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金砖国家“去美元化” 力推新国际货币储备体系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5日 02: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金砖国家领导人集体第三次会议

  14日,在海南省三亚市金砖国家第三届峰会发表《三亚宣言》。同日,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成员签署《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金融合作框架协议》。

  五国在此次会晤中达成多项经济议题共识,并研究在成员国之间扩大本币结算,进行本币融资,显示出金砖国家在二十国集团(G 20)峰会前一致了“去美元化的新国际货币储备体系、严控大规模跨境资本流动(热钱)风险”的态度。

  加速“本币合作”进程 减少贸易烦恼

  金砖五国(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南非)在共同发表的《三亚宣言》中称,支持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以建立能提供稳定性和确定性的拥有广泛基础的国际货币储备体系。《华尔街日报》称,这一说法显然表明五国支持削弱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

  同日,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成员行签署的《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金融合作框架协议》显示,将稳步扩大本币结算和贷款的业务规模,服务金砖国家间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这表明成员国加大本币合作进程加速,力求规避贸易中使用美元带来的汇率风险和成本。

  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说:“各国相关金融机构的合作应更加务实高效,加大本币结算和贷款力度。”他建议,在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框架内,进一步探讨扩大本币结算和贷款业务的方式和途径,开展本币授信合作,建立一个更为开放和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体系。早在去年,中国就开始尝试与俄罗斯之间进行本币结算。

  在14日由中国贸促会主办的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中银航空租赁私人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燕玲说:五国都是贸易大国,也都是出口大国,五国之间的贸易结算80%是利用美元,因此企业就要承担汇率和利率的风险。

  张燕玲提出一个设想,就是在未来,五国之间能够实现本币的记价,那么企业卖的一方按照本国货币记价,买的一方从他的政府拿到卖方国家的货币支付,这样就可以规避汇率风险和利率风险。

  “金砖国家越来越需要使用贸易本币结算以及机制化的货币互换,”南非标准银行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庞凯歌说,为了避免货币之间的战争,我们要非常关注贸易流。比如说巴西货币的汇率波动非常大,可以把巴西的卢布换成美元再换成其他第三方的货币。

  “我们在双边的贸易互换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进展,中国在促进本币结算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明年在金砖国家间贸易使用本币结算会取得更快的进展。”他说。

  印度工业信贷投资银行香港分行代总裁阿宁迪塔·高什说,中小型企业需要安全的资金渠道能够降低资金的成本,减少汇兑的损失,实际上对于中小企业来说非常关注的就是交易成本,因为往往他们的交易量是低量的,其中,成本又可以细分成结构成本和交易成本,那么结构成本往往就是因为货币的换算造成的,如果印度希望从巴西进口他们就需要用美元结算,这对于这个进口商来说在外汇上面就有很多的风险。

  热钱压力下 金融合作和监管并重

  《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金融合作框架协议》,被看作是金砖国家金融合作机制向前迈进一大步,有助于金砖国家间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

  “协议旨在加强各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改善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和商业关系,加强在金融、证券和其他金融机制方面的合作,支持金砖国家成员国间的商业贸易。”巴西开发银行行长卢西亚诺·科蒂尼奥说。

  他透露,根据框架协议,五家银行将研究在金砖国家之间利用本地货币融资的可能性。“这些机构都表示愿意在进入当地金融和资本市场以及利用本地货币发行债券等方面互相协助。”

  张燕玲说,希望金砖国家在金融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能够为经济合作提供一个保护和支持。

  俄罗斯-中国经贸合作中心主席谢尔盖·萨那科耶夫建议说,金砖国家成立一个大的投资基金,或者金砖国家的银行扮演起相互投资的基金的角色,这非常重要。

  金砖国家间的金融合作前景光明,但当下对于金融风险的防范更受关注。《三亚宣言》中呼吁各界更加关注新兴经济体目前面临的大规模跨境资本流动风险。

  声明称,大宗商品价格的过度波动,尤其是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波动给世界经济的复苏带来了新的风险,因此,应该相应加强对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场的监管,阻止可能危害市场稳定的活动。

  “在金融业务发展方面,金砖国家也存在相似特点和监管问题。”张燕玲说,“金砖五国经济都在快速发展,富裕的群体增长很快,那么就需要金融界开发一些财富管理、私人银行的业务,来保证他们这些财富能够安全和升值。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国际流动性泛滥、国际游资流向新兴经济体冲击当地市场,也是五国面临的共同挑战。”

  在银行业监管层面,她说,“巴塞尔协议三增加了很多经济体的监管成本,所以在最新的条款里面就把表外挪到表内,西方大量的表外线路都是衍生产品是虚拟经济的衍生产品,但是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表外业务是实体经济贸易结算项目,如果把这个贸易结算也都进到表内,同是在表内提取资本金的比例CCF是100%,这样对于我们很不公平了。”

  张燕玲表示,此外,五国还都是外国资本投资的主要目的地,如何对这些外国的投资进行一个管理也需要五国之间加强经验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