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今日说法]消失的罪名(2011.3.25)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9日 18: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今日说法]>>

    主持人:今天我们要关注一个犯人他的名字叫牛玉强,1984年牛玉强21岁的时候因为流氓罪被判入狱,根据当时的判决到2008年他的刑期就应该满了,可是直到现在为止,牛玉强还在监狱当中服刑,那么在牛玉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来看一下记者发回的调查。

    牛玉强的家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繁华地段,牛玉强的家就住在这栋楼的6楼。牛玉强的母亲今年75岁了,说起当年的事她仍然思路清晰。牛玉强兄妹三个,他在家排行老大,是家里惟一的男孩,1983年牛玉强20岁高中一毕业就在工厂里干上了临时工。牛玉强的母亲回忆,儿子性格内向却很爱面子,讲哥们儿义气,经常有社会青年到家里来找他,而每回他都会跟着出去。牛玉强的母亲担心儿子头脑简单总怕他学坏了,所以尽管平时工作忙,可一发现儿子没在家呆着就一定会出去把儿子找回来。

    可俗话说看得住一时看不住一世,牛玉强最终还是出事了。最初听邻居说儿子被公安局给带走了,母亲并没有当回事,后来儿子被法院以流氓罪判了刑。

    流氓一词作为罪名最早出现在1979年颁布的我国第一部《刑法》。1979年《刑法》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它流氓活动。1983年虽然距离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了6年,但是文革期间砸烂公检法的做法,不仅导致了司法系统的瘫痪更导致了社会治安形势的异常严峻。10年动乱的后遗症之一就是滋生了一大批没有法治观念的人,寻衅滋事、调戏妇女的事情在各地频发,所以那个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维护社会治安 严厉打击犯罪。

    牛玉强的老母亲说过去孩子多大人也忙,不像现在这么在意孩子,所以到底牛玉强当年都做了什么她也说不清楚。而在这张判决书中我们看到,被告人有11个,牛玉强位列其中,法院查明:1983年6月间牛玉强等人策划成立流氓组织“菜刀队”,牛玉强是“菜刀队”的骨干分子,聚众寻衅滋事、持械斗殴,最严重的行为是对人进行毒打,砸了人家玻璃、抢蒙古刀。

    1983年有一个《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规定了对下列犯罪可以加重处罚直至判处死刑,其中就包括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还有就是携带凶器从事流氓活动,还有就是对制止违法犯罪的人员进行行凶报复的,对这样的犯罪、伤害罪、流氓罪,它是可以判处在原来规定的基础上可以7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可以判无期徒刑,可以加重处罚到死刑。1984年3月牛玉强被法院以流氓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劳动改造。同年5月,牛玉强等一批因为流氓罪被判刑的罪犯被拉到了新疆石河子监狱去服刑。

    入狱6年后由于表现良好,符合减刑的相关规定,1990年4月牛玉强的刑期由死缓改为有期徒刑18年,也就是说2008年牛玉强就可以刑满释放了,然而1990年11月牛玉强因病获得了保外就医的机会,就在这一年他回到了北京进行治疗。在这张保外就医证明书上记者看到,牛玉强患上的是空洞型肺结核,经过新疆兵团劳改局批准暂予保外就医,批准时间是   

    主持人:1990年11月10日。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阮齐林教授。阮教授,保外就医这个词我们听过,但是对于保外就医他的身份仍然是犯人,对于这样的人 他保外就医期间应该由什么部门来对他进行监管?

    嘉宾:应该由他的就医的或者说他居住的所在地的公安部门来进行监管,跟它进行联系 跟它报到。

    主持人:这种监管的内容是什么?

    嘉宾:一般就是定期报告自己的情况,随时和公安机关保持联系,不得违法犯罪,不得外出经商、工作这样那样的,要专心治病,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遵纪守法接受监督,定期向他的监管部门汇报。

    主持人:对于保外就医的人来讲,他的义务是什么?

    嘉宾:他的义务应该就是接受监管,遵守有关保外就医的那些个规定,他和缓刑、减刑、假释的考验还是不一样,他毕竟是说本该是在监狱里面服刑的,只是因为他有疾病的缘故没有办法在监狱里服刑不得已保外就医,一旦这个情况消失了,他就应该收监执行。

    主持人:那像保外就医的人允不允许,比如说到外面去旅游一下?到外地或者说打打工 挣点钱?

