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男子不愿分手 泼汽油烧伤女友并八刀捅死其母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6日 03: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扬子晚报讯 2011年10月18日晚,南京仙居雅苑小区一对母女被人泼汽油点火报复,母亲为保护女儿还被捅了八刀,最终不治身亡,女儿全身50%重度烧伤,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凶手胡某曾跟女孩谈过恋爱。2011年6月,女孩提出分手,胡某不同意,纠缠骚扰不休。事发当晚,胡某再次来到小区与女孩母女发生争吵,激怒之下酿下惨剧。

  15日,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检方指控胡某犯故意杀人罪,建议判处死刑。两小时的庭审中,胡某虽然声称十分后悔,但言语中满是对女孩的怨恨与不满。案件未当庭宣判。受害人家属提出189万附带民事索赔。

  百依百顺的男友,面对分手请求成了恶魔

  行凶者胡某是徐州人,今年29岁。被害女孩小童27岁,一直生活在南京。两人早在2000年就在网上相识了,2010年才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庭审中,胡某回忆了跟小童交往直至闹翻的过程。“她要求我辞掉徐州的工作去南京,我照办,但是到南京后,她又说要分手。”“我答应了,没过几天她又说后悔,还跟我借钱,于是我们继续交往。”“2011年6月,她再次提出分手,我不同意。”

  根据指控,小童提出分手后,胡某不同意,一直纠缠骚扰,最终发展到用汽油和利刃报复。胡某对此毫不抵赖,他也毫不掩饰对小童的怨恨,声称自己对小童百依百顺,不吝财物,小童居然欺骗了他,将他逼上了不归路。胡某交代,2011年10月,他跟同事一起到南京参加单位的业务培训。10月18日下午,他打电话给小童,说想见面谈一谈,但是一见面又吵了起来,小童想要回家,他一路尾随,最后遇到了前来接女儿的小童母亲。跟小童母女争吵后,他到超市买了把水果刀。晚上8点左右,他带着刀和事先准备好的汽油来到小童家楼下,再次跟小童母女发生争执。几分钟后,邻居听到“救命”声跑出来,小童母女已被烧得全身漆黑,50多岁的母亲除了烧伤外,背部还被捅了数刀。

  女孩母亲曾跪下求他“谅解”

  因为身体原因,小童15日没能到庭。检察官当庭宣读了她的证词。这份证词形成于今年3月份,检察官说,小童伤势过重,此前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尽管距离案发5个月才开口,尽管办案人员整理成文时已经滤去情绪成分,但小童那看似平静的陈述听上去还是让人心惊肉跳。小童说,案发那天,胡某一直追到楼下,手上提着汽油跟水果刀,她母亲哀求胡某“冷静”,“想一想家人”,胡某毫不动容,回答“除非跪下来道歉才会考虑放一马”,为了阻止悲剧,她母亲真的跪了下来。即便如此,胡某还是不肯放过她们。“他要求我也跪下,我不肯,我是宁死也不会跪的。”这是小童的原话。

  汽油早就藏在楼下,女孩没将死亡威胁放心上

  最可怕的细节是,两瓶浇到小童母女身上的汽油,早在案发前数个月就已经藏在小区草丛内。胡某称,当初准备这些汽油,是考虑到来南京工作后得买摩托车代步。“两个500多毫升的饮料瓶,装一点汽油,你觉得够摩托车跑吗?”检察官立马发问。胡某说,他觉得够开100公里。

  小童的证词显示他在撒谎。小童说,分手后她多次接到死亡威胁的短信和电话,有次胡某甚至提到汽油,说要跟她同归于尽,但她都没放在心上。这个傻姑娘一直以为胡某只是说一说泄愤而已,案发当晚,在楼下争执时,胡某都已经把汽油浇进她脖子,她还傲然不屈,对他说“要烧就烧,要不烧就快走。”庭审中,回忆起这一刻,胡某低声叹道:“她脾气太倔了,我被激得受不了才点火的。”

