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今日说法]打工奇遇(2011.03.17)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9日 18: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今日说法]>>

    主持人:我们现在看到是凌建铭一家三口很幸福的一个家庭合照,在拍完这张照片没多久,凌建铭就到深圳打工去了,但是到了今年1月22日晚上22∶00多钟,凌建铭被人打倒在了路上,是谁打的凌建铭,为什么要向他出手呢?看一下今天的记者调查。

    这里就是凌建铭倒下的那个路口,2011年1月22日晚上22∶00左右,凌建铭和他的工友就是在这里遇见治安队员的。他叫凌斌,是凌建铭的工友,当天晚上他和凌建铭两个人提着一包废旧电线准备到收购站卖掉,走到这个路口时,他们遇到了一个骑着摩托车身着制服的治安队员。治安队员一边喊他们蹲下,一边用对讲机通知其他人赶过来。凌斌很害怕,一口气跑回了他租住的房子,定了定神还不见凌建铭赶上来,于是他赶紧给工头凌俊打了个电话,大概10分钟后工头凌俊赶到了现场,眼前的一幕令他大惊失色。

    凌俊称自己赶到现场时只看见受伤的凌建铭,不知道谁是打人者,围观的人也都说没打。看到民警叫治安队员走开一边说做一下笔录。一个小时后,昏迷的凌建铭被120急救车送到了深圳市龙岗区人民医院抢救,当天晚上接诊的杨医生介绍了凌建铭的伤情。凌建铭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形成了一个深昏迷的状态,瞳孔散大,呼吸很微弱。医生给凌建铭下了病危通知书,工友们怎么都不敢相信一个小时前还有说有笑的凌建铭,现在却挣扎在死亡的边缘。

    工头凌俊说凌建铭是他手下的工人,他们负责的是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整治电线的工程,主要任务就是把街道社区的有隐患的电线拉直,把老旧没有用的电线换下来,那天晚上凌建铭和工友拎的那包电线就是工程拆下来的废旧电线,没想到却遇到了不测。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凌建铭被推出了手术室,此时的他已经被医生宣布为脑死亡状态,凌建铭到底是被谁打的,是盘查他的治安队员吗?只有他始终和凌建铭在一起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我们来到了深圳市龙岗区爱联社区治安队,想在这里找到那名治安队员。这里的工作人员说我们要找的治安队员现在不在,至于去哪里叫什么名字他们都说不知道。

    凌建铭的老家在广东省吴川市东山村,距离深圳市还有500多公里的路程,家人是第二天中午才赶到医院的。妻子希望凌建铭快点醒过来,因为他们可爱的儿子已经会叫爸爸了。妻子说丈夫凌建铭是家里的长子,他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都在上学,父母身体都不好,所以家里的生活主要靠凌建铭在外打工挣些钱,得知凌建铭出事了,为了医药费父母东凑西凑最后也没有凑够1000块钱就来到了深圳。1月25日是凌建铭受伤的第三天,虽然有呼吸机的帮助,但最终他还是出现了身体脏器衰竭停止了呼吸。凌建铭走了,医院的诊断证书上写着凌建铭死于急性特重型颅脑损伤。

    凌建铭是被谁用钝器打死的呢?他在被打的时候旁边有没有人看到呢?我们决定到事发现场附近去寻找目击证人。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拉面馆的门口,面馆的人是不是了解情况呢?拉面馆的老板说当时店里吃饭的人多太忙,没注意到自己眼前发生了什么,这家小店距离事发地点最近,他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呢?大家都说不知道。

    这个村子叫嶂背二村,这里大部分都是外地来的人租房子在这里做小生意,我们继续在村子里走访其他的村民,试图寻找到当晚的目击证人。我们走访了离出事地点最近的十几户人家,他们都说不清楚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真的没有人目睹当天晚上的情形吗,还是他们另有隐情呢?

    工友凌斌说,那天晚上他逃离现场时跑到这个拐角处回头看见现场只有凌建铭和治安队员两个人在,随后工头凌俊到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其他人在场,他只看到警方正在向治安队员了解情况。了解到这些情况,凌建铭的家人怀疑是治安队员打伤了凌建铭并导致了他的死亡。工头凌俊说他赶到现场用了9分多钟,工友凌建铭从现场跑回宿舍大概也就用了两三分钟,这两个时间加起来一共最多只有13分钟左右,而在这短短的13分钟里凌建铭就已经被打得不省人事了,那个只有治安队员和凌建铭所在的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记者再次走访了村民,希望能够寻找到目击证人,这一回我们选择的是离出事地点稍微远一点的村民。这位老人的说法传递给我们两个信息,第一确实有人用棍棒之类的东西殴打了凌建铭。第二现场除了治安队员之外还有村里的其他年轻人,那么到底是谁动的手呢?是治安队员还是村子里的年轻人呢?