    嘉宾:那肯定不允许的,因为他本身就是应该在监狱里面服刑,其他犯人都是无条件地在监狱里面服刑的,对他们的管束我想应该是更严格一点,要求更高一些。

    主持人:那么在这个期间牛玉强他的生活到底是怎么过的,他是否按照有关的规定履行了自己保外就医期间的相关义务呢?来看一下我们的记者发回的调查。

    经过调养,牛玉强的身体逐渐康复了,这期间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看病,二是每月向当地派出所交思想汇报,1996年的时候经人介绍,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朱保侠。这就是牛玉强的妻子朱保侠,当年她27岁,比牛玉强小6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牛玉强就把自己的现状告诉过朱保侠。朱保侠并不介意牛玉强的罪犯身份,她看中的是牛玉强是真心真意地对自己,经过一年的接触。1997年朱保侠嫁给了牛玉强,当时牛玉强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而且保外就医期间不能出去工作,因此朱保侠承担起了养家的责任。结婚后两个人和公婆挤住在一间6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里,婚后第二年他们有了个儿子。虽然成了家有了孩子,但是朱保侠说丈夫牛玉强始终没有忘记自己仍然是个罪犯,每个月都要向当地的派出所、居委会和司法所交3份思想汇报,而2004年的一天情况发生了变化。

    2004年4月底的一天,两名新疆石河子监狱的警察来到了朱保侠的家,称牛玉强是网上通缉的逃犯,朱保侠回忆说她当时怎么也没弄明白,丈夫牛玉强怎么就成了逃犯?那两个从新疆监狱来的警察解释说,牛玉强保外就医期限到达之后一直没有回监狱,属于脱管状态,这次他们要把牛玉强带回新疆继续服刑。当时距离2008年牛玉强刑满释放还有4年,虽然警察解释说只是把牛玉强带走服完剩下的余刑,但是毕竟骨肉分离,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朱保侠还是难以控制激动的情绪。

    丈夫走了之后,家里的担子全部落在了朱保侠身上,既要照顾年幼的儿子又要照顾年迈的婆婆,生活再艰辛朱保侠都能扛着,但是最让她不能理解的是丈夫在外保外就医,每个月都向派出所交思想汇报,管片儿的民警也时常会来家里了解丈夫的动向,怎么最后竟然成了逃犯呢?为了了解情况,记者来到了对牛玉强进行监管的北京市公安局八里庄派出所,由于派出所所长外出开会,我们没有了解到关于牛玉强的情况,随后记者分别来到了当地的司法所和居委会了解情况。对方称,牛玉强在矫正期间服从矫正规定,能够自觉接受矫正管理教育,在这期间没有发现他有违法犯罪的行为。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是由于牛玉强的身份特殊,他所居住的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对他还是有着深刻印象的。

    就在牛玉强被带走5个月之后2004年9月妻子朱保侠接到了来信,牛玉强的刑期被顺延到了2020年,记者电话采访了新疆石河子监狱管教科的工作人员。接电话的是新疆石河子监狱工作人员,牛玉强的事情一直是她经办的她认为牛玉强保外就医的时间是一年,时间到了牛玉强没有回到监狱属于脱逃。

    朱保侠拿出了丈夫牛玉强当年保外就医的证明,记者看到上面确实没有表明保外就医的具体期限,不过牛玉强的妹妹回忆说。1991年也就是哥哥牛玉强保外就医回北京的第二年,新疆监狱来过人,看病证明,后来他们走的时候又给带回去了。1991年的时候,新疆监狱来了两三个人对牛玉强的病情进行了评估,结果是牛玉强的身体还未恢复还需要保外就医,因此做出了续保一年的决定,有可能新疆方面强调的逾期未归,指的是这个期限。新疆监狱方面强调,他们一直给北京警方发协查函还曾经两次在公安网上对牛玉强进行了追逃,在1998年11月30日到2004年4月26日期间,新疆石河子监狱曾给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发过6封协查函,这是发函登记表和挂号信的存根,那么牛玉强这么多年始终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的管辖范围之内,而对他进行监管的派出所见没见过这些协查函并及时将牛玉强的信息通报给新疆监狱方面呢?派出所的朱所长告诉我们,他刚刚调到这个派出所,对以前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不过他说对于牛玉强的追逃和抓捕北京公安只是协助和配合。

    朱保侠认为,丈夫牛玉强不属于脱管刑期不应该被顺延,这些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等部门,她不知道跑了多少次。就在朱保侠四处奔波的时候,有人告诉她她丈夫牛玉强犯的流氓罪早在1997年的时候就已经被废除了。在1979年的《刑法》中,关于流氓罪的规定对当时很多犯罪都起到了震慑作用,对改善社会治安也起到了不可磨灭的积极作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流氓罪在司法实践当中也暴露出了许多问题。而在当时,很多我们现在看来本应用道德来约束的行为都被定性为流氓罪。

    1997年我国修订《刑法》被人称为“筐”的流氓罪,从《刑法》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3个非常明确具体的罪名,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淫乱罪,对轻微的打斗一般的男女关系不检点等行为,只由治安处罚和道德约束只要《刑法》没有明文规定罪名就不算犯罪,这就是“罪行法定”的原则,而这也彰显了中国法治精神的进步。

    主持人:现在不光是牛玉强的家人,有这样的疑问,我估计可能很多人都有这样的问题几十年前判的罪名,现在牛玉强还要为《刑法》中已经不存在了的这个罪名,去继续服刑吗?

