,成为推动大规模的城市更新及郊区发展的动力。许多旧城变成了高密度、高容量的、物质化的商业中心、会议中心以及无情的快速干道,破坏了原有城市空间的尺度和多样性,破坏了传统城市的景观与品质。

  这种模式已经暴露出许多弊端,受到了公众的诸多批评:城市社区活动被狭隘的技术规范系统所破坏;开发规划对环境质量、公共空间品质与历史遗迹的关注太少,等等。美国城市学家凯文·林奇这样描述一些“现代化”的城市:置身于这些城区,主体失去了昔日熟悉的参照物,已经找不到城市场所的集体记忆与归属感,出现了空间迷失等现象。社会学家简·雅格布斯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一些宏大的“成就”之下,不同的人群被贴上了价格标签,根据价格被分离、生活在不同的社区;同时,城市空间不断被私有化。她不断呼吁人们关注街道、步行道和公园等城市空间的社会功能,认为这些城市空间对于日常生活与社会交往有着积极的意义。

  许多城市学家、社会学家、地理学家、人类学家等开始反省这种大规模的以物质功能为主体的“现代化”,并质疑政客与精英主导的、充满英雄主义色彩的、现代化城市建设,呼吁能恢复以往都市痕迹与记忆,延续城市的文脉与品质。

  随之一批城市更新项目,如巴尔的摩的内港、伦敦的科文特广场、哥本哈根的哥布马格步行街等,都极为关注创造一种积极的、高品质的都市空间。这些精心组织的都市空间容纳了临时性的历史事件,同时每天上演街头表演。这些空间事件不仅吸引着市民与资本,同时塑造了城市的活力与品质,成为了城市变革的成功范例。

  20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地区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许多城市为了达到高效率、标准化、商业化的目的而生产越来越相似的空间场所。法国人类学家麦克·奥吉称之为“非场所”,这样制造出来的空间场所缺乏地域文化与历史记忆;将市民与有情感依赖的场所分离出来。美国哲学家约翰·戴维则早在20世纪初期就告诫世人,要警惕这种现象:国际化的产品成为了政治、经济的印章,割裂了与地域文化、社区生活的关系。

  因此,如何在国际化进程中最大程度地保存地域传统文化与城市精神的问题,一直是国际现代都市设计与城市更新的一根主线。而城市精神与其场所塑造,在过去的20年中,已经逐渐成为了西方发达国家城市复兴的主流观念,如巴黎、鹿特丹、都柏林、汉堡等。那些“以建造建筑物、街道、公园等物质要素为主,而忽视了对城市文化精神培育”的城市建设,被城市学家理查德·马歇尔认为是一种低级的城市主义,必须摒弃。

  简而言之,都市的发展过程中城市精神如同都市社会的文化基因,不能丢失。

  老建筑与公共空间是城市精神的物质载体,主题事件是城市精神展现的引擎

  国际都市的发展历程表明,老建筑、公共空间、主题事件等三个方面是塑造城市精神比较有效的途径。老建筑与公共空间是城市精神的物质载体;而主题事件是城市精神展现的引擎。

  第一,让老建筑讲述城市故事。历史建筑往往拥有丰富的集体记忆与信息,是城市精神传承的主要物质载体之一。从巴黎的卢浮宫到伦敦的议会大厦大本钟,无不展示了一个城市的政治生活、风貌、观念等,映射了一个都市独特的精神特质:前者蕴含的是一种典雅、艺术、浪漫的特质;而后者所展示的是一种严谨、守时、理性的精神。

  国际上,1965年的《威尼斯宪章》与1979年的《巴拉宪章》为世界城市对于建筑遗产及其历史地段的保护提供了决策框架,也明确指出历史建筑的文化意义包括了一种社会学的或者人类的精神价值。

  除了优秀的历史建筑,更多的普普通通的老建筑在许多欧洲城市也同样得到应有的尊重与保护。路易斯·芒福德曾将城市比作博物馆,每一个老建筑就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真实的展品。在英国南部的南安普顿老城区,无论是作为法定保护的历史建筑,还是普通的旧建筑,均被保留下来。因为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老建筑讲述着不尽相同的故事:城市制度、经济、技术、生活,等等。这些历史遗迹让世世代代的市民认知到自己是谁,生在哪里,过去是怎样的,等等,以便更好地发展未来。

  第二,让公共空间充满活力。从社会学家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米歇尔·德赛的“日常生活实践”到城市设计学家杨·盖尔的“公共空间公共生活”均表明了:公共空间对于城市精神塑造具有积极的意义。

  公共空间的形态及其中的文字、记号、街道家具、雕塑、图像等信息隐喻了城市历史故事,能唤起集体记忆与城市精神,如纽约的时报广场、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伦敦的海德公园暗示了不同特征的城市品质特征:摩登、浪漫、自由。

