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空军装备研究院某退役航弹处理站:忠诚无言惊雷有声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5日 08: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军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这一刻,四周空气似乎凝固了。

  销毁坑里,堆满了各型报废航弹。按下起爆按钮,一股青烟顿时从弹药堆中升腾而起。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这不是在拍电影,而是中国空军“拆弹部队”——空军装备研究院某退役航弹处理站官兵,与“死神”较量的真实写照。

  忠诚无言,惊雷有声。新年伊始,记者走近他们,走进他们坚守的那片鲜为人知的“战场”。

  一张张被晒得黝黑的脸,一股股刺鼻的炸药气味,一枚枚沉甸甸的炸弹……置身航弹处理现场,记者犹如进入一片炮弹丛林。除了机器声,整个作业区一片安静。

  “航弹不会说,拆弹兵不爱说,人与弹就这样静静对峙,战斗总是静悄悄进行,直到最终引爆那一刻。”该处理站站长杨玉春告诉记者。

  从他看似平淡的描述中,记者敏锐地“嗅”到了弹药销毁中面临的惊心动魄——

  那年,拆弹台上一发装箱的曳光管突然自燃。当时旁边摆放着几十公斤发射药,如处置不当,后果不堪设想。危急关头,士官王志辉不顾一切冲过去,将箱子抱了出去……

  说起这件往事,王志辉呵呵一笑:“当时就是本能反应,没想太多!”话毕,他又全神贯注地忙乎手中的活。

  笑谈生死,勇士本色。作为空军唯一担负退役航空弹药销毁任务的单位,官兵们34年如一日给航弹“剖腹掏心”,几乎人人都经历过这样的生死考验。

  寒风中,记者看到,工程师王代进居然满额都是汗水。身经“百战”的他,丝毫不敢放松紧绷的神经,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

  望着眼前这单薄的身影,很难想象他曾面临过的巨大生死挑战——

  前年9月,空军某靶场,一枚数千公斤的大口径航弹未爆。临危受命,他孤身前出,像考古学者一样轻轻拂去炸弹上的沙土……7个小时过去了,他大气没喘一口,额头的冷汗变成热汗,一直挖到4米多深,“巨无霸”才露出真容。“轰……”引爆炸起的尘土将他几乎埋了起来。

  回忆当时情景,王代进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能不能活着回来,我当时心里也没谱,临走时悄悄把写好的遗书放在了抽屉里……”

  15年军旅生涯,王代进可谓走到哪“响”到哪——先后安全处理近1500枚未爆弹。

  这是记者不曾见过的弹药销毁场景:拆弹车间里,官兵们用一个巨大的“蒸笼”将炸弹小心翼翼推入蒸箱,而后通电进行加热。

  坐镇指挥的总工程师丁军形象地打了个比喻:“这种方法好比蒸馒头,把握火候十分关键。”

  话虽轻松,但现场气氛一派紧张。蒸炉里不时传出咚咚的闷响,像是正在炖肉的高压锅,让人感觉锅盖似乎随时会被掀翻。听着听着,记者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咚咚直跳。

  时间一秒秒过去,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盯向倒药口。突然,一股鱼鳞状黄色TNT液体缓缓流出……

  这是该处理站针对大口径航弹处理这一世界性技术难题而创新的“蒸汽倒药法”。为攻克难关,他们整整探索了3年。这套全新的报废航弹处理方法,既科学安全又经济环保,实现了我军航空弹药由烧炸到拆倒再到回收利用的历史性转变。

  指着蒸汽倒药流水线,处理站原站长乔治军对记者说:“与‘死神’较量,除了够胆,还要得法。”

  要做到“得法”,就必须瞄准世界弹药处理技术前沿创新。在该处理站的荣誉室里,记录着官兵们着眼使命任务不断创新的脚步——

  某型航空炮弹引信拆卸系统,成功实现了人弹隔离作业,彻底避免了因炮弹意外爆炸而导致的危险,被称为“弹药处废行业走向机械化自动化的标志”;“全自动炮弹引信拆卸系统”“环保型航空炮弹底火击发机”等11项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我军航空弹药销毁由此初步实现机械化、自动化安全隔离操作。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正是不断运用先进科技手段武装这一“法宝”,官兵们才创造了34年与“死神”较量的常胜纪录。

  记者看到,在出勤的排爆队伍中,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军医格外引人注目。销毁现场,他悄然站在众人身后。药箱等医疗设备整齐摆放开来,他警觉地注视着前方,做好了随时应对突发险情的救护准备。

  他叫夏烨,已在处理站医护岗位上干了整整7年。他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留在了大山深处。

  每一次,他都全力以赴“保驾护航”;每一次,他都是默默地跟出跟进,箱子里的救护药品也在一批批过期。

  记者问:“没有用武之地,觉得有干头吗?”

  夏烨回答:“我宁愿自己这样默默坚守在销毁一线,战友的生命安全比什么都重要。站在这里就是对战友的支持!”

  他的回答,也是无怨无悔驻守在大山深处官兵们的共同心声——忠诚于国家赋予自己的神圣使命!

  工程师刘秀,在这里已坚守了34年。1977年单位组建,他是第一批建设者。没有房子,他们自己烧砖砌墙;没有饮水,他们开山凿井。经他栽种的树苗,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他先后送走了5任站长,自己一直舍不得离开心爱的岗位。

  刘秀对记者说:“我觉得这儿需要我,我也离不开这儿。只要组织需要,我愿意一直干下去!”

  这一次销毁作业,关节炎发作的他依旧坚持在一线布弹检查。寒风吹过,他两鬓斑白的脸庞显得有些憔悴……

  “轰!”山谷中巨大的爆炸声骤然响起,一般人闻之惊骇,而在刘秀听来,却是那么“亲切”——因为响声代表着弹药销毁顺利。

  采访结束,不善言谈的刘秀,在记者采访本上写下了他对拆弹事业的感悟:“爆炸声,是拆弹兵对祖国最好的祝福!”

  上图:官兵野外处理未爆航弹。

  本报特约记者 谭 超摄

 

热词:

  • 航空弹药
  • 未爆弹
  • 死神
  • 刘秀
  • 巨无霸
  • 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