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今日说法]不翼而飞的1500万(2010.11.04)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4日 16: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今日说法]>>

    主持人:银行是我们放钱放得最踏实的地方,想存就存需要用我们就取,但是今天节目当中的这位主人公,他在银行存入了1500万元的巨款,但是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再去取钱,发现这笔钱已经不见了。

    钱存在银行,这钱没了,不翼而飞了,这个钱没有了,说话的人是浙江人胡国庆,他在浙江东阳有家公司,胡国庆说5年前 2005年的5月,他遭遇了这样的一件怪事儿,公司的1500万元钱存在了湖南衡阳的一家工商银行里,两个月之后这笔巨款突然不见了。

    浙江这家公司的钱怎么会存在湖南的银行里呢?胡国庆解释说2005年4月,有一个广东的老板想和金阳公司联合开发房地产,开发的地点就在湖南省衡阳市,对方要求胡国庆把钱先存在衡阳。2005年5月12日,浙江金阳公司就在工商银行湖南衡阳分行白沙洲支行开立了一个账户,随后转去了1500万元准备投资,当时办理开户的是公司的财务总监陈非非,这个合作项目也正是由她做具体工作的联络人的。陈非非说那个广东老板名叫吴益涛,为人很热情,开户那天吴益涛还特地带了两个人陪陈非非一同去了银行。

    1500万存上了,这个合作项目还正在洽谈之中,两个月后的一天广东珠海警方突然派人来到衡阳,把那个广东老板吴益涛抓走了,这个时候陈非非才知道这个吴益涛在广东涉嫌了金融诈骗。犯罪嫌疑人利用了珠海某些项目投资收益快回报高,以这个项目作为诱饵,引诱资金方将资金汇入珠海,然后把资金方的钱转移出去。广东老板是个骗子,那么银行里的钱会不会出事儿呢?陈非非赶紧去银行一查,发现自己公司存在那里的1500万元真的不见了。胡国庆知道了这个消息就立刻也跑到了衡阳,向衡阳市公安局雁峰区分局报了案,公安机关随后派人赶赴广东,他们从珠海警方那里了解到那个被抓走的广东老板吴益涛,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已经在多地作案多起。

    涉嫌金融诈骗的广东人吴益涛当时29岁,吴益涛供认衡阳的那1500万元就是他和另外两个同伙通过一种极为隐蔽的手段,不为人知地转出去的,吴益涛交代具体的做法说穿了就是这样,他和同伙经过密谋策划调换了开户人留在银行里的印鉴卡。那么印鉴卡又是什么东西呢?印鉴卡是很小的一个卡片,是所有的银行统一格式的一个卡片。这是银行方面出示的浙江金阳公司在开户时办理的印鉴卡的复印件,印鉴卡就是这样一张小卡片,主要作用是留下开户单位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私章,公司日后需要办理转账等业务时,支票上的公章和私章要和印鉴卡上的完全一致,银行就给办理。吴益涛向警方交代银行里存的金阳公司的印鉴卡已经被他调了包,这是张假的卡片,这上面盖的章是吴益涛找人仿制的,他是当初趁和陈非非一起去银行开户之机偷印了金阳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私章,迅速找人仿制了一套,期间他和手下设法延长了办手续的时间,利用银行工作中的可乘之机,最终伺机完成了调包,

    在金阳公司的财务人员陈非非处记者见到了公司的真印章。单用肉眼来看,真印章和印鉴卡上的假印章很难看出有什么区别,事实上吴益涛等人正是用手中的假印章盖在了转账支票上拿去银行,银行工作人员做印鉴比对,当然也不会发现有什么问题,因为印鉴卡上的印章也是假的。然而这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印鉴卡作为客户的重要资料是应当由银行工作人员严格保管的,犯罪嫌疑人吴益涛即使能够伪造出假印章,他又怎么能够把陈非非留在银行里的真印鉴卡换出来呢?

