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山西省 >

山西阳泉交警涉黑案或引发当地官场震动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4日 04: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随着关建军的被捕,南苑天露等娱乐场所相继关停。

曾经为关建军团伙带来巨大利益的西锁簧煤矿,现已经被封停。

废弃两年的西锁簧煤矿,只剩下老李一人看守。

  核心提示

  近日,山西省阳泉市破获以关建军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警方透露,他们以赌博业起家,触角遍及煤矿、娱乐等行业。在近13年的时间里,他们敛财2亿多元;他们在北京等地拥有房产27套,价值过亿元。该组织头目关建军,被捕前任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

  13年来,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崛起过程,暗合了关建军的升迁之路。警方调查发现,随着组织的壮大,此前“战斗在一线”的组织头目们纷纷退至幕后,操控手下“机器”赚钱。

  阳泉市公安局相关人士称,关建军只是一个分局巡警队长,本来就少有人关注。加上“一级管一级”模式,下层民警所做之事,上面不可能全部知道。

  不过,这种说法可能无法成立。一专案组成员透露,随着调查深入,被处理的人员可能更多。这明确传达出一个信息:山西阳泉打黑行动远未结束。

  在山西阳泉市委党校一栋不显眼的宾馆内,省公安厅“5·6专案组”驻扎其中。他们正在调查一个以关建军为首的涉黑组织。

  关建军,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原大队长。

  落网前夜,关建军在外彻夜饮酒。5月12日凌晨4点多,他带着按摩小姐回到狗场。早上8点半,专案组组长刘金祥带队走进其房间。民警打了关一巴掌,关全身一惊,环顾左右,喊道“吓死我了”。

  关建军等人被控制后,一直流浪在外的吴岳林才敢回家。

  这位阳泉市昔阳县北坪煤业公司原法人代表介绍,“当初他强卖我们的公司,还拿枪逼我吸毒,想把我关进去”。为此,吴岳林一度流浪在外。

  关氏兄弟,涉赌起家

  关建军任分局巡警大队长后,罩着全市赌场;警方调查发现,其每月能获百万赌金

  关建军41岁,身高约1.7米。记者获取的照片显示,关建军平头,身材微发福,黑发已见斑白。一位知情人说,关建军在警队的升迁速度,比较罕见。

  1988年,关建军以合同警的名义进入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给局领导开车。此时,其父关文升任该局副局长一职。当上公安分局司机的关建军,经常开着警车,到河北邢台香烟市场贩烟牟利。

  同时,关建军还靠“送车”牟利。

  山西省开始征收“煤炭基金”后,设立煤检站。当时收费标准26—46元每吨。关以掮客身份,低于此价向车主收费。然后找关系,打通收费关卡,让煤车通行,每车获利近千元。

  1996年,全国解除合同警。关建军借机转正,并被提拔为市区繁华地段下站派出所副所长,其年27岁。

  知情者称,“一般人从进警队到副所长,起码得五六年。关建军的升迁速度,多少跟其父有关。”

  关文曾经的同事表示,关建军走的路与其父一样。关文刚开始是在下站派出所当民警。六七年后提到城区分局任治安股长。几年后,才升任城区分局副局长,直到退休。

  他说,关建军顺着其父当年的路线走,能找关系。

  关建军在警队时,其弟关建民涉足娱乐场所,开歌舞厅,但生意不火。

  1997年,关氏兄弟开始涉足赌场,生意日益红火。

  “关氏兄弟场子最早开在原阳泉文化宫附近,里面有牌九、百家乐、玩色子等项目。随后,场子搬到南庄百坊附近。”知情人称,赌场火爆,为关氏兄弟带来大量收入。

  2000年后,电子赌博机“蛋蛋机”“啤酒机”兴起。这些电子机器,由专人操控,五分钟内输赢可达一万元。

  知情者介绍,蛋蛋机类似福利彩票“吹球机”,标有数字号码的小球,经一根吹气管随机吹出,如数字与参赌人所下注数字相同,则会20多倍的赔率兑现赌资。因为赔率高,所以生意最好。

