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男子以做猪脚生意为名非法吸纳3.8亿 被判死缓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1日 04: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王仔英的骗术很拙劣,在他的“生意”中十几年猪脚价格都不变

  王仔英的骗术也很高明,因为他抓住了人性贪婪的弱点

  2011年3月16日下午,福建省南平市。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南平市中级法院对王仔英集资诈骗案一审宣判,认定其非法集资38450.07万元,集资诈骗10303.5万元,以集资诈骗罪判处王仔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至此,这起由猪脚神话演绎出的集资诈骗大案暂告一个段落。

  猪脚神话

  2008年11月间,福建省邵武市,一些人都在打探着一个人的消息,“仔英大哥去哪了?怎么手机一直关机?会不会被人绑架了?”与此同时,王仔英邵武、厦门的住所也被一些“先知先觉”的投资人给围了,大家焦急地交换着信息,“你有几个月没拿到分红了?你在他那投资了多少?”等等。

  交流的结果是:大家都在王仔英处投资做冷冻猪脚生意,投资金额之和已是9位数的天文数字。而这时,连王仔英的家人也说不清他去哪了。

  投资者中最焦急的要数阿炳(化名)了,他形容呆滞,嘴里念叨着“完了,被骗了,上亿啊”、“完了,被骗了,上亿啊”。

  “仔英大哥”,姓王,名仔英,1956年出生,在家里排行第三。初中毕业后先是到邵武市饮食服务公司工作,1986年5月调到邵武市通泰办事处经联委工作,三年后下海经商。正是这样一个文化不高,经历简单,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外表老实的人10余年间以所谓“猪脚生意”为名非法吸纳公众投资高达3.8亿多元,制造了闽北集资诈骗第一大案。

  真相没有揭开前很神秘,揭开了却都很简单。经过近一年的侦查,办案人员彻底揭开了王仔英诈骗的真相。

  事情得从王仔英下海经商说起。1990年初,王仔英经测算,觉得从四川贩卖冷冻猪脚到福建来卖,一车皮能赚2万多元,于是从亲戚、朋友处借了一些钱,跑到四川某市,联系了该市食品公司下属的一家肉联厂,购进了一批冷冻猪脚。

  由于经验不足,王仔英没有严格要求对方按合同办事,结果对方发货时将一部分冷冻碎肉当成猪脚发到了邵武,王仔英第一单生意就亏了6万元。

  这次经历让王仔英的亲戚朋友知道了他在做冷冻猪脚生意,而王仔英却掩饰了亏本的事实,在这些人中吹嘘:从四川进货到福建卖稳赚不赔,按车皮投资,一个车皮42.5万元,一个月就能分红2万元。

  谎言在不断重复中被一些人当成了真理,他们开始在王仔英处投资,而王仔英也非常守信用地按月分红。实际上他再也没做过什么猪脚生意,他每月赶着要做的事情就是:躲在家里填写转账凭证,拆东墙补西墙,用后吸收来的集资款兑付分红。

  最大输家

  集资诈骗的规律就是先投资的赚钱,后参加的遭殃。王仔英吸纳的资金越多,要补的窟窿也就越大。

  到了2005年,王仔英的资金链已近断裂,但阿炳夫妇的出现让王仔英抓到了救命稻草,使他的猪脚神话又延续了三年。

  2005年下半年,王仔英和几个投资人在邵武市熙春公园登山时,经人介绍认识了阿炳夫妇。介绍人极力吹捧王仔英,阿炳夫妻却不置可否。王仔英一听对方钱很多,心里马上盘算开了,“小投资人资金不多,就是让他们投进来,每月打分红款给他们也很费劲,弄不好人多嘴杂还坏了自己的事,这人一定要拉住”。此后王仔英经常跑到阿炳家,怂恿他们投资。

  在商场摸爬滚打数十年、积累了数千万资产的阿炳夫妇从侧面了解到:王仔英确实长期在做猪脚生意,不少政府官员、银行职员、商人都在他那里投资获利;另外阿炳夫妇听王仔英说,他的猪脚发到福州是由一位林总接货。他们特地了解了一下,福州确实有林总这个人,人家林总也确实在做冷冻猪脚生意(实际上这个林总跟王仔英一点关系都没有)。

