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中老年妇女成为贩婴“中坚” 自认为是在做善事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6日 06: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民警从王女士家中解救出7个月大的女婴琪琪。

警方突审嫌犯杜胜先。

医护人员正在为琪琪检查身体。

  “行动!”7月2日晚上10时,随着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的一声令下,一场针对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的战役在河北、山东、四川、福建、河南、云南等15个省市同时打响,1万余名民警同时行动、星夜出击。截止到目前,此次打拐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02名,解救被拐卖儿童181名,摧毁了两个危害极大的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此外,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通缉的要犯邵中元也在此次行动中落网,邵中元涉嫌组织拐卖100余名儿童,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此前多次抓捕未果。

  □“12·29”专案

  中老年妇女成贩婴“中坚”

  去年12月,河南省漯河市公安机关检查一辆长途客车时,发现了赵六妹等4名犯罪嫌疑人携带4名婴幼儿准备贩卖。警方顺藤摸瓜,初步查明了一个以李世春、侯恩琢为首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涉及河北、福建、云南等地。公安部将此案确定为“2011.12.29”专案。

  ■现场

  7个月大女婴熟睡之中获救

  7月2日晚上11点,离保定市西部约50公里处的唐县县城。路灯已经熄灭,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县城,一片沉寂。据当地人说,县城每天晚上10点路灯就熄了。虽然当天是农历五月十四,街道上仍然漆黑一片。县城西北部的鑫铎小区里,偶尔能看见零星的灯光。

  突然,6辆汽车一字排开快速驶进小区,在其中一幢居民楼前停下。十余名民警迅速顺着一个单元门冲上5楼。敲开其中一家居民的门后,民警没有理会来开门的老年妇女,立即在房内四处寻找。看到床上一名熟睡的女婴后,民警松了口气,“找到了。”

  这名姓王的妇女承认,这名婴儿是抱来的,起名叫琪琪(音)。今年50多岁的王女士说,她的儿子儿媳结婚多年,至今没有生孩子。她不顾儿子儿媳的反对,通过别人介绍,抱来了这个女婴。“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她们说是女大学生生的。”王女士说孩子是去年年底抱来的,给了对方3.2万元,“不是买,就是给点扶养费而已。”

  女民警将熟睡中的琪琪抱起,小琪琪睁了一下眼,然后又闭上眼睛睡去,完全不知道,她的命运在这一刻发生了可能是影响其一生的变化。在唐县城关派出所,事前待命的医护人员对琪琪进行了全身检查,并没有发现问题。随后,琪琪被送往保定市第一社会福利院。

  在被带到派出所后,王女士的口气有了变化,记者再问什么,她都以“不记得”、“忘了”作为回答。

  ■人物

  6个孩子母亲成贩婴“主力”

  就在琪琪被解救的同时,几名涉嫌贩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也被民警抓获,杜胜先是其中的一位。

  今年55岁的杜胜先两鬓已经斑白,面对民警的询问,她回答得倒也痛快。杜胜先说,她通过介绍人刘秀改,带着买家认识了一个曲阳妇女,促成了“买卖”。这个曲阳妇女给了杜胜先自己的电话。之后,杜胜先又介绍了一起,为另一家不能生育的人从曲阳妇女手中买了一个女婴。两起交易中,杜胜先得到了400元和800元的“介绍费”。

  但杜胜先说,她并不知道那名曲阳妇女的具体姓名。

  根据警方掌握的线索,杜胜先的上家是一名叫侯恩琢的57岁妇女,正是曲阳人。

  7月3日凌晨将近两点,在曲阳县公安局的审讯室内,记者见到了侯恩琢本人。头发有些凌乱的侯恩琢,一看见记者,竟然号啕大哭起来,但并未见她落泪。

  稳定情绪后侯恩琢说,她参与介绍贩卖的婴儿有十几个,是一名广西妇女带来的,全是女孩,价格在2.4万左右,每卖出去一个,她能拿到700元到1000元的介绍费。至于这些孩子是怎么来的,侯恩琢说,对方说是超生多胎的,自己养不起,所以才卖的。