    原来,吴益涛在衡阳当地有一个能量很大的帮手,吴益涛供认这个帮手叫吴柳,是他在银行里调换了印鉴卡,吴柳有一个特殊身份,他就是衡阳工商银行白沙洲支行时任行长的亲弟弟,其实最早吴益涛让胡国庆的金阳公司把1500万元存在这家银行,就是因为吴柳的哥哥是行长以后在这里作案有条件。那么这个吴柳的能量到底怎么样呢?吴益涛在供述中交代,吴柳就像这个银行的副行长,出入银行很随便。陈非非事后回忆,她在银行办理开户的时候陪她一起去的就有这个吴柳,她曾经注意到几个人中只有这个吴柳当时进入过只有银行工作人员才能进入的柜台里面。

    案发后团伙头目吴益涛在珠海被逮捕,衡阳警方则很快对在当地的吴柳采取了强制措施,吴柳面对警方的讯问交代了调换印鉴卡的过程。金阳公司的陈非非办理开户的当天有一些手续没有带全,5天之后吴益涛、吴柳又随陈非非到银行去补交相关的资料,那天上午的9:00,吴柳直接进入了银行柜台,在柜台里面把所有的开户资料全都拿了出来,吴柳按照吴益涛的要求把金阳公司的真印鉴卡拿了出来,把盖了假章的印鉴卡放到了资料之中。衡阳雁峰区警方随后也对银行的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查,办理开户的工作人员说,印鉴卡在5天的时间里一直放在前台的抽屉里,而在工作期间这个抽屉是不上锁的,并且吴柳进入柜台,他们也没有觉得不妥,因为是行长的弟弟,大家是熟人。

    这些是后来吴益涛、吴柳等人转走那1500万巨款的凭证,这一笔转到了衡阳某公司 300万元,这一笔转到了浙江某公司200万元,在1500万存入的两个月之内,吴益涛、吴柳等人先后7次把钱转走,但是当衡阳警方前去追查资金下落的时候却发现,这些公司当时都是刚刚成立,在接到转款之后就迅速注销了,钱也就没了下落。

    涉案的这个诈骗团伙除这起1500万元之外更大宗的作案地点发生在广东珠海,珠海警方随后对吴益涛案进行了更深入地侦查。而这起案件的同案嫌疑人吴柳等二人,也被衡阳雁峰区警方以涉嫌票据诈骗罪进行了逮捕,案件至此似乎已经水落石出了。

    主持人:洪老师,您觉得案犯在这个案子当中能够把那么大数额的钱弄走,之所以能够得逞,为什么漏洞在哪里?

    嘉宾:就因为这个银行本身它并没有严格地按照操作规程去做,也就是说让不是银行的工作人员不可以进入工作区的相关人员随便进入工作区,这是一个漏洞,还有另外一个漏洞就是应该加以最高警戒保管的有些重要的票证,就说有些文字文件材料,它没有严格地按照他们自己设定的程序来进行严格地保管,所以才有了偷换的机会。

    主持人:是,那现在问题就摆在这儿了,毫无疑问,现在知道这钱谁给弄出去的,按照常理这个钱应该怎么追回来?

