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贵阳市长原助理受贿款塞五个保险柜 金银满地扔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17日 14: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他不抽烟,不打麻将,不滥酒,也没有情人二奶之类的事。◇这个贪官勤俭又节约,20年来他受贿的赃款塞满了整整五个保险柜。

检察官对樊中黔提起公诉。

  第一个保险柜

  藏匿地点:樊中黔家中

  藏匿金额:人民币604万元、欧元13万元、美金10.3万元、港币46万元、18万元的购物卡

  第二个保险柜

  藏匿地点:樊中黔以女儿名义所购一套空房中

  藏匿金额:人民币52万元

  第三个保险柜

  藏匿地点:某房地产老板家

  藏匿金额:人民币252万元

  第四个保险柜

  藏匿地点:樊中黔在司法厅的空房

  藏匿金额:人民币252万元

  第五个保险柜

  藏匿地点:樊中黔母亲家

  藏匿金额:人民币150万元、美元20万元

  2010年7月29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法院终于对贵阳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市长助理、金阳新区管委会主任樊中黔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樊中黔长期大肆收受王刚、崔全庆等50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005万余元,美元4万元、欧元0.8万元、港币24.8万元、金条50根(价值人民币18万多元)等。其尚有人民币246万余元、美元25万余元、欧元12万余元和港币36万余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判处樊中黔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樊中黔不服,口头提出上诉。2010年9月8日,贵阳市中级法院受贵州省高级法院委托,对该案作出终审宣判:核准贵阳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樊中黔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判决。

  樊中黔倒了。有人说他豪爽仗义,有人说他霸气十足。但说他贪污受贿,谁都不信。樊中黔吃穿普普通通,手机修了若干次还在用,一双皮鞋换了三次底还要穿,哪像个贪官?

  樊家满地金银随便扔

  2008年春天,贵阳市检察院收到了一个匿名举报,说樊中黔收了一个房地产老板人民币10万元和5根金条。

  办案人员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举报信中所讲的那个房地产老板,证实了确有其事,虽然只有区区10万元和5根金条,但检察机关决定依法立案查处。

  虽然有了行贿人的证词,但如果没有与之相应的证据印证,樊中黔是不会轻易认罪的。4月21日一早,办案人员对樊中黔的住宅进行搜查。在这套房子里,检察官们看到了一个一米二高的大保险柜。樊中黔的妻子说,那是他老公的柜子,她不知道保险柜的钥匙在哪里。办案人员要樊中黔交出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可樊中黔却一口咬定那是他二哥放在他家里的保险柜,他根本没有钥匙。检察官们只好打电话请公安机关叫人来开锁。

  这是一个有两个门的保险柜,当办案人员拉开了其中一个门时,只听哗的一声,一扎扎百元大钞垮落下来,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塞得满满的一柜钱。然后再打开第二个柜门,依然是满满的一柜钱,取出那些钱来,全是多年不见的蓝色百元大钞和时下流通的红色百元券。保险柜里边还有一个小柜子,但里边仍然没有所要找的5根金条,全是美元、欧元等外币。

  这场面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经仔细清点,计:人民币604万元、欧元13万元、美金10.3万元、港币46万元,此外还有华联、百盛、大昌隆等超市的面值为5000元的购物卡若干,计人民币18万元。

  这应当是一个不小的胜利了。但不要以为在惊人的巨款面前樊中黔就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相反,樊中黔还在那边向办案人员发脾气说:“在组织还没有对我作出处理之前,我还是党和国家干部。你们要清楚,我是省人大代表,省党代表!有这样对待一个党的干部的吗?”就这样,樊中黔拒绝回答一切提问。

