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地震后日本出现“离境潮” 大调整恐致恐慌震荡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05日 06: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日本发生9.0级大地震

  这张拼版照片显示的是,3月30日摄于骑西高中内双叶町町长办公室里摆放的祈祷恢复家园的吉祥物。3月30日和31日,在日本玉县综合体育馆避难的约1200名双叶町灾民集体搬迁至玉县加须市一所废弃的高中。双叶町是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新华社发

  本报记者 唐烨

  三月,正是樱花烂漫时。但对日本人来说,今年的三月却是一个悲伤的季节。

  3月11日,一场地震与海啸,将整个日本东北沿海一带几乎夷为平地,罹难人数已超过1万人,无家可归者超过10万人。日本政府上周发布的损失报告称:不包括福岛核电厂带来的灾难,单在东京毗邻的东北地区,遭破坏的屋舍、厂房、道路与公共设施的经济损失,已高达16万亿至25万亿日元(约合1850亿至3080亿美元),这将使2011年日本经济增长下降0.5%。

  如今,二十多天过去了,日本的经济损失并没有停止

  核电站危机依然持续发酵。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表示,暂时还不能确定目前的核危机何时结束。核辐射带来的食水污染、水产与粮农产品的破坏,不仅让东京人的身体健康受到威胁,整个日本东北的农业与水产业将遭到毁灭性打击。近20万外国人离开日本,多个国家和地区发布赴日旅行警告,一些航空运营商部分取消或减少赴日航班。正如日本首相菅直人对媒体所说,这是日本战后最大的危机日本经济在遭受了地震、海啸和核辐射等打击后很“受伤”。

  但是,“逆境会让一个国家焕发出勇气”。《金融时报》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这次日本人民也必将如此。日本领导人应当拿出与之相当的勇气,倘能如此,经受这场巨大灾难的日本或可获得重生。

  经济损失有多大?

  日本政府上周首次对外发布了官方估计的损失报告。报告称,不包括福岛核电厂带来的灾难,单在东京毗邻的东北地区,遭破坏的屋舍、厂房、道路与公共设施的经济损失,预计高达16万亿至25万亿日元(约合1850亿至3080亿美元),将使2011年日本经济增长下降0.5%。

  摩根大通和高盛等投行预计,此次地震给日本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接近2000亿美元,这将是1995年阪神大地震所造成损失的1.6倍。

  《经济学人》说,无论是哪方面的估计,损失金额都将远超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9.6万亿日元(约合1000亿美元),以及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带来的1250亿美元损失,成为全球有史以来经济代价最高的自然灾难。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教授分析,从实体经济层面上看,日本国内的生产线因直接破坏和电力不足等因素的影响,导致大面积的停产,必然会出现暂时性的商品和产品的短缺现象。日本政府大规模的救市资金投入,不仅给已经债务累累的日本政府增加了财政负担,也会因为流动性的过剩和商品短缺的复合效应,而导致灾难中常见的通胀高企现象。另外,从金融市场层面上看,大量向海外做“逃息交易”的机构资金,因为危机中有强烈补充流动性的需求,导致日本国内资金流入急剧增加,日元瞬间大幅升值,而投向日本短期国债、谋求“流动性保障”的资金也在短时间内变得越来越多,从而导致基本面恶化的担忧,离开股市的大量资金和海外“回归”的大量资金汇拢在一起,一下子就把日本国债的价格抛向了空中。

  而且,灾难还在进一步显现东京电力公司的福岛核电厂危机仍然没有消除。孙立坚教授说,日本特大地震给经济造成的危害大小,将取决于福岛核电站的核污染情况。

  据日本媒体报道,大阪府计划接受避难者1万人。京都府和京都市也分别为灾民准备好了761套和200套住房。京都府和京都市已分别接受避难者285人和200人。滋贺县已接受灾民159人,其中大部分来自福岛县。目前,滋贺县有包括地方政府及个人提供的避难设施316处,可接纳4117人避难。此外,奈良县和兵库县也已分别接受灾民49人和77人。

  他说,如果核污染问题无法控制,将导致日本不得不进行更大规模的人口和产业迁移,那么这种将花费巨大的财政成本的“结构调整”,可能会让日本社会出现恐慌性的震荡。不仅日本经济会大幅度下挫,而且日本民众抛售国债恐慌性的离场,也会让日本国债市场价格暴跌,由此引发金融资产价格一路下跌的恐慌现象,日本政府也会被逼到没有能力再融资的 “破产”地步。但是,孙立坚认为,在这么糟糕的局面出现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G7主要国家乃至G20成员,都会加入到援助的行列之中。否则,日本经济所掀起的“巨浪”,将会严重威胁其他国家的经济运行。

  重建代价几何?