  侯恩琢自己有6个孩子,以前当过媒人,人脉比较广。正是在这个有着6个孩子的母亲的介绍下,一批孩子的命运被改变。

  ■揭秘

  拐卖一个婴儿最多倒手7次

  根据保定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在“2011.12.29”专案中,侯恩琢十余次参与贩卖婴儿,将来自广西、云南、广东等地的婴儿卖给杜胜先、刘秀改等人,这些人通过其他人介绍,将婴儿卖到保定市的曲阳、唐县、清远、望都、定州和阜平6个县市。其中,最多的一次倒手,从侯恩琢开始,到最后的买家,经过了7道手。在层层介绍下,婴儿的价格也连连攀升。

  保定警方此次抓获的47名嫌疑人中,女的31名,男的16名。其中,70岁以上的有两人,60岁以上多达14人。中老年妇女成为这一贩卖婴儿专案的主力军。

  对此,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表示,这一部分人受传统封建思想的影响大,坚持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儿女双全”,教育程度和法制观念都比较落后。她们认为,帮不能生育的人介绍小孩,并不是犯罪。错误思想再加上利益的驱使,是她们参与贩卖婴儿的原因,又能赚钱,又能“做好事”,“做善事”,“何乐而不为。”

  参与抓捕侯恩琢的曲阳县公安局局长庞跃军表示,“2011.12.29”专案中,目前还没发现有人买孩子用来乞讨。但由于所跨区域大,调查取证的工作难度也很大,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便衣民警动车上识破贩婴女嫌犯

  记者了解到,在此次行动中,由于“12·29”的一些犯罪嫌疑人住在农村等偏僻的地方,民警化装成卖保险的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侦查。

  6月25日,枣庄的刑警刘广军等人身着便衣,坐动车到济南汇报情况。到了车上,几名刑警发现一名瘦弱的中年妇女,这名妇女约30多岁,一手提着一个大箱子,另一手抱了一个用毛巾被包起来的包裹。刑警出于好心,就想着帮她一把。不料一碰之下,里面竟露出一个婴儿的头。这名中年妇女神色马上有所变化,被刑警看在眼里。刑警装着没事,与其聊天,问孩子的情况。这名妇女回答问题时支支吾吾,声称这是她妹妹早产的孩子,因为没人照顾,交由她照看。这引起了刑警们的怀疑,私下让乘警查了这名妇女的身份证,得知其为定州人。这名妇女所拿的婴儿出生证明,也是伪造的。

  刑警对这名妇女继续侦查,发现了另外几个嫌疑人。目前,这几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警方抓获。

  ■探访

  婴儿居福利院比对DNA寻亲

  7月3日上午,记者在保定市第一社会福利院见到了被解救的20名儿童,其中一名为男婴,一名为4岁大的女孩,其他均为几个月大的女婴。

  保定福利院专门给这些儿童找了一个房间,每个婴儿都有一个小床。当天上午,这些婴儿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躺在挂有标牌的小床上,标牌上的内容包括性别、解救地等。由于婴儿多,哭泣声此起彼伏。工作人员一会儿抱抱这个,一会儿抱抱那个。这些可爱的婴儿也引起了在场民警和记者的兴趣,纷纷当起了保姆,哄起了这些婴儿。不久,一些婴儿脸上露出了笑容,甚至抱住民警不撒手。对于那名4岁的女孩,则专门有一个工作人员带她,这名女孩不怎么说话,但也很少哭。

  工作人员表示,将对这些儿童再次进行身体检查,确保不出现问题。福利院还专门买来了牛奶、玩具等。下一步,公安机关将对这些儿童进行DNA数据录入和比对,为他们寻找亲生父母。

