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山东省 >

济南120担架工月入仅72.9元 人员流失严重(图)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5日 02: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山东商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今年1月1日起,济南市120急救车配上了担架工,经济南市物价局核准,三层以下(含三层)担架工收费每次20元,三层以上每层加收4元。

  呼吁了四五年终于出来的担架工制度,运行了快4个月了,记者日前获悉,对于这项收费服务,大众的心理还处于“磨合”期。统计显示,有将近一半的求助使用了担架工,但是收费的次数,仅占求救总次数的36%,相当一部分没有付费。

  从济南市区6个急救分中心3个月月均担架收费来看,只有1843元,平均分到每个担架工身上,只有72.9元。一个急救分中心仅靠担架收费养活专职担架工,难以为继。而收入的不稳定、劳动强度大、“担架工”称呼带来的面子问题等因素,让部分年轻人选择离开这一新行当。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对担架工需求的增多,担架工长效机制如何建立,值得思索。记者 杨芳

  账单

  晒

  三个月的担架工收费账单

  一月份,出诊329次,担架收费1460元;二月份,出诊260次,担架收费1228元;三月份,出诊282次,担架收费1458元……这是济南市急救中心直属分中心设立担架工以来,三个月的账单。

  看着这份账单,济南市急救中心书记兼主任刘家良没有说话。一开始,他只是以为社会对担架工的设立还不了解,要担架工的并不多。但是从各急救分中心反馈回来的情况,却让他陷入深思。

  从今年1月1日到4月22日,济南市急救中心市区22个急救分中心接到求助电话后,共出车21938次,在电话里明确要担架工的有7894次,占出车总量的36%;但在实际搬抬病人中,需要担架工的占出车总量的一半左右。有相当一部分使用了担架工,没有缴费。

  “磨合期”咋这么长

  从去年12月31日召开急救车设立担架工的新闻通报会,到此后一段时间,刘家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每次都会说同样的话:担架工收费是物价部门核准的,担架工付出的劳动远高于这个费用,收费有很大的公益性,但是相比以前,设上担架工且收费这件事要让大家普遍接受,需要一个“磨合”期。

  他希望社会公众以及病人家属给予支持,不能因为有担架工了,社会公众或者家属在搬抬病人上就袖手旁观;也不能因为病人家属没要担架工,急救医护人员就不“搭把手”;更不能因为病人家属不缴费,就延误病人治疗。每次他总是说“搬运病人不仅是担架工的职责,需社会共同做好”。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磨合期”会这么长。“市区尤其是城市中心区域,个别分中心反映要担架工的能占到出车总量的70%-80%,但是缴费上体现不出来……”

  每人每次的报酬仅9.5元

  刘家良调出了6个市区急救分中心前三个月担架工缴费情况,其中设在警官医院的急救分中心平均每月是2520元,设在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急救分中心平均每月是1600元;槐荫急救分中心最高,平均每月3500元;设在历下区人民医院的急救分中心平均每月1700元,设在五院的急救分中心平均每月是2000元,设在济南四院的急救分中心平均每月1200元。这6个分中心平均下来,前三个月每月担架工收费是1843元。

  刘家良算了一笔账:用担架工搬抬病人的总收入除以搬抬次数再除以人数就得出每个担架工搬抬一次病人所得收入。“算下来这个数字平均是9.5元,一个担架工平均一个月仅靠抬担架的收入,是72.9元。”

  “担架工没有编制,不是财政发工资,他们的收入多少,很大程度上是由搬抬病人的缴费决定的。而收入和生存的质量,最终决定他们是否能在这个岗位上待下去。”这是刘家良最担心的。

  流失

  惜

  就在刘家良审视担架工缴费情况的时候,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来得比想象中要快:个别急救分中心的担架工辞职了。人辞职了,短时间又续不上,病人家属要担架工怎么办?

  “120急救车设上担架工,这是济南市卫生局代表市政府向市民承诺的一项服务,我们不仅要做,还要做好。”可是如果缺了人,怎么做好?有一段时间,刘家良也非常焦急。

  4个专职担架工走了3个

  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急救分中心,去年12月份招聘了4位专职担架工,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3岁,其中三个是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学的专业是临床医学专业,还有一位是男护士。

  在年初记者采访他们的时候,当时值班的学医学专业的两位小伙子表示,当担架工仅仅是一个“跳板”。他们准备1年多以后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要参加这个考试,必须要去医院学经验、长知识,仅靠书本知识是不够的。原来苦于没有这种学习的机会和场所,前不久在看到急救中心招聘担架工时,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学习锻炼的好机会,于是就报名了。”他们说道。

