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案例曝光 >

"粤北首富"一句狂言抖出31厅座(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1日 08: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14韶关系列腐败案”的查处是广东近几年最大规模的反腐行动之一。从2008年案发起,南方日报记者就对其持续关注。两年来,涉案人员纷纷落网,一些人锒铛入狱,一些人还在等待法律的判决。反思案件,我们看到正义之剑让贪腐的权贵们现形,看到破除权贵网络、强化合法秩序的必要性;也看到有关职能部门反腐的决心和能力。

  ●在阎蜀南的房子里,韶关市纪委的办案人员搜出了1200万现金和200多万的存折。

  ●刚被“双规”时,叶树养还颇有些不服气,甚至在等待可能的援手,但他很快就失望了,只得开始交代。

  ●在朱思宜这些老板们看来,韶钢就是一块肥肉。在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监管体制不完备的情况下,原来的韶钢成了整个权钱交易的重灾区。

  南方日报记者获悉,韶关系列腐败案至今已历时两年,涉案230人,其中包括31名厅级干部、一位名震韶关的“粤北首富”和100多位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企业老总。230人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并不属于一个独立的小集团,而是分属数个权贵交易网络,彼此阡陌沟通,往往是以特定的关键人物为载体,这个权贵之网才被调动起来,而网络上的每一个个体以此实现利益均沾。

  通过这个权贵网络,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可以用1000万元的价格“运作”成功;头号毒贩可以以800万元的价格“买命”;数亿国有资产可以私相授受;重大工程招标可以暗箱操作。而权贵网中的大官们动辄以百万为单位敛财,小官员们也极尽“吃拿卡要”之能事。

  但这一切终将被改变,当年威风凛凛、煊赫一时的官场政要、国企老总、红顶富商,借势敛财、狐假虎威的官场随从们终究穷途末路,受到法律的制裁……

  缘起:供应处长成为第一个被撕开的口子查一个钢铁企业有没有问题,首先就要查他们负责供应的部门,阎蜀南曾任韶钢供应处处长,办案人员于是锁准供应处

  2008年的一天,韶关市区的某间房里炸了锅。在这间房子里,韶关市纪委的办案人员搜出了1200万元现金和200多万元的存折。这些钱和存折藏匿于房间的各个隐蔽的地方,马桶、电视柜、走廊吊灯、卫生间夹层里都装满了钱。由于藏匿之处通风条件不好,也可能是藏匿的时间太久,不少百元大钞都长出了霉点。

  与如此巨额的赃款相比,它们主人的地位显得有点低微,他刚刚从韶关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韶钢”)供应处处长转到该集团下属公司原料厂任党委书记兼工会主席一年,他叫阎蜀南。

  此刻,阎蜀南还不知道自己会成为2008年那场大案的导火索,也不知道两年后等待自己的会是无期徒刑的刑罚。

  阎蜀南被查,在某种程度上说有“运气差”的成分,他是被2008年刚退休不久的韶钢原董事长曾德新“连累”了,成了曾德新的垫背。

  2005年以来,广东省纪委收到多封群众来信,反映时任韶钢董事长的曾德新等人存在严重的违法违纪问题,根据省委领导的批示,从2008年4月开始,省纪委会同省检察院、省国资委、韶关市纪委等单位开始对韶钢展开秘密调查。

  说到为何会查阎蜀南时,省检察院的办案人员颇有经验地告诉南方日报记者,要查一个钢铁企业有没有问题,首先就要查他们负责供应的部门,阎蜀南曾任韶钢供应处处长,办案人员于是锁准了“供应处”,来撕开一个口子。

  从后来查处的结果来看,这个思路是正确的。在调查中,办案人员发现,阎蜀南果然有“前科”。2000年4月,时任韶钢供应处长的阎蜀南曾报案,称他被河南洛阳籍骗子宋少军骗走了9万元。当时,韶关松山公安分局立即立案侦查。

  但在公安机关询问资金来源的时候,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自认为没事,阎蜀南竟然交代了自己收受供应商18.2万元的情况。更让办案人员感到困惑的是,对此,时任韶钢董事长的曾德新不仅没有采取措施,反而让阎蜀南继续主持供应处的工作。办案人员认为这非常可疑。

  这下,突破口终于找到了。随后,省纪委、省国资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将阎蜀南受贿问题作为调查曾德新等人的突破口,经省纪委批准,韶关市纪委对阎蜀南迅速采取了“双规”措施。在审讯的过程中,阎蜀南慢慢地交待了他接受朱思宜等人的贿赂,行贿曾德新,以及关于曾德新和时任韶钢副总经理的黄旭明等人的大小“故事”。并最终交代了他曾收受300万元,并将其藏匿于韶关市浪琴居米兰楼2103房的情况。当办案人员进入这间房搜查的时候,就发生了本文开头描述的那一幕,办案人员搜查发现,何止是300万元,是1400万元!

