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西藏自治区 >

红旗漫卷西风——纪念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5日 06: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个伟大的时代,总有属于那个时代的华彩乐章。一个关键的音符,可以开启时代的传奇与辉煌。60年前西藏的和平解放,正是一串美妙音符组成的盛世华章。

  ——题记

  一

  西藏,神奇圣洁的雪域高原,美丽迷人的世界屋脊。

  在那里,有俊俏挺拔的冰川大坂,静如处子的高原湖泊,珍稀可爱的藏羚羊。在那里,古老质朴的藏歌令人心醉,深情悠扬的弦子随风流淌,虔诚的佛教徒匍匐在朝圣的路上……

  然而,当我们回望60年前,心中顿生无限感伤:美丽后面是血泪。田园牧歌般的风光背后,是黑暗的封建农奴制。

  那时候,西藏实行的《十三法典》和《十六法典》体现了上等人的意志,是套在“下等人”脖子上的一根绳索,使一切不平等披上了合法的外衣。法典把人分为三等九级,上等人命价等于与体重相同的黄金,下等人命贱得只值一根草绳。占西藏总人口不到5%的贵族、寺院上层僧侣和官家三大领主,控制着农奴、奴隶的人身自由和绝大多数生产资料,并以断手、剁足、剜目等极为野蛮的刑罚,对农奴和奴隶进行残酷的经济剥削、政治压迫和精神控制。旧西藏经济社会长期停滞不前,陷入极度贫穷落后和封闭萎缩、濒于崩溃的状态。

  乌云遮不住太阳,雄鹰总要展翅飞翔。一切不平等的旧制度,都会被历史前进的车轮彻底碾碎。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从此,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西藏各族人民,走上了团结、进步、发展的康庄大道,开辟了西藏历史的新纪元。

  二

  历史不能忘却,这是一种铭记,一种警示,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前进的不竭动力。

  西藏,历来是中国的西藏。从元朝开始700余年来,历届中央政府对西藏一直行使着主权。

  吐蕃王朝及其分裂时期(唐、宋时期),西藏就与中原建立起了以和亲与会盟为纽带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联系,为最终融入祖国大家庭提供了历史的必然。元朝时,成立宣政院,西藏重大事务、高级僧俗官员委任、重要机构设立、军事措施等均由中央决定。明朝继承“因俗而治”的办法,对西藏上层僧侣授予宗教封号和官职,建立军政机构,推行卫所制度。清朝设立驻藏大臣,管理西藏军政事务,办理涉外事宜;颁布《钦定藏内善后章程》,进一步明确、规范和强化对西藏地方政权的管理。设立“金瓶掣签”制度,建立常驻军制度。民国时期,实行五族共和政策,制定国家宪法,宣示对西藏的主权。

  西藏与内地唇齿相依。西方列强却对美丽的西藏图谋已久,17世纪便将魔爪伸向了西藏。英帝国主义更是于1888年、1903年,两次发动侵略西藏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开始粗暴干涉西藏地方内部事务。

  1949年,蒋家王朝的反动统治被推翻。美国开始明目张胆地加快介入西藏内部事务的深度和广度,赤裸裸地提出“要担负起维护西藏独立的责任”,并派员赴藏活动。西藏反动势力也不会轻易放弃手中的特权。7月,在英国人理查逊(印度驻拉萨代表)一手策划下,西藏地方当局限令国民党政府驻拉萨办事处人员撤离西藏,制造了影响极为恶劣的“驱汉事件”。同时,还分别派遣所谓“亲善使团”出访美、英、印、尼泊尔等国,表明“独立”。

  毛泽东主席敏锐地觉察到这一图谋。1949年12月,在出访苏联途中,他致信中共中央,“为不失时机地解放西藏,打击帝国主义侵略扩张野心,促使西藏向内转化,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越早越有利,否则夜长梦多”。毛泽东还明确分工“西北局负责进军西藏,西南局负责经营西藏。”1950年1月2日,刚到莫斯科,毛泽东致电彭德怀,并请转告邓小平、刘伯承、贺龙:“由青海及新疆向西藏进军及经营西藏的任务应确定由西南局担负……我意如果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应当争取于今年5月中旬开始向西藏进军……”还特地在电文中征求西南局意见:“是否可行,请西南局筹划复电为盼。”