  □“4·19”专案

  贩婴新招先倒孕妇再卖婴儿

  今年4月,河北邢台公安机关发现,平乡县一家诊所经常有身份不明的外地孕妇和婴儿出入,调查发现,这竟然是一个以杨学花(小花)、季小芳为首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涉及四川、河北、山东等多个省、区、市。公安部将此案确定为“2012.4.19”专案。

  ■人物

  接生大夫“帮忙”卖新生儿

  7月4日上午11点,在河北邢台平乡县的昌平街,一个平常这个时候应该在正常营业的昌平诊所却大门紧闭,门前的牌子也不见了。看见有警察过来查看,周围的商户都远远地围观。

  就在此时,诊所的主人郭艳芳正坐在平乡县刑侦二队的审讯室内,接受讯问。与侯恩琢相比,郭艳芳哭得更真实,泪流不止,“我不想让孩子和父母看见,不想给孩子造成伤害。”

  今年30余岁的郭艳芳,医学院毕业后拿到护士执业证,2008年4月份,她租下一家医院医生史淑萍的门脸房开起了诊所,帮人接生、做B超检查、看妇科病等等,年租金1.2万元,每个月的收入在3000元左右。

  郭艳芳说,2011年冬天时,一个叫小花的女子带着一个孕妇来到诊所,要在诊所生孩子,并让郭艳芳接生。生完孩子后,小花说孩子母亲的家庭条件不好,养不了,让她帮忙介绍个好人家。郭艳芳说,她出于好心,就帮忙找了一个不能生育的人家,“第一次并没有拿钱,只是帮忙。”此后,小花等人经常领孕妇来生孩子,郭艳芳就起了疑心。再有此事时,郭艳芳才知道小花她们就是卖孩子。郭艳芳给介绍后,除了500元至600元的手术费,还会给她300元到1000元的介绍费。

  截止到目前,郭艳芳已经介绍贩卖婴儿二十余个。

  据警方介绍,除了郭艳芳,还有史淑萍和一个烟酒店的老板,也参与了介绍贩婴。

  ■现象

  团伙出现“家族”化经营

  7月4日下午,在平乡县河古庙派出所的审讯室里,22岁的小花与之前的嫌犯有明显的区别。白色上衣,超短裙,黑色丝袜,一双黄白相间的凉鞋。民警讯问时,她不停地玩弄着手铐,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知道,记不住了”。

  小花声称,她只介绍卖过3个孩子,曾经有一个孩子卖到7万多,她拿了一万元,孩子的母亲得到了5万多,还有1.2万元给了另外一个介绍人。

  小花的妈妈沙尔喝,其小姨马加加及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阿发,负责从凉山介绍孕妇到河北。小花和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季小芳(阿发妻子)是亲戚关系,在河北负责接待孕妇,在昌平诊所以及威县的一个诊所生下孩子,由诊所或其他人介绍买家,贩卖孩子。小花的男友“大宝”负责开车接送。一个女孩的价格在2万到4万元左右,男孩从3万到7万不等。诊所一般拿2000到3000元,小花每卖一个小孩能拿6000元到8000元左右。如一个孩子卖4.5万元,诊所拿6000元,小花拿8000元,剩下的则是孕妇的。

  小花负责孕妇在河北的吃住,负责找买家。小花等人还会同时找多个买家进行比较,看谁出的钱高就卖给谁。诊所在其中还进行婴儿鉴别。根据警方的调查,一些买家在孕妇还没有生产前就来看情况,甚至看孕妇的长相,再决定要不要孩子等。小花们贩卖的婴儿,除了平乡以及附近的地方,还卖到山东、山西等地。

  □记者专访

  正在考虑建设打拐举报平台

  7月3日上午,在“12.29”专案的前线指挥部保定市公安局,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就婴儿的价格上涨、如何处理买家、收养手续应不应该修改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中老年嫌犯多封建思想作祟

  记者:为何这次中老年人参与贩卖的比较多?

