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人武部军官支援汶川地震灾区被称“蝙蝠侠”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2日 09: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军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支援汶川地震灾区重建情况

  曹定国:3年一直奋战在灾区

  ■王 波 本报特约记者 卢 曦

  “知难而进为勇者!”2011年5月初,在彭州龙门山镇“山水人家”生态居住区竣工典礼上,回顾在灾区3年的奋战,空军第九工程总队总队长曹定国字字千钧。

  龙门山镇与汶川仅一山之隔,地震过后,山崩地裂,满目疮痍。曹定国带队赶到重灾区彭州龙门山镇抢通道路。两块100多吨的滚石挡住了前进道路。“一刻也耽搁不起啊!”曹定国心急如焚,生平第一次拄上了拐杖,拖着因严重痛风肿得发亮的腿爬上乱石堆,多方勘察,制定科学合理的抢通方案。

  连续7个昼夜他带着官兵冒着余震和大雨、泥石流、塌方等危险,硬是在山体滑坡的半山腰一寸一寸地强行推进,全线打通小渔洞至小龙潭40公里“生命通道”。

  地震刚过去9天,抗震指挥部传来命令:3天时间,为灾区孩子建一座临时学校。

  3天?曹定国愣了一下,右手下意识地伸出3个指头。

  对!就是3天!

  对着一张简单的学校平面图,官兵们一片惊呼:3天?那也太困难了。

  坚决完成任务!曹定国斩钉截铁大声吼道:没有困难要我们这群当兵的干什么?就这么定了!

  2008年5月23日早6时,龙门山镇九年制板房学校正式竣工。这是军队在四川灾区援建的第一所功能齐备的九年制学校。在琅琅的读书声中,官兵们躺在蒸笼般闷热的帐篷里,扯着呼噜,睡得香极了。

  “一定要让群众住得放心!”2009年6月,接到龙门山镇“山水人家”生态居住区重建任务后,曹定国对工程质量的要求严格到了“鸡蛋里挑骨头”。

  一有时间,曹定国就要到工地走走看看。一次上工地,他发现刚粉刷的外墙砂浆有气泡,立即叫来负责人。“气泡仅仅影响工程美观而已嘛。”“这项工程不仅代表军队的形象,更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灾区群众的关怀,容不得半点瑕疵!”曹定国一下子火了,“不管多花多少钱,马上返工!”

  地震的惨痛教训让群众们格外关注工程质量。工程一开工,他们就组成了质量监督小组,准备全程监督。几天的巡视下来,小组成员竖起了大拇指:“这质量,没的说!”小组随即自动解散。

  3年时间,官兵们已经记不得救助过多少受困群众,只知道帮忙解困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藏族姑娘班初有着一副天籁般的嗓音,曾参加过央视青歌赛。家中房屋在地震中完全垮塌,近10万的重建费像一座翻不过去的大山挡在班初面前,“百灵鸟”一度沉寂。

  就在藏历新年这一天,得知消息的曹定国带着官兵来到了班初家,连续奋战六个昼夜,建起了一栋红白相间的三层石楼。“是谁帮咱们翻了身呃,是谁帮咱们得解放呃,是亲人解放军呐,是救星共产党唷……”班初欢快的歌声再度回荡。

  张安仁:让地震截瘫伤员重生

  ■本报记者 刘建伟 特约记者 陈伟平

  这3年,成都军区总医院康复医学科主任张安仁过得特别累,也过得特别幸福。

  “5·12”地震发生后,他不到30分钟就从家赶到医院。很长一段时间,他吃住在医院,一直没回过家。那时,源源不断的地震伤员被送到总医院。平时,张安仁所在的康复科一天的病人流量只有四五百人次,可地震时达到了1000多人次。

  “病人太多了,忙不过来,实在没时间回家。”那一年多,张安仁做治疗、巡诊,每天都得工作八九个小时,特别苦特别累。“地震前,他的头发一点没白,如今基本上都白了,他太累太操心了。”老伴罗绯心疼地说。

  “如果把抗震救灾当成百米冲刺的话,那么康复治疗就是万米长跑。”张安仁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康复治疗工作特别苦,可他特别喜欢自己的工作。张安仁说,一般的医生和病人接触时间短,可我们康复治疗最短的几个月,长的两三年,与病人相处时间长了都有感情了。

  “我们康复科的医生待遇不高,可只要在这个岗位上干三四年后,很少有人转行的。”为啥?张安仁解释说,因为我们能为别人带来快乐。这3年,张安仁和数百个地震致残病人成为了朋友。羌族小伙子马志杰和他最有感情。马志杰刚被送来时,既高位截瘫又截肢。这种情况世界上都少见,不少人都断言:无法安装假肢,小伙子要在床上躺一辈子了。

  听到这个消息,马志杰特别沮丧,连活下来的信心都没了。可在张安仁的精心治疗和调理下,小马逐渐“活”了过来。住院近两年时间,马志杰做了6次手术,可他的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每天下午,他还领着病人在康复科运动大厅里唱歌,鼓励大家振作起来。去年3月11日,作为成都军区总医院最后一名地震伤员,马志杰结束了一年零十个月的病床生活。