  观察了半年多,阿炳夫妇对王仔英不怀疑了。2006年2月初,阿炳一下子投入600多万元,当年4月获得分红,他觉得王仔英非常守信用,于是跟着大量投入。自2006年2月初至2008年9月初,阿炳夫妇连续24次投入资金,累计投入1.35亿元,单笔投入最少的170万元,最多的1250余万元。这其中除了自己的钱,阿炳还向其长乐市老家的亲戚朋友近百人非法吸收资金5000多万元。

  在确知自己被骗后,数日间阿炳的头发、眉毛全白了。除了承担巨额经济损失外,阿炳夫妇还要为自己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2009年7月1日,阿炳夫妇被福建省长乐市检察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

  诈骗道具

  在十几年诈骗过程中,王仔英为了让他的“猪脚生意”做得更为真实,不断完善他的集资分红条件。最早是一个车皮42.5万元,一个月分红2万元,后来慢慢演变成“投入的前两个月不计时,但当月8号前投入的从当月计时,8号后投入的当月不计时,投入的第三个月可分得利润,每年的1月份厂里设备检修不分利润,每年的2月份因近年终车皮紧张货发不满,12月份要跑关系都只拿当月部分利润,投资获利后中途退出的不允许再投资”。

  与此同时他还精心制造了种种假象:每月跑一趟福州打分红款给投资者,对投资者说自己是到福州验货并与林总结算;每年到四川一至两趟,在成都的西藏饭店住上一两天,对投资者说是去联系进货并给四川发货公司老总拜年送礼。随着“猪脚生意”越做越大,福州市场似乎消耗不了他庞大的猪脚数量,他又杜撰出他的货还发往广州、南京,并设计出了不同的分红方式。

  最具欺骗性的是,他从四川找来嘉某和沈某扮演四川发货公司的老总。嘉某1997年起曾任四川某市糖酒公司董事长,2001年提前退休;沈某原系四川某市一工厂副厂长,2004年工厂兼并后下岗。

  王仔英为让投资人相信他,每年都要到四川遛遛。1997年夏天,在四川某市,一次宴席上经肉联厂的老相识介绍,王仔英结识了嘉某和沈某。

  王仔英正为如何让投资人进一步相信自己而伤脑筋,看到两人一副老总做派,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诞生了。他力邀嘉某、沈某到福建旅游,并大包大揽费用由他承担。有人出钱让自己免费旅游,嘉某、沈某也就不客气地接受了。

  在坐飞机去福建的路上,王仔英一再告诫嘉某和沈某:到邵武后不要乱说话、乱打听,到时他把他们介绍为四川发货公司的老总、书记,他们只要哼哈应付就行,不要多解释。

  他们到了邵武市后,王仔英在邵武的投资人面前把嘉某介绍成他四川发货公司的总经理,把沈某介绍为书记,嘉某、沈某完全按照王仔英的交代应付,三人双簧一演,邵武的投资人彻底相信了王仔英。嘉某、沈某也成了他们眼中的“福星”、“财神”。此后一直到案发,嘉某、沈某每年都会应王仔英邀请到邵武来,呆上一两天,和投资人见个面,吃顿饭,在投资人说感谢话时应付几句。

  案发后,侦查人员问嘉某、沈某:为何这么多年来都配合王仔英“演戏”?两人这样回答:一是邵武的投资人对我们很热情,每年来都送我们很多土特产,还能免费旅游;二是2004年后他们也在王仔英处投资获取分红,一部分投资的钱还是王仔英借给他们的;三是想跟着王仔英成立公司做点事赚点钱。

  梦想公司

  嘉某、沈某所说的成立公司,是王仔英欺骗投资人的另一个噱头。

  1997年7月份,嘉某、沈某以王仔英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形象出现在投资人面前之后,如何让两人经常到邵武来替自己圆谎,王仔英费了一番心思。2000年下半年,王仔英提出与嘉某、沈某一起成立一家公司,这样每年邀请两人到邵武市就有借口了。

