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视频 >

[视频]哈尔滨:哈药总厂污染物排放调查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5日 14: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8dd86713824488f44e29dba6f3a373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进入[整点新闻]>>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6月5号是世界环境日,今年世界环境日的中国主题是共建生态文明,共享绿色未来,旨在唤起全社会对环境与发展关系的清醒认识和自觉行动。这些年来,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可以说越来越深入人心,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尽了很大努力,并取得了很大成效,但是,我们也遗憾地看到,有一些企业并没有尽到应有的社会责任,并没有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而是明目张胆、偷排乱放,来看世界环境日前夕记者在哈药集团制药总厂的调查。

  臭味从何而来?

  在哈尔滨学府路哈药集团制药总厂附近,记者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即使在夏天,也仍然有人要带口罩,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哈尔滨市民

  市民1:有时候还是臭味呢,臭气哄哄的味儿。

  市民2:上来一阵子味儿都熏死人,发酵排出水的味儿。

  原来臭味来自于紧邻居民区的哈药总厂,戴口罩只能算作自我保护的权宜之计,而住在周边的一些居民甚至常年不敢开窗。

  市民3:不敢开窗户。

  记者:在这儿住多少年了?

  市民:十多年了。

  市民:那哪敢开窗户啊,有味儿。

  记者:那味儿有多大啊?

  市民:那味儿可难闻了,比厕所味儿还难闻。

  市民4:长期呛不行,能得气管炎、肺气肿、口腔炎。

  记者:有得过的吗?

  市民:我就有。

  记者:你就是(被)熏得?

  市民:恩,呛的。

  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位于哈尔滨城区西南部,它所释放的臭味影响范围波及周边的高校,医院和居民区,而且由于药厂位于哈尔滨的上风口,有市民反映在离哈药总厂很远的地方都能闻到臭味。从哈药集团制药总厂的网站上,我们看到它始建于1958年,现在年销售额近50亿元,位列全国医药“百强企业”。这样一个企业为什么排放令人难以忍受的臭味呢?记者设法进入了哈药总厂进行调查。

  记者:我们现在就在哈药总厂的院内,刚一进这个大院子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有绿树,有花草。应该说给人的感觉非常非常的环保。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在道路边上还有这个企业的核心理念:做良心人,制精品药。追求人类健康。

  然而记者也同样注意到,在厂区里随处都可以看到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记者越往厂区内部走,难闻的气味就越来越浓。那么这些臭味从何而来呢?

  记者:怪味这么大。

  药厂职工:有跑的,冒的,滴漏的,不一定。

  药厂的恶臭气味仅仅是像这里的工作人员所说是跑冒滴漏造成的吗?

  记者:我们现在在哈药总厂的厂区里边,站在这个边上让人难以忍受,恶臭恶臭。而且大家看到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任凭这个气味到处散发。

  记者:除了我们刚才所看到的设备之外,还有这样一个车间。这里正在处理废料,味道非常非常难闻,没有密闭的措施。我们进来看一下。恶臭恶臭。周围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记者:在哈药总厂的院内,大家可以看到是烟雾缭绕,并且散发着非常大的恶臭,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不是可以通过密闭的方式把它封起来。但是现在可以看到水面上漂着这样的气雾,味道非常大。这也应该说是一个恶臭的源头。

  记者几次深入哈药总厂厂区调查,了解到产生臭味的主要原因是药厂青霉素生产车间发酵过程中废气的高空排放,以及蛋白培养烘干过程和污水处理过程中,无全封闭的废气排放。两年前,黑龙江省多位政协委员曾就此问题联名提案,并提供了对药厂相邻区域空气质量检测的结果,发现硫化氢气体超标1150倍。氨气超标20倍,均超过国家恶臭气体排放标准。据记者了解,废气排放严重超标,长期吸入可能导致隐性过敏,产生抗生素耐药性,还会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呼吸道以及眼睛刺激等症状。

  废水排向哪里?

  哈药总厂排放的气体,飘飘洒洒,影响四方,究竟是否像市民所说,把人都熏病了,希望有权威机构给个说法。哈药总厂给周边提供的东西,不仅来自空中,还有来自水里的。请继续看记者的调查。

  在哈尔滨的城区有一条30多公里长的河沟,名叫何家沟,记者顺河道上游而下,当河水流经哈药总厂之后,水质却发生了变化。

  记者: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从厂区当中所流出来的何家沟的水,已经从进入这个厂区之前的青白色变成现在的土黄色。而且散发着非常刺鼻的臭味。那么这个水的下边是什么样子呢?我们扔个石头来看一下。下面都是墨绿色墨黑色的水质。可以肯定的说何家沟进入厂区后,肯定向里面排放了什么。

  记者再次进入哈药集团制药总厂,在厂区深处,发现了变了颜色的何家沟,顺着河沟寻找,就在写有“治理环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牌子旁,记者发现了污水排放口。

