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娱乐图文 >

陈红拍戏哭出血泪 陈凯歌赞爱妻:她为我操劳太多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4日 07: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陈凯歌(资料图)

  昨日,陈凯歌导演的新片《搜索》在北京举行了首映式,很多看完电影的女性观众表示《搜索》这部电影为她们提供了很多生活上的方案和出路,更有观众在看完影片后直接将陈凯歌导演视为“妇女之友”,而陈凯歌导演则对能成为广大女性的“知音”深感荣幸。当然,这部现实题材的电影远远算不上大师级别的发挥,但在张艺谋开始虚无缥缈,冯小刚开始投身历史题材的时候,陈凯歌居然从故纸堆中钻出来,从《无极》、《梅兰芳》、《赵氏孤儿》这样的历史题材里回归到现实,开始对当下著名的热点问题提出思考,这本身已经代表了一种态度。所以,有影评人评价说“《搜索》是《手机》之后中国最好的商业现实题材电影”。日前,记者在北京专访了这位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物,而近年来争议不断的陈凯歌态度也无比平和,看起来他的确是已经进入到另外一种境界了,甚至一向严肃的他还谈起了赵又廷与高圆圆之间的恋情,坦然承认“其实我也很八卦,虽然我依然在探讨一些哲学问题,但并不妨碍我上网看八卦的兴趣”。

  搜·事记者应该是执笔之侠

  《搜索》讲述的是高圆圆扮演的叶蓝秋因为在公车上拒绝给老人让座,引发的媒体讨论进而形成的网络暴力的故事。但对于将这一事件主动炒大的媒体记者陈若兮(姚晨饰),陈凯歌并不认为她是罪魁祸首。网络暴力事件频有发生,但并不能因此就否认网络的积极作用。“从电影导演的角度说,之前我被网络上的人批评,如果我夹带私人感情去批评他们,那我就太没意思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人肉搜索不让座墨镜女”只是当下网络现实的一个代表。事实上,现在许多社会类话题都被摆到网上去大肆炒作,而这些事件之中也经常会见到媒体记者侧身其中。对于媒体在这些社会事件中应该扮演的角色,陈凯歌觉得“记者不可能也不应该是让叶蓝秋出名的罪魁祸首”。他表示:“我接触过很多社会新闻记者,他们都有一个新闻理想,这个理想之中包含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特性在其中。所以面对弱者,面对不公,记者们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出手,这是他们的职业本能。我认为,记者是执笔之侠。这算得上是我对媒体的一种态度。”

  搜·人有时候女人比男人坚韧

  电影《搜索》来源于著名小说《请你原谅我》,但与原著的结尾不同,陈凯歌让姚晨扮演的记者陈若兮在结尾时丢了工作,丢了男友之后还颇为乐观地说“我要重新开始”。对于这一改动,陈凯歌表示是故意为之。“我看了原著就觉得,为什么不活得乐观点?每次姚晨说这句‘要重新开始'我都心情激荡。因为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候太不一样了,我刚工作时,工资才54块钱。”

  对于陈红扮演的富商老婆最终选择了离婚并带走了家里“所有属于她的美好的东西”,有人说是另外一个娜拉出走,陈凯歌觉得,他并不是在重复易卜生,而是在继续提出鲁迅的问题。“易卜生的《玩偶之家》结尾时,出走的娜拉说,先生您的钱我一分都不要。于是鲁迅就问,娜拉出走后怎么样?我就想,陈红扮演的莫小渝这个角色,出走后,一边开着车,一边涂自己喜欢的口红,她终于不用做别人眼中的自己,可以做自己眼中的自己了……”

  陈凯歌觉得,这次《搜索》中所重点描述的三个女人,不管是高圆圆扮演的叶蓝秋,还是姚晨扮演的陈若兮,甚至陈红扮演的莫小渝,都算得上是胜利者。“如果有人跟自己说可以重新开始,你说他是否胜了?我觉得这三个人都很值得佩服。不是拍马屁,生活之中,有时候女人比男人坚韧。”

