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千万负翁”获评明星企业家 坦言花费百万运作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2日 05: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郜银河在获奖现场

郜银河

柴凌英

曾经一起创业打拼的夫妻,如今只能在缙云县看守所怅望同一角天空。

  表面上看,他是千万富翁,还被评为“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实际上,他是千万“负翁”,负债4000余万元。正如他的一位朋友比喻的那样——

  雪球里面埋炸弹

  林世钰 李培

  如果是几个月前,35岁的民营企业家郜银河可能会喜欢这样的场面:媒体云集,纷纷聚焦在他身上,听他侃侃而谈。但这次情况有很大不同:他因为涉嫌诈骗陈艳(化名)1100万元,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上,“中国公益慈善大使”、2009年度“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的光环消失殆尽,媒体看到的,是一个身穿囚服、头发萧疏的犯罪嫌疑人。

  11月17日早上9点,当郜银河和妻子柴凌英被法警押上浙江省缙云县法院的法庭时,旁听席上的人发现,昔日志得意满的郜银河憔悴了许多,尽管他的口才仍然十分了得,为自己的行为做了无罪辩解,但他已无当年面对记者侃侃而谈的风采了。

  曾经靠300元起家

  无论是面对媒体还是检察官,郜银河都对自己的创业经历津津乐道。

  郜银河1975年8月10日出生于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孙疃镇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18岁那年,郜银河产生了去北京闯荡的想法,于是带着东拼西凑的300块钱,踏上了北上的列车。火车很挤,他只能在过道上睡觉,无意中在别人座凳下面的旮旯边,发现了一本刊登着亚洲首富李嘉诚创业故事的杂志。

  看到李嘉诚创业之初流浪街头卖过报,也做过茶馆的小服务生等,最后克服艰难困苦,成为亚洲首富,郜银河心潮澎湃:只要努力拼搏,穷小子也可以变富商!

  到北京后,郜银河先在一家小餐馆打工。一年多后,由于拆迁,这家小餐馆也随之消失。于是郜银河靠着自己学到的做海鲜的手艺,又找了另一家餐馆。一次,在炉台前烧菜时,郜银河意外地被滚烫的油烫伤,那个老板怕担责任,给了他几千块钱,把他给打发了。

  头脑精明的郜银河心想:与其给别人打工赚取辛苦钱,还不如自己当老板。于是,靠着身体烫伤换来的这几千块钱,郜银河在北京王府井开了家小小的刀削面馆。他推出的吃一碗刀削面,同时送一盘凉菜的方式,十分受顾客青睐,生意立即红火起来。后来又开了餐馆酒楼,由于他能吃苦且善于经营,翌年,郜银河的积蓄达40余万元。

  与此同时,郜银河和浙江桐庐女子柴凌英相爱了,人生之路渐渐开阔起来。后来,由于酒楼拆迁,政府一次性补偿郜银河200余万元。带着这北京掘来的第一桶金,2004年,郜银河来到妻子柴凌英的老家浙江桐庐,成立桐庐诚信贸易有限公司,开始涉足煤炭和建材生意。

  “经济新闻人物”原是“负翁”

  熟悉煤炭和建材行业的人知道,没有一定知名度和人脉,是很难作出大名堂来的。头脑精明的郜银河于是想通过媒体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从2007年开始,他在《浙商》、《半月谈》、《浙江日报》等媒体上作宣传,树立自己的形象。记者看到,《浙江日报》“品牌周刊”2008年10月18日以“王宝强式的企业家”为题,称他是在苦水中泡大的企业家,现代徽商的杰出代表。文中还谈到郜银河成为千万富翁后节俭的生活习惯:

  有一天中午,郜银河把自己的奔驰轿车停在了一家小面馆门口,由于工作忙,坐下吃了碗面条当中餐了。这时,几个年轻人也坐下吃面条,看着郜银河既年轻又和蔼的脸庞,就与郜银河开起玩笑来。