  第二天,也就是4月22日,办案人员对樊中黔的住宅进行了二次搜查。

  办案人员走进了樊中黔的书房,那里乱得让人无法下脚。那些50年或30年的茅台酒堆了半间屋,检察官们粗略估计,那些酒价值不会少于100万元。房里有个书桌,书桌上有七八个还完全没有拆封过的手机,那些手机,每个都是价值七八千或一万的高档手机。地上堆满了各种样式的衣物袋,似乎从来没打开看过。在其中一个衣物袋里,检察官们发现了一砣用旧报纸包好的人民币,一数,有20万元。在另一个衣物袋中,办案人员终于发现了金子,但却不是那5根金条,而是5盒金块,每盒9块。检察官们要登记时,樊中黔的老婆轻描淡写地说:“那个东西不值钱的,是人家送的小玩艺儿。”后来经专家检测,这不但是真金,且是99%的“千足金”,价值18万元人民币。与此同时,办案人员还在屋中搜出一把保险柜的钥匙和说明书。

  樊中黔咋这么多保险柜

  第二次搜查,办案人员还是没找到那5根金条,但搜出了樊中黔在金阳“碧海龙珠”的两套房产证,于是顺藤摸瓜,终于在金阳“碧海龙珠”那套房子里,找出了第一天所要找的那5根金条。但此时,区区几万元的5根金条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樊中黔还有个保险柜藏在哪里?这次樊中黔被调查时,他也想出了他的对策。他给自己准备了三个“袋子”,也就是说,把那些巨款往三个袋子里装,一个袋子是“受贿”,这个袋子装的不多,他交代了三个开发商送了他150万元;第二个袋子是“礼金”,也就是说大多数是那些下属、朋友在过年过节时给他拜年送的,有500多万元,还有就是有点非法所得。

  樊中黔认为,这样当然也就没有多大的事了:拜年的礼金犯不了罪,你怎么收来还得怎么还我;非法所得无非是没收,区区几十万元,拿去吧;至于受贿150万元,只要退了赃,也判不了几年。

  但办案人员不会相信他那三个“袋子”。

  很快办案人员在樊中黔以他女儿名义买的一套空房里,找到了一个保险柜。里面藏了52万元人民币。这是第二个保险柜。

  不久办案人员找到一个与樊中黔交往深厚的房地产老板。那老板交代,就在出事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20日,樊中黔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有人在举报他,就急忙把一个保险柜转到了他家里,里面藏了252万元人民币。这是樊中黔的第三个保险柜。

  第四个保险柜是这样找到的。那天晚上,办案人员审他时说:“樊中黔,我们已经找到了你的第二和第三个保险柜,又起出了304万元,可你还有保险柜没交代。你还有几处房子我们也一定会找到。你要是不相信我们的能力,你就什么也不说,让我们慢慢地找,你看着办吧。”樊中黔沉默了好一阵,终于交代他在司法厅有套空房子,老外婆去世后就一直空着,那屋里还有一个保险柜。在樊中黔的这第四个保险柜里,办案人员起获的是又一个252万元人民币。

  这时,办案人员已找出了樊中黔的4个保险柜,但这4个保险柜都是请人打开的,而他们手中所掌握的一把开保险柜的钥匙却一直没有找到其应该打开的保险柜。办案人员向樊中黔摊最后一张牌:“樊中黔,我们在你家中搜出一把保险柜的钥匙和说明书,可都不是前面4个保险柜的,你这保险柜藏在哪里?”

  樊中黔万般无奈,只好讲出:那把钥匙对应的保险柜藏在他80多岁的老母亲家里。最后,检察官们用那把钥匙打开了樊中黔的第5个保险柜,里面有人民币150万元、美元20万元。至此,樊中黔5个保险柜里的1310万元人民币,以及30余万元美元、13万元欧元、46万元港币等大量外币全被查获。

  20年老板长线钓大鱼

  与此同时,办案人员查出樊中黔共有合法和非法的房产9处,面积最大的239平方米,最小的也不低于116平方米。其中有受贿的一套,在金阳“碧海龙珠”,价值32万余元;还有两套系樊中黔之妻谭瑾以低于市场同期价在房产商手里买的,不仅是房产商少收了21万元,且两套房子所用的20.5万元装修费也是房产商出的。至此,樊中黔之妻谭瑾涉嫌共同受贿也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并逮捕。

  樊中黔哪来这么多钱,这么多房?