  此时的关建军,已升任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其赌博生意也越做越大。警方调查发现,“关建军甚至通过暴力手段打压竞争对手。”

  知情人称,“后来,市区几乎所有赌场或多或少与关氏兄弟有关。要么属于他们开的,要么他们罩着。所以想开赌场,必须"孝敬"他们。”

  此时兄弟俩一明一暗,互相合作。

  专案组查明,关建军在阳泉市南庄百坊仓库等地开设啤酒机、蛋蛋机赌场。月平均获利100余万元。由其舅范海平将每日赢利交关建军等人。坊间有人亲眼见到赌场人员提着装满现金的编织袋,向关氏兄弟交账。

  “巧取”西锁簧煤矿

  关氏兄弟雇人竞标拍下矿权,煤矿发生事故找人担责

  今年12月21日,记者来到平定县西锁簧村。村后的西锁簧煤矿已经关闭了两年,矿洞边杂草丛生。如今只剩下老李带着一条黄狗,看着些遗留的设备。

  说起这个矿,村民们直摇头。“原本指望这个矿能给全村带来好处。结果麻烦不断,这都是关氏兄弟惹下的祸。”村民王宏(化名)说。

  关氏兄弟涉足煤炭业,是在2004年之后,那时,国内煤炭市场正在日益升温。

  2005年4月29日,当时的西锁簧村支书李继先主张拍卖煤矿。“因为村里资金不够,所以想承包出去。”王宏回忆,当天,全村人聚集在广场,公开招标。候选人有三个。

  当时价格抬升得很快。该矿10年的经营权,原本估价500多万,后来拍出了1760万。最后,另两个候选人退出,由一个叫李兴华的人拍下了矿权。

  中标后,突生变化。

  李兴华最终只同意和村里签了3年的矿产经营权,并给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写了声明,意思是,标是他拍的,但后面的事情与他无关。

  村民们一头雾水,另两个竞标者感觉被愚弄了。

  而随后发生的事更令村民不满。

  按照村委会决定,中标者须承担硬化村里水泥路、每年每个村民免费提供一吨炭的义务。

  “结果开采两年,从来没实现过。就给村里60岁老人发了件毛衣,年底每户40斤面粉,3斤半油。”村民王宏说。

  村民颇感蹊跷,直到与矿上的人发生冲突。村民逐渐得知,李兴华是关氏兄弟花两万元雇来投标的。

  “关氏兄弟通过一个叫苏晓天(音)的村民认识李兴华,他们曾在一个矿上干过。”王宏说,“关建军兄弟才是真正的老板。”

  专案组后来查明,李继先则因收受关氏兄弟一辆18万元欧蓝德轿车,而袒护他们。

  关氏兄弟得到煤矿后,除了正常开采还开了两个黑口子,盗采。并买了10多吨不合格的炸药存在巷道里。最终爆炸,造成6人死亡、多人受伤的惨剧。

  事情发生后,关氏兄弟要求分管技术的樊宝林承担全部责任,并允诺支付其100万元另加服刑期间每年10万元。樊入狱后,没得到一分钱。直到今年,“樊的妻子因为没收到一分钱,跳出来喊冤,才真相大白。”

  “强夺”北坪煤业

  打砸垫资公司,抓捕煤矿所有人,称其吸毒。多次被抓后,煤矿所有人被迫流亡在外

  直到现在,吴岳林仍后悔当初的引狼入室。吴岳林说,关氏兄弟能涉足煤炭业,很大程度上是靠许建军进行牵线搭桥。

  许建军是阳泉市犬业协会会长。许的亲戚曾是阳泉市煤炭局局长。

  2007年,拥有北坪煤业的吴岳林,由于资金吃紧,决定与许建军合作,并且让福建福清宏达土石方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公司)垫资承包了北坪煤业的土石方工程。

  2009年3月,并未获得北坪煤业所有权的关建民、许建军准备将该煤矿以5亿元卖出。

  警方的调查材料称,关建民、许建军找到买家后,决心赶走宏达公司。而宏达公司未拿到施工垫付款,拒不退出工地。2009年4月29日,接到关建民、许建军的电话指使,其手下张军、张旭召集了200余名社会闲散人员,他们持木棍、铁棍、镐把、砍刀、火枪等,对宏达公司进行打砸,造成多人受伤。

