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北京市 >

女子进京指证黑监狱 榆林驻京办承认雇保安接访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6日 04: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霍小丽在看关于她的新闻报道。昨天,霍小丽来到朝阳区公安分局了解案件进展情况,被告知相关人员不在,让其回家继续等。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前日,霍女士来到朝阳区横街子村,在曾经被扣押过的“黑监狱”里回忆往事。去年,来京上访的霍女士曾经被非法拘禁在此。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陕西女子进京指证‘黑监狱"追踪

  本报讯 被“黑监狱”关了10天9夜,与40多名男子同关一室的陕西人霍小丽(昨天本报报道),昨日,在朝阳区公安局没有了解到案件进展的情况。此时,距她去年9月24日在小武基派出所报案已近一年时间。

  榆林驻京办负责稳控的工作人员承认雇用安防公司从事稳控工作。

  举报人不知刑案进展

  昨日11时,霍小丽来到朝阳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中心。在等待5个多小时后,一位警号为031022的警官称,负责霍小丽案件的警官不在办公室,让她留下电话,回去等待通知。

  霍小丽称,她去年报案后,朝阳分局找她询问过一次情况,此后再无消息。她一直想知道,她的这起被“非法拘禁”案件如今的进展。

  昨日,朝阳小武基派出所有关负责人称,霍小丽去年报案,警方向其出具了“接受案件回执”,表明警方已立案。随后,警方派人经过两天的走访,最终端掉位于十八里店乡横街子村的“黑监狱”。随后,派出所将案件和犯罪嫌疑人移交给朝阳区公安分局。

  另据了解,霍小丽曾到检察机关反映公安机关办案拖延,后其所反映的情况被转至朝阳公安分局纪委查处。

  “上访人多雇保安稳控”

  据了解,去年9月7日,霍小丽一行5人在国家信访局接待中心反映完情况后,一帮男子将他们强行带上面包车,送至久敬庄。

  他们在久敬庄接待中心见到了前来接他们出去的榆林驻京办工作人员乔永军。

  此后,乔永军称要带他们出去吃饭,随后,一辆中巴车将他们拉送到北京十八里店乡横街子村一旧地毯厂内。

  霍小丽就在这个旧厂房内,与40多名男子一同关押,她说自己有天晚上受到不明男子的侮辱。

  昨日,乔永军承认了他让保安公司关押霍小丽等人的事实。

  乔永军称,去年9月,榆林市来京反映问题的人员很多,而他们驻京办负责稳控的工作人员只有两三位。由于人力不足,他们就用了北京戎威远安全防范公司,帮助他们从事稳控工作。

  乔永军说,他们当时查验了戎威远安全防范公司的资质,认为他们还算比较正规的保安公司,就把上访人交给他们代为看管。“没有想到人关在他们那里,会出现非法拘禁,这是保安公司的管理问题。”乔永军说。

  当事保安刑拘后被取保

  昨日,霍小丽称,她被关押期间,“黑监狱”的两位“经理”为鲍春明和常保安。

  北京戎威远安全防范技术有限公司一吕姓负责人称,霍小丽等人在朝阳小武基派出所报案后,他们也向朝阳公安分局说明了情况。他们已不再接地方政府的看押工作,但有个别员工打着公司的名义,私下接这种看押的业务。

  该负责人称,公司员工鲍春明、常保安因私自承接押送看管上访人员业务,已于事发后被公司开除。二人被警方刑拘后,被取保候审。“这也是从家属和健康方面考虑。”

  调查

  “接访费成乡镇政府最大支出”

  昨日,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基层干部称,作为地方乡镇一级政府,已被当前的“黑监狱”产业链条拖累得苦不堪言。