  樊中黔面对搜出来的巨额财产,也开始怕了。

  樊中黔就是樊中黔,就是在绝望中也依然头脑清醒。他开始“吐”了。20年来他共收受了70多个房产商和工程承建商每个人多少人民币,多少美元等等,虽然具体细节记不得了,但每个老板送他多少,他一一道来,仿佛就在昨天。他这些交代,后经逐一调查取证,居然不差分毫。

  其实也不需要什么细节,樊中黔受贿的所有细节都几乎一样。

  所有行贿者只有两类,一是房产商,二是一些工程承建商;受贿的时间也都是两种时间,一是以过年过节为借口送上一万两万,年年拜年年送。这类“送”,有的是给他拜了四年、五年,有的长达六七年,才最后收钩,让他办理某个手续,审批某个项目。二是拜年之外,某件事办成了,一次性“感谢”。这种“感谢”一“谢”就是10万、20万,甚至上百万。

  有个姓来的老板,从1996年起就年年给樊中黔拜年,拜一次年送个一二万,但一直到2001年才有事找樊中黔,请他为该公司因兼并另一个公司而提出的土地使用权变更给予帮助。樊中黔利用时任国土局局长之便出了点力。后来,来某以资助其女儿出国为名,又“赞助”了樊中黔20万元港币。来某从1996年至2008年,13年拜年送了20万元,一次性感谢送了20万元港币,可谓“长短结合”。

  樊中黔给人办事其实很简单,就一句话。可一句话就是几十万元。如有个姓王的房产老板,按规定要缴257万元的配套费,王老板想缓一下。需知257万元不是小数,若缓缴一年半载,那可就是一笔不小数。王老板在2001年中秋节找到樊中黔,一次送给樊10万元。樊中黔说可以,王老板一缓就是一年,直到2002年才缴了。就在王老板来缴费时,樊中黔又安排他的下属免收了20.9万元利息费。然后,又是在一个中秋节,王老板还是以中秋节的名义送了樊中黔2万元人民币。这就是樊中黔的所谓过年和中秋等节日礼金。像这样的帮忙,樊中黔个人收了王老板12万元,国家却少收了20余万元。

  又比如房产老板胡某,从2000年起就一直给樊中黔年年拜年,中秋送礼,一直送到樊中黔2008年进了笼子。9年的时间共送了14万元人民币。也只找过他一次,就是2002年请求缓缴800万元的“配套费”。樊中黔同意了,胡老板便整整“缓”了一年。这800万元一年的利息是多少?大约有76万多元吧。当然胡老板节约的就是国家损失的了。

  从来没有主动索过贿

  樊中黔有这么多钱,人们一定以为他是个挥金如土、非常奢侈的人,或以为他像有些大贪官那样只要是见了钱,就恨不得全都据为己有,总是先谈“好处”后谈事。有人在网上评论樊中黔说:他是“臭名昭著,口碑极差”,“很阔绰,很威风,经常出入娱乐场所,花天酒地。”其实不是这样的。

  樊中黔的父亲是个廉洁的老革命。樊中黔家五兄妹,日子过得并不宽裕。樊中黔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想吃街上的那种肠旺面。可一人吃一碗,虽说只是几角钱一碗,可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咋办?于是父母亲就在家里煮了一锅面,然后在街上买一碗肠旺面回来,把那碗肠旺面倒在锅里和和。这样,就人人都吃到了肠旺面却又花钱不多。