  目前,日本政府已经开始抓紧进行重建。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仙谷3月24日召开政府部门联席会议表示,1995年阪神大地震后两个月内,日本推出16部特别法律,政府将参考当时的经验,研究为受灾民众减免所得税、向受灾企业退税等措施。另外,日本政府决定在2011财政年度预算中增加数以十亿计日元拨款,专门援助财力较弱的地方政府,支持灾区重建。据共同社估计,2011财年补充预算案中援助灾区款项将超过阪神大地震时的大约300亿日元(约合3.7亿美元)。

  孙立坚认为,这次大地震对日本制造业、出口产业和企业竞争力的冲击,并不一定会超过1995年神户大地震所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因为支撑今天日本制造业及其出口竞争力的区域主要集中在三个地方:京滨区域、阪神区域和九州区域。而目前重灾区东北区域的经济表现则要排在日本国内中下游的位置。1995年阪神重灾区生产能力的复苏只用了半年,经济的全面复苏只用了两年,远远好于市场当时悲观的预期。更何况经过了16年的变化,日本企业的国际化程度已大大提高,分散日本经济风险能力已大大增强。如果核污染没有进一步恶化,日本产业的复苏和企业生产能力的恢复不会花费太长的时间。

  日本震区受到影响的汽车、半导体、钢铁等产业已开始逐步恢复生产。日本丰田汽车公司3月24日宣布,将从28日起恢复“普锐斯”等3款需求强劲的油电混合动力车的生产。本田汽车公司宣布将同样定于28日部分恢复生产。

  不过,对生态环境的重建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据媒体报道,地震后,日本出现“离境潮”。自3月11日至今,已有近20万外国人离开日本,主要为大量海外企业在日本的工作人员。东京的会议和展览等经济活动相继推迟或取消。

  日本旅游业也受到打击。三月本是海外游客来日本观赏樱花的旅游季节,但是大地震发生后,多个国家和地区发布赴日旅行警告,一些航空运营商部分取消或减少赴日航班。最近二十多天,从成田机场入境的外国游客,比去年同期锐减六成。此前,日本政府曾经期望以旅游业提振经济,但现在不得不修正2011年来日外国人1200万人的目标。

  旅游业的萧条打击了消费服务业。东京银座商业区通常游人如织,外国游客尤其喜欢光临家庭式和服专营店和奢侈品专卖店,但眼下这里几乎见不到外国人。帝国饭店大堂显得空空荡荡,研讨会、宴会、房间预订大范围取消,只剩下十多名服务生等待迎接客人,入住率只剩往年一半。

  出于对污染的担心,多国对日本的进口食品进行了限制。美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美国成为禁止从日本辐射区域进口牛奶、蔬菜和水果的首个国家。日前,中国香港特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梁卓伟表示,他们发现从日本进口的白萝卜和菠菜样本中碘131含量超标,决定禁止进口日本福岛县等5县自3月11日之后生产或收获的奶类产品、蔬菜和水果。此外,新加坡、芬兰等国也开始禁止部分日本食品入境。

  《经济学人》表示,世界要消除对日本核辐射问题的担忧,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更是一个信心的重建过程。

  政府面临的考验有多少?

  在重建面前,日本政府面临的考验有多少?

  第一,资金的考验。灾难发生后,日本央行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资金规模已经达到55万亿日元。IMF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日本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在2012年、2016年将分别达到232%、277%。届时,日本将成为发达国家中财政状况最差的国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表示,他已经要求财务省研究如何在保持财政纪律和筹集资金之间维持平衡,但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第二,领导力的考验。日本共同社日前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将近60%的受访者对政府处理核危机的方式不满,将近三分之二的人认为首相菅直人没有表现出领导力。共同社报道,那些住在事故核电厂附近的人们纷纷离开家园,他们感到万分沮丧。有日本民众抱怨说,政府要求居住在距核电站20公里内的人撤离,并建议居住在距核电站20-30公里的人也撤离。“为什么政府没有及时接受国外的援助,处理好核危机的问题?”

  《经济学人》说,灾难不只是一场悲剧,也是一个重生的起点。核电站糟糕的管理折射出日本失效的政府管理,但是可能促使日本国内的政治改革。如果菅直人能够确保政府提供核电事故信息的真实性,并解决海啸灾民的衣食问题,他的政权将得到巩固。

  第三,经济增长的考验。马丁·沃尔夫指出,日本政府可以趁此机会制定一项改革和精简计划,以此促成国家团结一心。计划的重点不是促进生产率增长。从1990年以来,日本单位时间产出的增幅与美国不相上下。对日本来说,更重大的问题在于过剩的企业储蓄。出台鼓励企业增加股东分红的政策会起到作用。在此基础上,制定一项削减赤字的长期计划应该也会奏效。有专家分析,日本能否重建成功还取决于政策选择。比如增加消费税等酝酿已久的增税措施,会不会借震后重建之名而推出,这种增税趋势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日本的财政危机,但势必进一步降低日本经济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