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今日说法]我的爸爸走了(2010.11.01)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4日 16: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今日说法]>>

    主持人:2010年9月30日凌晨1∶00,广西防城港市下着小雨,防城区公安分局的民警们很兴奋,因为他们盼着这样的天气,要在这个时间做一个案件现场的模拟实验,实验的结果关系到一个11年的悬案能否侦破。警方换了不同的角度观察着十几米外的人,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在这种天气中能否看清对方的面孔,那么究竟11年前发生了怎样的命案?到今天还要做现场模拟实验呢?

    那是1999年发生的一起,震惊全城的命案,当年的10月22日凌晨2∶00,有人报案说从防城区通往东兴市的公路上发现了一具男尸和一辆汽车。案发现场,车头是朝东兴方向,右边两个车门是打开的,两个大灯都是打开没有关,打着双闪灯,司机死亡。

    11年前,民警耿政光刚刚调入防城区公安分局,这也是他第一次全程参与这样重大的案件侦破,因此直到现在他还对案件的每个细节记得清清楚楚。后来经过调查,死者是名出租车司机名叫吴猛,身上有几处刀伤,最致命的是被人用钝器击打头部最终导致颅脑损伤的死亡。而10年前的这起案件也给死者家属带来了无法抹去的痛苦记忆。吴欣是死者的女儿事发时才10岁,弟弟也只有1岁多,出事前不久父亲吴猛刚刚买了辆轿车跑出租就被人杀害了,而年过半百的吴猛的父母更是遭受了丧子之痛。

    事发之后吴猛的弟弟也赶到了现场,他亲眼目睹了哥哥死亡时的惨状,他说当时看见哥哥吴猛浑身是血,双手交叉死死地护在了胸前,仿佛能够感觉到哥哥被殴打之后,生命在最后时刻的无助挣扎。吴猛的家人很不理解,是谁跟吴猛结下了这么深的仇要下这么狠的手,非要致人于死地。办案的民警也很疑惑,从现场勘查的证据来看既像抢劫杀人又像仇杀。

    嫌疑人为何要杀死吴猛呢?从现场勘查来看,吴猛根本没有和凶手搏斗的痕迹,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嫌疑人完全不用杀他就可以得到钱财。警方分析,司机在停车的时候应该是坐在后面那个犯罪嫌疑人用棍棒之类的东西,或者锤子之类的东西把司机敲昏了,完了以后再动手打。死者吴猛没有反抗,最终还是被杀害了,民警们分析凶手如此凶残不排除仇杀的可能,于是警方沿着仇杀和抢劫杀人两个方向进行排查,而让民警们泄气的是车内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现场没有留下能够追查下去的蛛丝马迹,民警们推断嫌疑人应该具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很有可能是有犯罪前科的,而死者吴猛身高1.7米,体格健壮,能够让他毫无还手之力,应该是两人或两人以上嫌疑人作案。那么事发当晚是否有人发现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可疑嫌疑人在当地出现过呢?

    由于案发是在午夜0∶00左右,案发路边也没有路灯,路过的人和车都很少,警方没有找到案件的目击证人,不过在对死者吴猛所在的出租车公司进行调查时,警方发现了重要线索。在案发当天晚上,有一个大概是1.65米左右的小个子男人,平头、短发过来租车,说是去东兴,他第一眼就看中白色那个小车。小个子男子租车的时间和死者吴猛被害的时间高度吻合,警方把他锁定为嫌疑人之一,那么这个租车的小个子究竟会是谁呢?是否和吴猛的被害有关系?民警开始排查小个子男子的下落,找到了他很有可能,就能够解开吴猛的死亡之谜。然而经过几十天的排查,这个小个子的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所踪了。

    这条线索就此中断了,与此同时民警们也在排查吴猛的社会关系,但是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的是,有几个疑点竟然指向了吴猛的妻子。有了这样的想法,吴家人和吴猛的妻子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一方面在背地里调查她,一方面还要帮助照顾她还有两个孩子,而此时吴猛的女儿10岁的吴欣也对自己的母亲有了同样的怀疑。小小的年纪失去了父亲的疼爱,心中又对母亲充满了怀疑,这一切对于一个10岁的小女孩来说过于沉重了,那个时候身边的人说小吴欣看人的眼睛里寒光闪闪,表情十分冷漠。那么究竟有没有大家所怀疑的情杀的可能呢?刑警大队的民警排查了死者吴猛妻子所有的社会关系,发现她平时只不过是喜欢串串门打打麻将,并没有来往比较密切的男性朋友。

