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木薯有“毒”》上集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1日 14: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军事纪实]>>

    在一车看似平常的木薯堆中,却隐藏着数量巨大的海洛因,在几名纤弱女子的背后,潜藏的是诡计多端的毒枭,寻找蛛丝马迹,罪恶团伙怎样浮出水面?武警侦查员又如何铲除贩毒网络上的一枚枚棋子?央视7套《军事纪实》5月30日晚20:03分播出《木薯有“毒”》上集,敬请关注。、

    诡异冷清的木薯仓库

    木薯丰收的季节,在广西凭祥市夏石镇的一家物流公司里,运输木薯的货车来来往往。此刻在货场的一个角落里,两名武警侦查员正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间仓库,一个存木薯的仓库,为什么会引起武警边防侦查员的注意呢?

    2010年7月,武警广西边防总队凭祥支队得到一条重要情报:夏石镇物流公司里的一间仓库非常可疑,别的仓库存储的木薯总会周转很快,可这个仓库的生意似乎一直冷冷清清,相隔一个月才有一两车木薯,而做木薯生意只有数量多才能有利润。

    夏石镇位于凭祥市东北部,东面与越南交界,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在这里偷运贩卖毒品的案件时有发生,面对这个仓库的可疑情况,武警侦查员推断它很可能跟贩卖毒品案有关。

    木薯在我国广西、广东和海南栽培最多,用它可以加工成淀粉、酒精、饮料等。但仅仅根据推测,武警边防侦查员并不能简单地对这间可疑仓库里的木薯进行搜查,即便这些木薯堆里真的藏有毒品,寻找起来也会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存储木薯的仓库可能有问题,支队立即成立了专案组,他们决定先从登记使用这间仓库的人查起,于是一个叫凌爱荷的女人进入了侦查员的视线。

    30多岁的凌爱荷是当地人,靠着很强的交际能力,凌爱荷在边贸点做翻译,帮境外人员联系车辆和租用仓库,从中收取中间费赚钱。

    据了解,真正使用这间仓库存储木薯的正是一些境外人员,那么凌爱荷跟他们的交往密切,她会不会知道这间可疑仓库的真相呢?而即使凌爱荷是局外人,她又会不会对境外人员在仓库里只存储了少量木薯的情况产生过怀疑呢?显然,进一步摸清凌爱荷的底细是武警侦查员的一个突破口。

    武警侦查员考虑如果凌爱荷本人也和毒贩是一伙的,那么直接向她询问情况,就会打草惊蛇。因此,他们要对凌爱荷进行秘密监控。

    夏石镇弄尧边贸点人多、车多的特点对武警边防侦查员实施秘密监控十分有利,为了避免引起贩毒嫌疑人凌爱荷的怀疑,他们从一开始就表现得十分谨慎,只是远远地跟在她的身后。但由于人流太多,凌爱荷消失在武警边防侦查员的视线中。

    尽管第一次跟踪没有什么结果,但武警侦查员毫不气馁,为了查清凌爱荷的住处、找出和她关系密切的人,武警侦查员连续几天都会到弄尧边贸点来。

    再一次跟踪到凌爱荷的时候,从弄尧边贸点到凭祥市区十八公里的路程,两组侦查员不敢有丝毫放松,他们可不想让凌爱荷再一次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

    进入凭祥市区,凌爱荷乘坐的银色面包车,并没有四处转悠,而是直接开进了华侨小区,显然她对武警侦查员的跟踪毫无察觉。

    华侨小区里的人不多,在不好隐蔽的情况下,武警边防侦查员并不敢直接下车,他们只能在车里仔细辨认凌爱荷究竟住在哪个房间。

    在凌爱荷的住处,武警侦查员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们马上把注意力又集中在了物流公司的那间可疑仓库上,虽然那间仓库差不多一个月才会进一次货,但要想找到真正使用这间可疑仓库的境外人员,武警侦查员们还必须耐心等待。

    颇费周折,一直死死盯住可疑仓库的武警侦查员终于打听到了一个消息,一批从境外运过来的木薯很快就要到货了。

    和其他仓库运输木薯的情况都不一样,境外人员选择在凌晨的时候往这里运输木薯,显然就是想避开他人的耳目,可如果这些木薯里没有秘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疑点越来越多,武警侦查员都希望在这一天夜里能够有一个重大发现。

    神秘的红衣女子

    夜色降临,物流公司的货场内已经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只有这盏路灯发出微弱的光亮,把这里衬托得更加寂静,当汽车开进的声音传来时,早已提前蹲守的武警侦查员马上警觉起来。

    这辆货车的前后各有一辆出租车,单从这个架势看,这车木薯非同一般。

    当三辆车相继停靠在可疑仓库的门口后,从第一辆出租车下来了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就是贩毒嫌疑人凌爱荷。而和她在一起穿着红色上衣的女人,身材有些瘦小,从她的样子看,她应该就是这批货的货主,武警边防侦查员迅速对这个女人的相貌特征做了记录。

    跟在货车后面的还有另一辆出租车,车上一直没有人下来。那么,这辆车里面坐的又会是什么人呢?尽管武警侦查员暂时还搞不清这辆车里的人到底是谁,但通过这次蹲守,他们查到了跟这批货密切相关的红衣女子,武警侦查员相信从她的身上入手一定可以破解有关这车木薯的一个个秘密。

    虽然眼前的这车木薯疑点重重,但武警侦查员并不打算在这天晚上采取行动。盯紧这车木薯的同时,他们还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