  案发后,宏达公司被迫退出北坪煤业工地。

  宏达公司退出后,吴岳林仍不同意出卖煤矿。

  “有一天,他们找到我谈判。说给5000万好处费,另外每年给100万薪水。让我签字。我不答应,因为村民们也不会答应。关建军冲进来,对我吼,"是不是找死!"我吓得赶紧离开了。”吴岳林说。

  “过了两天,他们就把我抓起来了。说我吸毒。实际是他们手下在我的矿泉水里放了毒品,陷害我。我有心脏病,吸毒是找死。后来,他的一个手下还在酒店拿枪指着我,吸了一次。”吴岳林说,随后他被关建军送去强制戒毒近百日。

  吴岳林告诉记者,因为他不符合强制戒毒规定,市公安局批准将其释放,但被放出来一天,又被关建军抓去强制戒毒。“当时的民警说,人是城区公安局抓的,他们说了算。”

  警方调查显示,吴岳林被强戒期间,关氏兄弟将北坪矿业以5亿元卖出。关氏兄弟、许建军等四人瓜分3.6亿多元。

  “我从戒毒所放出来后,关建军还派人到处抓我。我有家不敢回,只能到处躲。”吴岳林说。

  除了北坪煤业外,关氏兄弟还拥有平定胡家庄煤矿、平定卓正煤矿、宁艾煤矿、北庄煤矿、昔阳北坪煤业等多处煤矿的经营权。

  名声在外 投靠者众

  关氏兄弟经营高档会所,容留卖淫嫖娼、吸食毒品。赌场举报者打电话,几分钟后老板便可知晓

  阳泉市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关、许两家联手后,势力越来越大。社会上一些其他势力亦纷纷靠拢。

  他举例说,王红玉原是阳泉市城区的“小混混”, 开设蛋蛋机赌场敛财。王红玉手下有李生强、胡毅十余人,为其看场护场,经常实施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王红玉暴富后,2001年6月6日注册资本1200万元成立了阳泉市鸿基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此后,王红玉和关建军、关建民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而且其形成的势力在阳泉市区占据了绝对上风。关、许、王三股势力的联手,在阳泉市范围内形成了恶势力,许多小混混以能成为该组织成员而沾沾自喜。

  另一骨干戴海宝的靠拢亦是如此。

  该组织的“带头大哥”关建军和关建民性格迥异,知情者称这可能对维护内部稳定有利。

  本报记者多方得到的信息显示,关建军性格暴躁,说话做事很霸道。比如服务员犯了点错误,他当场就摔桌子。司机去接他,晚到了也会被狠骂。

  关建民则“更讲义气、大方”。关建民对手下很大方,手下有事他都会帮忙。有一次,关建民不但帮手下还了20万赌债,那名手下结婚,关建民还送了2万元作为结婚彩礼。不过,这些仅是在其没有喝醉的时候,“醉了就难对付”。

  2002年后,关氏兄弟再次涉足娱乐业。这次他们不再经营小歌厅,而是诸如南苑天露休闲中心、花贺天地演艺中心等高档会所。警方称,他们还利用这些场所,容留卖淫嫖娼、吸食毒品。

  专案组调查发现,起初冲在前面的关氏兄弟从2006年开始退居幕后,成为操纵者。戴海宝、王建萍、刘建忠等人成为赌场或娱乐场所的管理者,直接对关氏兄弟负责。成员范戈、张旭等继续充当维护组织利益的打手,听命关氏兄弟。最终形成了以关氏兄弟为首的“关家”势力。

  一份专案组的调查材料显示,2005年至今,关建军指使郭圣到阳泉多家娱乐场所收取“保护费”供自己挥霍。各场所敢怒不敢言,被迫交钱。郭圣和巡警大队协勤代维斯每月收钱。在银河娱乐城每月300元,三原色练歌中心每月300元,贵族洗浴广场每月收600元。金湖桑拿中心每月300元。

  有知情人称,阳泉赌场也几乎都为关建军在暗中罩着,要开赌场,得先得到关氏兄弟的许可。

  有赌客报警,几分钟后多家赌场老板电告该名赌客:“兄弟,你什么意思?没钱的话来拿点先花着。”

  此后,还有一家赌场为这名赌客免去赌债。这名赌客感到纳闷:除了警方外,我的电话号码赌场老板怎么会有?是谁告诉了他们?