  由于是“科班”出身,医学常识没问题,培训考试过关,两人很容易拿到了担架工“上岗证”。记者给他们说这个行业可能存在的风险,两人告诉记者,一开始他们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对于薪酬待遇的多少,他们也不在意。

  对于将来他们要当医生的想法,四院急救分中心主任孙涛很理解也很支持。“如果他们将来通过了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我也很乐意推荐他们留在急救中心参与院前急救,毕竟他们对这一块儿更有经验。”

  这句话说了刚刚两个月,孙涛就陆续接到了临床医学专业担架工的辞职请求。

  收入尚可,积极性受挫

  为什么辞职呢?结算工资的时候,孙涛算了算,除了基础工资,加上和正式员工一样的保健费、夜班费、岗位补贴等大约1000多元,他们几个人平均能拿到每月2000元。

  “相对其他急救分中心的专职担架工,我们这里是最高的。我们每个月的担架缴费平均只有1200元,相比其他几个急救分中心,算是很低的了。医院为他们的工资承担了很大一块儿。”记者咨询了其他几个急救分中心,确认属实。

  那他们为什么还走?孙涛分析,主要是四院急救分中心所辖区域,要担架工的并不特别多,只占了出车总量的41%,他们天天上班,不一定每天都有活干,有时候人家要了担加工,等小伙子们去了,人家又说不要了。“可能大家对担架工的认识,和一开始预料的有差距,工作积极性受到了影响,再加上担架工是个体力活,劳动强度很大;找对象的时候,人家一听是个‘担架工’,不是医生,可能很难找到称心的姑娘……”

  “再加上年后很多诊所开张招聘医生,家里有的也替孩子找了工作,有了更好的去处,不用这么劳累,也就走了。”孙涛说,她至今对几个小伙子的离开感到遗憾,但是人往高处走,将心比心,“理解他们,也祝福他们”。

  担架工受访不让拍脸

  今年1月1日,济南市120急救车设上担架工第一天,记者便来到四院急救分中心采访,并跟随值班的两名专职担架工,出去看他们怎么工作。两名小伙子训练有素,配合得非常好。

  但是在记者拍照时,他们提出了要求,最好不要拍照。经过再三协调,他们戴上口罩,允许记者拍背影。当时记者曾经问他们:是不是觉得干这份工作,有点不好意思?两人都没有吱声。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记者曾经问孙涛,“您觉得这些担架工能干住了吗?”她想了想告诉记者,不好说,也无法预测。“可能当初来的时候,他们想法很好。但现在年轻人受到的诱惑比较多,这个活又比较累,有时病人家属都不愿抬,他们(担架工)能坚持多久?”

  出路

  探

  Ⅲ

  做兼职的担架工更稳定

  3名学医的担架工辞职了,孙涛说,一个来月的时间内确实感觉被“闪”了一下,随后他们马上招聘新的担架工,此次的要求只有一个:男护士。“我们打算两名男护士组成一组,每天一名主要是护理,一名当担架工,两人轮换,他们也不会放弃自己的专业,这样可能会更长久一些,总不能三天两头换人吧?”孙涛说。

  槐荫急救分中心主任陈富军则告诉记者,去年12月在招聘担架工的时候,他就考虑到年轻人心思可能不会在这里,就专门找了在医院干保洁的两口子陈相明、朱桂英当专职担架工。“两人50岁,身体很好,24小时住在医院,有要担架工的,随叫随到,平时他们干着保洁,还看着自行车,两人每个月的收入3000多元,加上担架工每个月1000-1500元,收入4000元多,干得挺高兴。”

  不过陈富军告诉记者,虽然两人能24小时听班,可毕竟也要休息,急救分中心的医护人员、司机,就成了他们的替补。“但是替他们两口子的专职担架工,目前还没招。即便将来要招,也考虑与保洁公司或者医院的后勤合作,他们本身有自己的工作,再加上担架工的收入,工资不会太少,队伍可能会稳定一些。”

  工资能否政府埋单?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大家对担架工的需求会越来越多,工资成为影响担架工制度长远发展的主要瓶颈。刘家良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期待的专职担架工每个月的基本工资起码是在1500元,假设一个急救分中心有6名专职担架工,保证一天三班倒,一个月需要9000元,一年将近11万元。这笔钱从目前来看,只能由医疗机构来出,如果医院支持力度不大,这项制度的执行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采访中,部分受访者认为,要想建立担架工的长效机制,最好他们的基本工资由政府埋单,再从担架收费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他们的奖金以促进工作积极性。一位曾经要担架工的病人家属张先生表示,担架工搬抬病人付出了劳动,收些费用是应该的,而缴费,是我们对担架工劳动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