  更为重要的是,各种公共空间的多种存在模式,如前院、小花园、广场、桥、街廊等,为市民日常生活与交往等提供了场所。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街道、广场、公园等公共空间的系统建构成为了欧美都市更新的一项重要内容。如何塑造高质量的公共空间、如何完善连续的多样化的公共空间系统、如何对公共空间的社会使用进行评价,成为都市改造的焦点。

  巴塞罗那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经验:在20世纪80年代,加泰隆国家广场、兰布拉斯林荫道等项目的更新改造,推进了历史广场的恢复、传统街灯的保留、沿街历史建筑立面的整修、小公园的设置、林荫步道的无障碍设计等,并结合特色的街头情景艺术,提升了城市空间的品质,较好地再现了该市的文化精神。但是,滨水区域的大尺度的现代化更新极大地破坏了场地的历史记忆,这成为了一种遗憾。

  近年来,对公共空间的临时性使用、非正式城市主义成为了欧美塑造公共空间活力的新命题。街道、地下空间、平台等城市空间被用作展示、画廊、音乐派对、流浪汉蔽身之处等临时性的用途,在流动的文化景观中重塑了都市公共空间的特质。

  第三,让主题事件根植于社区。欧洲城市给人的一个强烈印象,就是随处可见街头发生的主题活动事件。如被称为“节日之都”的爱丁堡,每年的8月份,节庆活动就有4个,有选择在爱丁堡城堡前广场的军事回归营行军仪式,有选择在俱乐部、小酒馆、露天剧场等上演的国际爵士与蓝调艺术节,有选择在城市街道的实验戏剧节等;它们带给游客的是一种强烈的文化感染力与城市活力。

  主题事件包括与地方文化关联的主题活动,如节日活动、民俗事件、庆祝纪念活动、仪式、街头表演、文艺展示、音乐派对等等。有些活动沿袭于传统文化,如西班牙瓦伦西亚的玩偶节,但是也有一些是被创造出来的,如美国普罗登斯市的“水火节”。

  这些主题事件在特定的时间将市民吸引到特定的社区场所,从而使得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交往与交流机会增加了,重组社交网络,改善现代都市社会正在弱化的邻里关系;而且好的主题事件具有奋发向上的感染力,对于社区起到整合作用,同时培育了市民精神。

  通常,人们比较关注重大活动事件对于城市旅游产业带来的影响与作用,而对于中小活动事件给予城市精神以及社区居民的影响与意义,关注的比较少。欧美城市的经验表明:主题事件不仅仅为游客而设计,更要为定居于此地的地方社区市民的利益考虑。好的主题能够唤起集体记忆与共鸣,建立一种市民精神,应当根植于社区,根植于城市、乃至民族。美国麻省理工大学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工业大学通过跨学科的方法对节庆活动场所进行了研究,发现:费城的古装乐团游行、华盛顿特区史密森民俗生活节等北美的节庆活动有助于吸引新的居民和投资,对于城市的可识别性、宜居性等有巨大贡献。

  欧洲城市的经验表明,对于一个都市来说,以上三种城市精神塑造的路径与策略,并非孤立的,往往是互相有机组合,共同来塑造城市精神。人类的记忆习惯将事件与其关联的事物、场所集合在一起被保留下来。虽然,事件结束了,但是老建筑与空间场所将留住活动使用后的痕迹,使之具有永恒性与可体验性,积淀情感;而主题事件将市民与历史场所整合在一起,强化了情感纽带与城市记忆。

  都市现代化的精神使命

  国外一些城市的发展经验,给予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城市精神的塑造不仅可以提升城市的生活品质与文化活力,增强市民的归属感、参与感以及幸福感,也同样可以带来经济、社会价值:老建筑的保护为文化产业、遗产旅游提供了基础;公共空间的灵活利用为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提供机会;主题事件的创造为发展社区经济、事件旅游提供新途径;增加就业岗位等。

  以上海为例,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将成为“十二五”期间城市建设的重点工作之一,可以利用这一区域的更新建设契机,积极探索提升上海城市精神的具体路径与策略。比如,这一区域点缀着百余处的老工业建筑以及一些特色街巷,这对于上海城市文脉的延续以及城市精神的塑造不可或缺。因此相应地块开发之前需要做好详细的、理性的保护利用规划:

  ——可以借鉴国际城市的不同模式,如利物浦、曼彻斯特,将废弃的仓库及其滨水区域改造为酒店与公寓,又如温哥华格兰威尔工业岛的码头仓库与车间改建为艺术学校、商店、街区小花园等;再结合周边社区的实际情况,提出自己的模式来培育城市品质与社区精神,实现滨水街区的转型发展,也可以适当发展特色旅游业。

  ——可以梳理并整合上海中心区域内街道、广场、公园与滨江开放空间,缝合成一个内涵式的、不断衍生的公共空间网络与步行系统,积极探索利用现有公共空间提升城市活力的可能路径。