  在这样一种家庭环境里长大的樊中黔,很多生活习性已成自然,不可更改。就是他童年骑的那辆破童车,他至今还保留着。好像是为了时刻不忘过去。如前所言,就是在他受贿那么多钱后,他穿的一双皮鞋,底子换了三次,他还要修了再穿。他不抽烟,不打麻将,不滥酒。那么多钱,检察官们发现他确实没有包养情人二奶之类的好色之举。除了实在躲不开,他很少去外面吃饭,而是喜欢自己提着菜篮子上街买菜,然后亲自下厨做饭炒菜。2007年,就在他五十岁生日那一天,也只在贵阳市一个一般档次的“外婆桥”请了几个朋友,不过一二桌人也就过了五十大寿。他几乎没有什么奢侈的嗜好,只是偶尔和同事们斗一盘“小地主”而已。

  当然,他老婆和女儿则是另一回事。他老婆要买衣物,总是坐了飞机去香港或广州买;她女儿为了弹好钢琴和唱好歌,也每次都是坐飞机去北京请名师指点,那每来回一趟就是四五千元。她们比樊中黔会享受。

  但是,因为他一直就在一个非常吃香的位置上,当过国土局长、建设局长、金阳新区管委主任、市长助理等等,那些开发商、工程承建商早在若干年前就来给他拜年送礼,挡也挡不住。他似乎也没有理由挡,人家又没什么事求你,是“看得起你”“佩服你”才来拜你,你怎么个挡法?只是若干年后才偶尔找你一次,那时,你总不能不够朋友吧?于是,就给人把事办了。故在那些人口中,樊中黔是个耿直人,够朋友!够哥们儿!他说要给你办的事,就一定给你办,从不耍赖。那时候,樊中黔所到之处,满耳尽是甜蜜的歌儿,满眼都是由衷的敬重。

  而樊中黔,他从小养成了节俭的习性,他甚至学不会浪费,他不需要那么多的钱。所以他从来没向人索过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爱钱”的人,却偏偏又收下那么多钱。

  就这样,家中的钱越来越多,却又不敢去存入银行。他深知,银行的存款多了,哪一天若是组织上要查你,那是非常容易暴露的事。于是从20年前第一次受贿的一千元钱开始,到后来的一次几十万、一百万,他都一一存在家中保险柜里。他想,在银行里,你查不到非正常存款。而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他完全相信他的关系,相信他的信息灵通,到时再紧急处理也来得及。

  就这样,堆集如山的钱,用也不敢用,穿也不敢穿,存也不敢存。就那么无用地锁着。直到案发,直到身不由己,他才向检察官说出了他的深刻感悟:“哎,这么多的钱,我拿来做什么?平时无用,这回你们拿来给我量刑时可有了大用!”

  樊中黔真的是什么都不缺。这次检察官们给他计算的合法收入,就达20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那价值100多万元的酒,那18万元的购物卡,还有那些一台就是成千上万元的手机等等,那些都是小巫见大巫,不需上帐了。其中一笔钱,是30万元,樊中黔说是他女儿的压岁钱,是他二哥给的。检察官问他二哥有没有这事,他二哥说有这事。30万元的压岁钱,这样的压岁钱,全中国能有几个?但检察官们说,行,那就算作合法收入吧。如此家庭,你说,樊中黔还去受贿那么多钱做啥?就是老婆天天坐飞机去香港买衣服,女儿经常去北京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呀!

  这种悔,其实樊中黔早在案发之前的很早很早就有了。人们还记得,在他主持金阳新区管委会工作时,他多次在各种会议上大讲特讲廉洁的意义,他说,“一个人只有追求廉洁才是一种高尚,才有真正的幸福。一个有贪欲的人,他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幸福……”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时他就已经悔不当初了,已经背负着心灵的重压了,但又不能说破。他有苦难言,他已经被人当鬼使了,已经身不由己了,却又没有那样的勇气向组织说清楚自己的一切。也许因为他心存侥幸,也许因为金钱的诱人,也许因为他太过自信。

  他还曾在检察官面前感叹道:“作为一个读书人,我没有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还是廉洁好哇!我的父亲非常廉洁,他上了天堂;我这么贪,却进了地狱。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可怜我永远见不着我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