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陕西省 >

男子抛妻弃家流浪四方 “痴”妻四年盼回离婚案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30日 19: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西部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等了四年,丈夫却要跟她离婚。

  她:深爱丈夫罹患癔症 他:抛妻弃家流浪四方

  “痴”妻空念丈夫名字4年

  如今,丈夫已撤销离婚起诉,但律师认为,丈夫坚持离婚,应对妻子进行经济赔偿

  鲜花、绿草、笔直的柏油路,向远方延伸而去。在鲜花、绿林的长春市郊外,有一栋灰色的大楼,在大楼的里面有一道白色的铁门,在铁门的外面是花花世界,在铁门里却是一个女人的暗淡世界。

  4年前,一个饱受病魔缠身的女人,在她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刻被丈夫抛弃。4年间,丈夫的离弃、婚姻的不幸、思念的煎熬,最终使她患上癔症精神病。即使这样,近于“痴呆”状的她,却仍清晰地记得丈夫的名字,在这4年中,丈夫的名字就像一颗糖果,让这个“疯”女人的生活中还有些许甜蜜感。4年了,这个女人一直苦苦期盼丈夫回家,但她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一张苍白的离婚协议书……

  现状

  相隔铁门 心生思念

  这个饱受婚姻折磨的不幸女人,名叫雪丽,今年33岁,家住农安县。昨日11时许,在长春市郊外的一家精神康复中心,一扇白色的大铁门紧锁,伴着门铃声响起,白色大铁门被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士轻轻地从里面推开了。

  铁门内是食堂,原本正在安静用餐的病人,看见来访人员,纷纷侧目看向探望雪丽的亲友。雪丽皮肤白皙,眼睛乌黑,睫毛又长又翘,但这双美丽的大眼睛却暗淡无光。雪丽在妈妈和妹妹的搀扶下,慢慢地坐了下来。雪丽的妹妹雪倩俯身问候姐姐,雪丽却充耳不闻,轻轻地抓着雪倩的头发慢慢地说:“怎么不给我呢?”

  随后,雪丽放开妹妹的头发,扫视着探望她的亲友,忽然,她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暗淡无光的眼睛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闪动着,她双手合十,哀求着说:“求求你们,帮我找他,我想他。”看着女儿一遍一遍地哀求,雪丽的妈妈周阿姨哭了,她说:“我女儿这辈子算是让他给毁了。”在一旁悄悄流泪的雪倩说:“她们口中的他,是我姐夫,叫凯强。”

  相恋

  初次见面 心手相牵

  8年前,雪丽与妹妹在长春市开了一个小理发店。年近婚龄的雪丽,经亲属介绍,与小她两岁的凯强相识。最初的见面,就牵动了两颗年轻的心。凯强从德惠老家来到长春,与雪丽开始了浪漫的爱情长跑。

  在雪丽的理发店里,雪丽耐心地教凯强理发。此时,雪丽乌黑明亮的眼睛里,善良淳朴的内心里,都是凯强对她的关怀与温柔。

  2005年,相恋一年后,雪丽与凯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由于凯强和雪丽来自农村,经济条件有限,在这个钢铁森林般的城市,凯强买不起房子。面对即将要过上居无定所的生活时,全心全意爱着凯强的雪丽,却没有丝毫犹豫和畏惧,她坚持嫁给了凯强。

  危机

  妻子患病 幸福终结

  婚后,丈夫凯强对雪丽既呵护又疼爱,两人的小日子虽清贫,却很甜蜜。婚后一年,雪丽忽然患病,经诊断患有脑出血,同时伴有高血压、心脏病。雪倩说:“姐姐居无定所,她是因为想买房子,姐夫不同意,才上火生病的。”凯强说:“雪丽病了,是因为与妹妹吵架引起的。”凯强说,无论什么说法,妻子已经生病了,当时他与岳母一起照顾妻子,直到康复出院。

  回家后,夫妻俩商量,开个夫妻形式的理发店,凯强打理生意,雪丽在店里安心养病。雪倩说:“每次去店里,姐姐都会悄悄地告诉我,凯强对她不好。他在店里与女顾客玩笑、打闹,姐姐看了又生气,又上火。”从那时开始,雪丽变得心情郁闷,不愿意说笑了。雪倩说:“都是姐姐太在乎他,用情太深。她吃醋,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都往心里去了。她不睡觉,每天想的都是他要变心,越想心情越不好,每天失眠,体质越来越差。”

  离开

  抛妻弃家 毫无音讯由于雪丽患病刚刚康复,体质很弱,在店里养病期间,又因心脏病等疾病,多次入院治疗,凯强一边支撑店里的生意,一边照顾妻子。为了妻子更好地治疗,凯强决定把妻子送到岳母家养病。

  这一送,就再也没将妻子接走。凯强的岳母周阿姨说:“他把我闺女送回来,过年都没来看看,我闺女把他找来了,他跟我们说要离婚,别说我闺女受不了,就连我和老伴都很生气。我女儿死活不同意离婚,他说"不离,我就不要这个家了。"这一走就是4年,再也没回来。”

  周阿姨说,4年里,雪丽的心里只有他,听不进家人的一句劝,雪丽每天都盼着丈夫回心转意,然而等来的却是无止境的失落,雪丽对丈夫的爱,一分也没有减少。相反,这种相思之苦,却变成了一把枷锁,死死地扼住了雪丽的神经,折磨着她。

  为了摆脱婚姻阴影,雪丽开始自残,此时,雪丽已经患有癔症精神病。

  庭审

  虽然撤诉 心意已决

  “在这场婚姻里,谁都是受害者。”凯强总结他的这场婚姻。凯强提出起诉离婚,2011年7月28日,凯强的离婚案在德惠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开庭前,凯强的父亲与雪丽的母亲庭外相见,却形同陌路。凯强的父亲说:“盼着早点抱孙子,可谁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结果,儿子的路让他自己选择吧。”

  开庭这天,凯强的心情如同他身穿的暗黑色衣服一样,灰暗、低沉,望着窗外那个蹦蹦跳跳的孩子,凯强说:“我今年31岁了,我也想有个完整、幸福的家。”对于过去,凯强不愿做过多回忆,他说,他爱他的妻子,妻子患病时,他也曾细心照料,但要赚钱,又要养家,凯强把妻子送到了岳母家照料。想接回妻子时,但岳母不同意,加上妻子精神状态不好,凯强有点灰心了,他担心妻子的病可能不会好了。

  凯强说:“这4年,我四处漂泊,没有家,也没有钱给妻子看病,我过得也很痛苦。”至于离婚问题,凯强说,考虑到妻子的病,法庭上他虽然撤诉了,但他的心意已决。在雪丽的妈妈心中,一直有个疑问:“爱情真的经不起考验吗?”

  律师说法

  丈夫的行为属于遗弃

  针对该案,作为被告雪丽的委托律师,吉林发许律师事务所张严军律师表示,《民法通则》规定,精神病患者,配偶是第一监护人。《婚姻法》规定,夫妻之间有扶养义务。根据现有2008年的证据,“凯强的父亲表示找不到儿子,凯强表示已经分居3年。”张律师说,这些证据证明了作为丈夫的凯强,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也没有做到对妻子扶养的义务,根据《婚姻法》,凯强的行为属于遗弃。如果凯强坚持离婚,他应该对雪丽进行经济赔偿,比如精神抚慰金、抚养费等。

责任编辑:邢斯馨

热词:

  • 流浪
  • 婚姻法
  • 离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