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今日说法]老鲁家的“战争”(2010.11.02)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4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今日说法]>>

    主持人:我们通常用手足情深来形容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因为是一母同胞是至亲,但是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会看到三个亲兄弟他们之间发生了剧烈的冲突,最终导致了一场人间悲剧。

    2009年8月8日,对于家住河南郑州的董玲来说可能是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一天。这天早上正在上班的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是董玲的婆婆王淑敏,电话里婆婆只是一个劲地劝董玲回老家巩义,但是并没有说具体原因。董玲想难道是丈夫出了什么事情,于是她立即雇了辆车从郑州赶往巩义。果不其然,在路上董玲又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丈夫受了重伤,让她直接赶往医院,到了医院,丈夫已经走了,董玲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好端端的丈夫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经过尸检,董玲的丈夫鲁红伟是被人用刀捅死的,而杀死鲁红伟的人竟是他的亲大哥鲁占红,而且出事时大哥鲁占红还捅伤了二弟鲁红轩。

    一母同胞的兄弟之间发生手足相残的悲剧,那一定是关系恶化到了极点,但是在母亲的眼里兄弟们之间并无宿怨?按照老太太的说法,老大鲁占红和两个兄弟之间关系虽不能说亲密但也算融洽,既然没有什么矛盾鲁占红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亲弟弟杀害呢?事出必然有因,我们希望能够了解到更多的情况,但是这几个孩子的母亲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手足之间会相残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仨儿子矛盾怎么就如此激化,但是老太太在和记者交流的过程当中闪烁其词,让我们能够感觉到作为母亲她可能有所隐瞒,事情并不像她描述地那么简单。

    2010年3月17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巩义市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当被告人鲁占红走进法庭的时候,母亲王淑敏情绪立即激动了起来,大骂起来。

    被告人鲁占红,现年55岁,小学文化程度,农民,家中排行老大,其下还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被杀害的鲁红伟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从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中,我们了解到事发当天上午,老大鲁占红将三弟鲁红伟杀害,将二弟鲁红轩捅成了重伤,事发时老太太王淑敏也在场,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2009年7月份,鲁占红因对其母赡养及家庭房产分配与鲁红轩、鲁红伟产生矛盾,后经巩义市孝义办事处孝北村民事调解员调解,双方初步达成其母亲的赡养及该房产分配的和议并约定,于2009年8月8日上午8时30分共同到该村村民委员会,在关于赡养母亲和宅基地继承协议书上签字。

    原来,鲁占红兄弟三人曾在赡养母亲和财产分割等问题上发生过分歧,但是后来经过多方调解,兄弟三人达成了一致意见,并同意在母亲的见证下在8月8日当天签订一份协议。2009年8月8日上午9时许,鲁占红、鲁红轩、鲁红伟等人在巩义市孝义街道办事处孝北村委会二楼准备在该协议书上签字时,鲁占红朝鲁红轩鲁红伟的胸部等部位连捅数刀,鲁红伟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已经经过了村里的调解已经达成了共识,所以才有一份协议,但是就在签署协议的最后关头,鲁占红突然捅死捅伤了自己的两个弟弟,那么很显然鲁占红的这个行为应该和这份协议多多少少有着某种联系,这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协议,这个协议当中什么样的内容会让鲁占红疯狂?

    鲁占红与鲁红轩、鲁红伟是什么关系?兄弟关系,是一母同胞,三人几十年来从未吵过嘴也没红过脸,没有任何矛盾、任何纠纷,那本次纠纷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一间破房子。鲁占红显得非常激动,他认为由村委会出面调解达成的这份协议根本不能算数。鲁占红声称他自始至终没见过这份协议,只是村委会的工作人员曾给他念过,但是他已完全不记得这份协议的内容了,更不要说对这份协议已经和弟弟们达成了一致,那么这究竟是一份怎样的协议,内容上又是怎样规定的呢?

    记者了解后发现,实际上这是一份以宅基地房产分配作为基本内容的协议,协议中规定家中现有父亲遗留三间宅基地房产归老二、老三所有,母亲由老二和老三两人共同赡养,老大不再继承分割,作为补偿,老二、老三给老大8000元钱。在弟弟们看来,这份协议对大哥鲁占红来说是很有利的,弟弟们承担了赡养老人的责任,还给了大哥鲁占红数目不小的补偿款,但是鲁占红却并不像弟弟们预料的那样满意,相反却对这份协议表现出了异常气愤的情绪,他认为是老二、老三俩人是商量好的,把他赶出去。

    鲁占红说父亲留下的这三间房其实是自己用血汗换来的,鲁占红说自己从十六七岁就开始做事,自己每个月挣的钱75元钱全部一分不欠的交给母亲,就这样,整整干了11年多。为这个大家庭付出直到结了婚,仍然对这个家尽心尽力,而且在父亲盖这三间房时他也是出工出力费尽了心血。按道理上说,鲁占红说自己是老大,付出的最多,按说应该得双份。即使这三间房自己没有出钱出力,按照规矩父亲过世后他也理应继承一间。