  西南局仅仅6天就拿出进军方案,“以十八军为主力,由西北方面加派骑兵、分经青藏、新疆和云南部队一部向心入藏,既可以收到协力合击的效果,也可以解决粮食与地形的困难”。党中央和毛泽东对“自康、滇、青、新四省对西藏多路向心进兵”,不采用直接进入拉萨的进藏方针给予充分肯定。

  为实现西藏和平解放,中央特别明确:对西藏主要是政治解决,只有“不得已时才用兵”。朱德指出:“西藏问题最好采取政治解决的办法,不得已时才用兵,要向西藏贵族、王公、喇嘛们说明我们的政策。”周恩来强调:“西藏派出代表与我们商谈,我们是欢迎的,但驱逐英帝国主义出西藏是要坚决执行的。解放军必须进入西藏,目的是赶走英美帝国主义,保护西藏人民,使其能实行自治。”西南局书记邓小平亲自起草了“实行西藏民族区域自治”;“西藏现行各种政治制度维持原状,概不变更。达赖活佛之地位及职权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实行宗教自由,保护喇嘛寺庙,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习惯”等“十大政策”。

  为了加强党的领导,西南局成立了中共西藏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西藏工作。5月25日,中央军委下令解放军分路进驻西藏。8月下旬,18军主力及配属的第126团、青海骑兵支队、西北西藏工委(18军独立支队)、新疆独立骑兵师等部队陆续向西藏进发。

  党中央和人民解放军的胆略和气魄,引起了西藏上层分裂分子的恐慌。中央政府和谈的种种努力,遭到他们的阻挠与拒绝,对中央派出的劝和代表百般刁难,横加阻止、软禁,甚至毒害了前去说和的高僧格达活佛,决意与中央政府彻底决裂。

  格达活佛是西康甘孜白利寺活佛,早在1930年,他就与共产党结缘。1935年红军长征经过甘孜时,格达更是和红军总司令朱德建立了深厚的情谊。1950年春,当解放军抵达甘孜时,格达活佛用幽默的话语说道:“你们这些无神论者又来了。可是我这个有神论者要热烈欢迎你们,拥护你们。”听说格达活佛要去拉萨说和,朱德立刻发电报劝阻,但这位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佛教事业的活佛却不改初衷,最终为和平解放西藏事业而献身。

  西藏上层分裂分子决定死硬到底,他们把藏军主力布置在金沙江西岸和昌都、类乌齐地区,妄图依托天险,以武力阻挡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

  昌都是西藏的门户,关系到能否顺利进军西藏。8月20日,邓小平、贺龙联名致电毛泽东:“为了打击西藏地方政府中的顽固势力,促使其内部分化,争取西藏和平解放”,决心“发起昌都战役,求歼藏军主力于昌都地区”。10月6日,昌都战役拉开序幕。在漫天风雪中,18军在各族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克服天寒地冻高山缺氧的恶劣环境,历时19天的艰苦战斗,消灭藏军主力5700余人。

  昌都一战,震撼了西藏统治集团,促使西藏上层人士发生急剧的政治分化。在中央的感召和西藏上层爱国力量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要求下,1951年2月,全权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受西藏地方政府委派,同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桑颇·登增顿珠等代表一起,赴北京与中央政府和谈。

  5月23日,这是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郑重签署了《十七条协议》,正式宣告西藏和平解放。

  三

  协议的签署,拉开了西藏和平解放和百万农奴新生的序幕。抚今追昔,饮水思源,那条进军西藏之路,却是自红军长征以来,人民解放军经受的又一次艰苦卓绝的严酷考验和精神洗礼。

  进军西藏誓师大会上,张国华慷慨激昂:“进军西藏,解放西藏人民,不准帝国主义侵略我们伟大祖国的一寸土地,保护和建设祖国边疆,完成统一大业,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决策。……坚决消灭敢于阻挡进军西藏之敌,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誓死把五星红旗和八一军旗插到喜马拉雅山上……”

