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案例曝光 >

天津三口之家5年遭两次强拆 房主阻拆迁被批捕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19日 07: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经历又一次强拆后,天津的这个三口之家真正到了无家可归的时候:16岁的女中学生李华(化名)随盲人母亲勾凤珍寄居在一家养老院,全家的顶梁柱、她的父亲李英贵进了看守所。

  2009年11月4日,46岁的李英贵在保护家人的临时住所时,与天津市南开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发生冲突。房屋遭到强拆,两名城管人员经鉴定受了“轻微伤”。他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批捕。

  2010年6月18日,南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起案件。南开区检察院的公诉人指控被告人李英贵手持斧子,砍伤两名城管工作人员,“以暴力抗拒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触犯了刑法。

  李英贵辩称自己当时只是“乱抡斧子”,是为了保护妻子而实施的正当防卫。

  事实上,他试图保住的房屋并非自家所有。早在5年前,他家的房屋就被强拆了。

  拆迁方安排盲人看房

  李英贵原本住在南开区芥园西道大园地区的两间平房里。2005年,南开区建设开发公司对此地实施拆迁,李家建筑面积31.8平方米,依据补偿办法,应得安置补偿款87573元。

  由于这笔补偿费不够买房,而自己失业,妻子失明、失聪,李英贵要求拆迁方给予照顾。

  南开区建设开发公司的一份汇报中显示,考虑到李家的实际情况,经协商,拆迁指挥部“破格”为其购置了一套“独单”,即一室一厅的公寓。但这是一套“直门独”(没有客厅的独单),李家希望分到的是两室一厅的“偏单”。南开区建设开发公司将其视为过高要求。双方未能达成拆迁补偿协议。

  为了保证工期,南开区法院批准对李家的房屋实施强迁。激起李英贵愤怒的不是强迁,而是“骗迁”。

  2005年10月26日,在家里只有勾凤珍的情况下,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到访,提出带她去看房,是个“大偏单”。

  “我说,一个瞎子看什么房?等我丈夫回家后再去看。”勾凤珍说。

  但“一位拆迁办的女同志”向她表示自己“代表政府工作”,“说话算数”,勾凤珍“被他们连哄带骗”,领到了一套房子里。这位视力残障者用手摸索房间里的门,根据门的数量判断,这是独单而非偏单。她提出质疑,工作人员告诉她这就是“大偏单”。勾凤珍要求通知李英贵到场确认,遭到拒绝。

  一位目击者称,就在勾凤珍离家后不久,一位拆迁办工作人员就让搬家公司的工人撬开李家的门锁,进屋搬运东西。与此同时,“一辆黄色的铲车已经高举着铲斗,准备拆房子了”。

  据勾凤珍回忆,自己以死相逼,才离开了那套所谓的“大偏单”,被送回拆迁办公室。等到李英贵回家,发现两间平房已被夷为平地,妻子与财物都不知去向。他报警才获悉妻子在拆迁办。接着,他来到了拆迁办,斥责对方。

  关于这场冲突的结果,南开区建设开发公司的表述是,李英贵“强行占据”了南开区法院执行庭设在拆迁现场的办公室,“强占4年之久”,“严重影响了该片工程的进行”。

  而勾凤珍则形容己方为“据理力争”。她说,当时驻拆迁办的南开区法院法官张利民同意让他们在此居住,还威胁李英贵说不能出门,否则就会被拘留。

  在法庭上,被告人李英贵强调,他据此认为,这处临时住房就是法院安排给自己的。他依然没有接受那套“直门独”。

  城管处理违章建筑是否越权

  临时住房距离消失的老宅不远。一位居民对记者回忆,李英贵当时“带着一床破被”就住了进来。

  这位居民称,李家的生活艰苦异常,家里许多用具都是附近的街坊邻居赠送的。

  临时住房也在拆迁范围之内,为原天津市西青区小园大队自建房屋,无权属证明、无契证、无规划审批,已经断水断电。

  自2005年10月底至2009年11月初,李英贵全家一直住在这里。四周是工地和垃圾堆。房屋年久失修,热心人提供油毡为他们遮雨、防寒。

  李英贵在房前搭起两个花窖,养花、卖花,面积约有200平方米。他对法庭承认,花窖是违章搭建,为了“养家糊口”。

  4年里,周边的大楼陆续崛起,临时住所成了仅有的旧房。2009年8月,他们发现开始有工人在周边砌墙,施工范围逼近临时住所的房檐。

  此时,南开区城管综合执法局先后向李英贵下达《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告知书》和《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称李居住的两间住房和搭建的花窖违反《天津市城市规划条例》,逾期不拆除将予以强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