  在取得了这个重大突破之后,2008年10月17日,省纪委、省国资委果断对曾德新进行了“双规”。

  发展:朱思宜携200万求叶树养摆平朱思宜担心被牵连,于是请叶树养帮忙。叶树养答应了。之后,叶树养按照老规矩收朱思宜送的200万元现金

  就在办案人员紧锣密鼓地审问阎蜀南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他就是有“粤北首富”之称的韶关市宜达燃料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思宜。因为他自己心中清楚,这件案子很有可能波及到自己,因为他和小舅子杨仲生在过去的几年里累计向阎蜀南送了1400万元。

  眼看着韶钢被抓的人越来越多,朱思宜开始坐不住了,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在韶关的大靠山“粤北政法一哥”———时任韶关市公安局局长的叶树养,让叶树养帮忙打听案情。

  不愧是“粤北政法一哥”,叶树养很快就打听到了这个“绝密”案件的审讯情况。他了解到阎蜀南已经向检察机关交代了收受朱思宜及其妹夫杨仲生巨额贿赂的事,于是将此情况告诉了朱思宜。朱思宜担心,于是请叶树养帮忙将此事摆平。像过去一样,对于朱思宜的请求,叶树养再一次爽快地答应了。之后,叶树养也按照老规矩,在其家中收到了朱思宜送的200万元现金。

  据叶树养交代:“2008年4月底5月初的一天,朱思宜来到我的办公室,问阎蜀南案件的进展,几天后又约我到中山公园旁的茶庄见面,主动说给我一笔钱,要我帮忙处理好他的事。大概一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朱思宜拿了两个深色旅行袋到我家,说拿了200万元让我帮他疏通关系,请我无论如何要帮他解决这件事。”

  可是,叶树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于这件案子,他不但没能帮上忙,就连自己也被卷进了这个漩涡。

  据阎蜀南交代,他那被搜出的1400万元主要是朱思宜的宜达公司所送。掌握了这个信息之后,办案人员开始找朱思宜了解情况。对于朱思宜,所有的办案人员都谨小慎微,在没有掌握核心证据之前,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有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

  据办案人员透露,朱思宜自认为有恃无恐,对于谈话很不配合,几次拒绝。对此,办案人员暂时是“无计可施”。

  疯狂:“我还贿赂过30多个厅级干部呢”刚被“双规”时,叶树养还颇有些不服气,甚至在等待可能的援手,但他很快就失望了,没人施救,只得开始交代

  就在朱思宜洋洋得意的时候,“靠山”叶树养出事了。

  有关部门监控到叶树养的女婿正在转移大批资金,于是将叶树养一家的情况纳入视线。据办案人员介绍,叶树养的女儿和女婿婚前曾一同在加拿大读书,后来两人回国并结婚,叶树养女婿主要的投资方向便是利润丰厚的矿山。

  “可能是听到什么风声,就在2008年的夏天,叶树养的女婿疯狂地转移资金。”办案人员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2008年8月14日,经省委批准,叶树养被“双规”。刚被“双规”时,叶树养还颇有些不服气,甚至在等待可能的援手,但他很快就失望了,没人施救,只得开始交代。其中,朱思宜送他200万元以摆平阎蜀南一事很快就被他吐了出来。

  得到叶树养提供的这一重要信息,办案人员再次找朱思宜谈话,没想到朱思宜口出狂言:“我不仅送给叶树养200万元,我还贿赂过30多个厅级干部呢!”这一句话把办案人员“吓了一大跳”。

  结局:6个厅级干部落法网“帮助”撕开韶关巨大贪腐网的阎蜀南,被认定收受宜达燃料等14个煤炭企业或个人钱物共计1615.92万元,美金12.8万元

  朱思宜全招了,于是31个厅级干部逐个被调查,处分的处分、退赃的退赃、判刑的判刑,其中6个厅级干部、6个处级干部被起诉,共28人被刑事立案。

  这6个厅级干部分别是时任韶关市公安局局长的叶树养,时任省工商联党组书记、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的黄少雄,时任省人大常委会选举联络人事任免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杨成勇,时任韶关市检察院检察长的杨健,以及韶钢原董事长曾德新和原副总经理、时任韶钢集团顾问的黄旭明。其中,叶树养涉嫌受贿人民币、港币1800多万元,另有人民币1600多万元来源不明;黄少雄涉嫌受贿1200多万元;杨成勇涉嫌受贿37万元;杨健涉嫌受贿170万元;曾德新和黄旭明分别受贿210万元和232万元。

