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动态 >

杀警悍匪胡益华认罪称不后悔: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4: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身负4命却表现镇定

  身负4命却表现镇定 今天可能有判决结果

  文、图/记者刘晓星、林霞虹、陈正新 通讯员何娟

  昨日,胡益华故意杀人、抢劫一案在揭阳中院公开审理。身负4条人命,枪杀两交警的胡益华对全部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庭审持续两个多小时后结束,今天可能会作出宣判。其在法庭上的镇定表现让人震惊,甚至再度露出“招牌微笑”,并表示“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不会后悔”。在庭审结束被押离法庭时,胡竟然对着电视台的摄像镜头撅了撅嘴,又一次说:“我不后悔。”在进入法庭和离开法庭时,他长时间扭头盯着旁听席,眼神里闪过一丝期盼。只是,他的家人并未到庭旁听。

  昨日,出现在法庭上的胡益华穿着一件黑色T恤和揭阳看守所的背心。进入法庭时,胡益华目不转睛地盯着旁听席,显得很平静。坐上被告席后,他的身子向左斜倚在靠背上,头歪着,坐姿很放松。公诉人在念起诉书时,他似乎并没有在认真听,还向左扭头望向门外扛着摄像机的记者,足足有好几分钟。随后,他又向右扭头看着窗外的房子发呆,再把头转回来,耷拉着。而在公诉人出示证据时,胡益华又多次走神,还不时摇头晃脑活动颈椎。胡益华听得最专注的,是公诉人宣读的公安人员侦查及破案经过。在厦门被抓时,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警察怎么这么快找到我了?”警方抓捕人员说:“估计你不会活着出去了,问这干什么?”胡益华说:“满足一下好奇心。”

  捡弹壳是“作案常识”

  胡益华回答问题极其简洁,经常是两个字、三个字地往外蹦。当公诉人问他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是否属实时,他很“爽快”地说:“属实。”胡益华作案可谓“胆大心细”。他在法庭上供述,在劫杀情侣案中,对于选择在立交桥下杀人,并不仅仅是因为刚好走到那里,而是因为那里“声音比较大,车多,吵,开枪不容易被发现”。返回作案现场处理完尸体后,他四处寻找弹壳,并将找到的两个弹壳扔掉。公诉人问他:“为什么会记得把弹壳取走?”他正了正身子,露出了“招牌微笑”,说:“这是作案常识啊!”连语气里都带着笑,引发旁听席一片哗然。在杀人灭口后,他竟然敢拿着被害人的银行卡到装有摄像头的银行柜员机取钱。公诉人问:“你取钱不怕银行监控么?”胡益华说:“我伪装了,穿了雨衣、戴了头盔和口罩。”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在刑事部分审理完毕后,法庭继续对被害人朱伟胜家属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部分进行审理。朱伟胜的家属向胡益华索赔各项费用共计69万余元,并不同意调解。当法官询问胡益华是否同意赔偿时,胡益华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我同意啊,我又没有钱!”随后,他又笑了笑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庭审后,朱伟胜家属难掩愤怒,斥责其是“人渣”。两名遇害交警黄伟江和周喜来的妻子一直哭个不听,黄伟江的妻子哭着说:“我不要他赔钱,我就要他判死刑!”

  辩论阶段 公诉意见说哭被害人家属

  由于铁证如山,加上胡益华供认不讳,在法庭辩论中,控辩双方并未出现唇枪舌剑的场面。在公诉人发表了长篇公诉意见后,胡益华只是懒懒地说了四个字:“没有意见”。

  公诉意见中首次披露被劫杀情侣的情况:朱伟胜是研究生毕业,在上海工作。出事前,双方家长已经在筹划朱伟胜与王智阳的婚事。听到这里,原本表现冷静的朱伟胜家属亦忍不住掩面而泣。

  控方:倒行逆施天理难容

  公诉人指出,胡益华是有预谋实施犯罪,手段特别残忍。他携带作案工具多次踩点,熟悉周围环境再伺机作案,是有预谋实施犯罪,胡选择德国西格绍尔手枪作为作案工具,选择各被害人头部、胸部等要害部位两次以上开枪射击,尸检报告表明,子弹足以穿透被害人身体,杀伤力非常强。在杀人后,胡益华冷静清理现场,捡走弹壳,事后返回现场掩埋尸体,在驾车行驶和取款过程中,胡一再遮掩其身体,掩盖其罪行,潜逃厦门后,胡经常上网了解警方动态,企图逃避警察追捕。胡作案时头脑之冷静,心思之细密,手段之残忍,反侦查能力之强,充分暴露其及其严重的社会危害性。

  胡益华在抢劫过程中,两被害人没有进行反抗,胡益华完全不用杀死两人。胡益华头脑冷静清晰,具备正常精神状态。

  辩方:他认罪态度好

  胡益华的辩护律师说,对于指控的事实和案件的定性没有异议。但胡益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且没有犯罪前科,请法院予以考虑。

  对话 称对所犯罪行没有认识

  公诉人:你为什么选择银泰广场停车场作案?

  胡益华:那里比较偏僻。

  公诉人:你的作案目标是什么?

  胡益华:抢点钱。

  公诉人:你如何作案?

  胡益华:看到他们来我就让他们上车。

  公诉人:当时两个被害人有没有反抗?

  胡益华:没有。

  公诉人:你是怎么开枪的? 他们怎么样?

  胡益华:背后开枪。女的就死了,男的还没死,我就又补了一枪。

  公诉人:杀人后为什么记得把弹壳取走?

  胡益华:(笑)这是作案常识吧。

  公诉人:在惠来服务区交警是如何检查询问的?

  胡益华:他们说我的车没有车牌,让我拿车辆手续给他们看。我说车是新买的,手续没带。

  公诉人:那你为什么杀交警?怎么杀的?

  胡益华:他们把我身份证驾驶证拿了,他们一查就知道义乌的案子是我做的。我先在驾驶室位置对黄伟江头部开了一枪。接着周喜来开门跑,我就对着他开了一枪。然后他跑到花园里去了,我就从车后面绕过来,对他又开了几枪。然后黄伟江把警报器按响了从车门爬出来,我就又朝他开了一枪。

  辩护律师:你对你所犯的犯罪行为有什么认识?

  胡益华:(想了想)没有认识。

  辩护律师:会不会感到后悔?

  胡益华:既然走上这条路了就不会后悔。

  前妻:他可能只是嘴硬

  昨日,胡益华的前妻阿玲(化名)主动致电记者。当得知胡益华表示“不后悔”时,阿玲沉默了一会儿,说:“跟我想的差不多,我预想他会说"有什么可后悔的"。”随即,阿玲表示,对于现在的胡益华,她已经猜不透其想法了,但是他的犟劲一直没有变。“他可能知道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结果了,索性就不肯低头。”当记者问她会不会认为胡益华没有人性时,阿玲说:“他怎么会没人性,嘴硬而已。只是我认为他内心不会恐惧。”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