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动态 >

女子驾车三次碾轧农民工 走下警车不断发出嘶喊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6日 06: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郑州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疯狂马三墨镜女”归案后,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这就是当晚连撞数人的红色马自达轿车

金水分局庙李派出所所长介绍当时情况。

  【 现场 】

  肇事车不是马六是马三

  撞人前和朋友喝了9瓶啤酒,后来就“迷瞪”了

  看到晚报后,“墨镜女”向亲友求助

  29岁的她婚姻长期不顺,好像受过刺激

  巡防队员曾描述她“穿牛仔超短裙,上衣是低胸花短袖,很抵触陌生人”

  涉嫌危害公共安全,被关进看守所

  “疯狂马三墨镜女”事件有了最新进展。

  昨日,索凌路庙李派出所门前停下一辆红色马自达,成色九成新,挂的正是“豫A416E6”的牌照。

  鲜红的颜色分外惹眼,车窗上贴着的反光太阳膜,让车内情景显得很神秘。

  记者发现,这辆车的损伤集中在右侧车体,底盘、右侧的车头和车门均有擦痕,其中车门擦痕凹陷长1米多,车头也有深约3厘米的凹痕。

  但它并不是之前目击农民工所说的马六,而是一辆马三。

  “农民工弄错了车子型号,记住的汽车品牌和车牌都不错。”庙李派出所一名民警说。

  红色马自达车内饰物不多,前挡风玻璃后有一串佛珠,倒车镜上是一副带有镂空花纹的女式宽腿墨镜。

  警方人士表示,这个就是事发当晚被农民工记下来的司机戴的宽腿墨镜。

  遮住脸喊叫着冲进派出所

  17时许,在经过长达5个小时的等待后,“墨镜女”终于千呼万唤出来了。

  “墨镜女”本名黎芳芳,1981年出生,籍贯驻马店,现居中牟县,婚姻长期不顺。

  庙李巡防队员之前曾向本报记者描述,黎芳芳“穿牛仔超短裙,上衣是低胸花短袖,很低的那种”,很抵触陌生人,精神上好像受过刺激。

  金水公安分局一位负责人提醒,“此女情绪激动,生人只能远观,不得擅自靠近”。

  这一说法很快得到印证,“墨镜女”走下警车的刹那,不断发出嘶喊。

  记者看到她穿牛仔短裙,低胸花短袖上衣,一头短发。

  几名女记者说,黎芳芳“身材不错”,见真人后失去了想象中的神秘。

  不过,当有人试图往前凑时,她先是低头摇手表示拒绝,之后抱脸冲进派出所。

  【 说法 】

  返回查看第一次撞到了啥

  22日夜,“墨镜女”黎芳芳因感情受挫,在清华紫光园附近夜市大排档饮酒。

  “黎芳芳喝了酒,现在可以确定,9瓶青岛啤酒,和谁一起喝,以及在哪儿喝的酒还在落实。”庙李派出所所长曲利军说。

  “墨镜女”驾驶红色马自达撞人,并两次回到现场,本报报道中曾设想“墨镜女”疯狂撞人前可能饮酒。

  曲利军说,黎芳芳首次误把台阶当做广场出口冲了过去,冲下台阶时感觉撞到了东西,短短3分钟内有了两次撞人的行为。

  “第二次把车开进广场,其实是要查看第一次撞到了什么东西。”曲利军如此判断。

  这次进入的代价是车轮从农民工刘辉胸前直接轧过。

  曾打电话确认是否撞过人

  黎芳芳二次冲进广场后,消失在丰庆路上。

  金水公安分局一负责人告诉记者,黎芳芳离开现场之后,曾经拨打友人手机。

  “打朋友手机,是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撞到什么了?”这位负责人说,黎芳芳“迷瞪了”,处于迷离状态,感觉自己撞到了人,又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的朋友表示,什么都没有发生。