  而撕开这一巨大贪腐网络的阎蜀南,被认定收受宜达燃料开发公司等14个煤炭企业或个人钱物共计1615.92万元,美金12.8万元,另有65万元人民币、21.9万元港币、2.8万美元来源不明。其以处级干部的身份受贿的数额几乎能与厅级干部的叶树养比肩。

  2009年12月17日,阎蜀南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无法说明财产来源的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追缴。

  阎蜀南对判决结果不服,认为自己有自首情节,于是请求二审改判。今年3月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认为阎蜀南交代的问题是办案单位在已掌握阎蜀南受贿线索的情况下,通过审讯了解到的,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阎蜀南交代出了朱思宜也不构成自首。

  阎蜀南无期徒刑的判决成为目前为止韶关系列腐败案判决结果中受惩罚最为严厉的一个。反思阎蜀南的“出事”,就在于对关键环节的监督没有到位。所以在以后的工作中,就必须紧紧抓住人财物管理等权力运作的关键环节和部位实施监督,特别是在重大工程项目审批上马或大额资金使用中,强化对这些关键环节的监督,抓好关键环节“权力人”的监督,定期轮换,建立一个严格的制衡机制。

  ■新闻解读

  送煤进韶钢贿金吓死人

  据有关部门查证,朱思宜贿赂阎蜀南1400万元、曾德新40万元、黄旭明230万元,所为何事?卖煤!其实朱思宜只是向这三大位行贿的商人之一,充其量是对他们贿赂最多的商人。

  韶钢是集钢铁制造、物流、工贸为一体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世界钢铁企业100强、中国企业500强,是一个享誉中外的“名牌企业”。正因为如此,这座钢铁厂,用煤、用矿石、用油……涉及的产业颇多,而且都是高利润产业。在朱思宜这些老板们看来,韶钢就是一块肥肉。在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监管体制不完备的情况下,原来的韶钢成了整个权钱交易的重灾区。

  在打破脑壳抢占市场的各种“战术”中,最普遍的竞争方法就是送钱。民间俗语说,“用钱买路”。韶钢就是被买的对象。据办案人员透露,他们发现,在韶钢受贿的事太普遍了,以至于大家都不把它当回事。一个煤老板要将一吨煤送进韶钢,要过很多关,给很多部门回扣,供应、化验、称重、储存等几个部门都要分杯羹,少一个环节,煤都进不来。当然,还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分管领导得到巨额的好处。

  有关人员介绍,要想挤进韶钢推销,长期以来必过三个人的“关口”。第一个就是曾德新,他从1996年起担任韶钢董事长,直到2006年底卸任,2008年4月才正式退休,在这2年里,他在韶关仍然是“土皇帝”。

  另一位重量级人物是黄旭明,他从1995年起任韶钢副总经理,2002年开始分管产、供、销各个环节,2006年退休,2007年卸任股份公司总经理,同年8月被返聘为韶钢集团顾问。

  还有一位就是前文提到的阎蜀南,1996年到2007年,他历任韶钢集团供应处副处长、代处长、处长的职务,2007年开始担任韶钢集团原料厂党委书记兼工会主席。

  这三人除了长期收受朱思宜的宜达公司所送的“回扣费”和过节费以外,还有很多公司争相献媚,虽然他们送的钱不如朱思宜多,但是一样能得到回报。

  在阎蜀南的判决书以及曾德新、黄旭明的起诉书中,记者发现,行贿的企业颇多,不仅有韶关的企业,还有阳江、清远、广西、湖南、山西的多家企业。

  ■醒语

  “人家送钱,全是看你的岗位”

  ●你帮了人家的忙,人家会感谢你,所以我可能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没严格要求自己,思想戒线慢慢地放松了。那些老板都是这样讲,韶关发展了,是因为你当了董事长;韶钢发展了,我们才有发展空间,所以我们来感谢你。这个话听起来好听,后来自己开始退却了。

  ———韶关钢铁集团原董事长曾德新

  ●2005年,我多次要求换岗、轮岗,后来我调到一个厂里当书记的时候,很多朋友来祝贺我平安升官着陆,朋友都这么说,因为供应处在韶钢是一个风口浪尖的岗位。

  人家送钱,全是看你这个岗位,送的是你这个岗位,不是看你这个人,对自己对大家都好的话,就是要尽量轮岗,你不在这里,马上就没了,像我已离开这里,就没有人送你一分钱。

  ———韶关钢铁集团原供应处长阎蜀南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赵杨

  统筹:戎明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