    警方排除了情杀的可能,然而另一个发现却让吴猛妻子的嫌疑不减反增,因为就在吴猛被害前不久,妻子刚刚为吴猛投保了10万元的意外保险。有没有可能骗保险,对他们来说10万块钱是很大的数目了,那个时候吴欣都被自己的这些念头给折磨坏了,难道真的有可能为了10万元的保险赔偿,母亲会对父亲做出如此狠心的事情吗?吴欣不敢往下想,但是事实又让她不得不去想,而此后她和母亲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学习也一落千丈。而当时警方也注意到了保险这方面的情况开始着手调查。后来一查,妻子不仅为吴猛一个人买了保险,她为她家里人她的爸她妈和小孩都买了保险,警方排除了吴猛的妻子作案的可能。

    可是吴欣和母亲之间的裂痕没有办法弥补了,因为在真正的凶手落网之前,吴欣用怀疑的眼光看每一个人,而且此后事情的发展就更让这家人无法接受了,因为人们对吴猛的死有了一种新的猜测。这种猜测让吴家在当地几乎无法立足。因为外面议论说吴猛是“二五仔”,跟人家分赃不均被杀害了,“二五仔”是什么意思?吴欣说的“二五仔”是当地的方言,意思是说有人两头吃,也就是一方面从事犯罪活动,另一方面又把犯罪同伙的情况举报给执法部门获取举报奖金。

    防城港市是一个边境城市,和越南只有一河之隔,10年前有些不法分子从越南走私橡胶等货物,因此有人就议论说吴欣的父亲吴猛参与了走私犯罪活动之后,把相关的情报举报给了执法部门。这样的说法在当地传开之后,吴欣的一家人听得心惊胆战,因为他们害怕杀害吴猛的凶手会再次对吴猛的亲人下毒手,当时还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吴欣每天都要靠亲戚接送上学,从来不敢一个人在街上行走。那个时候吴欣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说话的朋友,学校里别人嬉戏的时候她都是默默地看着,她说快乐这两个字从来就和自己无关,而后来吴欣越来越敌视周边的人,发展成家人和老师都很头疼的问题少女,有时只因为和同学一言不和,她冲上去就动起手来。吴欣打伤了同学家里人要给对方赔礼道歉,看着脾气越来越孤僻的吴欣,家里人十分担心却又似乎无可奈何。而此时负责案件的民警也越来越沮丧了,尽管警方已经竭尽全力,但是案件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事发当晚租车的小个子男子也没有出现过。就这样,吴猛被害案件成为了一起悬案,而吴猛的妻子和儿女也因承受不了他人的非议几次搬家,因为害怕凶手再次加害,他的一双儿女甚至连姓都改了。

    吴欣和弟弟都改了名字了,可是家人还是很害怕,直到3年之后,吴欣被送到了一个新的城市,在那个城市里没有人知道吴欣的父亲被害的事情,她的思想包袱也一点一点地放下来了。不过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一直是压在吴欣心头的一块石头,每次回到老家她都要去公安机关问问情况。在这样的盼望中,一转眼10年过去了,吴欣已经是个20岁的姑娘了。2009年7月,父亲吴猛被害的案子突然有了消息,而事情的突破口,竟然是防城港公安局破获的一起诈骗案,案件中有一个叫孙仰艺的犯罪嫌疑人。

    嫌疑人孙仰艺,34岁,广西合浦人,有过犯罪前科,这次因诈骗他人钱财被警方抓获,而在对他进行讯问时,每次提到防城港他表现得都十分异常,于是警方加紧了对他的审讯,最终孙仰艺说他知道一个防城港10年前的秘密。孙仰艺说他知道10年前发生在防城港的一起命案是谁作的,他告诉警方 10年前的一个晚上,他曾经骑摩托车经过一条公路看到有辆车停在路边,有两个人正在殴打一个人,靠近一看其中一个犯罪嫌疑人他居然认识。孙仰艺提到的林魁是他的狱友也是老乡,都是广西合浦人,孙仰艺说当时他看到林魁作案没有多想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现在把它讲出来是想举报立功。

    听到孙仰艺举报的情况,耿政光马上想到了吴猛被害的案子,此时的耿政光已经成为刑侦大队的中坚力量了,这个案子让他牵挂了10年,当听说案件有线索的时候他兴奋不已,也许通过这个线索追查下去,就能够解开10年前的悬案。然而在案情分析会上,大家提出的疑点又给兴奋的耿政光泼了一盆冷水。当时天气连夜都下着雨,从10多米远肯定是看不到?民警们提出质疑案发时间是午夜0∶00前后,当时还下着小雨,路上也没有路灯,举报人孙仰艺说自己骑着摩托车路过,而他所在的公路到事发地点还有十多米的距离,他怎么可能在摩托车路过的一瞬间,清晰地看到凶手是林魁呢?于是,警方决定模拟事发当晚的现场来验证孙仰艺的举报是否属实。民警们在事发路段找人骑摩托车路过事发现场,想通过实验来验证,在这样的天气里能否看清10米之外人的面容。按照他所说的那个距离,10米左右,他应该认不出来,所以在这点上觉得有点怀疑。