  看到马志杰“二次重生”,张安仁特别高兴。他说,病人的康复是对我们最大的奖励。看着病人一天天康复,就像婴儿重生、教小孩走路一样,特别幸福。

  每次查房时,都要和病人一一握手,而且是重重地握手,这是张安仁地震后养成的一个习惯。他说,握手有很多内涵,用力和病人握手,会让他感到信心和力量。这3年,张安仁去了几十个病人家,自掏5万多元帮他们购买拐杖、轮椅等。

  付出的多,收获的更多。说着这话,他拿出手机“炫耀”说,电话本里有90多个病人的联系方式,逢年过节时,问候电话、短信接都接不过来。“这是自己一辈子的财富。”说起这些,张安仁倍感幸福。

  刘文政:重建战场的拼命三郎

  ■本报特约记者 郭海涌 通讯员 刘亚军

  茂县地处四川阿坝东南部,为我国羌族主要聚居地之一。汶川特大地震后,茂县中学校舍全部成为危房。为此,武警部队专门捐资8000万元予以援建。

  2008年7月20日,刚刚完成茂县至北川公路抢通任务的武警交通部队直属工程部副主任刘文政,征尘未洗,就带领技术骨干奔赴茂县为学校选址。为了选择最佳位置,刘文政一天测量下来要走几十公里。

  茂县当地有一句俗语:“松潘的葱,茂县的风。”每天中午,茂县都会刮起大风,漫天灰尘,眼睛都睁不开。刘文政和官兵戴着头盔和口罩才能施工。茂县早晚温差很大,夜间寒风刺骨,必须穿着棉衣棉鞋施工,可到了中午气温又高达30多摄氏度。官兵们经常在烈日暴晒下施工,不到一个月时间,刘文政和大伙儿脸上都印上了“高原红”。

  为确保施工质量,刘文政和官兵想足了办法。他们在基础施工时,把钢筋打入地槽足足30公分再进行混凝土浇筑。这样做,就好比用无数根铁钉把整个房屋钉在了大地上一般,校舍的防震度、安全性得到极大提高。

  施工中,刘文政是出名的拼命三郎。在一次夜间抢工的时候,刘文政的腿被钢筋扎伤,鲜血直往外冒,足足缝了10多针,医生嘱咐要卧床休息1个月,可刘文政第二天就拄着拐杖到了施工现场。大家都劝他回去休息,他却大声说:“我的腿是小事,不能耽误了孩子们上学的大事。”后来,刘文政领着官兵仅用176天就完成了主体工程建设任务,保证了学校正常开学,成为茂县3所对口援建中学中第一个交付使用的学校。看着刘文政领着官兵精心打造的校舍,茂县八一中学校长刘顺旭动情地说:“是武警官兵帮助我们建起了一所震不垮的新学校!”

  雷 敏:灾区人民的好女儿

  ■本报特约记者 郭海涌 周 飞

  前不久,来自武警四川总队的雷敏被评为武警部队十佳训练标兵,喜讯传来,她的干妈李华蓉高兴地说:我女儿真是好样的!

  雷敏和李妈妈结缘于“5·12”大地震。地震中,都江堰中医院损毁严重。雷树明、李华蓉夫妇失去了在医院工作的独生女儿雷敏。面对灾难,李妈妈悲痛欲绝。而此时,来自武警四川总队成都指挥学院的雷敏,正在中医院现场救援。

  雷敏,两个女孩同一个名字,却如此生死永隔!大雷敏找到了李妈妈,“我和你女儿同名同姓,她小我10岁,小雷敏不在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的亲女儿!”

  李妈妈告诉记者,早在10多年前,当电视连续剧《女子特警队》播出的时候,因为同名,小雷敏就记住了在剧中扮演铁红的大雷敏。当时,小雷敏就想给大雷敏写信,认她作姐姐了!

  无语对凝噎,回忆勾起了李妈妈的伤心往事。雷敏一边帮干妈擦拭眼泪,一边说:“妈,妹妹在天堂也希望你快乐幸福。现在,有我在你身边,我就是你的女儿啊!”

  3年来,地震的印迹虽然被人们用勤劳的双手慢慢消除,但饱受失去亲人之痛的人们,心灵家园的伤口仍需要抚慰。雷敏告诉记者,“我既然认了李阿姨作干妈,就要尽一个女儿的责任,用自己的一份爱,让李妈妈的生活快乐起来,重新充满阳光!”