  记者:我们来看一下,这就是哈药总厂厂区里面的排污口。不仅现在气味非常的难闻。可以看到这个水有多黄。我们不知道它们排的是什么,那么我们现在取一下样,然后经过权威部门化验一下,看看究竟排的是什么。我们现在就在哈药总厂厂区内的排污口取水。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水有多黄。有一种恶臭恶臭的味道。我们取这样的水样要到环保部门进行检测,看看这样的水究竟含有什么。

  哈药总厂是以生产青霉素和头孢菌素类药物为主,其中青霉素类的生产属于发酵类制药。而国家对发酵类制药水污染物排放极限值有着明确规定,于是记者将水样送到具有检测资质的相关部门进行检测,其检测参考值表明:(此处请做图表)哈药总厂排污口色度为892,高出国家规定极限值60近15倍。排污口氨氮为85.075,高出国家规定极限值35两倍多,排污口COD为1180,高出国家规定极限值120近10倍。而且从直观看,记者所取水样在正常环境下的三天后,竟由土黄色变成了墨黑色。其实在哈药总厂内部是有环境监测部门的,为什么竟然对排污口的水质严重超标熟视无睹呢?

  记者:咱们现在晚上这儿有人吗?

  药厂职工:你指哪个地方?

  记者:就是排污口那

  药厂职工:排污口?24小时有人监测。

    全天候监测,污水排放为何还超标如此严重?记者调查采访后发现部分污水处理设施因检修并未完全启动。

  记者:维修多长时间了?

  药厂维修工人:一个多月了。

  记者:那这一个多月污水处理(设备)也不能用了?

  药厂维修工人:那怎么整啊。

  记者:那检修的时候污水处理怎么办啊?

  药厂维修工人:这就循环着呢

  记者:这循环着呢?

  药厂维修工人:恩。

  记者:这也没启动啊?

  药厂维修工人:维修时肯定不能像维修以前那样。

  随后在一个小型污水处理车间记者询问污水如何处理时,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自己是新来的,并不知情。

  废渣如何处理?

  工业污染主要指废气、废水、废渣的超标排放和无序处理,除了废气废水之外,哈药总厂部分废渣,也就是固体废弃物上又是如何处理的呢?再来看记者的调查。

   顺着哈药总厂的排污口,沿着何家沟向下游几百米,在岸边上就是哈药总厂的制剂厂,从网站上我们查询到它主要以生产头孢类药物以及保健品为主。

   记者:我现在就是在哈尔滨制药总厂的制剂厂厂区外,我们看到在厂区外有这样一个搭建的所谓的焚烧炉,我们也不知道这能不能叫做焚烧炉。这是用砖搭建的。里面有大量的废渣在燃烧。而且这个废渣可以直接排到旁边何家沟里面去。我们也不知道在这里面它究竟烧了些什么。

  记者:这烧啥呢?

  制剂厂职工:垃圾

  记者:我看那里还有药呢。不是么?

  制剂厂职工:啥都有

  记者:也有药啊

  制剂厂职工:车间垃圾全往这儿倒,啥都有,盐酸、硫酸。

  记者:什么都在这儿烧?

  制剂厂职工:都是化工产品。

  记者:都是制药用的原料呗。

  制剂厂职工:对,就是厂子下来所有的东西,全往这儿倒。

  记者:这东西不污染啊?

  制剂厂职工:咋不污染呢,这都不让往沟里倒。

  如此毫无分类简单一烧能达到制药企业废渣处理标准吗?记者在多次采访中还发现,哈药总厂制剂厂即便是简单的焚烧,有时也是不分地点,随意进行。

  记者:这烧的不都是药么?

  制剂厂职工:这都是去年冬天的。

  记者:这药怎么就在这儿烧上了?

  制剂厂职工:没地方了。

  调查中记者还发现,部分废渣经过简单焚烧后会流入河流之外,还有大量的废渣就被直接倾倒在河沟边上。

  记者:在这个哈药总厂制剂厂的厂区之外呢我们看到,有这个厂倾倒的各种各样的生产药品的废料,都有什么呢?大家可以看到,有这样的玻璃瓶,还有一些相应包装,塑料,还有已经制成的这样的药品。上面写着哈药。这是什么呢?头孢类的药物,这些药物就在这个何家沟的旁边。

  真是触目惊心。地上堆的,水里流的,空中飘的;固体、液体、气体,可谓种类繁多,形式多样。

  我们注意到,哈药总厂提出的发展愿景是“品质至上、追求人类健康”,我们不禁要问,厂区周炜百姓的健康难道不是人类健康的一部分吗?

  我们注意到,哈药总厂有一个醒目的宣传栏,口号很精彩——“治理环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我们不禁要问,哈药总厂你做到了吗?

  我们注意到,哈药总厂的水陆空立体排放,并没遮遮掩掩、也非一朝一夕,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事儿,应该谁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