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楼宇白领之死 如何保卫职场白领的"幸福感"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9日 10: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法律在保护劳工的休息权、加班权、报酬权和劳动条件等方面还需进一步细化、完善

  普华永道上海公司的女员工潘洁因为急性病症,于4月10日不幸过世。她是上海交大刚毕业不久的女硕士,年仅25岁。许多人都认为潘洁是"过劳死",虽然普华永道予以否认。

  4月1日,潘洁发送最后两条微博:"白细胞一千八是神马概念"、"各个都说,别干了"。此前,她的微博也时常有凌晨两三点的发帖记录:"有个空档就发烧"、"又加班了"、"生生饿醒"、"满地打滚,我要睡觉"这样的字眼在潘洁进入普华永道工作后的几个月内屡次出现。

  2006年4月,普华永道一位年仅24岁、刚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的员工跳楼身亡,曾引起媒体热议,有媒体报道其自杀跟"压力过大"有关。今年1月4日潘洁的一篇微博写道:"加班我可以接受,出差我可以接受,peak(忙季)我可以接受,但是有个KP(毕马威)的娃元旦过劳死,我觉得有些东西已经触碰到我的bottomline(底线)了。"

  普华永道是世界著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其余三家是德勤、毕马威和安永。潘洁之死,引起舆论热议:一面,是外企白领,进出甲级写字楼,职业令人艳羡,薪水丰厚体面;另一面,是长期"重度"加班,超负荷的身心压力,导致"过劳伤",甚至"过劳死"。因这类问题常见于"四大会计事务所",被不少人称为职场"四大"现象。

  有评论认为,如果说"富士康事件"折射了制造业企业一线工人的生存困境,那么"四大"现象可说典型地反映了"楼宇白领"的职场辛酸。

  由此引发的问题包括:白领"过劳伤"甚至"过劳死"成因何在?劳动部门当如何作为?"楼宇经济"时代如何捍卫员工的"幸福感"?

  不为人知的辛酸

  虽然被认为"过劳死"的"四大"员工毕竟属于个案,但"四大"典型的"加班文化"在职场确是颇为有名。

  潘洁在普华永道的一位同事相信,潘洁出事和加班"过劳"有关。他对本刊记者说,公司加班时间的长短要看是淡季还是忙季。国际金融危机时,淡季是从4月到9月,但"经济好转后似乎没有从旺季转淡季的趋势"。

  "过劳死"是偶然,但"过劳"却是常态。"今年1~3月特别忙。由于每个人参加的项目不同,繁忙程度也不同。"上述普华永道员工表示,自己被分到"比较清闲"的项目组,但加班到凌晨一两点也是"家常便饭"。此外,不管前晚多晚回家,第二天早上9:30~10:00都要回到公司继续上班。有人连续一个礼拜都是凌晨四点离开办公室,第二天早上还是要按时回去上班。

  "如果项目比较轻松,一天加班时间在4小时左右;周末至少加一天班、10小时左右。一周平均加班30小时,每月加班约120小时,有同事说上个月加班加了220个小时。"这位员工说。

  "四大"的职位是让人羡慕的。高薪,国际化的氛围,一流的培训机会和发展空间"四大"职位是许多名校大学毕业生的首选,一个职位常引数百人竞逐。

  毕马威一位员工告诉本刊记者:"除了体面的收入外,公司还调派员工到国外工作,以获取相应的国际工作经验。我们还可以选择为期3个月的短期工作或为期2~3年的长期借调。工作之余,还有'MyLife'计划,为员工提供商务和餐桌礼仪工作坊、家庭同乐日、品酒班、免费电影欣赏等活动。"

  统计数据显示,众人趋之若鹜的"四大",在中国发展速度很快。毕马威最早仅在上海有20人的办公室,至2010年9月已发展到拥有12家分支机构,专业人员超过9000人;德勤在中国的专业人员突破8000人;普华永道则已突破万人大关。

  不过,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辛酸。与潘洁从小一起长大的余天寅说:"潘洁的同事告诉我,她经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有时是一边哭一边加班,她常说压力很大,有崩溃感","她工作以前,我们每逢她生日都会约时间一起吃饭。但去年联系她时,她说项目很紧、要加班,一直持续到今年4月。没想到刚过4月,就再也见不到她了。上班后,她几乎没有时间上MSN,更谈不上打电话聊天"。

