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少年自曝暴力拆迁内幕 给拆迁户写下对不起(图)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3日 16: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西部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跟着“大哥”在拆迁户家门口放炮、用刀棒砸大门

  ■给拆迁公司“撑场子”、“充人头”,吓唬“钉子户”

  ■妈妈不想让他干伤天害理的事,盼望他走上正途

昨日下午,小强给曾经被他伤害过的拆迁户写下了“对不起” 。宁峰 摄

  “我儿子才17岁啊,在学校时就跟着别人给拆迁公司‘撑场子’、‘充人头’,专门对付‘钉子户’。他们去了就在拆迁户家门口放鞭炮、往门上泼大便、用刀棒砸人家大门。他每次出去我都担心,说了他多少次也不听,你说可咋办啊?”昨日,西安市民李女士打来电话,向记者诉苦。

  五十多岁的李女士说,儿子小强(化名)今年刚满17岁。“儿子辍学后,就经常跟着别人去给人家‘撑场子’,一晚一晚不着家。我经常跟他说虽然家里穷,但咱也不能干违法的事啊!”

  昨日下午1时许,记者赶到了李女士家。李女士的儿子小强正蜷缩在床上熟睡着。“昨晚又不知道上哪去了,早上我买菜回来时才看到他盖着被子睡着了。”李女士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心疼地说,“我就担心他出什么事,每天提着刀棍给人家‘撑场子’能不出事?”

  李女士说,“我就是穷死,也不能再让娃去干这伤天害理的事了,现在就想让他找份正经工作,好好过日子。”“他从早上一直睡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昨日下午1时30分,李女士叫醒了儿子让他吃饭,小强则懒洋洋地躺着一直不想起。随后,小强就在被窝里向记者讲述了他是如何跟随“大哥”干“逼迁”的。

  组织分工

  拆迁公司将“活”分给几个“大哥”

  “我也是通过一个“大哥”才干上这行的,还在上技校时就经常跟他出去,其实一点都不难,只要跟着去,充个人头,撑个场子就行。”小强说。干的时间长了,他才知道,一般都是拆迁公司的老板将“活”分给几个“大哥”,并规定每个大哥每次要带来多少兄弟,一个兄弟就是一个“人头”,要是哪位“大哥”带的“人头”不够,老板就会将名额分给其他“大哥”。

  “人头费”一般能拿80元

  “现在的行情是,拆迁公司老板会给‘大哥’100元/个的‘人头费’,但是‘大哥’会从中‘扒钱’,一般每个人会扒20元;‘大哥’再把剩下的80元给下面的小弟,如果小弟再拉来‘人头’,他们也会从中扒20元钱。”小强说,这些“人头”一般不打架,只是到“钉子户”家里打砸。如果要动手打人,这样的“人头费”要高些,一般得二三百元。

  “大哥”一月挣了两万元

  “也不是天天都有‘活’,我们一般是有‘活’才出去,有时一周能出去两三次。每次去‘大哥’都会给报销车费,还管一顿饭。”小强说,“如果仅仅是充‘人头’、撑个场子,一般每个月能挣3000元左右,跟上班一样;要是能叫来人,从中扒‘人头费’就会挣得更多。我跟的这个‘大哥’,有一个月仅‘扒钱’就挣了近两万元。”

  暴力恐吓

  晚上出动 每次能去一两百人

  为了逼着“钉子户”早日签协议搬迁,他们经常一去就是一两百人,大多情况下就是为了吓唬“钉子户”。

  打人都交给外省打手

  “我们经常晚上零点后到拆迁地,只要看到家里灯灭了,估计他们睡着了,就在他们门口放一串鞭炮,吵得他们睡不成觉;或者拿着事先准备的棍棒、榔头、刀等工具到家里见啥砸啥,一般他们都不敢出来。”小强说,“一般砸完我们就跑到拆迁指挥部了,要是真有人追来,指挥部外边的保安就会拦着不让进,有人问起来就说不认识我们。”“有时我们还找些大便,直接往门上泼,一天泼一次,让他们住不成;有时我们还会给矿泉水瓶里装些沙子,直接往窗子上砸。”小强说,“一般打人时大哥都会叫些‘外流’(外省打手),他们打完就回去了,人都找不着。”

  有危险“大哥”被人砍过

  “其实我们‘撑场子’有时也会遇到危险。”小强说,中间有好几次差点“挂了彩”。

  去年有一次,他们在北三环附近的一个“场子”就差点被人打了。“这家‘钉子户’叫的人比我们还多,他们十多个人差点就把我们给围住了,他们都拿着榔头和刀。因为当时围观的人特别多,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围观者了,最后才逃脱了。我那个大哥没跑脱,大腿都被人砍了。”

  今年五六月份,在另一个“场子”也差点被人打。“多亏我们跑得快,要不就被人砍惨了。”小强说,“我们去了四五十人,都没带‘家伙’,没想到人家叫的人更多,每个人手里还都有刀,一个人还拿着一人多高的关公刀。”

  少年忏悔

  想对“钉子户”说声对不起

  华商报:为什么当初会想着去干拆迁呢?

  小强:那时在学校也没事干,想着给人“撑个场子”、站几个小时就能挣几十块钱还不累,所以朋友一叫就去了。

  华商报:你没想到你母亲会为你担心吗?

  小强:家里穷,就想挣点钱给妈妈减轻点负担。妈妈也经常说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华商报:你想对被你“逼迁”的人说些什么呢?

  小强:只是想对他们说对不起。(此时,小强拿起纸和笔工工整整地写下了 “对不起”三个字)

  华商报:你母亲不想让你再干这个,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小强:我想找份正经工作干,不让我妈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