  黎芳芳不放心,驾车再次回到了广场,民工们围了上来。

  现场的情况吓坏了她,她顾不得有人拉倒车镜,开车快速冲出了重围。

  “黎芳芳和朋友通话手机没电了,她才回到了事发地。”这位负责人说,醉酒撞人的黎芳芳也陷入了痛苦之中,她至今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

  【 疑问 】

  亲友:看到本报后投案自首

  “芳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到了报纸,知道事情弄得太大,就给我打了电话。”自称黎芳芳代言人的一名黎姓男子讲述起24日的故事。

  24日当天,黎芳芳在看到晚报报道后,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咨询黎先生怎么办。

  黎先生告诉记者,他当时联系到庙李派出所认识的民警,表示要带黎芳芳投案自首,并告知警方黎芳芳和肇事的红色马自达都在大石桥SOHU广场。

  当日14时许,金水警方前往大石桥将黎芳芳和红色马自达带走。

  警方:迅速出击抓获嫌疑人

  庙李派出所向本报提供的《“7·22”案件宣传通稿》中是另一种说法。

  庙李派出所所长曲利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案发之后该所接110指令后,值班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并立即将案情向分局汇报,因案情重大,分局迅速抽调刑侦、法制、案审、派出所等部门精干警力成立联合专案组,对此案展开了调查。

  这份通稿第三段内容为:7月23日,专案组前往中牟县对嫌疑人黎某实施抓捕,但未找到嫌疑人。7月24日,通过侦查,确定嫌疑人黎某在郑州市SOHU广场活动。专案组人员迅速出击,14时许,在SOHU广场将嫌疑人黎某抓获归案。

  对于黎芳芳家属所说的“投案自首”,曲利军解释,“民警进入房间时,他们在谈事情,也有自首的打算”。

  “民警进去,他们说‘你们是来抓捕的,我们也要找你们’,我们就把他们带走了。”曲利军说。

  【 结果 】 涉嫌危害公共安全被拘留

  下午,庙李派出所所长曲利军在事发现场宣读了对“墨镜女”开红色马自达撞人一事的处理结果。

  曲利军表示,根据所调查掌握的情况,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4条规定,犯罪嫌疑人黎芳芳涉嫌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立案侦查,并于7月25日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曲利军还出示了金水公安分局下发的拘留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61条规定,对犯罪嫌疑人黎芳芳进行刑事拘留,送郑州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第一看守所。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审理中。

  晚报记者 汪永森 实习生 蔺洋/文

  晚报记者 周甬/图

  【 亲友讲述 】

  包工头“纠缠”要结婚的她

  2001年,活泼开朗的黎芳芳,有了一段甜蜜的爱情,她与惠济区老鸦陈的男友打算步入婚姻殿堂。

  “另一个男人闯进了她的生活,破坏了她的幸福。” 郭某出现了。

  郭某1972年生,有自己的工程队,经常带着工程队在各地包揽工程,和黎芳芳认识时已婚,和妻子分居。

  “郭某家里有3个孩子,最大的男孩儿今年14岁,下面还有两个女儿。”黎先生说。

  黎芳芳当时是黄河路建文影城附近一家绿化公司的文员,工作中与郭相识,产生了特殊的感情。

  郭得知黎芳芳准备和当时的男友结婚时,纠缠并阻止了这段婚姻。

  “当年的芳芳才20岁,现在疯狂驾车伤人是感情纠葛和酒精的催化。”在庙李派出所等待与黎芳芳见面的朋友黎先生说。

  汶川地震她捐了1万多

  黎芳芳和郭某住在了一起,她没有特别的爱好,平时只喜欢跟朋友一起逛街。

  “芳芳真的很善良,是个好姑娘。”黎先生说,黎芳芳乐意帮助朋友,派出所外就等着十几个看她的朋友。

  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黎芳芳在朋友陪伴下,带着钱物赶赴四川受灾的地方。

  “当时她让我买的是5月18日的车票,她把做生意赚的钱拿了出来。”黎先生说,黎芳芳入川之后,向受灾群众捐助了1.42万元现金。

  “形象反差巨大,芳芳过得很不开心。”黎先生不理解,也始终不肯相信“戴墨镜”开着红色马自达冲向农民工的是乐于助人的黎芳芳。

  在黎先生的心中,黎芳芳依然是曾经在别人经历灾难时伸出援助之手的美好形象。

  不准她生孩子只能流产

  “郭得到芳芳之后,别说是宠爱,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没给芳芳。”黎先生提起郭某有些愤愤不平,他认为郭对黎芳芳没有责任感。