    嘉宾:如果向犯罪分子追缴和责令退赔不能够挽回全部损失的,自然就可以向负有民事上面的法律责任的银行去进行要求赔偿,要求退还。

    衡阳雁峰区警方在对吴柳涉嫌诈骗案侦查终结之后,于2005年11月份向雁峰区检察院移送起诉,但是案卷被检察院退回了,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理由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警方再次补充侦查移送又被再次退回。最终2007年1月,衡阳市雁峰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吴柳是否涉嫌犯罪存在疑点,对此案作出了存疑不起诉的决定,吴柳随后被取保候审。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广东珠海同案主犯吴益涛不仅被检察机关顺利地提起了公诉并且2009年3月,吴益涛被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同一案件在不同地点出现了完全不同的结果,这是胡国庆金阳公司方面万万没有想到的,尽管难以理解,但是金阳公司认为犯罪嫌疑人怎么处理,那是司法机关的事情,而公司的钱是存在银行里出的问题,银行总归是要对此负责任的。但是他们想错了,银行方面的态度很明确,他们什么责任也不会负,他们说1500万元的本钱是金阳投资有限公司存在他们银行的,也是他自己公司取走的。对此金阳公司十分疑惑,转走巨款的人是吴益涛、吴柳,他们根本就不是金阳公司的人,怎么能说是金阳公司把钱转走了呢?银行方面的观点是银行办理转账业务是只看章不看人的,吴益涛他们使用的转账支票上的章和银行里留存的印鉴卡上的章一模一样,所以银行这是正当支付行为,手续上不存在任何问题。金阳公司认为,吴柳把银行里的真印鉴换成了假的,然后再用假章去取钱当然能对得上,但是有个前提,这印章可都是假的,是在银行里被调换的。银行方面很有信心地说,吴柳虽然曾经招供,但最终检察机关并没有起诉他,现在谁敢说就是吴柳调换了印章呢?金阳公司方面又说,检察机关对吴柳的不起诉是存疑不起诉,这并不能说吴柳完全排除了作案嫌疑。如果发现有新的证据,同样可以重新对他提起公诉。但是有证据能够证明的事实才叫法律事实,检察机关存疑就说明这个事实还不能确认。

    金阳公司方面认为退一步讲,就算吴柳是否调换了印鉴卡不能下定论,但是吴柳曾经两次进入非银行人员,禁止入内的银行柜台内部这本身就说明银行管理有问题,导致巨款失踪。对于吴柳曾经进入过银行的柜台银行方面没有异议,但是银行方面又说吴柳当时进入的地方是非现金营业区,办理对公业务的公司客户谁都能进,银行也没有违规。吴柳当时进入的到底是什么地方到现场看看就应该明白,但是记者来到案发银行的营业大厅却发现这里正在装修,当时的现场早就没了,而且据银行方面介绍,就在案发之后营业大厅就进行过一次装修,现在的装修已经是第二次了。为了描述事发时的情景,银行方面画了一张当时的现场示意图,图的下部标明顾客休息区的地方是银行的大厅,银行说吴柳当时进入的是右上边的非现金营业区,是从旁边的门洞进入的。银行说非现金营业区内有银行的3名工作人员办公,而客户的印鉴卡等各种单据就被保存在这里面,在办理开户等对公业务时银行工作人员和企业客户都可能出现在这个区域。但是当时办理开户业务的陈非非说,银行现在画的这个图是假的,第一在现在的这个标明门洞的地方实际上当时是有门儿的,并且门儿是从里面反锁的,除银行的工作人员之外别人进去不的。对于银行的解释,陈非非很是疑惑,全国各地哪家银行的柜台是允许客户随便能进入的呢?就算按银行说的这里是非现金区,但是客户的印鉴卡等资料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现金,保存在连门儿都没有的柜台里,外人随意出入这符合银行安全性的要求吗?

    那么银行和陈非非的两种说法到底谁是真实的呢?看一看当时的监控录像就可以说明一切了,这是个最好的办法。

    银行说所有的摄像资料只保存一个月,当时陈非非到公安机关报案的时候是7月份了,她开户是5月份,早就没有了。由于法律法规对于银行保存监控录像的时间并没有具体的规定,银行没有保留下监控录像,似乎也无可厚非,但是陈非非说银行在案发时其实是有监控录像的,只是后来才说没有保存,真实的原因就是行长的弟弟吴柳一系列违法违规的行为都被记录在了监控录像里。

