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专家分析下半年全球经济 美元将有重大下行风险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7日 03: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月底,美国第二轮量化宽松结束。据观察家分析,这种以邻为壑、全球买单的政策所产生的副作用由于威胁到了美国自身的金融与科技竞争力,因而将告一段落,不会再有第三轮了。国内某权威媒体指出,如果美国进行第三轮量化宽松,“美元将成为众矢之的,美国债券总有一天无人买单,到那时,美国想转嫁风险也无处可转。”

  尽管如此,业界普遍认为,前两轮量化宽松所产生的后遗症并非短时间内能够消除。一方面,这种以过多流动性进行的虚拟经济,势必导致全球资产泡沫上升,全球通胀压力加大;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为了对抗由此产生的不利影响,必定会采取紧缩政策,从而导致国内市场在一定程度上的萎缩。

  英国第三大银行巴克莱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预估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达到4.1%,低于2010年的4.9%。摩根士丹利在此前的报告中指出,全球经济增长将减缓至4.2%。美国经济周期研究所执行董事拉克什曼就上述数据发表评论:“人们需要认真考虑这种情形,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局面正朝我们迫近。”

  有专家分析,2011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仍将保持“挤泡沫、抗萎缩、保增长”的主旋律。但这一使命将面临重重困难。

  债务“紧”箍咒

  专家分析,这些困难主要来自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当美国和欧洲深陷债务危机的漩涡,不可能指望全球经济健康发展。

  美国量化宽松虽然即将结束,但受其虚拟经济本质的影响,政府未来仍将继续发债度日。这就势必导致更多的资产泡沫。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4月曾表示,国会将同意提高现为14.3万亿美元的举债上限,允许国家借入更多款项。另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0财政年度美国政府净债务规模达到13.5万亿美元,高于2009财年的11.5万亿美元和2008财年的10.2万亿美元。另据报道,目前美国州政府和市政府的债务总额高达2万亿美元。

  美国媒体分析指出,政府举债成瘾,无法遏制,是导致当前危机的直接原因。如果继续发债,穆迪(Moody‘s)等机构警告将在未来12-18个月内下调美国"AAA"主权信用评级。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王荣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当前面临着十分严重的公共债务和财政赤字问题,并且在短期内是无法明显改善的。由于负债额度巨大,甚至面临恶化的危险。美国公共债务与GDP的比值将超过100%,甚至达到120%,这在美国历史上都是相当高的。事实上,一旦这个比值超过90%,就会引发系统性问题,并且引起公众对政府偿还能力的怀疑。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自身的日子就不好过。有华尔街“美女”分析师美誉的惠特尼表示,由于无法偿还所欠下的数以万亿计的巨额债务,超过100座美国城市可能在2011年破产。惠特尼警告称,美国地方债务危机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很可能会将美国拖离经济复苏的轨道。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主席布勒(SheilaBair)甚至撰文警告美国人:下一场主权债务危机将在美国爆发。

  与美国债务危机遥相呼应,由于欧元区长期存在的宏观结构发展失衡,以及欧元区各国政府在经济政策上不一致,导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正愈演愈烈。据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经济室披露的数据显示,在欧元区的17个国家当中,目前已有12个国家债务占GDP的比例已超过了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不得超过60%的红线,其中希腊、意大利、比利时都在100%以上。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预计在2011年底融资还债需求预计达到7120亿欧元,除此之外,这些国家还有9880亿美元的企业债将到期,银行间银企贷款2000亿欧元也将到期。另据摩根士丹利的估计,中东欧拥有约1.7万亿美元的外汇债务。

  雪上加霜的是,就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讨论对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施以援手的时刻,关键人物总裁施特劳斯·卡恩深陷“性侵案”,拖累了欧债危机的救援进程,并且增加了国际社会在这一问题上的不确定性。

  “紧”缩抗通胀

  对于欧美债务危机,有观点认为,这也为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因为全世界的资本总是流向回报前景最好的领域,目前这些热点投资领域主要在亚洲,不在美国。但也须警惕其中蕴含的风险和危机,尤其是热钱的涌入会导致房地产和商品价格的进一步上升,从而引起通胀或加大通胀预期。

  在这种情况下,众多新兴经济体不得已采取紧缩的政策。不少新兴市场国家都开始了加息步伐:泰国央行前期上调利率至2.5%;印度央行3月份加息至5.75%;韩国央行3月份加息至3%,越南、俄罗斯等国均有不同程度加息;中国央行今年以来已两次加息。预计下半年中国仍有加息的空间。

  随着未来经济复苏的日益明朗以及抗通胀成为主线,各国的货币政策都将逐步进入紧缩周期。新兴国家仍会站在紧缩战线的最前沿。

  4月份,欧洲央行加息,这对于全球来说是一个货币政策逐渐回归常态的信号。此轮欧洲央行的加息,对这些深受流动性泛滥影响的新兴经济体可能会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尤金·斯蒂格利茨表达了对欧洲和美国的“不乐观”。他认为,美欧“潜在的问题是总体需求疲软”。而世界经济总体表现为“前景黯淡,上扬潜力有限,衰退风险倒是不少。”

  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国家“把注意力转向巨大的、保存完好的国内市场后,它们仍将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但需要对其经济结构大幅调整。”他举例说:“中国和印度两国活力充沛,对大萧条的得力应对就表明它们的韧性。”

  美债魔咒“套”中国

  既然美国还将继续发债,就不能不谈谈中国购买的大笔美国债券,因为如果其评级降低,其贬值幅度将直接关系到中国庞大外汇储备的缩水程度。中国必须拿出对策。

  相关数据显示,在长期美国国债投资方面,中国在去年三季度增持233亿美元后,四季度再增133亿美元;今年1月份减持75亿美元后,在2月份增持26亿美元。中国现在持有长期美国国债11398亿美元,短期美国国债143亿美元,加起来为11541亿美元。再加上3279亿美元机构债,中国目前持有美国债务约1.5万亿美元,占中国外汇储备总量的一半。

  这近1.5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和两房债务面临着价格下跌和美元贬值的双重风险。标普表示,在将美国主权债务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后,有三分之一的可能下调美国主权债务评级。这家公司表示,如果下调美国主权评级,他们也会下调两房债务评级。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张建华在谈及标普下调的影响时说,美国国债的发债成本有可能上升,并可能造成价格的波动,中国需予以警惕。但他同时表示,在目前全球货币体系存在缺陷的情况下,作为一个国际货币,美元仍然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在没有更好替代品的情况下,美国国债发不出去的可能性不大。

  花旗外汇主管StevenEnglander在近期一份报告敲响了警钟:当美国债务无法持续时,美元将有重大的下行风险。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专家分析
  • 下半年
  • 全球经济
  • 美元
  • 下行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