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 第二集:纠结的狮龙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4日 13: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讲武堂】系列节目

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

--------------------------------------------------------

 第二集:纠结的狮龙

【总导视】
   甲午年爆发的中日战争,很多人忽略了其间大国博弈的重要细节。为什么会出现多个“三国演义”式的三角博弈?大国博弈怎样改变了东北亚力量的平衡?又如何导致了全球势力的重新洗牌?英国为什么放弃了中国这个传统的战略盟友,从此选择了日本?它为什么会成为十年后日俄战争的导火索,并最终推动了俄国革命?更为重要的是,大国博弈下的中日甲午战争,是如何彻底打断了天朝帝国的变革之梦?
   敬请关注,《讲武堂》栏目全新推出,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大型系列节目:《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

【本期导视】
   欧洲稳定后,东方为什么会成为主战场?列强“冷战”,对亚洲有着怎样的影响?贪婪的俄罗斯,如何“凌迟”清朝?英国为什么要扶持大清变革开放?“洋务运动”为何变成了“英国榜样”?睡自已的觉,做别人的梦;甲午前夜,大清回光返照时,已是遍体鳞伤。
   新锐学者:戴旭、雪珥、卢勇,以全新的视角为您讲述:
   《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之二,纠结的狮龙。
   《讲武堂》4月19日上午10:18,震撼播出!
   
    卢勇(军事专家):上一期节目我们探讨了与甲午战争密切相关的一个历史性事件,也可以说是甲午战争的一个重要的前导性事件,那就是美国的佩里舰队在1853年“黑船”叩关,打开了日本的国门。而事实上在此之前13年,当时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大英帝国已经用它的坚船利炮打开了古老的中国大门。今天我们请雪珥和戴旭两位专家围绕这个事件进行一下深入的探讨。

    细心观众可能已经注意到,甲午战争它不是一个孤立性的事件,它也不仅仅是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实际上它和拿破仑战争结束以后整个欧洲的格局,甚至是整个世界的战略格局有着密切的关系,不知道两位专家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戴旭(国防大学教授):拿破仑战争的意义在上一集我们已讲到了,如果我们比较一下清朝那个时候的国家形态和军队形态,比起拿破仑战争时期欧洲军队的形态,我们可以说相差了一个时代。在世界近代史上它的含义在哪里呢?这时候的欧洲,英国、法国,还有很多其它一些小国,包括美国在内,都已经完成了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两个革命同时完成,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同时完成。中国、俄罗斯和日本还处于封建时代,都比欧洲和美国相差一个到两个时代。我们应该放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来看。在这样的一个社会形态对社会形态、国家体系对国家体系的这样一个对抗当中,两次鸦片战争,中国所有体系被它们撞得稀里哗啦。

  雪珥(历史学家):在拿破仑战争之前,东方一直是欧洲经济往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伙伴。德国学者弗兰克曾经在他的《白银资本》这本书里头提到过,在15世纪到18世纪,他认为存在着一个差不多四百年的全球一体化的过程。在这个阶段,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这个时候的中国就是明朝和清朝,生意是做得非常大,但是我们社会形态是相当的落后。在拿破仑战争之前,欧洲和中国可能更多的是经贸上的往来,拿破仑战争之后,正如戴旭刚才提的,欧洲彼此之间的竞争已经告一段落,它们的竞争就往欧洲之外来延伸。那么,这个延伸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原来欧洲的主要矛盾是英法之间的矛盾,那么到了拿破仑战争之后,在维也纳体系之下,英俄之间的矛盾就成为欧洲乃至世界最关键的矛盾。可以说英俄之间的“冷战”,我觉得可以形象地称为“冷战”,直到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才告一段落。当然中间也有“热战”,包括克里米亚战争。所以,英俄两大帝国围堵与反围堵、包围与反包围、渗透与反渗透的斗争是世界国际关系的一个主流。在欧洲稳定的前提之下,它们开始转向东方,东方成为主战场。