  “后果极其严重”,检方建议判极刑

  庭审进行了两小时,胡某说了很多,言语中掩饰不住对小童的怨恨与不满。凶手摆出的“受害人”姿态令检察官十分不满,检察官当庭质问:“恋爱是双方自愿的事,人家提出分手,你就有理由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吗?”检察官认为,胡某因为感情纠纷纵火杀人,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其严重,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胡某对于他人生命的冷漠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该起案件社会性质极其恶劣,建议法庭对胡某判处极刑。

  小童的父亲作为附带民事诉讼人出庭,共计提出189万民事赔偿要求。今年54岁的童父看上去非常憔悴,8个月来,他一边承受着丧妻之痛,一边照顾毁容重伤的女儿。凶手至今没拿出一分钱赔偿款,女儿治伤已经花掉60多万,现在家里连伤残鉴定费都拿不出来。他希望法律严惩胡某,以告慰妻女。记者了解到,胡某家境贫困,本人只有1万余元存款,赔偿估计很难到位。

  辩护律师恳求留命,称是“双方不理智引惨剧”

  给出量刑意见之前,检察官请法警向胡某出示了小童的伤情照片。曾经清秀可人的女友变得让人不忍目睹,不知胡某是什么心情。胡某的辩护律师十分不忍,坦言“面对这样的惨剧,为凶手辩护在感情上有些艰难”,但是基于法律,这位律师认为胡某有从轻处罚的情形。

  “希望法庭注意到,这是一起由恋爱矛盾引发的纠纷,最终酿成惨剧,可以说双方都有责任。”辩护律师说。他列举了女方处理不当之处:小童的母亲在知道女儿与前男友因分手发生纠纷后,没有正面化解矛盾,而是采用隐瞒女儿行踪等“拖延政策”,最终激怒了胡某;案发当天,胡某情绪激动,有过激言论,小童母女非但没有报警,还出言相激,致使胡某赌气进超市买刀;胡某泼汽油后,小童仍然出言相激……此外,女方在恋爱中的反复态度也是造成胡某无法接受分手事实的重要原因。

  辩护律师希望法庭考虑到本案有别于一般刑事案件,且受害方亦有不当之处,对胡某从轻处罚,至少留他一命。

  -庭审手记

  爱情很美好 别因偏执毁了它

  平头,长相局促,个子不高,偏瘦,29岁的胡某给小童父亲的第一印象并不好。2011年3月,小童将胡某带回家,父亲给了一句评价“既不阳光,也不老实,最好别谈。”小童没听劝,想“先处处看”,几个月后,当发现父亲说的没错时,提分手已经晚了,因为胡某陷进去了。

  在旁听席观察了两个小时,我基本可以确定,胡某是一个很执着,或者说很偏执的人。他只说后悔纵火杀人,对于分手后的纠缠毫无悔意,甚至还有点理直气壮。恋爱这件事,他拿得起,放不下。在小童之前有过一任女友,只交往了三个月,却用了六七年来疗伤。他回忆这段情史,用以解释自己何以那么放不下小童。我这样的旁观者听在耳里,不觉情深,只觉可怕。我用看过的无数言情小说保证:这样偏执绝不是什么真爱的力量,至多是不甘心失败,不舍得付出,诸如此类。

  胡某还是一个喜欢“外部归因”的人。整个庭审中,他总是在指责小童欺骗他,小童的母亲敷衍他,小童的父亲看低他,却不曾反省一句。直至此刻,他恐怕依然不觉得自己的感情观和行事方式有什么错。

  并非指责,只是痛心。太多情爱演变成可怕的凶杀案。太多前夫前妻、前男友前女友变成恶魔。爱很美好,聚散皆是缘,即便被辜负,及时止损即可,为什么要用偏执毁人毁己?扬子晚报记者 陈珊珊

热词:

  • 分手
  • 汽油
  • 伤人
  • 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