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上海市 >

上海暴雨积水致蔬菜绝收 市郊菜农损失重大(图)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2日 15: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民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银龙蔬菜示范七场场长蒋欣拿着一只萝卜说,被水淹过后的萝卜根部会开裂腐烂

在金山吕巷镇太平村,米苋苗被雨水浸泡后无法成活

  本报记者 曹刚 文 周馨 摄

  金山区朱泾镇五龙村,近千个蔬菜大棚整齐地排列在田间,蔬菜种植面积超过500亩。它们同属上海银龙蔬菜示范七场。场长蒋欣记得,这是建场以来遭遇的第四个梅雨季节,也是最潮湿最令人头痛的一个。6月10日申城入梅后,大雨不止,特别是17日至19日,多次暴雨倾盆。

  对蒋欣而言,这意味着部分蔬菜将遇灭顶之灾。“500多亩菜地,被暴雨毁掉100多亩,剩下的也不同程度受灾。”他解释,虽有蔬菜大棚挡雨,但致命威胁是积水浸泡。“棚里平均积水20厘米到30厘米,许多菜整整泡了两天,经济损失到底有多少万元,现在还无法统计。”蒋欣苦笑着说,“去田里‘参观’一下,你就知道损失多么惨重了。”

  番茄浸水,了无生机

  银龙七场种植的蔬菜品种丰富,大棚里有小青菜、小番茄、茄子、萝卜、苦瓜等几十种蔬菜。

  蒋欣首先走进的是小番茄大棚,因为这里的损失最重。“番茄耐旱怕水,如果积水比较多,就容易烂根,很难再存活。”几十株番茄架齐齐站立在棚里,了无生机。半人多高的架子上,挂满了枯叶。在一片枯黄色中仔细寻找很久,才好不容易发现一星半点红番茄,耷拉着脑袋,个头特别小。

  “小番茄共有25个大棚,面积约10亩。雨水浸泡过的,超过一半,基本就绝收了。”蒋欣介绍,受淹程度较轻或排水较快的棚,部分小番茄勉强活了下来,但损失同样不小。“因为肥料在水中严重流失,就算不死,也很难再长个。小番茄的重量有严格标准,每个都不得低于8克,否则相当于废品,根本卖不出去。”他说,浸过水的“迷你番茄”,没人愿意收购。

  这些小番茄,本来可以持续收获到七月末,但在连绵梅雨中戛然而止。已倒下的番茄架,无法再起死回生,也错过了再次播种的好时机,蒋欣只能想其他方式尽量补救比如赶快清理掉残枝败叶,重新翻地,播种小青菜。“多多少少弥补一些损失。”

  抢收萝卜,难以储藏

  和小番茄的悲惨遭遇相比,银龙七场的4亩白萝卜要幸运得多。因为暴雨降临时,它们已到了可收获的时候。即便遭受到了雨水的浸泡,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前两天,蒋欣组织菜农及时抢收了大部分萝卜,却笑不出来,整天担心一万多公斤萝卜的命运。

  “亩产将近5000公斤,每天的销售量大约是1000公斤,这4亩萝卜至少要放十天半个月才能统统卖光。”蒋欣说,“现在最麻烦的问题是,萝卜被雨水泡过,经不起放。”他解释,在气候正常的情况下,这些萝卜储藏一个月也不会坏,但淹过之后,最多只能放二三天。大棚里,少数没来得及收完的白萝卜,已经开始腐烂。

  银龙七场其他几个蔬菜大棚,也各有各的不幸。

  场内种植面积最大的是小青菜,超过50亩。距离最佳采摘时间只剩十来天,却因受淹提前抢收,催生了不少“早产儿”,导致亩产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茄子的“瘦身”程度更大,原来亩产可达250公斤,现在缩水超过一半。