    协议中老二和老三以赡养母亲为由把三间房瓜分得一干二净,作为长子的他却一间都得不到,鲁占红觉得这实在不公平,而因为两个弟弟继承的房产马上要拆迁,政府要给补偿,鲁占红觉得两个弟弟只给他8000元钱了事,明摆着是串通好欺负他。可是既然觉得不公平,对这份协议不认可鲁占红完全可以表示不同意,他为什么没有在村委会调解的时候提出来,而非要用拼命方式来解决呢?鲁占红说当时母亲已死威胁,还说自己才是房产的继承人,说给谁就给谁。

    多年对家里付出没有回报,作为长子却一间屋子都不能继承,鲁占红感到委屈,他觉得本该主持公道的母亲却在房产分配这个问题上表现出了明显的倾向性,鲁占红觉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孤立无援。鲁占红说自己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原来虽有两间房但是已经被拆迁,补偿的两套房一套给了已经离婚的妻子,另一套留给了已经到了结婚年龄的儿子,自己不仅成了孤家寡人而且无家可归,母亲家里虽然有空房却被弟弟们瓜分殆尽,无奈之下现在自己只能借住在别人鸡场的一间破房子里。鲁占红认为兄弟们的自私冷漠、母亲的偏心不公把她逼到了绝望的边缘,于是事发当天,鲁占红就以签订协议为由将两个弟弟骗到了村委会。按照老大鲁占红的说法,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母亲会把房子只分给老二和老三,老太太在法庭表现的那种失控,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事情的背后隐藏着更多更复杂的因素呢?

    法庭上老太太的情绪非常激动,对于大儿子鲁占红所说对家庭付出了很多,她说大儿子是在说谎,昧良心说话,大儿子鲁占红没有给家做过什么,他向竭力要钱花,大家成年一直接济他。按照老太太的说法,大儿子鲁占红非但没有对家庭做过一丝贡献,还因为其身体不好经常让家人接济他,同时对大儿子鲁占红老太太还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他就是个钱心,光要钱。老太太完全推翻了法庭上鲁占红自己的辩解,这和他在庭上所塑造的孝子形象相去甚远,那么平时鲁占红在家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采访到了鲁家的大女儿。

    鲁家的大女儿说(鲁占红)27岁,他分开家自己单挑着过,对这个家庭贡献的不多,总向家里要钱。那么对于大哥鲁占红要求分得一间房产的想法,弟妹们又是怎样认为的呢?没有他的份!鲁家大妹妹介绍说,按照农村规矩,男孩子成家时村里会单独给他们批宅基地,父亲分得这块宅基地的时候,老大、老二都已经结婚了,所以这三间房就根本没有老大、老二的份,既然如此为什么老二还能在协议中分得一间呢?老二鲁红轩解释说,按照农村的规矩,儿子中谁跟父母过谁照顾父母多,谁就可以再多得一间房,那么老三鲁红伟为什么能分到其中的两间房呢?老二鲁红轩介绍说,因为老三鲁红伟现在生活在城里,在老家并没有分到宅基地,因此按照农村的规矩父亲的三间房中就有两间留给他。同时,鲁红轩说在赡养老人方面也一直是两个小儿子在尽责任,所以对于老大鲁占红想要分得一间房,鲁家兄妹们一致认为这是无理要求。而且鲁家兄妹还认为老大鲁占红之所以对三弟鲁红伟下手那么重,跟鲁占红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老二鲁红轩说大哥和小弟相差十多岁,本来沟通就有代沟,加上小弟是教师,大哥是农民,一个在城里衣食无忧一个在农村勉强度日,鲁占红从心态上就难以保持平衡,同时大妹妹还认为大哥鲁占红就是一个把钱看得很重的人。

    接下来,在法庭上,死者的鲁红伟的妻子以及伤者鲁红轩出示了相关的证据,要求大哥鲁占红对他们进行民事赔偿。

    主持人:我们今天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的马忆南教授。马老师,现在老太太有3间房,正好有仨儿子,按照大家的想法,包括鲁占红自己也是这么想的,3间房一个儿子一间,但是现在老太太是把这房3间房分给了老二和老三,惟独就没有老大的,按法理精神来说这么分行不行?

    嘉宾:这么分有问题。

    主持人:这不是老太太的东西,她可以随意支配吗?

    嘉宾:不,这不都是老太太的东西。

    主持人:因为他们的父亲是早年去世了,父亲去世的时候父亲的遗产是没有分割的,应该怎么分割?

