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评论:热炒“网络部队”中出现的概念偏差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7日 15: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网专稿(新华军事评论员 郑文浩)近几年来,“网络”这个词和军事、军队、国防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网络战”“网络部队”“网络中心战”等新名词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但从现在国内各方面的报道来看,一些媒体对“网络战”“网络部队”及其相关的一些名词定义并不太清楚,从而也引发了民众对这一领域概念认知上的混乱。

  首先,我们必须把“网络”这个词搞清楚。在中文中,“网络战”“网络部队”“网络中心战”里面都有网络这个词。但是在英文中,却是不同的。“网络战”中使用的是“cyber”这个词,即Cyber Warfare,而在前几年非常出名美军的“网络中心战”中,使用的是“Network”,即Network-centric warfare。Cyber这个词,强调的是“虚拟”,而Network这个词,强调的是“节点”。

  从人类文明的角度来讲,无论是社会和军队,都是一个缓慢发展的“网络”,即Network。每一个家庭或者是作战单元,都是这个网络上的一个节点。只不过在过去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受到技术的限制,每个节点只能有很少的联系。比如一个家庭,只能有几个亲属家庭的联系,一个作战单元,只能有几个上下级或者同级作战单元能够联系。但随着信息化技术的出现,现在每个网络节点的联系面空前广大。即使是一个人,也可以联系到数不清的朋友。那么反映到战场上就是部队能分享更多的信息,实现自发的合作和配合,进而大大增加作战的效率。这就是美军提出“网络中心战”的由来。通过战场网络节点的优势,获取和巩固己方的信息优势,并且将这种信息优势转化为决策优势。这种战争形态,依靠的是光、电、电磁波等信息传输媒介构建的战场平台。它们虽然看不见,却是存在的。

  但是“网络战”,针对的是大规模网络信息技术构建的虚拟环境或者虚拟社会,进而在实体社会中造成波坏。在互联网世界的初始发展中,在繁荣的背后是混乱和嘈杂。黑客攻击、垃圾邮件、病毒流行,都曾经让很多网民吃尽了苦头。随着管理的逐渐规范,政府力量开始介入其中。虽然各国军人都有上网、都有人在网上建立自己的博客或者网站,军队作为实体国家的武装力量集团,并没有介入网络社会。但这一切,在2009年5月结束了。因为在这个月的21日,美国网络战司令部成立。

  美国网络战司令部的的使命很明确,就是策划,协调,整合,同步并进行活动;领导国防部信息网络的行动和防卫;随时准备在命令下执行全面的军事网络空间行动,以确保美国和盟友在网络空间上的活动自由,并阻止敌方的相同行动。同时,网络司令部由美军陆、海、空、陆战队四种军种联合组成,这充分显示了美军网络战司令部的地位。

  这里面提到了一个“军事网络”的词,从概念上来说,它既可以指军队内部的军用网络空间,但是也可以是广义上的互联网空间。因为美军在互联网上拥有大量以.mil为后缀的域名空间。以此为切入点,美军网络战司令部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大规模介入互联网空间。美国网络战司令部的司令亚历山大曾经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我认为唯一有效打击网络犯罪和网路间谍的方法就是主动出击……有些国家正在发动对美国及西方世界的大规模网络攻击,例如对美国电网节点的攻击。如果我们确定这是有组织的行为,我们就应该消灭这些攻击源……”此外,一位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也曾透露,网络战司令部不仅仅是保卫国防部的网络,而且还包括联邦政府的网络。

  刚成立的美军网络战司令部,的确开了军事界的先河,但是网络战司令部也面临一些问题和挑战。首先就是确定敌人。亚历山大曾坦言,互联网空间没有边际,你很难确定攻击的来源,也就难以实施反击行动;其次是网络防御和攻击行动涵盖社会的各个方面,不但需要军方的参与,更需要各方面的协调和统一指挥。

  从美军官员的言论和存在一些挑战来分析,我们可以发现,“网络战”和“网络部队”远没有一些媒体上报道的那样简单。几台电脑联网,组织一些网络上的“攻防演练”,这远不是“网络战”的根本内容。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通过互联网实施破坏来产生的影响也越来越深远和广泛,甚至会引发重大的社会动荡,这已经不是一支部队、一个集团军的几个网络高手能够面对的问题。因此,军队作为保卫国家安全的武装力量,必须以整体力量介入网络空间,维护本国网络空间安全。从属性和职能上来说,军队是维护网络安全的最主要力量。然而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网络部队”却不仅仅涵盖于军队,而应该是统一领导下多种力量紧密配合的“特混部队”。

  在媒体热炒“网络部队”的背景下,我们有必要澄清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更应该看到我们在“网络战”理论发展和应用上,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巨大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