  两天一夜,连续排涝

  几轮大雨过后,菜地一片狼藉。菜农在天灾面前并没有手足无措,因为银龙七场抗击自然灾害的能力,丝毫不弱。就在不久前,这里刚刚被农业部命名为“全国蔬菜标准园”,金山区农业委员会蔬菜办公室副主任胡仲康介绍,全上海范围内目前仅有3家。

  在设计之初,银龙七场就充分考虑到了对洪涝和干旱等灾害的预防。817套管棚连成片,沟渠路配套,排灌设施齐全。17日的大暴雨引发严重积水后,场内紧急启用3台大型排涝泵,不眠不休,连续工作两天一夜。“大雨来势凶猛,持续时间长,排涝沟里的水也都漫出来了,抽了大概40个小时,总算基本排清了积水。”趁着这两天雨水渐少,不少菜农忙着继续在蔬菜大棚旁边挖沟,排出残余的少量积水。

  “现阶段除了清理沟渠,还要追施肥料,喷洒叶面肥,并抢播一批绿叶菜。”胡仲康说,全区蔬菜种植面积共5.3万亩,近2.6万亩受淹;在2.1万亩绿叶菜中,约1.1万亩受淹。“21日上午召集了全区主要蔬菜种植基地负责人开会,重点布置了以上四项紧急工作。”

  紧急施肥,减少损失

  和银龙七场相隔5公里的刘门农艺,位于金山区吕巷镇太平村,蔬菜种植面积320亩,处境更艰难。

  排水工作进展缓慢,负责人廖善斌对积水几乎一筹莫展。“我们没有动用排涝泵,不是因为缺设备,而是因为这里地势比较低,田里的水就算抽出去,也会回流进来。”他只能等雨停后积水自然退去。于是,将近一半的菜地在水中足足泡了48小时,面临绝收困境。

  场内种植面积最大的是豇豆,30多亩中,已有半数绝收。剩下一部分生命力相对顽强的,在廖善斌眼里,还是凶多吉少。“毕竟在水里泡了那么久,估计最多再坚持2天就不行了。以亩产2000公斤,每公斤批发价3元计算,一亩豇豆就要损失五六千元。”他不愿坐以待毙,想抓紧时间喷洒叶面肥,尽量挽回一些损失。

  连日大雨,使贵州籍菜农熊兴国近几天的工作量陡增每天为36个蔬菜大棚施肥,昨天的重点是为豇豆喷洒叶面肥。“大丰收和多菌灵混合配制,希望能帮它们挺过这个难关。”他算过,每个棚平均要花12分钟。耗时不长,但劳动条件恶劣。走在雨水浸泡多日的泥地里,脚步格外沉重。每拔出一次腿,都会带出好几斤烂泥。

  雨过天晴,菜价看涨

  昨天在太平村采访的过程中,天空时阴时晴,时而又降下黄豆大的雨点。叫人捉摸不定的天气,正是廖善斌目前最担心的事情。

  “黄梅天一过,高温桑拿天可能就要来了,等大太阳一出来,田里又要晒死一大批菜。”廖善斌解释,蔬菜大棚里的温度本来就比室外高将近10℃,温度越高,蔬菜吸水越快,死得也就越快。“不过,我还是希望晴天快点来,怕晒的菜毕竟只是一部分,如果再连续下几天大雨,这320亩蔬菜恐怕就剩不下多少了。”他透露,梅雨来临前,场内每天总产量可达4吨至5吨,近十天来每况愈下,日产量已降到不足2吨。

  身处如此困境,廖善斌依然保有一份乐观,根据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他觉得菜价看涨。“这几天的批发价和原来一样,因为大家都及时抢收了一些菜,暂时能供应得上。等过几天,后续比较紧张的时候,菜价很可能要涨,说不定还会翻番。”廖善斌期待能在上涨后的菜价中挽回一些损失,但他同时也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天气帮帮忙,我这田里剩下的菜也要快快长啊。”

责任编辑:黄田园

热词:

  • 上海
  • 暴雨
  • 积水
  • 蔬菜绝收
  • 市郊菜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