    这是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的一个摄像头,它正好对准事发的路口,想必它能够记录下当天晚上事发的情况。顺着摄像头线路的走向,我们很容易地找到了它的主人家。一提起录像的事,老人的情绪就很激动,他说事发后整套录像设备都被公安机关拿走了。老人承认那个摄像头对准了那个路口,可当记者问老人那个录像都拍到什么的时候,老人欲言又止起身就走。老人不肯告诉我们摄像头究竟记录了什么,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找到了深圳市龙岗区爱联派出所了解情况,存有现场录像的硬盘就在他们手里。

    事后经过我们调查,这个摄像头的主人正是案犯的家人,案发地点就在这个巷道他居住在周围附近这里,这个摄像头案犯作案之后恐慌把这个摄像头人为地已经破坏了,目前这个摄像头里面拍下来的内容,目前我们正在找专家进行恢复处理。薛所长说存有现场录像的硬盘已经被它的主人毁坏了,因为他们参与了并殴打了凌建铭,据警方调查殴打凌建铭的5个嫌疑人都是本村的村民,其中有两兄弟就是先前我们采访的那位老人的孙子。

    老人说那天晚上,孩子们本来是在楼上吃烧烤的,他们是听到了楼下的吵闹声才跑下去看热闹的,这怎么能说就是他们5个孩子打的人呢?两位老人不承认孙子打了人,那么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过我们见到了嫌疑人邓文辉的笔录。笔录上写着:我看见陈志聪在邓家一楼的楼梯口,拿了一根钢管跑出去,看见很多人围在一起,我从人群中挤进去,看见一个男子躺在地上双腿弯曲着,旁边3名保安在场。邓文辉冲上去首先用右脚踢了那个男子的肚子,陈志聪也冲上去,右手拿着钢管往那名男子右脚砸了一下。在混乱当中每个人说法不一样,有的说踢了几脚,踢的部位有的说踢的肩膀踢到背部,也有说踢到头的,至于说致命伤目前警方正在具体核实这一块,但是5个在场动手的人据旁观人讲,他们5个互相都指认,也都交代自己有打人的情况。

    从警方的叙述和嫌疑人的笔录中,我们至少可以确定两点:其一,这5个年轻人的确殴打了凌建铭。其二、在他们到达现场之前,凌建铭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对于薛所长的说法我们采访现场围观的群众时也有所耳闻。而在犯罪嫌疑人邓某的笔录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话,我看到有我们村的治安员陆水安把一个男子按倒在地,但年轻男子好像很大劲儿,我就问陆水安那个年轻男子是干什么的,陆水安回答我说是小偷,偷电线的,陆水安叫我快点下去,我就跑下去了。

    凌建铭的家人认为,治安队员声称凌建铭是小偷,大声喊抓小偷的做法是导致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那么治安队员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认定凌建铭是小偷的呢?据治安员讲,看凌建铭他们在抬物品的过程当中,裸露出来电线,队员上去问他们的时候其中有个人拔腿跑掉了,情况可疑,在这之前,这个区域发生过被盗剪电线的行为。

    采访时记者得知,5位村民因涉嫌伤害罪被羁押而当时喊抓小偷的治安队员目前还在上班,于是我们又来到了社区治安办公室,经了解得知治安队员陆水安正在休年假,记者拨通了他的手机。陆水安挂断了我们的电话,不过在社区治安办公室我们了解到,陆水安是2005年经培训考核成绩合格取得深圳市保安员资格证的,现在是深圳市龙岗区爱联社区治安队的班长,那么治安队员到底是做什么的呢?招聘治安员就是为在一定区域维护社会治安进行服务工作,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及时发现制止违法犯罪行为,碰到可疑情况及时报告公安机关,采取相应的措施,他们仅仅是报告,报告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采取相应的措施,但是他们可以发现、控制这是一个情况。原来 这些治安队员都是社区从保安公司招聘的,负责社区的基本治安维护,业务上归公安机关指导,这就更让凌建铭的家人想不明白了,治安队员既然是维护治安的,为什么村民还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把凌建铭打成重伤并导致死亡的呢?那么当时治安员又在做什么呢?

