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北京市 >

北京官方称蘑菇合格率97.73% 老师称研究没白做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2日 05: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报讯(记者袁国礼)针对媒体报道的“小学生课外实验发现蘑菇被增白”一事,市食品办昨天公布了2009年来对蘑菇产品荧光增白物质的专项监测结果。结果显示,近期抽取的132个样本中,该办仅检出3个样本含有荧光增白物质,合格率为97.73%。此前,则未有发现。

  近日,有媒体连续报道称,在农大农学院高卫芳博士的指导下,西城阜外一小六年级学生张皓做了一个课外实验:通过“在暗室紫外线条件照射观察荧光”的实验方法,他发现市场上的一部分鲜蘑菇被荧光增白剂污染。

  针对此事,市食品办昨天公布了近期对蘑菇产品的抽检结果该办最近几天在东城、朝阳等区县的13家超市、市场抽取了132个样本。其中,鲜食用菌46个样本,干制食用菌74个样本,食用菌罐头12个样本。种类包括:香菇、滑子菇、金针菇、茶树菇等。

  监测结果显示,有3个样本检出荧光增白物质,合格率为97.73%。据悉,这3个不合格样本,分别是一种鸡腿菇和两种白灵菇,均为散装产品,前者抽自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菌类大厅7号,后两种分别抽自水屯批发市场西区和大洋路农副产品市场。市食品办表示,已责成工商部门对销售不合格产品的商家进行立案查处,并按程序下架了这些不合格产品。

  据介绍,这3个样本,均为表面有荧光增白物质污染,菌体内部均未检出,而包裹蘑菇的包装上,也均检出荧光物质。专家据此分析,荧光增白物质来自包装污染。

  市食品办同时透露,自2009年以来,包括上述的132个样本,共对321个食用菌样本进行了荧光增白物质检测,只发现了上述的3个不合格样本。以此来算,整体合格率可达99.07%。

  家长

  不认可“实验不科学”说法

  “政府部门有了回应,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昨天,当记者将工商部门关于“蘑菇事件”的回应告诉张皓母亲王女士时,她的反应很平静。

  王女士称,报道刚出来时,因为孩子正小升初,不希望一些声音影响到孩子,也担心孩子对科研的兴趣受到打击,她因此回绝了一些采访。

  对“实验结果不科学”的外界质疑,王女士说,张皓的试验是根据四川公布的地方标准DB51/T907-2009《荧光增白剂检测方法》进行的,整个操作过程、样品处理,都是在专家指导下进行的,“都看到了,没什么可怀疑的。”

  她称,作为家长,她希望通过此事引导张皓做一个对比,让他看看自己与工商部门的检测程序有什么不同,进一步去思考自己的研究方法是否存在需改进的地方。“今后,我会继续支持孩子的科研活动。”

  指导老师

  孩子的研究没白做

  西城区青少年科技馆教师刘建华是张皓这份报告的指导老师,对工商部门有了回应,她表示很高兴。

  她称,学生的一份科学研究引起这么多的反响,已超出了她的预料,“(因此)让大家更重视食品安全,孩子的研究没有白做”。

  此外,她还称,“张皓的报告里并没有提到"九成蘑菇被增白"的字样,他只是通过实验验证了抽样的食用菌不同程度使用过荧光增白剂,荧光增白剂主要残留在菌伞边缘和菌柄根部。在一些装蘑菇的塑料袋里,也发现有荧光增白剂的残留。”

  刘老师说,荧光增白剂主要运用于塑料和造纸行业。这一实验结果说明,蘑菇在生产过程中存在被污染的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在运输、包装过程中被塑料袋污染。张皓的报告里,对蘑菇的污染问题呈现了六个结论,媒体的理解有一定误读。本报记者张灵

  对话

  消除疑虑,须有科学证据

  11月29日,获悉“小学生课外实验发现鲜蘑被增白”一事,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向市工商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该研究中心负责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表示,截至昨晚,他还未看到回复。

  记者:为什么要申请信息公开?

  何兵:申请公开,是希望能够推动事件向前发展。如果不推动,等媒体关注度没了,这事就过去了,大家也许还要吃毒蘑菇。

  记者:都申请公开哪些内容?

  何兵:依据相关规定,我们申请公开的内容是:市工商局近期是否对市场上销售的鲜蘑菇进行过相应的检查和检验?如有,我们申请将上述相关信息向社会和本中心公开。

  记者:得知“小学生实验发现鲜蘑被增白”事件的当天,就要求工商局公开信息,其间也没有对实验进行核实、调查,是否有些仓促?

  何兵:不仓促。我们只是要求公开信息,也没有别的。大家觉得这是很大的一件事,其实是很小的事,不就是公开信息嘛,很简单。

  记者:工商局认为小学生的实验不具有科学性和权威性,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何兵:工商局的态度令人失望。食品安全是老百姓最关系的问题,如果实验真的没有科学性,那你就要给我一个证据,证明你的检测是科学的。想消除消费者的疑虑,必须拿出科学证据来,不能“捂着”。

  记者:如果没收到回复,研究中心下一步会做什么?

  何兵:我们会去法院起诉工商局“不作为”。其实,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行动给社会一个信号,监督政府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的,如果每个人都来做这件事,政府会做得比现在更好。

  本报记者贾卉一

  作者:袁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