  王仔英设想得很美,他们俩来邵武如能敦促投资人入股成立公司最好,这样股金不能随意撤出,赚到钱还可以减轻自己的还款负担,延缓案发时间;如不能成立公司,两人每年来也起到了圆谎的作用。王仔英给自己的公司取名“福建东南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计划在邵武市设立生猪养殖基地,搞产、供、销一条龙,并答应借钱给嘉某、沈某入股公司。

  通过几年的接触,嘉某、沈某了解到:王仔英周围一些人确实在他帮助下发了财,不少人身家百万甚至千万,在厦门市买房买车,也就坚定了跟着王仔英做事赚钱的念头。王仔英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配合做什么。但投资人对王仔英成立公司赚大钱的话并不感兴趣,他们更乐于每月从王仔英处领取固定分红,因此公司迟迟未能成立。

  于是从2001年至2008年,8年时间里只搞出了一份公司章程。谎话说多了,连王仔英也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幻想里,案发后他一再辩解“是真想成立公司赚钱还给被害人”。但他的这种幻想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实现,他承诺的回报率太高,根据现代经济学理论,现在世界资金年利润一般都在15%以下,而且是在资金雄厚、经营完善、管理科学的情况下才能达到。从一些上市肉制品生产加工企业公开的财务报表看,利润率也就在12%B17%左右。王仔英甚至连这个行业正常的利润率是多少都不知道。

  可悲下场

  王仔英从开始诈骗起,就没有从事过任何经营活动,也没有正当职业。妻子是邵武宾馆的职工,每月扣除三金后也就千把块钱的收入。而据王仔英交代,自己平均一个月最少要开支五六千元,一年下来平均也要花费六七万元。

  2001年,王仔英花了180万元在邵武市中心建了幢别墅,成为邵武市最早拥有别墅的人之一。2004年王仔英花了40余万元买了辆小车,雇请专职司机为自己服务。王仔英先后三次在厦门市买房,一次比一次昂贵,2007年11月份,花了1000多万元购进银聚祥邸一套房子及一个车库。

  王仔英享受着投资人孝敬的好烟好酒好茶,肆意挥霍着投资人的财富,但内心也忍受着焦虑和恐惧。

  2008年下半年,王仔英每月要兑付的集资款利息已高达1000多万元,而他后募集的资金根本不足以支付这些。王仔英感到罪行即将暴露,但就在这时他考虑的不是多留下一些钱弥补投资人的损失,他考虑最多的仍是自己的家人。

  2008年10月,王仔英与儿子一道将非法募集的剩余资金约600万元从银行取出,以他人名义转存。临出逃前他对儿子说“老爸没用,留下那笔钱(600万),你们要好好守住,不然我死了都不瞑目”。

  但出逃不到一个月,王仔英即被侦查人员在北京市海淀区一社区抓获归案,其房产、汽车等赃物及转移的赃款均被侦查机关扣押及冻结。

  骗术揭秘

  王仔英的骗术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很拙劣,存在不少漏洞。如:他的司机黄某,也是投资人之一,每月从邵武开车送王仔英到福州接货,每次到了之后王仔英都让他到亲戚家休息,自己“打的”去福州火车站接猪脚,晚上又“打的”去货场验货,对这样的老板居然没人起疑心?十几年猪肉价格不变,经营方式不变,且持续盈利,年利保持在47%左右,一个过手的中间商可能做到吗?连王仔英的儿子都问,“爸爸,你从开始到现在价格都没变动,2008年猪肉缺口大,到处都在涨价,为什么我们的猪脚不趁机涨价?”但王仔英的骗术也可以说是高明的,因为他抓住了人性的弱点:

  一是高回报率

  王仔英以“投资、借款”等为名向周围的群众吸收资金,开出的条件十分优厚,投资42.5万元,一年可获利20万元左右,年利率在47%左右,与同期一年期存款利率相比,一般是银行利率的10倍至20倍。

  二是先予后取

  王仔英集资获利的时间周期设置得很短,这种做法让投资人感受到了钱在不断增值。一些投资人为获取更大利益,分红款过过手就又投了回来。不少投资人根本不打听真实情况,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大笔钱投了进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