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广东省 >

女子溺死脑瘫双胞胎儿案6月2日将庭审 十万网民求情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31日 08: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6月2日中国网络电视台视频直播,数十家媒体申请旁听,十万网民关注并发起求情签名

  情与法的悲情碰撞 韩群凤故意杀人案将于6月2日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开庭。自南方日报对这位悲情母亲独家报道以来,多个民间群体不断发起签名请愿活动,全国各地有近千母亲为她求情,网络参与者更达十万之众。

  记者了解到,目前有数百名母亲希望到法庭旁听案件审理,“六一”期间,更有团体发起“关爱孩子,更关爱母亲”活动。记者同时了解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将首例网络直播庭审 通过视频网络和官方微博对该案进行公开庭审。据介绍,法院此举将有利于吸纳民意,在情与法的矛盾中找到最佳平衡点。

  理性呼吁从政策层面帮助悲情母亲

  亲属求情、邻居求情、上千村民求情……东莞女白领韩群凤溺杀双胞胎儿子案发后,与韩群凤相识的人率先向公安和检察机关请求从轻发落;如今,越来越多的与韩群凤素不相识的人也参与其中。经南方日报报道及网络微博转载后,十多万网民留言评论此案,随后透过民间组织发起签名请愿活动,全国各地参与者众多。

  记者了解到,全国有十多个团体集体署名为韩群凤求情,由“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广州新媒体女性网络等民间组织发起的请愿活动显示,来自省外的请愿团体包括湖南商学院女性研究中心、河北省妇女发展研究会、新疆大学妇女研究中心、武汉社会发展与女性权益小组等。

  记者在请愿书上看到,许多民间组织和团体从政策层面提出建议:

  “由工会、妇联等社会团体出面,建立政府拨款和个人自愿相结合的合作型出生缺陷保险,为出生缺陷儿童的家庭提供足够的经济支持”

  “对出生缺陷儿童进行建立档案管理、社工定期追踪和评估的工作机制,随时对经济、生理和心理危机进行干预。”

  “政府建设的康复中心,不仅要为残障者提供康复和照顾,让家庭照顾者得以喘息;也应设计课程和活动,让家庭照顾者相互交往,互相支持、建立信心。同时,康复中心的管理理念和日常运作,应该使这些家庭易于、乐于接受帮助。”

  “鼓励企业单位、社区基层组织为家庭照顾者创造灵活就业岗位,让她们能够有自己可支配的收入和社交圈。对无法就业的全职家庭照顾者给予照顾者津贴,因为她们承担了国家本应承担的责任。”

  公开庭审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将当陪审员

  记者了解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法庭组成人员中,人民陪审员包括东莞市妇幼保健院的副院长。6月2日的庭审安排在该院二楼最大的数字化法庭开庭,但最多只能容纳上百人,由于已经有全国数十家媒体申请旁听,还有被告人亲属、人大代表、残联、妇联的有关人士,许多想为韩群凤现场请愿的妈妈将只能在法庭外等候。

  为了最大限度公开庭审,法院届时将通过中国网络电视台进行现场同步视频直播、东莞阳光网和法院官方微博也将进行图文直播,以满足社会公众的知情权,保障庭审活动的公开、公正、透明。

  南方日报记者 刘冠南 赵琦玉

  同病相怜的解读

  一位署名“陈红,深圳,财务”的母亲说:曾经我也是一个脑瘫孩子的妈妈,我理解做一个脑瘫孩子妈妈的辛苦,不是来自身体的辛苦,是精神,是心痛的辛苦,看着自己孩子难受比什么都痛苦,自己却不能减轻他的痛,却残酷地每天看他在痛,在受折磨。那时候我都快崩溃了,虽然医生让我时刻做好心理准备,但是我看到他难受地哭的时候,我多希望一切快结束,我也有想和他一起去的想法。但是我没有这位母亲有勇气,最终孩子还是神经中枢衰竭离开了我。到目前我依然是一个很痛的妈妈,永远受伤的母亲。

  如果孩子活着没有病痛的折磨,母亲是愿意一直陪他到最后,如果活着受折磨,却无法减轻他的痛,我觉得让孩子活着是对他的残忍。最后希望法律开恩能让这位可怜的母亲重新开始,不要再折磨她了。

  读者来信摘录

  我的孩子也如此,至今已7岁,不会走路、说话与吃东西,理解此事件中苦衷呀!

  黄端 惠州工程师

  我是安徽马鞍山市的一名教师,有一个自闭症孩子,现年已经十周岁了。目前孩子仍然没有语言能力,生活无法自理。我们的生活已经到了一种将要崩溃的绝境。我十分同情和理解韩群凤的做法,我和她的生活有着很强的相似性。我多么期望这个社会能有一双援助之手,能够给我们以帮助和支持。

  胡文生 安徽马鞍山教师

  感触很深,我的母亲照顾我智障的弟弟30多年了,能让人类幸福的绝对不是物质的极大丰富,而是精神的极大丰富。

  河北dd

  签名支持呼吁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完善保障残障人照顾者法律、政策。

  李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学生

  法律无情人有情。我们的法律目的是惩罚犯罪,拯救失足者,告诫世人。像韩群凤这样的人,本来就是弱者,也是事件的受害者。没有人比她更痛苦了。希望法官能法外开恩,轻判这位可怜的母亲吧。 刘伟宁 广州工人

  残疾人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关爱,我也是一位母亲,为了孩子,我能付出一切。我理解韩群凤的做法,我希望她能有新生。

  翁瑞云 中山教师

  请在法律面前考虑人性。

  于宏伟 大连学生

  我是一名启智志愿者,以前常常去大东门那边为脑瘫患儿提供志愿服务,感觉那里的妈妈都很伟大!尽管真的很辛苦,但她们都坚持下去。希望这位母亲能得到宽恕。

  许嘉欣 广州中山大学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