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天津市 >

天津城管下班做小贩 生活压力大卖鞋当副业(图)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1日 13: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齐鲁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胡津在采集城管信息。

  白天,穿梭十多条街道,通过“城管通”采集小商贩的违章摆卖信息,为城管部门提供执法路径,有时还要亲自上阵,劝摊贩“挪走吧,到时间了”。

  晚上6点下了班,这个处在天津市红桥区数字化城管系统最末端的大学毕业生胡津,摇身一变,成了红桥区五爱道上的小摊贩。

  白天是城管,晚上做小贩,当这两种看似矛盾又相关联的职业身份,同时笼罩在一个人身上时,胡津对城管和商贩的关系,又比别人多了一番认识:城管与商贩,并非是形同水火,势不两立,而是可以成为鱼与水的关系。

  6月30日上午,还不到8点半,胡津已经起床收拾停当,蹬上黑色电动车,去红桥区市容环境和园林管理委员会报到。

  出门前他特意看了一眼背上的斜挎包,里面装着那部价值3000多元的城管通,还有晚上出摊用的零钱,这两样东西是绝对不能少的。

  胡津的信息采集区主要是在红桥区,大小街道有十几条,哪里缺个井盖、哪里的垃圾箱倒了、哪里有人在电线杆上贴了小广告、哪里堆满了垃圾等,大部分都要通过胡津的“城管通”传给红桥区市容园林委,在天津市市容园林委监督下,协调相关部门去解决。

  虽然胡津在这个区域忙活了近一年,还是有不少人不知道他是干啥的。6月30日上午,在西于庄后大道路口,一家餐馆门前的人行道上,堆着几兜垃圾,引来一群苍蝇。胡津赶紧停下电动车,麻利地用“城管通”拍照取证并迅速分类。

  看见胡津先给垃圾照相,又拍了餐馆招牌,正提着一桶洗碗水的餐馆老板远远而准确地向胡津泼过来。胡津跟没看见一样,苦笑着摇摇头,继续上传信息。

  上午9点多,常年在洪湖西路卖油条的小贩章惠还没收摊。看见胡津拿着城管通路过,赶紧笑着说:“就剩几根了,马上卖完就收摊。”胡津笑笑,没说啥。

  “她也是孩子的母亲,家里有很多开销,如果有别的办法挣到钱,谁愿意大早上就站在热得冒烟的油锅前啊。如果我能有更好的方式实现我的创业计划,我也不会每天忙活到凌晨一两点。让我拍下她违法超时经营,让城管来赶她?或者我亲自赶她撤摊?我觉得很为难。而且她也只是早上出摊一两个小时,不会影响秩序。”

  胡津还觉得,既然她能在这里摆这么长时间,说明周围居民有早餐需求。“这也是民生问题,不能只为了给居民创造好环境,却不顾他们生活上的便利。即使现在天津已经有几十个限时经营的市场,但也很难照顾到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说这话时,胡津不断苦笑。自从2008年从天津大学下属的一家职业院校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胡津找工作的经历就不顺利。“后来申请了红桥区市容园林委的实习岗,除了单位给交五险比较诱人,工资发到手里才1000多元,别说娶媳妇养孩子了,养活自己都比较吃力。”胡津说,从今年3月份,他决定除了工作之外,必须要干点副业了。

  于是,每天晚上6点之后,他在五爱道摆起了鞋摊。

  五爱道是红桥区专门规划的一处限时经营的综合市场,白天人车穿行,井井有条,晚上6点之后,按照划定的摊位,摆满了小摊。“市场”两头站满了城管执法人员,防止市场向两头无限扩散。

  一辆封闭式的小推车,并排着两张生锈的钢丝床,上面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各式凉拖鞋,几把折叠式的小凳子,几乎就是小摊的全部家当。

  “这双30块,纯手工的,耐穿还舒服。”胡津热情地向顾客介绍一双拖鞋,偶尔来一位换货的顾客,他照样热情接待,很难把他跟那些比较“凶”的城管联系在一起。

  “嘿,哥们儿,给我换两张5块的。”一位相邻的摊主拿着一张10元纸币,跟胡津招呼说。附近的摊主们说,他们都知道胡津是城管人员,“但也没见谁关照过他,有时候市场管理人员也会走到他摊前,让他把两张钢丝床往里挪挪,免得占了过道。”

  尽管如此,胡津作为城管人员上街摆摊的信息传上网后,还是引来不少网友的质疑和揶揄:“城管摆摊?那肯定有优势。”

  起初,胡津会立即解释说,自己现在用的摊位是从别的摊主那里转租来的。“我一个月交给摊主850元租金。再说我只是城管最底层的一个临时工作人员,真要有啥特别的权力,也没必要来摆摊了。”后来,也就没人问了。

  每天,单位的活要忙到下午6点,晚上顾不上吃饭,接着再出摊,9点半左右开始收摊,回到家吃饭,躺下睡觉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这个80后没时间患网瘾,也没空谈恋爱。

  而单位领导也知道胡津的事,大家都很淡然。天津市市容园林委数字化处一名负责人介绍说,由于天津市城市规划不断规范,一些历史形成的自发市场的摊贩可能会没有去处,他们就专门划定区域,限时设摊,而不是把所有摊贩都请出去。“所以即使胡津作为城管人员,晚上练摊,也并不稀奇。”

  上高中时,胡津就喜欢看《易经》,做了城管信息员后,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路走不通的时候,就停下来绕个圈,而不是把自己逼上绝境。”胡津说,他觉得之所以会发生一些城管与摊贩的激烈冲突事件,就是因为双方不会变通、不会换位思考。

  胡津有时也会感到矛盾,白天,在行使城管信息采集员职责时,他会觉得,“有的商贩在同一地方摆摊十几年了,那就是命根子,不让他摆摊跟天塌下来差不多。”

  但是,“如果没有城管,小区居民可能连门都出不来,垃圾、小摊都能把门堵得死死的。”而且一旦遇到城管小贩冲突事件,普通民众都会在网上不分对错地起哄说,城管素质低下、执法野蛮。

  “是不是现在社会的怨气太重,行政部门其他人群跟普通老百姓发生冲突的机会少,于是城管就成了社会怨气的排泄口?”这让胡津很难过。

  “还有就是多数人不知道城市管理是什么,不理解为什么非得这样管理,如果一个人只能被动接受,而没有机会参与,就会产生误会,因为他不知道配合城管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这个有些苦恼的年轻人,这样给城管和商贩之间的关系定义,就如同在给白天和黑夜的自己定义:他们不是猫和老鼠或形同水火,而是鱼与水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

责任编辑:李汉森

热词:

  • 城管
  • 小贩
  • 生活压力
  • 卖鞋
  • 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