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鄂州一男子猥亵13岁幼女逃亡17年 妻子陪其自首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1日 14: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楚天金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图为:记者与逃亡17年的犯罪嫌疑人(中)对话

  楚天金报讯 □文图/特派记者苏荷 周逸雄

  提要:17年前,他一时冲动犯下了猥亵同村小女孩的罪行,逃亡异乡。此后,他遇到一个需要他去珍爱一生的女人并结婚生子,而他夜夜噩梦,良心备受折磨。昨日,在本报记者的陪同下,他的妻子流着眼泪与他一道去自首。

  “你能陪我去自首么?”

  情感热线 接到读者奇怪要求

  “你能见我一面吗?”昨日下午1时许,本报倾诉热线记者的手机响起,电话那端是一名陌生男子哽咽的声音。耐心等待了半分钟后,记者出言安抚。男子这才说:“我想去自首。”“是我伤害了她!”电话那头,他情绪激动。

  这名男子自称姓焦,名焦志勇(化名),39岁,现在鄂州。“我常看你们的情感讲述栏目,找到你们,一是想说说我的心里话,二是想获得你们的帮助。”

  他断断续续地说,十多年前,他伤害了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这些年,我都是在愧疚不安与提心吊胆中度过!”

  记者问:“是……侵犯吗?”

  沉默片刻后,他说:“……是的。”声音极低。“是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我的妻子和孩子……”说完,他泣不成声。

  记者通过电话努力安抚对方情绪,然后将这一情况上报本报编委会,申请面见这名男子。

  1小时后,本报情感部与机动部联合派出的记者赶到鄂州市华容区某村,在一处民房前见到了焦志勇。

  焦志勇体型中等,看上去显得苍老。烈日下,他脚穿一双旧运动鞋,着天蓝色工作服,卡其色休闲裤。与他在一起的,还有他结婚5年的妻子。

  焦妻个子瘦小,挽在脑后的头发有几丝凌乱地搭在额上,眼角含泪。她也穿着工作服,默默地跟在丈夫身后。

  “当时我简直是个禽兽”

  记者对话 揭开尘封17年的秘密

  哽咽声中,焦志勇慢慢打开压在心头17年的秘密。“那时我简直是个禽兽!”焦志勇撕扯着头发,压抑地低吼。他记得,那是在1995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大雪过后,山上的积雪足有一尺来厚。在山下打工的焦志勇正好轮休,上山到朋友家玩。

  走到半路,遇到一群刚放寒假,拿着成绩单一蹦三尺高的女孩。这群女孩都是同一个村的,彼此十分熟悉。焦志勇走到她们中间,聊了起来。走着走着,就只剩下了他和邻村的小崔(化名)在漫无人烟的半山腰。

  这时,一股邪念冲上了焦志勇的脑子,他一把将小崔抱进路边的沟里,动起手来。小崔被吓傻了,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拼命挣扎。但焦志勇强行脱下了13岁的小崔的裤子……“但我肯定,当时没有成功,我当时内心也十分害怕!”焦志勇说。

  事后,焦志勇带着嚎啕大哭的小崔返回了村里。小崔回了家,焦志勇去了朋友家。没多久,小崔在妈妈和几个亲戚的带领下找到了焦志勇,要将他送到派出所“法办”。惊吓不已的焦志勇跟着走下了山。他看到闪烁的警灯,一下慌了神,赶忙从一条小路上逃走。

  这一逃就是17年。

  逃亡路上,他改了名字。在三峡茅坪镇,他扛砖搬水泥;在武汉,他在食品厂打过工,在家具厂干过活。因怕被发现,他每个地方最多待半年,就以各种理由辞职。

  “我不知道是和她有缘还是害了她”

  提到妻子 回忆让他泣不成声

  在逃亡路上,焦志勇说,他像一个整天担惊受怕的孤魂野鬼。“我每天晚上做噩梦,梦到警察赶来抓自己,半夜一身冷汗突然惊醒。”焦志勇说,他害怕听到警笛声,看到警察就害怕。

  让焦志勇最难受的是春节,别人都团团圆圆过年,他却有家难回。为了不让自己无处可去,他总是向单位申请春节值班。直到2004年遇到了王小妹(化名)。焦志勇说,王小妹是自己挚爱一生,却又愧疚一生的人。

