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代孕妈妈遇上流产被“扫地出门” 人财两失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30日 17: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邓一兰(化名)是湖北人,今年32岁,已生育两个孩子。去年9月,她在网上看到一则代孕信息后,不久竟成为一名“代孕妈妈”。可惜她怀孕后却又流产,代孕公司终以需求方客户不付钱为由,不肯再支付合同规定的3万元补偿金。邓一兰一气之下向工商部门求助,这场原本“地下”进行的代孕事件就此曝光。

  诱惑:看到一则“代孕信息”,产生代孕念头

  邓一兰来自湖北咸宁乡下,已婚,还有两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去年9月,正在闹离婚的她在网上看到一则代孕招聘信息。信息中一段“每月2000元生活费,成功代孕支付10万元”的内容吸引了邓一兰的注意。有了这笔钱,她离婚后起码可以为孩子准备好一笔上学的费用。邓一兰动心了。她打通代孕信息中公布的电话,咨询过后提交了自己的相关信息。

  很快,对方就约邓一兰面试,并安排她参加了一系列很细致的体检。双方签下合同,邓一兰成为该公司聘用的一名“代孕者”。

  不久,邓一兰接到公司通知,她被来自南京的一对夫妇“相中”,公司准备安排她接受“代孕”。

  签约:45条合同细则,看得头发晕

  公司安排邓一兰到武汉,与来自南京的一对张姓夫妇见了面。三方又签订了一份更为详细的代孕合同。合同对代孕费用、付款方式、代孕方式、双方责任及违约等情况进行了约定,讲明邓一兰完成怀孕过程后,当对方抱走孩子时,她可获得补偿金共人民币10万元整。

  邓一兰仔细地查看了协议合同中的45条协议条款。协议第44条规定:代孕女士怀孕5个月至小孩出生满月期,若需求方违约,代孕女士不退还已收取的生活费、代孕补偿金,并且代孕女士所生养的小孩归代孕公司所有;协议第20条规定:代孕女士服务期间有与家人通电话的权利,但不得告诉任何人关于居住地的详细地址,不得带任何人进入居住地,不得与未经同意的任何人见面;协议中同时规定,代孕女士在受精卵移植前,每天外出时间不超过4小时,且不得离开居住城市,21时前必须回到居住地,23时前必须就寝;怀孕3个月到小孩生养期间,每天外出时间不得超过2小时。作息时间须经需求方同意,否则视为违约。协议甚至还将生养婴儿的体重与代孕妈妈的报酬挂钩,约定代孕方保证其生养的婴儿单胎不得轻于2700克,每少50克,代孕方的补偿金减少500元,高于3600克以上的,每多50克,奖励500元。……

  邓一兰看得心里有点发怵,不过自认身体很强壮的她并不以为意,毕竟这样的日子熬过一年,就能结束。

  2010年底,邓一兰安排好家里的事情,来到武汉。她按公司安排,在东湖边一家医院里接受了已培植好的张姓夫妇的试管婴儿移植手术。手术相当成功,邓一兰竟怀上了双胞胎。

  受孕:连打75天黄体酮,想打退堂鼓

  按照合同规定,受孕后的邓一兰住进了武昌某高档小区的一处套房。同住的还有另外两名代孕妈妈,公司还安排了一名专职保姆负责照顾她们的生活起居。

  “我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和睡,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床上休息。所有事情都不用我们考虑,只需等着孩子出生时收钱就行。”邓一兰一度很享受这样的“超级待遇”,她有过生育经验,自己生孩子时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待遇。

  在此期间,邓一兰见到不少“同行”。除了跟她同住的两位,还有一些是在安排打保胎针时见的面。跟其她代孕妈妈交流时,她听说了很多“行规”,比如做这一行的多数是28岁至30岁的年轻女性,根据学历、长相不同,每个人最后的酬劳也不同,有些人生一个孩子甚至能拿到15万元。她也听到一些关于代孕的“风险”,比如试管婴儿比较容易流产,有的女孩做了三四次手术都未能成功,还有的遇上难产,可能大人小孩均性命堪忧,那10万元也自然无福消受。

  果然,邓一兰肚子里的双胞胎也很不稳定。她被要求每天卧床,并天天坚持打保胎针。“就是打黄体酮,前后持续打了75天,我的屁股都被戳成筛子了。”邓一兰痛苦地说。

  流产:出院没过两天,即被扫地出门

  好不容易坚持到2011年5月23日,已怀孕6个月的邓一兰突然出现流产症状———大出血。送到汉阳一家医院后,医生告诉她,她怀上的双胞胎“掉”了一个。因担心使用药物对孩子有影响,对方决定放弃第二个孩子。5月24日,邓一兰肚子里的第二个孩子也流产了。

  虽然满怀遗憾,但邓一兰并没有伤感,“我对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感情,说白了我只是为了钱。”但她已严重贫血,只希望出院后,公司能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给她怀孕6个月后应得的3万元费用。

  没想到,出院后不到两天,公司却将她“请”出了原住地,并告诉她“南京那对夫妇至今仍未付款”,所以不能支付那3万元。

  等了一个多月,她仍未拿到这笔“辛苦”钱。2011年7月初,邓一兰亲自跑到南京找到张姓夫妇,对方却称钱已支付给代孕公司。回到武汉后,邓一兰再次讨要补偿款无果,无奈之下只得向工商部门求助。

  武汉洪山工商分局广埠屯工商执法人员明确地告诉邓一兰,“代孕”是不合法的行为。同时按她所提供的代孕公司地址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公司大门紧闭,敲门也无人应答。

  代孕公司就此“消失”了,如今邓一兰有苦没处说。希望她能吸取教训,不要再尝试做“代孕妈妈”了。

  (资料提供 王志新)

责任编辑:邢斯馨

热词:

  • 代孕
  • 行规
  • 同行
  • 风险
  • 代孕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