  “老板不在家,你们当驾驶员的可轻松了?”几个年轻人随口说。

  “可不轻松,中午只得吃面条了。”郜银河回答。

  在这些年轻人眼里,门口停着的奔驰轿车十有八九是大老板的,看着郜银河如此年轻,又一个人在吃面条,毫无疑问是司机了。

  同时,为了积累人脉,他上了浙江大学总裁培训班,面貌憨厚,口才甚好的郜银河当上了班长。很多同学成了他日后“借”钱的目标,受害人陈艳就是其中一个。至案发时,郜银河还未结业。

  与此同时,他在桐庐建立安徽桐庐商会并担任会长。据当地媒体报道,郜银河“投下2000余万元,买下大楼和地盘,除了自己公司用房外,专为杭州桐庐安徽商会建立总部,把‘杭州桐庐安徽商会’8个金光闪闪的大铜字矗立在屋顶最抢眼的地方,而把自己的办公室安排在最不显眼的一楼”。

  2009年,郜银河从媒体上得知人民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和经济日报中国经济信息杂志社组织评选“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就毛遂自荐,向组委会提供了营业执照、企业业绩等材料。今年1月23日,颁奖典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郜银河荣获“2009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人生达到巅峰。

  这个光环给他日后的“借钱”带来了极大便利,许多人就是因为他头顶光环,相信他是个有实力的老板,才把钱借给他的,没想到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目前,仅浙江省缙云县法院正在执行的郜银河借贷案,7件案件涉案总金额超过1150万元。

  郜银河案发后,很多人惊诧:郜银河在参评时已经身负重债,其房产和汽车已于2009年11月被法院查封,这样的“负翁”是如何被评为“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的?记者采访时了解到,郜银河的妻子柴凌英在公安机关的一次讯问笔录中坦言:“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是花了钱的,郜银河说花了100万元,我觉得不止这个数。”

  表面上看,“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十分荣光,但荣光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呢?公安机关提取的桐庐诚信贸易有限公司损益表及利润表显示:2007年公司主营业务利润为27.73万元,2008年净利润为1.9万余元。

  为了方便给企业贷款,郜银河还于2009年在杭州注册成立了郜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公司只有沈明(化名)一个员工,每月领着3000元工资,没有开展过任何业务,无事可干。更好玩的是,身为老板的郜银河,在陷入绝境时甚至还找这位员工借钱。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即便是这样的“稻草”公司,郜银河还拿它大肆“作秀”。今年3月1日,郜银河以郜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名义与重庆市忠县政府签订50亿元的投资合作战略框架协议,随着郜银河的落网,这则消息从重庆市忠县政府网站撤下来。

  2009年,已经债务缠身的郜银河仍喜欢“造势”。他作为发起人,约了翁某、史某等几个浙江大学总裁班的同学,成立上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郜本人担任董事长。按照约定,各股东应于2009年12月29日前将股份打入公司账户。郜银河的股份是11.8%,共590万元。但直至12月31日,郜银河仍未打入一分钱,其他股东垫付其股份,后郜银河一直推托,始终没有付款。其他股东就于今年1月29日将郜清除出董事会。

  诈骗同学1100万用来还债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光环掩盖不了内在的虚空。

  2005年,因为桐庐诚信贸易有限公司规模不大,郜银河基本没赚到钱,2007年赚了400万元,2008年煤炭跌价,郜银河前后亏了1000余万元,此外,他还买厂房带装修,花了1400余万元,买宝马、奔驰等豪华轿车花了200余万元。2009年,因为没有什么资金投入,他只赚了100余万元。

  因为亏空太大,于是郜银河想到了向刘某、盛某、胡某等朋友借钱。借钱时都说是做煤炭生意,但实际上借到手后都用来还债了。当时,郜银河的一个朋友已经看到了事情的危险性,曾经打过一个比喻:郜银河就像在滚雪球,雪球看上去是越滚越大了,但里面埋了一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但当时郜银河已经身不由己了,只能闭着眼睛往前走,直到“炸弹”爆炸。

  缙云县检察院公诉科承办此案的检察官丁慧珍和王英民告诉记者,浙江民营企业很多,民间借贷比较普遍,但正常情况下利息一般是一分多,1.5分以上就很危险,难以长期维持。而郜银河借的钱利息最高的有9分,低一点的也有6分、5分、3分,资金链迟早要断的。郜银河供认,那几年,光利息就付了1500万元左右。