  搜·态度现实题材探讨哲学问题

  “拍个当代题材的故事是不可避免的。我和大家一样,生活在21世纪,没生活在过去。而且我也不光是关注人肉搜索这样一件事情。我有个心愿,我是出生长大在北京,但北京的消失对我打击很大。这个城市我已经不认识了。我是一个陌生人,去什么地方我都得问路。我之前是想拍点文化上的事情,但那个阶段的我已经过去了,所以我现在拍现实题材。”

  陈凯歌说,其实关于“人肉搜索”这种网络暴力问题纯粹是他“撞上了”,在他看来,自己并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也不是社会活动分子,对于这个话题本身也没有事先做什么计划和考虑。“最吸引我的其实是人。我对事情的兴趣要小于对人的兴趣,所以很多看过这部戏的人说,这部戏里的人物都挺生动的,都是生活中触手可及的。”

  在看完电影之后,有观众觉得陈凯歌这次只是客观地呈现出当下一些现状,并没有深入地去给大家“指出一条光明道路”。对于这一问题,陈凯歌苦笑着说:“哪个导演认为自己能在电影中为社会提供一个良方?我觉得导演的功能只能是用电影这种手段提出问题。”但这样是否会削弱陈凯歌电影中著名的“思辨性”?陈凯歌表示否认:“虽然这次是现实题材,但也讨论了很多哲学问题。比如‘屌丝'逆袭成功的哲学问题,职场宫心计的哲学问题,娜拉出走与女性尊严的哲学问题……”

  对话陈凯歌

  谈电影??我所有电影的主角都很牛

  南方日报:您曾说,这部戏中女主角的自杀符合陈凯歌电影一贯特性,为什么?

  陈凯歌:首先我说啊,自杀永远是不对的。但这是个电影,电影里要有人物的性格,这个人比较轴,这个符合陈凯歌电影的特征——一个心里有事的、一根筋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咱们可以从头数起,其实我拍的都是这样的电影。就说《霸王别姬》吧,你说你台上唱戏台下过日子算了,你何苦雌雄同体?《刺秦》中,荆轲就一个市井流氓,秦始皇统一六国,关你什么事,刺杀皇上,这不傻么?还有《赵氏孤儿》,程婴这不神经病么?这次《搜索》里的角色,也是这样。

  南方日报:上海电影节的论坛上,导演们讨论华语片的前景都忧心忡忡,对于好莱坞电影的增加,您怎么看?有危机感么?

  陈凯歌:现在看电影的主力是“80后”、“90后”了。我老说,吃肯德基麦当劳、穿阿迪衣服耐克鞋、看美国电影,这是一个系统,你要说吃肯德基穿耐克去听京剧,那不对路了。我觉得现在我们的电影和美国电影就不是一个系统的,现在最好别谈人家,大家都把矛头对准自己。就像对于当代题材,我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装聋作哑的。我想如果我把自己的这个时代做更精彩的表达,那也可以。我的态度是,别说别人怎么强,要问我们自己怎么才能强。

  谈自身??之前大家不了解我

  南方日报:你自己算是很“牛”的人么?

  陈凯歌:我肯定没他们(戏中的角色)牛,但我犯傻的事情也干了不少。比如说,我年过40岁了居然还能跟人吵架。我当时去中日友好医院看我父亲,我的司机跟保安吵起来了。我过去看司机可怜,于是跟那5个人打起来了,后来头破血流地去看我爹。我爹吓坏了。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喜欢圆滑,不喜欢心计,不喜欢算计,哪怕自己不能赢,但我依然喜欢直截了当。而这种喜好也被我不自觉地带进了电影里。所以这么多一根筋,比较“二”,不识时务的人就出现了。

  南方日报:还得说说恶搞的问题。最近网上又在流传一个关于你的恶搞视频。画面里你在做指挥乐队状,但配乐却是最近很红的《最炫民族风》,现在对于恶搞,你的态度变了没?