  卢勇:它们几乎是同一时期把注意力转向了东方。

    雪珥:对。因为在拿破仑战争之前,英俄两国与中国的关系相当地密切,主要是商业贸易。比如英国东印度公司,它最大的国有企业,它很多年份90%以上的利润是来自于对华贸易。俄罗斯的国库收入,尤其是关税收入,有些年份关税的一半甚至一大半是来自于和中国的贸易,就是通过恰克图所进行的贸易。英、俄两国的对华贸易成为驱动它们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力,也是驱动它们在欧洲进行竞争,甚至进行战争的一个非常大的资金来源。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它们两国之间在中国也是有一定竞争的。咱们讲的主题是甲午战争,怎么会导致甲午战争?在这个大背景之下,英、俄之间从十八世纪就开始展开激烈的竞争。

    卢勇:实际上最早两国之间在中国是商贸竞争,然后再慢慢发展到最后的军事。

    雪珥:对。它的目标很明确,竞争对手是英国,方向是中国。

    戴旭:但是英国和俄国这两个国家的扩张性质完全不同,你看英国的扩张,因为它是资本主义国家,它已经完成了资本主义革命,包括法国、美国在内。它扩张的重点是什么?它有一个内在需求的推动,也就是资本主义国家需要什么呢?需要产品的市场、需要一个原料的来源地。同时它还需要一个东西,就是需要贵重金属,来铸造货币,这相当于是战略物资,就是用金和银来铸造货币。这个货币刚开始是美洲来提供,西班牙去夺了美洲的金银,英国在半道上打劫西班牙的金银船,由此引起了西班牙和英国长达很多年的海上争霸。实际上就是夺金银,夺货币的铸造,夺贵金属。随着美国的独立,英国在美洲实际上是失落了,被赶出来了,没有地方去了。而后它发现世界上金银最多的是中国,随即转向了中国。这是英国扩张的特点,只要钱,只要金银,只要重要的贵金属,这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它的贸易,也是以中国的金银为主要目标,包括它后来打仗,为什么打赢老是要赔款,实际上是要你的钱。但俄罗斯完全不同,你刚才讲到,伴随着英、法向东扩张,俄罗斯也跟着来了。
 
    卢勇:英国它追求的是在中国无限制的贸易,这是它追求的一个最根本的目的。

  戴旭:对。但是俄罗斯就不同,上一集咱们讲到,英法在克里米亚把俄罗斯的路堵住以后,即到1856年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以后,英国和法国一分钟都没有耽误,立即向清朝宣战,战争就开始了,就是第二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开始以后,这个时候英、法和清国开战,俄罗斯大踏步地向东移。1856年克里米亚战争结束, 1858年,当英国、法国和清朝打得正激烈的时候,俄罗斯悄悄地就找清朝签署了一个《天津条约》,俄罗斯要的是中国的土地,英法要的是中国的金银。这是两个国家有非常不同的扩张特点,原因在于前边我们讲了社会形态不同,俄罗斯还处在封建时代,但它也具有扩张性,它的扩张性应该是一种原始的扩张性。

    卢勇:实际上欧洲列强基本上都把目光转移到了东方。

    雪珥:在拿破仑战争之后,在维也纳体系中,它都转到了东方。维也纳体系是到1848年结束的。

    卢勇:它的主角就是英国和俄罗斯

    雪珥:对。因为拿破仑战争之后法国已经被削弱了,后来它在很多时候跟英国一会儿是盟友,一会儿是敌人。因为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英国那时在欧洲推出的所谓“光辉孤立”政策,它这个政策非常重要的一个依据,就是说我也没什么朋友,根据利益来,所以对你欧洲大陆我跟谁也不结盟,必要的时候我介入,就让你们保持一个均衡,谁比较弱了我就帮谁一下,就是不让强的更强。

    卢勇:实际上它围绕的核心就是维护英国自身的利益

  雪珥:对。美国的独立使英国实际上失去了北美,但是它还有很大的一块地。它那边的势力在衰弱,所以它要向其他地方加强力量,包括向东走,也包括促进澳大利亚、新西兰南半球的殖民地,加强这方面的建设,这是它的全球战略。那边失去了,它要在别的地方找补回来,这样列强就会把力量都压向了东方。

热词:

  • 甲午
  • 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
  • 狮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