  "四大"是大城市"写字楼"职场生态的一个缩影。智联招聘发布的《2010职场人压力状况调查》显示,有些大城市93.24%的白领有加过班经历。工作日晚上加班比节假日加班更频繁,有69.6%的白领一直苦于这种状态。更有35.1%的受访白领表示,每周累计加班时间超过10小时,平均每个工作日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职场白领普遍遭遇的是"过劳伤"。上述调查显示,48.6%的职场人表示自己压力很大,72.5%的职场人表示工作压力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生活,其中近六成怀疑自己有轻微抑郁症状。

  2010年毕业于上海交大、现在一投资银行工作的潘先生对本刊记者说,刚入职时几乎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他印象最深的场景是:"有时凌晨三四点办公室还是'灯火通明',此时转动脖子,往往会有'咔嚓咔嚓'的声音,甚至有人上厕所后就在厕所里睡着了。"

  这种"超高压"的环境对员工带来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损伤"。潘先生坦言:"由于平日工作繁忙,且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往日的朋友渐渐远离,偶尔一天不加班也找不到朋友聚会,空下的时间反而手足无措。一旦有空,一边想睡觉,一边又担心会有邮件和电话过来。"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劳动法专家王全兴说,当下中国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年轻白领,面临两大压力:一是巨大的生活成本压力。房价高昂,生活费用上涨,而收入较低,为了梦想只能"玩命地干"。二是严峻的就业压力。大学毕业生就业难,年轻白领为了保住难得的"饭碗",面对老板的超时加班安排,也只得忍气吞声,被迫掠夺性使用自己的人力资源、透支自己的健康和生命。

  "匆忙是当今80后的流行病!"在近期流行书《80后你慢慢来》中,作者在开篇中如此写道。

  关于"过劳死"的法律空白

  "四大"等高端现代服务业企业是经济的"晴雨表"。一定程度上说,快节奏的职场生活、满负荷的工作状态是整个经济体"活力充沛"的表征。但每一个生命的逝去都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悲剧。

  受访专家认为,随着国内不少地区现代服务业加速发展,服务经济比重明显提升,"四大"现象可能继续存在。在"服务经济"、"楼宇经济"时代,如何保卫职场白领的"幸福感"?

  首先,职场人士自身应有理性的认知和调整。潘先生说,求职者尤其是大学毕业生应有合理的职业规划,求职前首先要对行业、公司、职位有详细了解,随后分析自身的喜好、个性、身体健康条件、压力承受能力等,比较两者是否匹配后再作决定。普华永道的一位员工以"过来人"的身份在网络日志里写道:在负责任地工作的同时,也应该自爱,在被"深度剥削"时应懂得拒绝,如果从下到上每个人都懂得争取自己的权益,企业的氛围就会改变。

  其次,应采取法律措施对"过劳"现象进行"纠偏"。我国法律规定,实行标准工时制度的用人单位,劳动者每天的工作时间应不超过8小时,加班不超过3小时;每月的加班时间不超过36小时;每周至少保证劳动者有一个完整的休息日。实行非标准工时制度的用人单位,则需经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批准,并严格按照批复执行。用人单位违反上述规定的,即属违法延长劳动者工作时间。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教授王大犇呼吁,劳动监察部门对违反《劳动法》行为的企业必须加以干预,不能由于企业能够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而对其侵害员工权益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再次,应根据劳动市场出现的新情况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董保华介绍,1994年,日本对"过劳死"开始法律干预,死者家属首次通过司法途径向用人单位索赔。2001年底,又对"过劳死"相关法规提出修改建议。比如,判断雇员是否因工作过度而死亡时,过去只考察雇员死前一周的工作情况,新规定则考察在最后的2~6个月里雇员每月加班是否超过80小时,以此作为判断"过劳死"的依据。

  中国目前的工伤条例没有针对"过劳死"的规定,只明确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因为突发疾病死亡的,在48小时之内抢救无效死亡的职工可以视同工伤。专家指出,相比而言,中国法律在保护劳工的休息权、加班权、报酬权和劳动条件等方面还需进一步细化、完善。

  摆脱"过劳",更需要自身的意识和调整。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顾骏说,许多人用自己的职业目标去规划自己的人生目标,其实是本末倒置,忘记了自己到底应该追求什么,拼命工作是为了什么。还有一些白领用买奢侈品来犒劳自己辛苦加班,这更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与其通过这种方式减压,不如去亲近大自然,不要总是把目光放在收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