    而对金阳公司方面,始终强调印鉴卡是被吴柳调换的情况,银行方面还有一记有力的还击,银行说现在真正不能被排除的是陈非非自己参与了作案,理由就是陈非非当初在往印鉴卡上盖章的时候曾经盖错过一次,这个细节银行认为就说明当时陈非非本人是故意在银行里留下了一套假印鉴,而后她再来取走钱并且诈骗银行。对于银行的这种怀疑,陈非非觉得难以理解。既然工商银行认为当初开户的时候就可能用了两套印鉴,那你就把那个录像带公开嘛,你既然是问心无愧,你既然觉得自己做得一点都没错,你为什么不公开?在这起案件中有一个关键的当事人就是银行的行长,他既是银行的负责人又是涉案人吴柳的哥哥,据了解案发后这位行长已经调离了原工作单位,银行方面说这位行长与此案根本没有牵连。记者通过工商银行衡阳市分行联系了这位前行长,结果是对方拒绝采访。

    至今银行方面仍认为,在1500万元丢失的问题上银行不存在任何过错,而那个吴柳自从2007年被衡阳检察机关存疑不起诉之后已经不知所踪,即使在2009年此案主犯吴益涛在广东被判死缓之后,吴柳身上当初的疑点也没有再受到,衡阳当地司法机关的任何调查。

    主持人:如果按照时间线来看,湖南衡阳是2007年作出的不起诉的决定,但是对相同的一个事实,广东最后法院的判决是死缓,死缓也就是说对这样的事实认定无疑了,我们怎么看待如此大的差别?

    嘉宾:有可能有罪证据是在湖南这边作出不起诉以后,广东那边继续侦查搜集上来,那这部分证据应该说在湖南这边对案件做不起诉的时候,也许是他们的做法比较恰当的,因为那个时候确实有罪证据不足,存在着疑点,那么疑罪从无,这是法律规定的。但是现在情况有了新的变化了,广东那边已经做出有罪认定了,那么既然做出有罪认定,它那个证据显然是会,从法律的角度讲,我相信它事实上也应该是这样,是达到确实充分了,那么那边的确实充分的证据就足以证明了你湖南这边的当年的2007年的存疑不起诉,所依据的这个证据基础现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发生变化了。

    主持人:对,发生变化,也就是由过去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变成现在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了,这个情况下应该依照法律规定,撤掉自己的酌定不起诉决定,然后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然后由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来进行认定到底是构不构成犯罪,应当怎么处罚。

    嘉宾:我想实事求是应该是这么来做,而且这些做法也都是法律的要求。

    主持人:又说回到,刚才咱们说要追钱这个事儿了在这种情况下找谁追去?

    嘉宾:所以说这个案子,我个人这样看,从刑事、民事两个部分可以分开来分别考虑。刑事部分根据《刑事诉讼法》145条的规定,被害人对于人民检察院的所有不起诉决定不服的情况下,都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诉。

    主持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诉?

    嘉宾:自诉,对,直接向法院起诉去了,就要求法院来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这是就刑事部分来解决,民事部分我们还要注意到,他应当还要再继续去进行民事诉讼。

    主持人:那么我把钱存在你那儿了,我现在拿着存钱的时候,你银行开给我的一切存款凭据,存款凭据还在我手里,所以我现在来取的话你说没有了?

    嘉宾:那你要举证这个钱怎么就没有了,然后你说怀疑是我的工作人员勾结犯罪分子,甚至是我的工作人员自己拿走的话,那你是要举证的。

    主持人: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银行如果这会儿讲,对不起监控录像没了,不是对这家公司不利而是对自己不利?

    嘉宾:对了,如果说这个录像里面恰恰能够证明他们工作上面并没有失误,规则上面并没有漏洞。而是你被害人一方自己不谨慎被人家钻了空子了,那不就把自己解脱了吗?所以说这个(监控)带子不出现,我们民事法律上面还有一点,如果该你拿出来你不拿出来,这叫什么?举证不能,做不利于你的解释。

    主持人:按理说钱存在银行,咱们想拿就能拿出来,如果这个钱银行给弄丢了,谁丢了谁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