    嘉宾:这个说法其实是对法律的一个绝对的误解,那么流氓罪是曾经79年《刑法》160条规定的罪名,这个罪名是这样规定的,就是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它流氓活动,情节恶劣的处7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是当年的规定。那么后来97年修订《刑法》的时候就把这个罪名给分解了,分解成主要是3个罪,一个是聚众斗殴罪,第二个是寻衅滋事罪,第三个是侮辱妇女,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那么牛玉强当年被定的这个行为应该属于寻衅滋事,就是像持械抢人家军帽、打架、多次的,是这样的情况被判了流氓罪,准确地说应该是他被以流氓的罪名对他的寻衅滋事的行为定罪判刑了。

    主持人:那么因此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就是他这种行为在当年的《刑法》中是有罪的,那么在现在的《刑法》中也是有罪的,只不过罪名不一样了。

    嘉宾:对,罪名变了,旧《刑法》叫做流氓罪,现行的《刑法》叫做寻衅滋事罪,那如果说在过去比如说20多年前,某人因为什么行为犯了一个什么罪,后来《刑法》修改了不光是说把这个罪名换了,而是整个这种行为现在就不看成是犯罪了。

    主持人:可这个人现在还在监狱里那他还要继续服刑吗?

    嘉宾:这种情况下,《刑法》第12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就是说如果依据过去的法律和政策定罪判刑,是一个有效的判决的,那么因此这种情况下即便在之后法律发生了变化,认为这种行为不是犯罪了,那个判决依然有效,不适用新的法律。

    主持人:所以对于牛玉强来讲,他仍然还要回到监狱继续服刑,但是现在问题出来了,他回到监狱继续服刑到2008年就应该出来了,可是他的刑期被顺延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嘉宾:那么首先根据我们刚才看的,已有的情况来看犯人这一方似乎没有什么大的过错,但是从监狱方面认为说我们到期以后一年以后,我们去了一次续了保了一年,一年为期,那么在之后他们曾经发过多封信件,结果北京公安方面没有回音说找不着这人了,没有回音,所以它不得已网上通缉了,那么它也有它的道理,如果真要是说找到这里面究竟是犯人的过错还是监狱执行机关的管理不善的问题,这个恐怕还要进一步地调查和核实。

    主持人:就在牛玉强的妻子为丈夫的这件事儿在四处奔波的时候,2010年10月份一个人找到了牛玉强的妻子。

    这个人叫田跃进,北京人,当年因为流氓罪被判刑,也是在新疆石河子监狱服刑,和牛玉强一样他在服刑期间也经历了保外就医,之后刑期也被往后顺延了10年。2010年10月,他服完了顺延的刑期回到了北京。田跃进是1992年保外就医的,在他保外就医的证明书上写的也是暂予保外就医,没有规定期限,据他说保外就医期间他一直和派出所保持联系,但是2004年他被带回新疆之后,刑期就被顺延了。根据判决,2005年田跃进的刑期就应该到了,可是直到2010年10月田跃进才被刑满释放。据他说,跟他和牛玉强有着相同情况的人在北京还有将近20人,听了田跃进的话朱保侠更担心了,到2020年还有9年,她不知道已经75岁的婆婆能不能等到儿子回来,孩子那时也已成人,错过了和父亲培养感情的时期,而最让朱保侠担心的是丈夫牛玉强的身体。

    主持人:现在也有的律师包括一些法律工作者提出说对牛玉强这种问题,能不能起动启动特赦这样一种法律的程序。

    嘉宾:启动特赦,我觉得有点小题大作,接下来其实是有个变通措施的,因为《刑法》有一个假释制度就是有条件的提前释放只需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服满了一定的刑期,第二个是确有悔改不至危害社会,考虑这样的因素,监狱当局给他(牛玉强)报一个假释,那么当地的法院给他裁定一下准予假释,他是可以回来的。

    2011年1月20日,新疆兵团农八师监狱管理局狱政科给牛玉强的代理律师发函表示,监狱管理局按照国家法律及政策对牛玉强刑期的顺延是合法的,信中说罪犯牛玉强作为一名服刑人员在没有接到释放证明之前应该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接受法律的惩罚和改造,可是其却明知自己未刑满释放保外也超期了,却抱着侥幸心理逃避刑罚,在社会上长达11年之久,不向监狱汇报情况也不归监,为了执法的严肃性,维护法律的尊严,严厉的打击各种逃避刑罚的犯罪分子,他们决定将牛玉强的刑期往后顺延11年9个月零28天。也就是说,牛玉强将于2020年2月21日刑满释放。

    主持人:感谢您关注本期《今日说法》,也感谢您到演播室参与我们的节目,谢谢,稍后请您继续关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为您带来的其它节目,明天同一时间《今日说法》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