    采访时我们见到了案发时另外两名在场的治安队员。两名治安队员强调在现场他们努力劝阻冲上来大打出手的村民,但是由于他们人少力薄最终没有制止住这场殴打。

    主持人:我们今天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洪道德教授。洪老师,现在根据初步的调查下狠手打的是5名村民,那么5名村民打凌建铭的这个行为在法律上应该如何定性?

    嘉宾:如果没有特别的证据证明的话,应该是定故意伤害致死,但是至于他们造成被害人死亡是不是出于主观上就想把他打死这样一个主观的心态,还需要找进一步的证据来证明。

    主持人:因为打人的虽然是村民,但是旁边有治安队员,所以我们就必须要搞清楚深圳市的这个治安队员,他的职能范围有多大,他是个什么身份,他有什么法定职责。

    嘉宾:通过《人民警察法》你就可以看到,通过《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看到这个权力 这个职责是交给公安机关的,那么这两部法律都没有说公安机关还可以再转委托给别人,他只是协助公安人员 、民警去在某个领域里面进行执法,那么单独地让所谓的治安队员也好还是叫什么保安也好,说让他们单独地去执法去对社会进行管理,这个应该说没有国家法律这个层面上的依据。

    主持人:所以如果是一个治安队员去抓小偷,假设他就是抓小偷,那么这种行为也就和其他公民去抓小偷是一样的。

    嘉宾:没错,仅仅是基于公民同犯罪做斗争的这个角度来设定他的权利,是这个层面的问题而不是执法层面的问题。

    主持人:对。

    嘉宾:最主要的就是说你没有证据证明他拿这个东西一定是偷来的,甚至也没有怀疑的证据,所以说他这个主观判断离法律的要求甚远,差距很大。像我们这个片子里面看到,他认为对方是小偷,然后给你留滞下来勒令你停下来,还要把你控制起来,这纯纯粹粹是属于执法的权力。

    主持人:按照犯罪嫌疑人邓文辉的笔录,他们当时对事件的描述是说村民是帮治安队员的忙,帮治安队员抓小偷,那么帮治安队员抓小偷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治安队员的行为应该怎么说?

    嘉宾:应该算是失职、共犯,在我看来是共犯。你招村民这个行为就给你带来了另外一项义务,什么义务,你要确保村民不越出法律的雷区,去对别人进行伤害的这个义务,那么就本案来看,主观上面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意识说不能去打人,最起码现在在证据上面看不到,证据上面看不到,客观上面也没有证据表明他进行了劝阻,他进行了有效地隔离把他们双方

    都没有,那么我认为他的这个招唤行为带来了他应当履行的义务,而没有履行他就是一种事先无同谋的共同伤害。

    主持人:目前据我们了解,这个案件当中我们提到的3个治安队员仍然在正常的工作当中,而公安机关给我们的答复说摄像头拍下来的录像也在技术修复,凌建铭的家属在等待着相关部门对凌建铭的死亡给出一个说法,而且在等待的过程当中他们心里面觉得很不平衡 窝囊,因为凌建铭被治安队员叫做小偷,那么凌建铭出来卖电线的这个行为真的是盗窃行为吗?来看一下后续调查。

    凌建铭是被当做小偷打死的,人被打死了还落了一个小偷的恶名,这让他的家人无法接受。老家的村民听说这件事都很气愤,一些看着凌建铭长大的村民说凌建铭绝不可能是小偷,都说凌建铭从小到大老老实实的,品德很好。只是老家的人也不清楚凌建铭在深圳在做什么,他要去卖电线的行为违不违法,工头凌俊说2011年年初他带着凌建铭等10个老乡通过深圳市一家建筑公司内部,包来了这个整治电线的工程,凌俊说处理废旧电线这件事他事先请示过公司。工程负责人蔡经理说,他们不知道该怎样给凌建铭等人处理旧电线的行为定性,不过公司承认凌建铭不是他们公司的正式职工,只是包工头找来的临时工。蔡经理说凌建铭和他们公司,没有人员上的隶属关系,但是凌建铭确实是参与他们工程的工人,并且那天晚上他们处理的旧电线是工程上拆卸下来的废旧电线。

    凌建铭的家人说关于凌建铭的死亡,他们希望尽快有个说法,一是凌建铭是不是小偷,二是谁该对凌建铭的死亡负责。

    主持人: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也感谢洪老师参与现场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电视台一套综合频道下面的节目,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