  这两位干部都来自一不发达地区的乡镇。他们经常来京从“黑监狱”手中接走上访人。

  他们称,当地乡镇的办公经费每年60多万元,而去年,他们来京支付给“黑监狱”、“保安公司”以及上访人员的路费等共计100多万,已成为这个乡镇目前最大的一份支出。

  他们说,今年以来,全乡来京上访人员七八起,共计20多人。这些人,乡政府都要派人到京将他们接回去。一般来京上访人员反映完情况后,也会主动跟当地驻京干部联系,或是配合驻京干部接他们离开。但他们会和驻京干部讨价还价,要求政府不仅要支付他们回乡费用,还要支付来京的路费这个过程中所有的花费,都要由他们基层政府出。因为不堪重负,当地乡政府今年规定,对于上访人向接访干部要钱的情况,今后一律不再支付。另外,如果一旦给上访人钱,他们尝到甜头后,今后会不断来京上访。

  揭秘

  “黑招待所”菜单:面条、咸菜和馒头

  昨日,在北京丰台区三路居一片平房中,数个接待上访人的“黑招待所”隐藏在一片简易房中。

  其中一个黑招待所内,有六间房屋,共摆放着20多张铁架子床。

  另一个“黑招待所”,则隐藏在一片旧厂房中,是一个近60平方米的简易工棚改建而成,屋中间摆放着十几张木板床,上面没有席子,只放着几条被单,屋子四周围着20多张铁架子床,住着30多名上访人。

  不愿透露姓名的一名基层干部称,这些招待所为赚钱,每顿饭都很“对付”,中午饭是芹菜伴面条,晚上就是咸菜和馒头。这些开办“黑招待所”的人,有时还会给已回乡的上访人打电话,诱骗说他们的问题快解决了,要他们再到京上访,以增加生意。

  该官员称,对于有些特殊上访人,他们会通知“黑招待所”严加看管,不让其在北京乱跑。“黑招待所”则会派人24小时盯防,并控制在房间里。而“黑招待所”会向他们要更多的住宿费。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涂重航

  讲述

  “刑拘31天,没洗一次澡”

  昨日,霍小丽说,她在去年9月16日被“黑监狱”保安押送到榆林定边县后,县公安局要求其写下不再到京反映问题的保证,随后放其回家。

  一心想为自己受侮辱的经历讨说法,去年9月24日,霍小丽与王梅、贺志荣到北京朝阳区小武基派出所报案,举报黑监狱“非法拘禁”。随后,她又被榆林市驻京办接回定边。当年10月1日,她因非正常上访被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

  霍小丽称,今年3月,定边县警方从其身上搜到她准备起诉定边县公安局和榆林驻京办主任的材料后,并以“涉嫌诬告”将其刑事拘留31天。而事实上,她当时还没有向司法部门提出控告。她被刑拘31天后,定边县公安局让其在派出所工作的女婿,将她取保候审,至今她仍未恢复自由身。回忆起被刑拘的经历,霍小丽说,她被上脚镣手铐,31天内,没有洗一次澡,也没有见到一次家属。

  昨日,霍小丽从相关部门获悉,定边县警方不日将到京,将其接回,并准备继续审查她“涉嫌诬告”的刑事犯罪。

  昨晚,霍小丽找到一家地下招待所居住,不敢露面。她说,如果她投诉的非法拘禁案在北京得不到公正的处理,她不敢再回榆林。

  追访

  接访已成产业链

  (据一来自基层的干部介绍,现在接访、截访已形成产业链,该链条则由地方政府驻京办为源头。)

  ●地方驻京干部获知有上访人员到京,他们会派北京的保安公司接上访人到定点招待所。保安公司每接一人,向驻京干部要价50元-100元不等。

  ●定点招待所也跟当地驻京干部有长期合作关系,他们会按每个上访者每天食宿80元-150元不等的费用,向驻京干部索要。

  ●那些不愿回家的上访人,当地政府会委托北京的保安公司,帮助他们将人控制住,并负责“押解”回原籍。但需要按照每人1500元支付押送费。

  ●有些上访人还跟驻京干部讨价还价,如要他们回家,还要他们支付来京的路费,以往是200元,而今已涨到1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