  那年,异乡漂泊的焦志勇通过网上聊天排解寂寞。没想到在网上认识了在武汉打工的王小妹。在亚贸广场前的天桥上,两人见面后一见倾心,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随着两人感情逐步深入,焦志勇的内心越发矛盾,因为爱王小妹,想给她一份婚姻,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是一个“逃犯”,就想放弃。“我每次想把我是逃犯的事情告诉她,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焦志勇回忆那时的煎熬,表情依然痛苦。

  2007年,在纠结了3年后,焦志勇还是将王小妹娶过了门。婚后,两人感情很好。两年后,一个可爱的男孩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

  可家庭越是幸福,焦志勇的内心越发痛苦。他担心随时有警察将他带走,丢下可怜的母子。 “我不知道是和她有缘还是害了她!”说到这里,焦志勇泣不成声。

  “那时候他年轻……我不怪他”

  说到丈夫 她难向儿子开口

  整个讲述过程中,焦志勇的妻子一直在旁哭泣。讲述临近尾声,或许知道自己得去派出所了,焦志勇此前一直抱在右臂上的左手,攥紧了衣角。记者起身,示意他们夫妻单独待会儿。

  记者刚走出房门,身后王小妹嚎啕大哭。

  几分钟后,房门打开。王小妹提出,想回家帮丈夫收拾几件换洗衣物。看到妻子眼角有泪,焦志勇为她轻轻拭去。“你怪他吗?”记者轻声问。“我不怪他。”王小妹哽咽着说,“那时候他年轻……”

  一旁的焦志勇抹起了眼泪,“她要是怪我,我心里还好受点……”

  他们夫妻在同一家工厂上班3年了。昨日中午,焦志勇突然让妻子请假,与他一起回出租屋一趟。“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回到家,他才跟我说……太突然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那么老实的!”王小妹说,结婚4年来,丈夫对她一直不错,他话不多,人特别勤快,“平时有什么好吃的,总想着我。我们老家那里的人,都特别喜欢他。”

  2009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王小妹说,丈夫特别喜欢孩子,为了养家他们只得出来打工,孩子放在她娘家。工作很辛苦,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只有过年时,一家人才能团聚一个星期。

  而这件事,在他们艰难尚平静的生活中,无异于晴天霹雳。“我不怪他,可是,以后儿子再打电话来问他爸爸,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到这里,王小妹的眼里又淌下了泪水。记者握住了她的手,她羸弱的肩膀颤动着,手也在发抖。她的手心里,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要不要带上棉絮和被子……”

  大义妻子 陪着丈夫去自首

  稍事平静后,王小妹起身,带着记者到了他们租住的家。

  说是家,其实是离公路还有好几百米的一处破旧民房。他们夫妻租住一楼的一间单间。十余平方米的房子背光,一进门,最打眼的是正对门口的床头柜上儿子的周岁照片。木质相框微微泛着光泽。

  一张床,一台旧彩电,一台破得不能再破的空调,一台电磁炉,是全部家当,房租每月120元。

  王小妹拣了几件衣服,“要不要带上棉絮和被子?你抽烟怎么办?吃饭是不是要准备钱……”她忍着泪水不停地问这问那,临走,又帮他把洗口缸牙膏用塑料袋装好带上。

  准备上车时,一名骑自行车的男子路过,看到焦志勇了,笑着打招呼,焦志勇略微迟疑了下,也笑着回应。

  记者陪王女士在采访车里等。王女士深深叹了口气,说:“说我不怨他,也不全是。他为什么要瞒我5年……”

  采访车径直开向了鄂州市华容派出所。

  值班民警郑警官记录完焦志勇的交代后,对记者说,他属于投案自首,目前案件还需调查核实。

  本报记者将进一步关注此案。

  记者手记

  迟来的担当

  焦志勇曾经的罪行,带给花季少女及其家人的影响,难以估量。这么多年,他在逃亡与不安中度过,没有回过家,于己、于家人,也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而立之年,他收获了爱情与婚姻。现在,他选择自首,其中的痛苦与纠结,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对男人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担当和责任。焦志勇说,始终没忘记当年对小崔造成的伤害。他说,他愿意用他能给出的一切来弥补。

  现在,他选择去为当年的罪行承担罪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失为一种迟来的担当,浪子回头金不换。

  单从这件事来说,焦志勇为自己3岁的孩子做了一个榜样。

热词:

  • 焦志勇
  • 幼女
  • 男子
  • 妻子
  • 小崔
  • 小妹
  • 逃犯
  • 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