  铮铮誓言,掷地有声。身为一军之长,张国华专门将三岁的女儿难难带到会场,表明不惜马革裹尸,战死沙场的决心与信心。政委谭冠三先后把不满周岁的女儿和出生才7天的幼子,送给了内地老乡,并签订协议,表示不反悔,以后不认领。军首长背女出征、骨肉送人的壮举深深打动了全军将士,血书、决心书纷至沓来,广大官兵纷纷请战,决心誓死进军西藏,实现祖国大陆的统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场规模空前的抢修川藏线的战斗开始了。千百年来“世界屋脊”没有一条公路。没有设计图纸,没有工程机械,没有技术人员……

  18军勇士们以“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的革命英雄气概,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在零下30摄氏度,极度缺氧的条件下,腰系保险绳,手握钢钎,挥舞铁锤,劈山凿石……打炮眼的战士杨海银铆足劲儿,抡起大铁锤,一口气打了1200锤,成为全军皆知的千锤英雄;班长张福林没日没夜鏖战,活活累死在一线。3000里川藏线,埋葬了3000多具英烈的忠骨!

  这是一条胜利之路,也是一条幸福之路,更是一条内地联结西藏的同心路。

  进藏之初,中央就号令三军:“进军西藏,不吃地方”、“决不侵扰老百姓”。5月23日,协议签署当天下午,毛主席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在西藏考虑任何问题,首先要想到民族和宗教问题这两件大事,一切工作必须慎重稳进。”解放军严格遵守党的民族和宗教政策,“宁愿饿断肠,不食群众粮;宁愿宿帐篷,不住群众房”。解放军的一言一行,藏族同胞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长期受三大领主压迫的他们,亲眼看到解放军给奴隶看病、背水、劈柴,而且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藏族同胞从新旧社会的对比中认识了“菩萨兵”解放军,也认识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认识了社会主义,认识到毛主席派来的“金珠玛米”是为他们的幸福而来。他们把解放军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自觉地跟着共产党大步往前走。

  四

  经历过严酷寒冬,才渴望春天的到来,经历过漫漫黑夜,才懂得阳光的温暖。

  1951年9月9日,第十八军先遣支队到达拉萨并举行了入城式,受到拉萨各界人民的热烈欢迎。10月1日,在拉萨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召开了第一次庆祝新中国国庆群众大会。10月26日,人民解放军正式进入拉萨。

  美丽的西藏又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这是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和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

  从此,西藏永远摆脱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羁绊,彻底结束了近代以来中国在西藏有边无防,任人宰割的屈辱历史,掀开了西藏发展进步的新篇章。

  从此,祖国大陆完全统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取得了新胜利。

  从此,在漫漫长夜中苦苦挣扎的百万农奴看到了新社会的曙光,他们强烈要求参加革命,为彻底埋葬封建农奴制度汇聚了新力量。

  从此,藏民族真正回到了中国友爱合作的民族大家庭,实现了藏族与全国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新型民族关系,开启了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新历程。

  从此,西藏各族人民开始掌握自己的命运,在党的领导下走向光明、走向进步、走向富裕、走向开放、走向现代文明。

  从此,西藏开始从一个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变为社会主义的新西藏,走向民族区域自治、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新征程。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这是藏族人民翻身得解放的真实写照,这是藏族群众的内心自然流淌的天籁之音。

  和平解放60年来,西藏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砸碎旧制度,翻身得解放;成立自治区,创建新社会,改天换地,扬眉吐气,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地位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今天的西藏,经济建设成就辉煌,党中央先后五次召开西藏工作座谈会,制定了一系列特殊政策,举全国之力支援西藏,一批批重大工程项目在雪域崛起。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全面建立并不断完善,民主政治建设成就斐然。藏族与其他少数民族及汉族亲如兄弟、情同手足,和衷共济、和睦相处,共同铸造了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社会事业全面进步,各族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生态环境有效改善……

  西藏和平解放60年来的巨大变化,让我们清楚地体会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只有在祖国大家庭的怀抱中,只有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西藏才有繁荣进步的今天和更加美好的未来。

  我们坚信,只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坚持走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发展路子,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民族团结为保障,抓住发展和稳定两件大事,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就能不断开创西藏工作新局面,建设团结、民主、富裕、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新西藏!

  (作者为成都军区原副司令员)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红旗漫卷西风
  • 西藏和平解放
  • 6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