    嘉宾:父母双方拥有的那3间房子,那是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那么当父母一方先死亡的时候,首先要进行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

    主持人:那就是说老太太在当中也就占一间半,然后属于老太太这一半她是有权处分的,那么属于老头的那一半是作为父亲的遗产,父亲的遗产由谁来继承呢?

    嘉宾:就是作为第一顺序的法定继承人父亲的配偶就是老太太,还有父亲的子女,他有几个子女,除了这3个儿子以外他还有女儿,就所有的子女都要和他们的母亲一起作为第一顺序的法定继承人来继承父亲的遗产,至于说每个人分多少份额可以协商。

    主持人:但是这一间半属于老头的遗产那不能老太太一个人就把它作为自己的财产来处理了。

    嘉宾:那如果老太太有一间半,加另外一间半当中自己的份额,把这些加起来随意处置,想给谁就给谁,可不可以?

    嘉宾:这可以。

    主持人:这个可以。

    嘉宾:那么这种处置她可以是通过立遗嘱的方式来处置,也可以通过跟其他的子女来订立协议的方式来处置。看这个案子当中,就是老太太选择了跟3个儿子订立协议,但是她没有和她的女儿订立协议,如果要订协议的话那必须所有的权利人都应该参加的。

    主持人:在整个事件当中好像从头到尾就见不到老太太女儿什么事儿?

    嘉宾:对。

    主持人:如果老太太要跟孩子们订协议的话,那应该女儿也参加?

    嘉宾:不管怎么说,老大鲁占红在这3间房里面是应该有自己的份额的,他的那个份额最起码他可以从自己父亲的遗产当中拿到相应的份额。

    主持人:而如果说老太太把3间房全都这么分干净了,一点老大的份额没有,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嘉宾:对。

    主持人:现在我们从法理的角度分析清楚了这个房子到底应该怎么分,但是分房归分房因为这方面的分歧而导致的伤人和杀人事件是法律绝不允许的,但是在如何惩治老大鲁占红的问题上,公诉机关和辩护人有着不同的意见。

    公诉人认为鲁占红因利起意杀死捅伤自己同胞兄弟,这一影响十分恶劣,应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对此,鲁占红的辩护人却有不同的意见,辩护人认为鲁占红不应被判处死刑。听到这儿,鲁家的老太太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在法庭上,面对捅伤自己却又是自己的亲大哥,老二鲁红轩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弟兄仨现在剩俩,很难过不想解释那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求法庭能给死者一个有理的说法就行。被告人鲁占红做最后陈述:不想再讲了,不管有多大的委屈,都没有给我两个兄弟造成的委屈大,我是杀人的罪魁祸首,我请求法庭给我制裁。

    2010年7月19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被告人鲁占红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并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因其主观恶性大,作案手段残忍,犯罪情节恶劣,并且给社会造成非常不良的影响,判处鲁占红死刑,立即执行。同时判处被告人鲁占红赔偿鲁红伟家属以及鲁红轩共计70余万元,鲁占红不服判决提出了上诉,目前案件还在二审审理当中。

    主持人:我们今天讲到的又是家庭悲剧,这种家庭悲剧不少了,大家庭有兄弟有姐妹、父母,下面更复杂的还有孙子、外孙子,这样的大家庭一旦出现了遗产的分割,问题将会变得非常地复杂,谁有权利分,分多分少,养没养爹妈,爹妈喜不喜欢你,一碗水端平端不平?

    在矛盾无法调和的情况下,就有可能导致悲剧。

    嘉宾:我觉得首先要普法,其实普法大家了解法律的规定以后,很多东西只要他信奉了法律的一些制度,了解了自己在法律上的一些权利义务以后,他就会很自觉地很清楚地,他能够知道自己在这样的一个纠纷当中该干什么,应该怎么做,怎么样争取,即使是自己的权利被侵害了,他应该怎么去维护自己的权利。就家庭内部来看特别是在那些家庭成员数量比较多、关系比较复杂的那种家庭,我觉得有一些办法可以防范风险的发生,比如说父母可以提前立遗嘱,立遗嘱能够预先地把将来自己亡故以后的遗产的处分在遗嘱当中写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分,那么这样可以使得不至于突然死亡最后措手不及,引起子女争抢遗产这样的情况。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签协议,比如说父母可以跟几个子女签协议。

    主持人:赡养,赡养的问题到底怎么安排?

    嘉宾:由哪个孩子来付赡养费,哪个孩子来照顾父母的生活,这个可以在协议当中可以做出具体的安排。还有就是将来父母亡故以后的遗产分配,可以在协议当中也写清楚,用协议方法。

    主持人:第一种遗嘱的方法,第二种协议的方法,这两种方法都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法,每次在说到这样案件的时候都会心情比较复杂,因为作为一个清醒的旁观者,我们都很清楚财产的分配、遗产的争议通过法律都能解决,但是亲情的冲突如果造成了伤害,那是用什么都难以弥补的,因此不要为了一时之利而造成终身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