  郜银河承认,至案发时,他已经欠下债务4000余万元,而他的资产根本不足以抵债:27亩工业用地,一套129平方米的商品房,5辆汽车,总价值2500余万元。因为催债无果,几名债权人将郜银河告上法庭,法院于2009年11月查封了他的厂房、房产和汽车。

  2009年11月,胡某等债权人不断上门逼债,一笔华夏银行的300万元贷款眼看也快到期了,郜银河烦恼不已,陷入了人生最窘迫的境地。

  情急之下,他想到了自己浙江大学总裁培训班同学———在浙江省缙云县开门业公司的陈艳。之前,郜银河和陈艳吃过一顿饭,陈艳说自己有500万元放在银行里,闲着也是闲着,问郜银河有什么好项目。郜银河由此认定有钱可借。

  2009年11月下旬,他和妻子柴凌英驱车来到缙云县,找到陈艳,说要向她借500万元做煤炭生意,利息2到3分,两三个月后还钱。为了说服陈艳,郜银河说现在做煤炭生意前景很好,可以赚到钱,还把煤炭经营许可证和以前的买卖购物合同出示给陈艳看。

  实际情况是怎样呢?与郜银河的公司有煤炭业务往来的上海动力燃料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证实,从2009年10月开始,煤炭行情只是稍有好转,但涨幅不大,每吨只涨了50元左右。

  其实,在借钱之前,郜银河和柴凌英已经为日后的“借钱”进行“预热”了———经常以同学名义到缙云拜访陈艳,还把媒体宣传资料给陈艳看,加之当时他又参加“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的评选,陈艳认定郜银河是有实力的老板,就答应借钱。两天后,陈艳通过网上银行把钱划给郜银河。钱到账后,郜银河用于还华夏银行贷款以及方某、姚某等人的债务。

  2009年12月,郜银河和柴凌英再次找到陈艳,以年底煤炭要涨价,需要短期周转资金为由,再次从陈艳手里“借”走了600万元,双方约定10天后还款。此时,郜银河已经被选为“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陈艳对他更不生疑了。钱到手后,他们立刻用于偿还胡某、盛某等人的债务。10天后,郜银河未能及时还款,陈艳多次向他催要,郜银河均以各种理由敷衍,拖延还款。陈艳急了,赶到杭州向他要钱,郜银河被逼无奈,东挪西借,还了陈艳330万元。

  此时,陈艳对他开始生疑了,便调查了郜银河的个人资产情况,发现他的房产和汽车已于2009年10月9日被桐庐县法院查封了,他在借款时已经不名一文,而且借的钱也不是用于做煤炭生意。

  陈艳这才想到,郜银河一开始都是开着宝马、奔驰等豪华车到缙云找她,后期开的都是普通轿车。她知道自己被骗了,于是就向公安机关报案。

  “媒体会把我身价炒到5个亿”

  今年5月7日,郜银河被刑事拘留,6月11日被逮捕。与此同时,他的妻子柴凌英也于今年7月12日被逮捕。昔日一起创业打拼的夫妻俩,如今只能在缙云县看守所怅望同一角天空。

  此前,他在一次讯问中对公安干警说:“如果法院判我坐牢了,我敢这样说,中国的媒体就会把我炒到比现在的身价还要高,我郜银河的身价可能不止5000万,可能是5个亿。”

  不过现实可能会让他失望——11月17日,此案开庭审理当天,去的中央媒体并不多,多数是《浙江日报》、《丽水日报》等地方媒体。他不知道,在这个新闻事件频发的时代,昨日新闻就是今天的旧闻,“神马”都是“浮云”,被人淡忘。

  从缙云老城的旧街复兴街健康巷往坡上走,走到尽头便是缙云县看守所。由于缙云县法院以“判决之前不宜接受记者采访”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因此记者只能爬上看守所的后山,遥望看守所。

  与看守所一墙之隔的是缙云县实验小学,正是下课时分,孩子在操场嬉戏,传来阵阵欢声笑语,不知道郜银河夫妇在看守所中听到后做何感想,是否想起了家中的孩子?

  有时候,天使和魔鬼,自由和禁锢,往往只是一墙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