  这名赌客说,有几次,他找别人报警,赌场的人很快就知道了,赶紧清场,并告知警方要来查。此后,警车是来了,但只在外面转转,就又开走了。

  或引发阳泉官场震动

  当地有人士称,上级无法全部知晓一个分局巡警队长的所为;而专案组成员介绍可能更多的被查

  吴岳林虽然长期在外逃亡,但觉得关建军总有一天会东窗事发。

  2009年7月,多条有关关建军等人的举报线索,汇集到山西省公安厅,省厅开始调查,并于今年5月6日,成立“5·6”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公安部领导对“5·6”专案高度重视,多次作出批示,要求严查。

  专案组调查发现,南苑天露和狗场都设有关建军的办公室。例如,关氏兄弟和许建军合建的狗场,南北两栋楼内,关建军等人拥有各自近百平米办公室。有室内私人泳池,室内陈列着各种高贵木料制品和古董、文物。很多时候,关建军等人在此发号施令。

  据了解,10月19日以来,专案组抓获了56名涉案人员。目前将犯罪嫌疑人关建军、关建民、王红玉、范戈、张旭、蒋瑞根等45人以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等20余项罪名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一名警方人士称,关建军最夸张的时候,长期不到单位上班。还有一名警方人士认为,关建军的办公地点成了娱乐场所,他的顶头上司难道一点不知道?他背后没有保护伞能这样猖狂?

  然而,阳泉市公安局政治处副主任高小平表示,关建军40多岁了,也只是一个分局巡警队长,业务能力并不突出。在系统内部也少有人关注他。因为一级管一级,下面民警私下里做的事情,上面不可能都知道。当时也没人举报他。

  这种说法未得到印证。相反,来自专案组信息表明,此案的影响正向阳泉官场扩散,或引发官场震动。

  专案组认为,该团伙与李继先之间涉嫌串通投标罪,李继先让该团伙成员为其购买轿车涉嫌受贿罪,建议相关部门立案查处。

  另该团伙经营西锁簧煤矿期间,私开黑口进行生产。这是该村人人皆知的事情,在非法生产期间,却从未有相关职能部门对非法生产行为进行检查。平定县国土资源局、平定县安监局、冠山镇政府相关人员涉嫌职务犯罪,建议移交检察机关处理。

  此间,该团伙还长期大量使用非法炸药。作为职能部门的平定县安监局、冠山镇安检站、平定县公安机关却不管不问,相关人员涉嫌职务犯罪,建议移交检察机关处理。

  实际上,该团伙所占有的煤矿和开的黑口子几乎分布在全市各处。由此可见,各地相关部门或要承担相应责任。

  12月21日,专案组的一名成员对记者称,此次打黑行动还远未结束。山西省公安厅督察总队总队长刘金祥也表示,随着调查的深入,被处理的人员可能更多。

  山西省公安厅纪检书记任鸿太透露,因涉嫌关建军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目前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公安分局、平定县公安局的有关负责人正在接受调查。包括关建军在内,还有平定县公安局长丁福光,阳泉市公安局副局长梁华奎。

  专案组的刘金祥证实了任鸿太的说法。他称,现在检察机关和纪委正在调查。有一些市县领导已经被立案侦查。还有一些人员,即使没有更多涉案事实,这些人将在党纪和警纪方面也要受到处分。

  “北坪煤矿已经转手几次了,不知道如何处理,我和村里当初的损失不知道怎么办。”吴岳林说,他现在仍在等待结果,等待讨回公道的那天。

  本报记者 陈宁一 山西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