  刘安成:这部分人受传统封建思想的影响大,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教育程度和法制观念都比较落后。错误思想再加上利益的驱使,是他们参与贩卖婴儿的原因,又能赚钱,又能“做好事”,“做善事”,何乐而不为。

  记者:这是不是需要政府加强法制教育?

  刘安成:所谓的法制,应该是从立法、执法到群众的守法。要对人民群众加强法制教育,从立法的层面、公安的执法、人民提高守法的素质,几方面结合起来,这种犯罪才可能被消灭。

  倒卖亲生子女不会从重处罚

  记者:这次全国重拳打击,对卖方和买方会起到什么样的震慑作用?

  刘安成:我们打击的方式方法、斗争的策略和侦查措施,也在随着犯罪方式的转变而不断转变。以前重点在打击贩和卖。但随着打击的深入和不断总结这种犯罪的规律特点,我们发现,不对买家加大惩治力度,拐卖儿童犯罪很难实现萎缩乃至被消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下发的《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以及5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几起拐卖犯罪典型案例,实际上是加大买方市场打击力度的一个信号。这告诉买家,如果用非法的手段买了儿童,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最后的结果都可能会是人财两空,应该依法收养。

  记者:此次发现有出卖亲生子女的情况,会加重处罚吗?

  刘安成:按照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和司法部的规定,出卖亲生子女也在打击之列。不管从伦理或法律上来说,都要打击。但在法律中,并没有说要从重处罚。

  记者:有人反映现在的收养手续太过麻烦,导致很多人只能花钱去买孩子?

  刘安成:任何法律都会碰到问题,都有滞后、超前,或在具体实施中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目前,这个问题确有两种反映。一种是想收养孩子的人,有这种说法。第二种,一些人大代表在提议中也提到,我国的收养法律法规不健全,手续过于繁琐。确实有专家呼吁,给不能生孩子又想领养孩子的家庭以方便。

  目前,民政部也在做调研工作。下一步,有可能会修改收养方面的法律法规。但就公安机关来说,在法律没有修改之前,不能因一种法律不好执行就不执行,这是讲不通的。

  婴儿价格翻倍缘于加强打击

  记者:这两年打拐以来,一个婴儿由几千涨到几万,是什么原因?

  刘安成:以前确实比较便宜,现在越来越贵,有上扬的趋势。分析来看,从去年以来,公安部不断地加大打击的力度,去年到现在,公安部直接指挥的全国打拐行动已经有7次,一次比一次声势大,打击效果一次比一次好,价格上扬正说明了打击力度的加强。这跟打击毒品有点像,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间内,市场毒品的价格反映了打击的力度。打击得严,奇货可居,价格自然肯定就要上扬。反过来说,如果打击力度不够,贩卖、运输渠道畅通,价格就会下挫。拐卖儿童也是这个道理,打击得严,拐卖贩卖在减少,价格就会上涨。

  微博寻亲线索警方都会收集

  记者:微博上出现寻亲、寻找孩子的情况,会不会把这种线索考虑进去?

  刘安成:肯定会全部考虑进来。公安部打拐办陈士渠的微博,已经有230多万粉丝。对这种反映和举报的线索,都会收集起来,交由公安机关调查和侦查。一旦发现属实,就严厉打击。今后还会考虑做一种正式的举报平台。

  记者:如果孩子实在找不到亲生父母,该怎么办?亲生父母不接收的怎么办?

  刘安成:这部分孩子,将由国家依法抚养和收养,这是民政部门的职责。对于解救的被拐卖儿童,国家将提供费用给福利院,并提供教育及工作技能等方面的培训。对于没有子女的家庭,也可以依法临时代养。亲生父母不接收的,按法律就是遗弃罪,要受到法律的惩罚。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欧阳晓菲

  本报记者袁国礼

热词:

  • 中老年妇女
  • 贩婴
  • 人贩子
  • 中坚
  • 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