  黎芳芳与郭交往后,辞掉了绿化公司的工作,但“郭不仅不让她出来上班,不让她做生意,还不给钱”。

  “芳芳流产至少七八次,郭不让她生。”黎先生说,他所说的七八次只是自己知道的。

  “今年5月,芳芳怀孕4个多月,又在中医院做了手术,她本来想把孩子生下来,但郭说生下来也不认。”黎先生说,郭坚决不准黎芳芳生孩子,黎芳芳只好一次次把孩子做掉。

  黎芳芳最宝贵的年华,付出在了一个没有责任感的男人身上。

  流产前后还被打伤

  流产不止伤害到黎芳芳的身体,和郭在一起的时间,也让她的精神抑郁了。

  “郭经常在外面找女人,因为这没少出事,他俩也没少吵架。”郭喜欢找女人,还对黎芳芳拳脚相加。

  今年5月,黎芳芳流产前后,再次被打成轻伤,郭被警方拘留多天。

  黎先生认为,黎芳芳在生活上没有可依靠的人,想要为男友生一个孩子,总被男友强迫流产。

  据黎先生介绍,黎芳芳情绪很容易激动,多次砸毁家中物品,“液晶电视、电脑、洗衣机、冰箱都砸了,家里一塌糊涂”。

  “芳芳以前挺开朗的,感情不顺,精神越来越抑郁,朋友都劝她去医院检查,她不去。”黎先生说,“芳芳肯定有精神病。”

  【 亲友讲述 】

  红色马自达买了不到3个月

  黎先生说,黎芳芳2002年拿到驾照后一直开车,水平很高。

  “芳芳以前开的是红色奇瑞,今年5月,她才把奇瑞卖了,买了那辆红色马三。”车是黎芳芳掏的首付,户名是郭某。

  “平时一个女孩子,开车都很注意,不会故意喝了酒开车,更不会为了报复社会撞无辜的人。”黎先生说。

  “感情受挫,精神上受到那么大的刺激,冲动的时候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儿了。”

  黎先生说,如果当晚郭站在广场上,黎芳芳驾车撞他是报复,“芳芳不可能故意伤害无辜的人”。

  出事后包工头一直关机

  “他手机一直关机,根本联系不到。”黎先生说,郭在黎芳芳撞人后“连家也没回,不知道在哪儿躲着。”

  黎先生告诉记者,黎芳芳当晚联系不上郭某,神志不清时给郭的一个合伙人打电话,问是不是自己轧了人,但那个人告诉她没太大事儿。

  “给朋友打过电话之后,她的手机就没电了,所以又回到了现场查看情况。”黎先生说。

  【 记者调查 】

  工人曾见她开车到工地闹事

  25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清华紫光园项目部,郭曾经在这里包工揽活,也有人说工地至今都有他的工程。

  “大概是5月吧,一个女人开一辆红色轿车来工地闹了一场。”昱翔公司项目施工负责人赵先生说,“听说那女人是来找一个姓郭的包工头”。

  随后,记者进入工地,多名工人确定黎芳芳曾驾驶红色马自达到工地找郭某闹事。

  “5月份是有这么回事儿,那女的来工地不让那个姓郭的在这儿干,她这一闹,又加上那个姓郭的包工头总是不好好干活,就被工地辞退了。”一名工人告诉记者。

  “后来就没再见过姓郭的,听说他走后连手机号都换了。”

  记者随后通过本报一位线人得知,郭的妻子现在住在东风路与文化路交叉口的欧洲花园,他们有一辆黑色商务车。

  记者来到欧洲花园时,保安说周日物业公司无人上班,不能确定郭是否是小区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