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今日说法 >

[今日说法]她的孩子是捡的(20110601)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1日 14: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b6676df41b34d4ebcb560861d65fe3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期话题:她的孩子是捡的

播出时间:2011年6月1日

记者:田雪娇

编辑:孙铭菲

摄像:无

主持人:撒贝宁

嘉宾: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  陆士桢

 

主持人:在今天节目当中,我们要给各位介绍一个非常特殊的家庭,这个家庭的家长只有一个母亲,但是她有很多的孩子,而这些孩子的状况也都非常地特殊。

这个婴儿是张菲一个月前从楼下楼梯口捡来的,是个女婴。张菲说现在女婴的身体已经比捡来时好多了,不过这个女婴头很大脸很小,四肢也不能完全伸展,张菲说这个女孩很可能是有唐氏综合症,也就是俗称的“大头娃娃”,而我们发现这个刚捡回来的孩子并不是张菲家里惟一的孩子。这个兔唇女婴叫吴小妹,才刚捡来三四个月,因为嘴巴不能像正常孩子那样闭合,张菲在喂她的时候都要格外注意。这个看上去总是皱着小眉头的小男孩叫吴小豪, 今年3岁多了,他有先天性心脏病,因为平时特别爱嚎啕大哭,就叫了小豪,而小豪也特别缠张菲。这个活泼好动的小女孩叫吴霞亮 6岁了,以前也有唇腭裂,后来做了手术,现在恢复得好多了。这个怎么问都不说话的小男孩叫吴星星,今年9岁,上小学二年级,他以前也是唇腭裂也做过修复手术。这个白白的小男孩叫吴小贝,今年4岁了,有先天性白化病。在这样一群孩子中,这个大眼睛梳着娃娃头的小女孩特别亮眼,是吴朋普,吴朋普小名叫朋朋,今年5岁了,刚捡来的时候家里特别困难,适逢普宁当地的好心朋友送了点钱来,所以就起了朋普这个名字。朋朋看上去身体没有任何缺陷,我们和她交流也没有障碍,但是张菲说朋朋当时是在医院门口捡到的也有病,她还带我们到了当初捡到朋朋的地方。除了这些孩子之外,现在还有两个孩子已经成年了,一个叫吴丹丹,18岁,在读高中,因为住校不经常回来,还有一个叫吴松松,眼睛不太好,18岁,一边读书一边工作。

在张菲的家里,所有的孩子都姓吴。

张菲是山东人,从小被遗弃,当年被一个姓吴的养母收养,靠捡垃圾维持生活,为了纪念养母,她收养的孩子也就都姓了吴。养母过世的时候张菲才8岁,从那个时候,张菲就靠自己维持生计了,一个人过着流浪的生活,直到她26岁那年也就是1982年,她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婴儿。因为自己也有过被遗弃的经历,张菲当时就收养了那个女孩,再后来捡孩子收养孩子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主持人:张菲今年56岁了,她从26岁开始收养弃婴,30年来已经收养了32名弃婴,最大的30岁,已经出去独立生活了。那么这么多年,张菲是怎么样照顾这些孩子,又是靠什么养孩子的呢?

张菲没上过学不识字,平时就靠打杂工为生,后来收养的孩子越来越多了,没办法就只能靠捡垃圾生活,有时候孩子也会和她一起上街捡垃圾。那个时候张菲没有自己的住处,整天带着孩子住在一个窝棚里,我们采访的这一天,在外面读寄宿制高中的吴丹丹回来了,丹丹是家里目前惟一一个身体没有任何缺陷的孩子,但是她不愿意正面面对我们的镜头,我们尊重了她的选择。

2006年张菲的事,被当地媒体报道出来之后,一时间她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名人,于是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好心人纷纷前来帮助,相关部门称当时捐款一共9万多元,购房就用了7万多元,剩下的钱全部都送给张菲。2006年的6月1日,张菲一家搬到了现在居住的这间近百平方米的新居。当地的公安为张菲全家补办了户口,民政部门还为张菲和孩子们办了低保。2007年的除夕之夜是张菲和孩子们搬进新家之后的第一个春节。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张菲和孩子们已经在这个家住了5年了。

