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瑞金这块地方(党旗礼赞)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1日 05: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

  瑞金是一个最易激发怀想和思考的地方。上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红军,在这里建立了政权,在一座座石山一个个乡村一片片水田,留下抹不掉的印迹。

  瑞金是个吉祥的名字。唐朝时因境内象湖镇淘金场置监,相传“置监时有航浮于水面,色如黄金,人目为瑞”,又“其地尝掘土得金”,遂以“瑞金”命名。它位于江西南端赣、闽、粤三省边缘,向来有“豫章屏障,百越门户”之称,是气候温和、土壤肥沃、资源丰饶之区,也是有险可守、进退自如、便于游击的军事之地。

  他们与祥瑞之地结合起来,就是人杰地灵;他们把雄心与智慧凝成巨大的力量,在这片红土地上将燎原星火点燃成光照天宇和大地的熊熊烈焰,掀动翻江倒海、震惊中国和世界的洪涛巨澜。如今,这里保存的180多处遗址和纪念建筑,1万多件文物,就是烈火和洪涛逝去后闪耀熠熠光彩的留痕。

  叶坪革命旧址群,位于瑞金城东6公里的叶坪村。身穿红军服、头戴八角帽的女讲解员说,这里最早为叶姓人择坪定居,故称叶坪,后为谢姓取代,村名未改,所修祠堂则叫谢氏宗祠。1931年9月28日,毛泽东、朱德、项英、任弼时等率红一方面军总部和中共苏区中央局住进叶坪。1个多月后的11月7日,在谢氏宗祠召开了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成立,并制订了宪法大纲、土地法、劳动法、经济政策等法律法令。由此,在中国大地上出现了与国民党政权相抗衡的共产党政权。

  走进会场即谢氏宗祠,还可以看到昔日容貌。这是一座砖木结构、两进三间的建筑,正面主席台上,横幅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下面悬挂一面旗帜,旗上是一枚五角星、交叉的镰刀锤子,旗的两边是马克思、列宁画像,台上是三张长条桌。当年就是在这台上,项英致开幕词,毛泽东作政治报告,朱德作军事报告,大厅里一排排相连的长凳上,坐着领导人和普通代表。如今的大厅两边,是15个小房间。讲解员说,这是会后用木板隔开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各部的办公室兼部长卧室。各房间的门边都挂着一块木牌,有军事、外交、劳动、司法,几乎包括了一个国家政权的所有职能部门,现在国家和政府各部门,多能在这里找到相应的机构,因此人们说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雏形。

  就是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也能在瑞金找到相应的地方,即叶坪广场,也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广场。它的主席台原为竹木结构,后改为砖木结构。左前方的公略亭,右前方的博生堡,分别为纪念第三次和第四次反“围剿”战争中牺牲的黄公略、赵博生而修筑的。亭、堡之间的红军烈士纪念塔,形如直立的炮弹,塔前绿色草坪上,用煤渣铺成的“踏着先烈血迹前进”八个大字,从纪念塔延伸到主席台前。我曾听康克清、曾志老大姐说过,他们不是正式代表,和吴仲廉、彭儒、钱希钧等大姐们作为工作人员参加会议,目睹了开幕式的盛况。她们说那天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带着寒意的风也显得暖和。在嘹亮的军号和鞭炮声中,一队队身穿灰军衣、头戴八角帽、打着灰绑腿的红军战士,雄赳赳地走过主席台前。王震将军曾对我说,他率领的代表团没能赶上开幕式,会议期间接受李伯钊大姐采访及看她跳俄罗斯水兵舞的情景。可见其时的声势浩大,人们热烈高涨的情绪。

  蒋介石实行的是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他绝不能容许共产党政权存在。这次大会之后,他派出更多军队对江西根据地进行“围剿”,不断轰炸叶坪。如今的院中,还有几棵老樟树伤痕累累,据说就是当时轰炸留下的。因此,一年后的1933年4月,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共苏区中央局等领导机关,便不得不由叶坪村搬到了沙洲坝。

  沙洲坝位于瑞金西5公里处,是当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央人民委员会的驻地,原先都是祠堂。紧邻的中共中央局、少共中央局、总工会执行局等单位的驻地,此前均为私宅。这些灰瓦白墙、典型的南方建筑,都被作为纪念地保存了下来。

  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局及中央人民委员会旧址百米远的地方,就是有名的“红井”。1933年9月,毛泽东看到当地人民吃水困难,便带领中央政府工作人员和群众挖了这口井。它的故事曾编入小学的语文课本,为一代又一代人所熟悉。我们来到井边,看到直径1.7米的井口,卵石砌的井壁和旁边竖立的石碑,碑上的字是“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井边放有一个吊桶、两把木勺,专供来人饮喝井中之水所用。

  沙洲坝西边不远的乌石垅村,是当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所在地。走近它,首先看到一棵高大的老樟树,婆娑的枝叶如同巨大的绿色华盖。注目老樟树,我仿佛看到一个画面:难得闲暇的一天,朱德坐在这樟树下补军帽,康克清要帮他补,他坚决不让。正好红军大学的两个学员经过这里,要将自己的军帽送给朱德,朱德婉言谢绝了。红军大学学员走后,康克清告诉朱德,她把他们结婚时的两枚戒指捐献了。朱德赞扬康克清做得对,说他还有一笔巨款存在国民党的银行里,那就是蒋介石悬赏他人头的钱,大约已升到20多万了。这是我曾听康克清大姐讲的故事。

  老樟树半遮着的一栋二进三间土木结构主楼及左侧披舍,别看十分窄小,当年可是共产党军队的最高统帅部和指挥机关,负责筹划、调动、指挥红军的作战。

  总政治部在不远处的一个独立小院,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代主任顾作霖、副主任贺昌、杨尚昆、袁国平、秘书长肖向荣、邓小平以及组织部、宣传部等,均各是一间小屋,既办公又吃住。红军的机关报《红星报》社也在这里的一间小屋内。它是1931年12月11日创刊的,邓小平、陆定一先后任主编。创刊号的“见面话”中说,它的使命是加强红军政治工作,提高红军政治文化水平,实现中共苏区代表大会的决议,使红军成为铁军。它在此出版了近三年时间。在这个十余平方米的房间里,有两张很小的木桌,上面摆放着蜡板、油印机,墙边的橱柜里有几张当时的《红星报》,上面刊登着战斗、扩红等消息,虽然纸张发黄,但字迹清晰。真的很难想象当时的编辑们是如何采访、如何编辑、如何刻印的。看着它,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到如今宽敞编辑部里的现代设施、飞转的印刷机。

  就是在这个地方,当年的中革军委和所属的总参、总政、总后的机关,组织、指挥部队,反对国民党军的“围剿”,进行着夺取政权的斗争。

  徜徉在叶坪、沙洲坝革命旧址群,我的思绪总是如潮水翻涌,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