  ——可以将滨江沿岸的公共空间系统作为框架,对现有的城市事件及其游览线路进行分类分级和优化,结合黄浦江以及周边社区,规划海派特色的精品节庆系列活动,呈现上海城市精神,提升国际竞争力。

  总之,都市的现代化、国际化不能仅仅忙于物质形象的生产,而忽略城市精神品质的塑造。尤其是,从工业社会转变到非物质社会,法国巴黎国家科研中心主任马克·第亚尼认为,我们面临着以“维修型智慧”取代“绩效”模式的转变;这种“维修型智慧”可用以创造一种城市精神,并使之得以持续性再生产。因此,为了每一位市民在都市环境中都能够享受诗意的栖居,我们的城市必须承担起培育城市精神的使命。

  点滴经验

  (一)法规的运用

  英国对于历史建筑遗产的保护,拥有一系列的世界著名的运作体系:严格的法律法规、专业的管理机构、科学的工程保护技术等。伦敦是一个英国城市的典范,为国际城市做出了杰出的榜样。

  在全球语境下,伦敦对于城市文化与精神的塑造提出了新的使命与目标:多样性、参与性、创造性与价值性等。这直接映射到公共空间与事件的运作策略。由于英国采取相当严格的法规,限制高密度的旧城重建与大规模新镇开发模式,因此伦敦对于现有公共空间以及闲置棕地的利用特别关注。立体化的交通系统、网络化的开放空间系统与富有自由创新精神的市民,为提升公共空间的品质、价值及其生活质量提供了可能。

  (二)城市道路的利用

  伦敦的城市道路肌理非常复杂,除了必要的交通功能之外,还演绎了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在伦敦博览路,每年6月第三个周六举行“博览会路音乐节”,这个音乐会事件场所向北延伸到肯辛顿公园,向南到国家历史博物馆。活动内容包括从实验音乐到儿童音乐; 这些事件不仅重新定义了城市道路与公园,不仅吸引大量的市民与游客,而且塑造了城市空间特色与文化魅力。

  除了一些专题性、临时性的活动事件, 伦敦的街道空间还容纳了日常性活动。每周一至周五上午卫兵换岗仪式使得白金汉宫前广场和摩尔大道颇具吸引力,这些活动传承的不仅是一种城市风景、历史记忆,更是一种民族自豪感与传统精神。

  (三)公园的利用

  伦敦拥有众多公园,海德公园、肯辛顿公园、圣詹姆斯公园、格林公园、摄政公园以及遍布全市的花园小绿洲。这些公园不断在演绎着精心策划的城市事件及其非正式的社区主题活动;活动结束之后,这些开放空间依然维系着原有的景色。

  肯辛顿公园九曲画廊及其周边的场所,每到夏天常被利用来举行各种露天艺术活动,如先锋艺术作品展示、影片播放等,为市民与游客提供一个交往与参与活动的场所。在摄政公园,每年10月举行“当代艺术节”,近150家画廊在公园中交易交流。在郊外风景如画的汉普顿宫,每年的6月至12月将如期进行“野餐音乐会”。此外,类似的活动还有动物园艺术节、自由艺术博览会等。

  (四)滨水空间的利用

  泰晤士沿岸滨水区域拥有丰富的自然与文化双重资源,是举行各种文化活动最频繁的场所之一,因此这里也成为了伦敦城市文化传播的窗口之一。每年初夏,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格林尼治与港区的国际艺术节、南岸的“看这里”户外艺术节;市民可以在国家剧院的“大草坪”感受一系列免费的音乐主题活动以及伦敦的多元文化。仲夏,在南岸艺术中心还可欣赏到实验性短剧以及现场音乐会等。一系列的滨水活动,最大限度地让普通的定居者比较便捷地享受到城市优质的公共资源,同时让每一位游历者感受到“伦敦的文化艺术就在我身边”。

  在伦敦,许多特色的历史场所,如科文特广场是由一系列小围合广场、街道空间组合起来的一个非常独特的公共空间。在这里,每天上演着街头艺术表演。再如,伦敦塔桥每晚举行的锁闸仪式,已经经历了700多年,仅仅30分钟的隆重的锁闸形式形象地传达了“尽忠职守”的理性的市民精神。这些历史空间的重新利用,不仅激活了都市文化生活,让游客亲历历史的同时,使得地方的文化精神得以复兴与延存。

  这些活动事件大多是免费的,只有少数一些的活动需要网上预定或者收取一定的费用。事件的设计与组织试图让每一个社区中的伦敦人有机会参与文化活动。值得注意的是:都市公共空间的利用,也伴随着交通组织、安全等问题,从伦敦的经验来看,都市空间场所与成功的活动事件之间需要良好的管理运作机制。不管怎样,除了最大程度地保护历史建筑遗产之外,城市也可以通过各种活动事件来激活现有的每一份公共空间,从而来传承、培育、提升城市精神。

  电子信箱:gjzk@pd.people.com.cn

  作者单位:上海交通大学建筑学系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陆邵明
  • 城市精神
  • 提升
  • 城市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