  陈凯歌:又被恶搞了……哈哈。这其实是个老问题了。每次一个新片出来,大家都用这个问题问我,陈凯歌你变了吗?我觉得,肯定变了。能不变么?

  这个事情当时是这样的,拍戏的场景里,富商沈流舒办公室有一套音响。而我又是个音响发烧友,我那天刚好把碟塞进音响里了。而我当年大学时宿舍有个同学,很喜欢在那里听音乐模仿卡拉扬,于是我那天一时兴起也比划了两下,没想到就被人拍下来放到视频里了。

  其实这个变不仅变在事情上,变在人上,也变在看法上。之前大家不了解我,给我很多帽子,但没准现在你了解之后,又喜欢上我了呢?没人在乎陈凯歌怎么想的,我自己更不能把自己说大了。什么重要?看电影的过程最重要。如果这期间能把观众吸引,那才是对的。

  赞妻子??陈红为我牺牲太多

  南方日报:说一下陈红吧,之前你说她演得很好,为什么呢?

  陈凯歌:陈红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她的生活和她扮演的人物风马牛不相及。

  南方日报:之前《鲁豫有约》做采访的时候,好像说陈红有一次哭的时候都流出了血泪。

  陈凯歌:是,那次的确吓了我一跳。当时是姚晨先看到的,就是顺着眼角往下流血。后来大夫说,当时是颅压有点高,眼睛那边的一些毛细血管爆裂了。但真的把我吓坏了。她实在是为我操劳太多了。

  为了拍戏,她牺牲了很多。之前她一直都说怕疼,不敢扎耳洞。但她这次莫小渝这个角色需要戴很多珠宝,所以她就去扎耳洞,后来有点发炎,于是每次戴珠宝都挺痛苦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做演员创造一个人物,怎么都不算牺牲。她挺帮我的,是我在创作上的第一个诤友。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我说实话,我很感谢她。

  南方日报:这么说这些年来净是她照顾你了?

  陈凯歌:我也挺照顾她的,她每件衣服都是我买的。基本上我们俩出去到柜台那里,我拿起一件衣服,只要她眼神里闪出一丝不错的意思,我就知道她喜欢。

  聊绯闻??他俩在我眼皮底下好起来了

  南方日报:说起八卦,在你的剧组里高圆圆和赵又廷的八卦才是最大的,然后你就被称为“红娘导演”了。

  陈凯歌:这问题我又懵了。你的意思我该改行?说得粗俗一点,吻戏没有,床戏也没有。嗯,或许就是因为戏里有遗憾,所以他们在戏外补上了。所以我觉得挺好的,现在这两方面这俩人应该不欠了吧?必然不欠了。

  南方日报:那就打探下,他们在你剧组里是怎么开始的?

  陈凯歌:我真无意拿这事炒作。这个对电影没帮助。我愿意说是因为人家坦白。咳,他们俩给我造成很多障碍,造成了很多麻烦,因为这个戏不是顺着拍的。所以我发现他们已经爱上的时候,心情挺坏的……哈哈,我说,你们俩千万别觉得7天就爱上了,我不是写爱情故事。

  发现他们俩有事,从眼睛就看出来了。眼为心之苗嘛。具体是在咖啡馆那场戏,当时我就看出他们俩眼神不对了。你在眼皮子底下看到俩人,那么真实地产生了感情,我觉得要祝福他们。后来有场戏,就是高圆圆结束了雇佣赵又廷,说“我不愿意任何人看到我们俩在一起”的那场,那个镜头我们拍的不多,我跟他们说别太过了。但他们在我喊停机之后,这俩人就互相拥抱了很长时间,结果我们都安静地走了。

  专题撰文: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郑照魁 北京报道

热词:

  • 陈红
  • 搜索
  • 拍戏
  • 陈凯歌导演
  • 陈凯歌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