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军事视频 >

[军事纪实]2011清明特别节目:四十年的心灵守望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01日 21: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军事纪实]>>

退伍老兵潘长泰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退伍老兵潘长泰40年照看无名烈士墓,潘长泰和烈士墓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本期《军事纪实》特别节目《怀念战友——2011清明祭》第二集《四十年的心灵守望》为您揭开故事真相。

    2011年清明节前夕,山东省博兴县接连几天都遭遇了大风天气,眼看着风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家住在县城东边王浩村的潘长泰老人,心里越发地着急起来。

      偶得宝贝久病后老汉溜出家门

    潘长泰今年84岁,自从三个月前生了一场大病之后,他的身体就大不如从前了,听力严重下降,腿也一直疼得厉害。为了保障老人的安全,潘长泰的儿女们说什么都不让他出门。

    可是连续三个月了,潘长泰都没有去看望他的老朋友,他的心怎么也放不下,而且这连日来的大风,更让他担心老朋友的家会因此被刮得不成样子。不过最让潘长泰着急的,是他前不久得到了一样宝贝,他迫不及待地想拿去给老朋友看看。

    这天早上,趁着儿女们都不在家,倔强的潘长泰就偷偷地从抽屉里拿出了宝贝,溜出了家门,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潘长泰很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如果这次再不去看看老朋友,以后的机会就更少了。

    这次出门, 潘长泰给自己安排的事儿很多,除了到集市去给老朋友买些见面礼外,他还要去趟墓碑店,几天前,他通过电话在那里给老朋友订了一份大礼,他想亲自去看看,才能放心。最后,他再到老朋友那里,老哥俩一起好好分享宝贝。

    这一来一回十几里的路,潘长泰走了40多年,平时走起来很是轻松,可是今天,他却觉得越来越吃力,他骑车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

    为了避免回家太晚让儿女们担心,潘长泰不得不放弃了去墓碑店的念头,他赶紧直奔老朋友那里去了。

    临近中午,潘长泰终于到了村东头的棉花地里。顺着绵长的小道望去,在两排枯棉花杆中间,有一个孤零零的土坟,那就是潘长泰一直牵挂的老朋友的“家” 。

    潘长泰本以为自己三个月没有来打扫,加上连日来的大风,这坟肯定会乱得不成样子。可是走到坟前一看,潘长泰不由得吃了一惊。

    眼前的坟很是干净,似乎刚刚被人精心打扫过,坟前还有祭拜的痕迹。这让潘长泰觉得很是蹊跷。

    潘长泰很清楚,墓中人和村里的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很少有人知道这坟的来历和墓中人究竟是谁。40多年了,村里人包括潘长泰的儿女们都很少有过来祭拜的,更不用说这么精心的打理了。

    然而,今天又会是谁这么仔细地打扫了这座孤坟呢?潘长泰看了又看,怎么也想不明白。难道是墓中人的亲人找过来了么?

    眼看着就到中午了,不容多想,潘长泰就迫不及待地开始祭拜了,并准备着待会儿和老朋友一起好好分享他的宝贝,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儿。

      宝贝勋章  拿与老朋友分享

    潘长泰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人,但每次来到坟前,他都要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和墓中人说话,因为潘长泰怕墓中人听不懂山东口音。

    潘长泰带来的宝贝是一枚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勋章,它是年前市里的领导颁发给他的。虽然潘长泰一直把这枚勋章视为自己的珍宝,但是他觉得他也不能独占了这个宝贝,这枚勋章也应该有墓中人的一份儿。

    尽管在外人看来,潘长泰和墓中人的关系显得非同一般,但其实,潘长泰根本不认识墓里埋葬的人,他压根不知道墓中人叫什么,是哪里人,甚至连墓中人的模样都没有见过。潘长泰只知道,墓里面躺着的是一位抗日烈士。潘长泰总觉得,自己和墓中人的感情,很少能有人明白。

    潘长泰隐约记得,这座坟是他12岁那年,村里的长辈们冒着被鬼子杀害的危险偷偷建的,当时里面埋的是两位陌生的八路军战士。后来,其中的一位被家里人迁走了,就剩下了一位一直留在这里。

    那时候,潘长泰除了害怕,并没有更多的感觉,也不理解村里人为什么要冒死去救两个陌生人。

    然而不久后,潘长泰入伍当了兵,从那之后,他的想法开始逐渐发生了改变。

    在那些烽火连天的日子里,潘长泰跟随部队一路从山东打到四川,参加的大小战斗早已数不清,战争的残酷,让他几乎每天都伴着死亡度日。

    战场离家越来越远,战争越打越惨烈,潘长泰和同乡的战友们约好,大家都要活着打到胜利,一起回家过上安稳日子。可是在随后的日子里,战友们一个一个都在炮火的轰鸣中倒下了。

    一个又一个匆匆立起的坟头,一个一个孤零零地堆在异乡的土地上,让曾经一起回家的约定,变得支离破碎,触目惊心。这也让潘长泰一次次地想到了自己,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家乡棉花地里的那个不知名的烈士坟。

    无尽的炮火硝烟、无尽的生死挣扎,持续了将近半辈子那么长,新中国成立了,潘长泰终于活着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老家。

    从此以后,他就开始了守护这座无名的烈士坟。他觉得自己守护的,不仅仅是这一位不知名的烈士,还有那许许多多在战争中想过回家,但却只能留在异乡,又逐渐被人们淡忘了的无数孤单的生死弟兄们。

    从壮年守到耄耋老人,活着的人,终究要死去,潘长泰从来没有惧怕过死亡,但他最怕的是自己死了,墓中人怎么办?无论是谁来接替他看护这座坟,潘长泰都放心不下。他总觉得,人最怕的不是没人陪在身边,而是内心的孤独,活着是这样,死了也一样。

    孩子们和村里其他的后辈,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不懂得上过战场的人的心,不能和烈士说说心里话。潘长泰怕墓里的人没有了他,心里会孤单。

    但是,潘长泰知道,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能力也越来越有限。前两天,他通过电话在墓碑店为老朋友订了一块石头墓碑,就是想给烈士留个名,好让后来人不至于忘记这里。这是他现在惟一能为相伴了40年的老朋友做的事儿了。

    还没说上几句话,时间已经过了中午。为了不让儿女们太过担心,潘长泰必须回家了。临走前,他还是像40年来每次分别时一样,给墓中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责编:汪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