  因为工作忙,雷敏不能陪伴在两位老人身边,但她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他们,隔三岔五就会给干爸干妈打电话。2008年底,得知李妈妈喜欢小动物,雷敏立即去市场上买回了一只可爱的小狗给干妈送去。从那以后,李妈妈就会不时走出家门,带着小狗出去转转。有时候也会和邻居们说说小狗的趣事,开心的笑容慢慢浮上了脸庞。

  在亲密接触中,李妈妈渐渐认同了雷敏,笑容也越来越多。雷敏帮助干妈的举动,也得到了父母和丈夫的赞同。逢年过节,雷敏全家老少都会到李妈妈家去,两家人一起过节,真是其乐融融。

  吴志强:永不停歇的“蝙蝠侠”

  ■本报特约通讯员 孙绍建 特约记者 杨继龙

  “映秀死生两茫茫,蝙蝠大侠从天降;大难面前显本色,为民爱民威名扬。震后又遇泥石流,危急时刻再到场;灾后重建四方忙,汶川人民好儿郎!”这是汶川地震三周年前夕,记者在汶川县采访时听见当地群众讲述的一首打油诗,诗中所说人物是汶川县人武部部长吴志强。

  汶川地震发生时,吴志强正在外地学习。得知灾情后,他顾不上回家,先乘坐冲锋舟、后徒步翻山越岭,靠人架铁索横跨岷江,到达震中映秀镇,迅即带领当地民兵开展抗震救灾工作。映秀群众看见吴志强仿佛是从天而降,犹如吃了“定心丸”,称他为“蝙蝠侠”。

  去年8月30日,213国道汶川县境内雁门乡索桥村大岩包处发生山体垮塌,造成国道中断,交通堵塞,大量运送重建建材的车辆滞留在路上,情况十分危险。危急时刻,吴志强主动请缨,率领20名民兵应急分队队员毅然承担起排危任务。他和民兵身系安全绳来到公路旁高200米、坡度近70度的索桥山上实施爆破作业。滚落的石块、泥土不时打在他们的身上,但他们仍强忍着疼痛继续作业,并用高压冲刷的办法,将威胁过往行人和车辆的危石全部排除,使213国道恢复通行。

  重建过程中,哪里任务最重,哪里就会出现这位“蝙蝠侠”的身影。从映秀到银杏,从漩口到三江,他先后4次转移工作地点,专挑“硬骨头”啃。银杏乡东介脑村受灾严重,出于安全考虑,需要整体搬迁。村头58岁的吴大妈说什么不愿离开祖辈居住的地方,吴志强白天下地帮老人锄草施肥,晚上一起做家务活,洗衣做饭抢着干,边干活边拉家常,做吴大妈的思想工作。最后,吴大妈愉快地搬出原址,住进新家。她还特地写了副对联:“迁新居感恩共产党,住新房难忘解放军。”

  在灾后重建中,吴志强始终忙碌着。2008年10月,他的父亲查出癌症住进医院。吴志强只能让妻子全力照顾父亲,自己坚持战斗在重建战场。2009年5月,吴志强回到父亲身边,仅仅照顾了他3天,老人就去世了。谈及他的父亲,吴志强不无愧疚。有人不解地问:“都是第六年的老部长了,何必这样呢?”吴志强心平气和地回答道:“我是军人,战斗的脚步就该永不停歇。”

  牛玉新:我是“编外村支书”

  ■本报特约记者 向 辉 特约通讯员 何 曼

  “牛书记回来啦!”5月6日下午,江油市大康镇旧县村群众齐聚村头载歌载舞,欢迎成都军区某炮兵旅三连指导员、旧县村“编外村支书”牛玉新的到来。

  2008年5月24日下午,牛玉新在旧县村排险时,突发强烈余震。危急时刻,他3次舍身救助群众和战友,身受重伤。从此,牛玉新的名字深深烙在了当地群众的心中。身体康复后,牛玉新又回到旧县村继续战斗,被村里推举为“编外村支书”。部队回撤后,牛玉新时常和村支书赵志强通信、打电话,帮他出谋划策,使旧县村很快进入灾后重建的“快车道”。

  去年4月,牛玉新趁休假回到旧县村,看到插秧时节,田间地头竟只有稀稀疏疏的十来个人。经询问得知:田间的灌溉渠被一场大雨冲断,没人来修!

  “人误地一日,地误人一年。错过了插秧时节,群众吃什么?”牛玉新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村里遇到难事,竟无法召集起人手?这说明村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发挥不够好。牛玉新与赵支书商量后,立即召开支委会,同时提出“时间内容不绑定、组织形式不固定、小组成员不限定”的党支部组织生活方法。此后,这个村支部的决策能力和凝聚力不断提高。

  “乡亲们近来生活咋样?孩子们学习成绩都还好吧?”时隔3年,随成都军区某集团军回访团重返旧县村的牛玉新,刚刚落座就询问起村里的情况。

  “如今村里的变化可大了,走,看看去!”说着,赵支书带着牛玉新开始走街串户。他们一会儿来到田间地头查看秧苗生长情况,一会儿来到村民家中拉家常。

  “村里懂农业科技的人不多,靠传统的种植、养殖已经不行了,要想办法提高乡亲们的农业科技素质”,“村里有196户已经住进永久性住房,下一步应加大解决余下10户的力度……”在随后的支委会上,牛玉新一连提了5条建议。

  “当我们遭遇危险时,是牛书记舍生忘死救我们脱离险境;当我们遇到困难时,是牛书记拉着我们一步步走出困境……”离开旧县村时,一位村民大声朗读起自己创作的诗歌,虽然不够工整,但足可见“编外村支书”在他们心中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