    孙仰艺的举报是有疑点的,是他瞎编的吗?可是他偏偏又能说出10年前的一起命案,时间、地点都对得上,就像他亲临现场一样,这个时候耿政光的脑海当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孙仰艺会不会当初就参与了那起案件?他决定再次提审孙仰艺,当他看到了孙仰艺1.65米的身高的时候,他觉得他的推断很可能是正确的。10年前在排查时,有人提供说一个小个子男子乘坐了被害人吴猛的出租车,此后吴猛就被杀害了,从体貌特征上来看孙仰艺的确很像是当年的租车人,于是警方再次审讯孙仰艺,这一次他终于开口了,他承认就是他在10年前伙同另外两人将吴猛杀害。孙仰艺说他和另外两个狱友商量先抢吴猛的车。可是当晚他们抢车的时候,失手将吴猛打死了,后来又因为太紧张没办法将车开走,怕事情败露,当晚他们3个人就离开了防城港,根据孙仰艺提供的情况,警方很快抓捕了另外两名嫌疑人。

    听说杀害父亲的凶手抓到了,吴欣起初不敢相信,得知他们作案就是为了抢车,吴欣的心里更是百感交集,毕竟母亲的嫌疑被彻底解除了,还有父亲背负了10年黑吃黑、两头吃的恶名也可以剔除了,可是谁来弥补吴欣那没有快乐的童年,谁又能来弥补吴欣和母亲之间的裂痕呢?吴欣说,这件事对自己的人生影响太大了,直到现在她依然没有安全感,依然害怕一个人走在街上。而整个采访中,吴欣的母亲一直不愿意面对我们的镜头,这件事对她的伤害也太大了,她不想再提起那10年前的往事。

    2010年10月,广西防城港市中院对案件作出判决,法院认为孙仰艺、林魁、冯永祥3人因抢劫致人死亡按照情节不同,分别判处被告人林魁死刑、孙仰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另一名被告人冯永祥被判无期徒刑。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马皑教授。马老师,你看今天这个案子,虽然历经10年最后还算是有一个好结果,水落石出了。但是受害人的家属尤其是他的女儿,当年是10岁刚刚懂事的年龄,然后就要经历失去父亲怀疑母亲,还要受周围人的这种冷眼排挤,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嘉宾 :那时候,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肯定是感觉到相当地恐惧,也就是说我们经常说到的被害综合症的问题。被害综合症也就是由于刑事犯罪而引发的,对被害人本身、被害人的家庭所产生的一系列的损害,如果能够得到及时地干预他能够减轻危害,不至于影响一个人的人生。

    主持人:但是在咱们这个案子当中,我们看吴欣正好在她10岁的时候,发生了家庭当中的这起悲剧而又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这种心理上的干预和支持,才使她的这种心理创伤,不仅有近期的还有远期的。

    嘉宾:这个案子还不是特别地明显,在我们所接触的刑事案件当中有大量的恶逆变,什么叫恶逆变?我受到了侵害,我是一个被害人,但是因为被害我对犯罪产生了恨,我又对别人的猜测,别人在我关键的时候不帮助我产生了恨,你不是用这种方法侵害过我吗?我也用这种方法去侵害别的人。

    主持人:那具体到吴欣这个具体的受害人家属的身上,我们应该怎么去帮助她呢?

    嘉宾:第一个叫做平缓情绪,特别是从事这个案件侦破的有关的干警同志,应该给这个家庭一个信心。第二个应该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最初的这10天或者15天,应该有专人陪护,尤其是她的老师和同学们多跟她交往,多让她跟你说话,多让她表达一些内心的这种仇恨和痛苦。国外目前他们的具体的方法是什么呢?它有专门的这种他们称之为被害服务中心的机构,这种机构他们负责24小时地给你电话咨询,负责在你需要的时候陪伴。你比如说我今天晚上,我现在很晚了,我一个人回家我感觉到害怕,你们能不能派一个社工来陪伴我,有人来给你做专门的陪伴,有的被害之后及时地给你做心理上的这种辅导。

    主持人:那您觉得是不是我们现在也应该建立起一套的体系,来进行心理的干预这种情感的抚慰?

    嘉宾:目前就咱们国家的情况来说,要想实现这一步还有很大的难度,这个立法也是现在我们学界大声在呼吁的,就是对于刑事被害人所给予国家赔偿的这种制度的建立,我想有了这个制度并不在于钱多少,而是表明了一个国家的态度。2009年3月,中央政法委曾经出台了一个《意见》,提出要促进被害人救助制度,在全国范围内的建设和完善。

    主持人:从今天的案例当中,我们能够强烈地感受到受害人和他们的家属们需要得到的不只是物质上的援助,更需要精神上的支持和慰藉。感谢您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也感谢马老师参与我们演播室的讨论,观众朋友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