    紧接着专案组决定从这辆入境车辆展开调查,他们希望找到这批货的具体来源。

    每天从越南入境的车辆都要通过那花边贸点,那花边贸点位于下冻镇那花村,距离越南谅山省长定县只有1公里。

    向那花边检人员了解情况后,武警边防侦查员终于查出了那车木薯的来源,是越南人阮文孝的货。


阮文孝是非常有名的黑社会人物,从事边贸生意,特别是木薯这方面,有一家公司叫做新天纪进出口公司。

    除了阮文孝的黑社会背景,让人联想到毒品交易外,而在掌握了新天纪进出口公司的进货渠道后,武警边防侦查员更加确认了那车木薯里很可能藏有毒品。

    这个公司收集木薯的货源不在北方(越南)这一代,而是跑到靠老挝边境那边的山罗省,从山罗省到那花路途很遥远,木薯的利润很低,每吨只有200多块钱,这种舍近求远的做法明显不符合常理。

    夏石镇物流公司那间可疑仓库里的货是阮文孝的,那么押车过来的红衣女子又是不是阮文孝团伙的人?从境外贩毒的这条网络上还会有什么人吗?武警侦查员决心要把他们一个个挖出来。
2010年11月,就在武警边防侦查员查清了那车木薯的来源后,通过夏石镇货场的负责人,他们又得知了这些木薯很快就要从这间可疑仓库运走的消息。

    情况紧急,专案组立即加强了对这个仓库的布控。

    这天上午11点,在货场蹲守的武警侦查员突然看到了凌爱荷和那个身材瘦小的神秘女子,两人的举动十分奇怪,在货场周围转了很久,然后先去吃饭,看上去并没有要提货的样子。
一个小时后,吃过中午饭的凌爱荷和神秘女子,再次来到了夏石镇货场。这一次,她们不再围着仓库转悠,而是开始叫工人装车。

    对于这车可疑木薯,贩毒嫌疑人凌爱荷和那名神秘女子一直是格外小心地照看,但她们不会想到,正是她们的超常行为让她们露出了马脚,这一天她们想要把货提走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了。

    货物大概装了有七八吨的时候,武警边防侦查员采取行动对他们进行搜查。

    就这样,武警边防侦查员迅速把贩毒嫌疑人凌爱荷以及那名神秘女子控制住了。经查问,神秘女子名叫阿草。

    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要想从阿草和凌爱荷的身上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容易,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仔细检查这车木薯,看里面到底有没有藏着毒品。

    十吨木薯装在七百多个袋子里,单单从货车上搬到仓库内就需要一个多小时。而刚刚拆开十几袋木薯,仓库内就变得漫天灰尘,这让拆包检查的武警侦查员吃了不少苦头。

    顶着呛人的灰尘,武警边防侦查员仔细检查了半个多小时,可在已经拆开的几十袋木薯中,他们却没有任何发现,总共有七百多袋木薯,他们该怎么从中理出头绪呢?

    就在大家想尽快找出新的办法时,他们猛然发现有一个装木薯的袋子很特别,它的颜色不是白的而是黄的。那么黄色木薯袋里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物品呢?经过检查,在这个黄色的袋子里,武警边防侦查员终于有了重大发现。

    查获“毒心木薯”

    武警边防侦查员割开袋子之后发现在其中一包木薯里面有一个木槽,当打开木槽之后发现里面是掏空的。

    直径20厘米、长60厘米的掏空部分里被装上了毒品,用透明胶布把外面粘牢后,如果不仔细查看,很难看出破绽。从这个黄色木薯袋里,武警侦查员最终在掏空的木头中查获了七块海洛因,共计2.45千克。

    在已经检查过的白色木薯袋里,武警侦查员没有任何发现,而只查到一个黄色木薯袋就找出了毒品。那么黄色木薯袋是不是贩毒嫌疑人特意做的记号呢?因此,找出黄色木薯袋是武警侦查员首先要做的事情。

    果然,在翻遍了总共七百多袋木薯后,武警侦查员又发现了两个黄色袋子,并且从里面都查到了掏空的木头。

    在这两块掏空的木头里,武警侦查员查获了20块海洛因。加上先前查获的七块,共计27块,重10.406千克。10.406千克海洛因,可以卖到400多万元人民币,而它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更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有走私、制造、运输、贩卖鸦片200克以上,或者海洛因50克以上的,应当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样看来,10.406千克海洛因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了。虽然在对其他白色袋子进行检查时,没有再发现毒品,但这已经是令人震惊的贩毒大案了。

    然而,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境外女子“阿草”和凌爱荷,竟然说自己对木薯里藏有毒品的事一无所知。

    据她们说此前采取的一系列避人耳目的做法,只不过是按货主阮文孝的要求所做的,当初她们在凌晨把货运到仓库时还采取了押车的办法,而武警侦查员一直不得而知的一个情况在此时也有了答案,凌爱荷跟“阿草”坐在前一辆出租车,而后面始终没有下来人的那辆出租车里,坐的是她们雇来的两个年轻人,这两个人只是帮忙望望风,与贩毒案并没有什么关联的局外人。

    那么“阿草”和凌爱荷真的像她们自己所说的不知底细吗?阮文孝让她们把这批货提走后,又要送到哪里?谁又是真正的幕后毒枭呢?明天同一时间请继续收看《军事纪实》播出的《木薯有“毒”》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