这个当年张菲抱着的婴儿如今已经长大,就是可爱的朋朋。现在每天早上,张菲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孩子做饭,然后忙乎着从小到大的8个孩子。孩子小,经常会有不听话耍赖的时候,而张菲不仅养活着孩子还坚持供孩子读书,因为她说孩子们读书好了才会有出息。小豪、小贝、霞亮和朋朋,这4个不到6岁的孩子还在上幼儿园,张菲每天都要送他们去上学。孩子一个学期的学费,像今年的就900元,跟他们就收850元,虽然政府各项补贴加起来每个月能有1000多元,一年就有1万多元,但一年下来,仅这4个孩子上幼儿园的费用也要六七千元。每天送完孩子上幼儿园,张菲一般都要去街上买菜,如果发现有可以捡来卖的张菲也会习惯性捡了起来。因为还有两个小婴儿几乎每时每刻都需要她照顾,所以张菲一般白天就在家里。晚上哄孩子们睡觉之后本来是张菲该休息的时候,可这个时候张菲还要出去再捡捡垃圾贴补家用。

这就是张菲现在每天的生活。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陆士桢教授,陆教授,您对于张菲的这个行为,您怎么看?

嘉宾:她作为一种精神也是在社会上值得倡导的,我们有理由对这个人的人格和她的道德给予非常好的评价和赞扬,也很钦佩。但是从一个法治国家一个完整的社会福利体制,这样一个角度看这样的一种行为,它可能对孩子的成长也会带来一些或者说不可预期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潜在的隐患可能会有?

嘉宾:对,你比如说这些孩子的医疗,包括他的生活保障,我注意到这个片子提到,就是她实际上没有很大的经济能力做这样的一些事情,实际上孩子的生存、发展,身心健康的保障实际上都是有问题的。

主持人:但是针对您这样的观点,可能很多人就会说了,说如果张菲不管,那这些孩子还没有现在的生活。

嘉宾:我们设立了专门的抚养的机构,我们有家庭收养的相关法律,我们也有个人办社会福利机构的相关的政策和制度,比如说你捡了(孩子)向公安局或者是派出所报告,由公安局派出所,它会做一番调查以后,确实找不到他们的(亲人),他们会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国家去年刚刚颁布了一个等于叫做国家抚养孤儿的制度,就是凡是以后有孤儿,国家都每年出钱把他养起来,这是国家的责任。财政部拿出了25个亿来支持全国的孤儿,那么也还有比如说,我们假设一下假设张菲她背后有一个老板,他也很有钱愿意支持张菲来做这个公益事业,她就可以正式去注册一个组织民政部门登记注册,所有的这一切步骤都是以孩子的最终的利益(为目的的)。

记者采访快结束的这天张菲生病了,听说孩子们从起床到中午都没吃饭,记者到楼下给孩子们买了点炒饭。张菲家所在的街道听说张菲生病的事也在第一时间来了。街道的同志们还留下了300块钱,到了下午张菲勉强可以坐起来了。张菲本想给在当地打工的一个养女打电话,希望她能够过来帮忙照顾孩子,但是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我们发现张菲的手机里有5个号码,其中只有两个是她养女的号码,这些年她一共收养了32个孩子,可在她生病的时候身边却没有人能够照顾她。正在读高中的18岁的丹丹对张菲目前收养弃婴的行为有点不认可。丹丹觉得张菲妈妈目前年龄越来越大了,照顾这么多孩子也力不从心了,她担心着张菲的身体。丹丹劝张菲妈妈讲不要(再收养了),可是她不听。担心孩子们的安全,张菲很少让孩子们出门,捉蟑螂就成了他们最好的游戏。记者通过几天的交流,好不容易和小朋友们熟悉了,可是他们面对镜头依然不爱说话。娃娃头的朋朋还会用手打人,不过我们发现她只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而当我们把摄像机挪远,也许是他们没有了防备,也许是平时张菲抱不过来他们,孩子们都争着让记者抱。

广东一个公益组织听说了张菲收养一群身体有残疾的弃婴的故事之后,准备带着张菲收养的几个身体有残疾的孩子去广州检查治病。5个小时的车程之后,我们抵达了广州武警医院,专家们给孩子们做了简单的检查。分析孩子们的病情,院方表示相关的手术费用会最大限度地降低,而公益组织也表示会积极地筹措孩子们手术的费用。

主持人:目前我们记者得到的消息是,这个患有唇腭裂的小妹和先天性心脏病的小豪都已经顺利地接受了手术,而且医生说手术的状况非常不错。我们也期待着两个孩子能够早日康复,能够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健康快乐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