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娱乐图文 >

揭秘男人帮:偶像型男 中年熟男 脸谱化"坏男人"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30日 14: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胡歌在《轩辕剑天之痕》中。

胡歌在《轩辕剑》中,和刘诗诗(左一)不做情侣。

矢野浩二

矢野浩二

  《轩辕剑天之痕》身兼多重身份

  偶像型男胡歌:

  现实题材接地气

  由唐人影业打造的魔幻古装巨制《轩辕剑天之痕》(简称《轩辕剑》)即将于7月6日登陆湖南卫视。本周起,胡歌将在芒果台频繁露面——《轩辕剑》剧组参与录制的《快乐大本营》今晚播出,此外胡歌还录制了湖南卫视《完美释放》、《天天向上》。据悉,胡歌在《天天向上》录制现场还遭遇女粉丝现场求婚,让他不知所措,笑说这一切太浪漫,“希望你以后的求婚场景也如此浪漫”。 文/本报记者 莫斯其格

  主动请缨演反派?

  “年龄上不太合适男一号”

  记者:《轩辕剑》是你第一次演反派,而且是第一次一人分饰两角(宇文拓和剑痴)。为什么会出演这个角色,而不是演男一号?

  胡歌:首先是因为看中了剧本对宇文拓这个角色的塑造。在2010年《神话》之后,我就不再接演古装戏了,因为之前演过太多古装戏,想改变一下戏路,不想受局限。这次之所以会拍《轩辕剑》也确实是看重了宇文拓这个角色,看中了他性格的多面性。公司本来是想让我演男一号陈靖仇的,但我觉得演陈靖仇等于是在重复我以前的戏路,而且在年龄上我也不太适合,所以我说要演宇文拓。事实上,唐人的剧有个特点,就是男二号的戏都很出彩。《天外飞仙》里我最想演上官浩淇,喜欢这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射雕英雄传》的时候特想演杨康,结果也没演成;《少年杨家将》很想演杨四郎,结果还是演了杨六郎。所以这次终于如愿以偿演了一次男二号。

  记者:一次扮演两个人物,你如何区分宇文拓和剑痴?

  胡歌:剑痴其实是宇文拓的一部分,他没有太多的内心戏,演起来不需要太多技巧。宇文拓这个角色虽然用语言来描述很复杂,但其实演起来也挺简单的。可能是因为想演这类亦正亦邪的角色太久了,所以可以说是厚积薄发吧。

  记者:在拍2008版《射雕英雄传》的时候,就有些腐女说“郭靖”和“杨康”很有爱,后来你跟霍建华演《仙剑奇侠传3》也遇到同样的问题。这次你跟蒋劲夫会不会再中招?

  胡歌:应该不会吧。腐女一般都会把两个年纪相当的男人放在一起说吧,我跟蒋劲夫有代沟。把我跟他放在一块儿吧,我觉得有欺骗青少年感情的嫌疑。

  与刘诗诗不做情人变敌人?

  “跟诗诗演不了情侣,太熟了”

  记者:听说唐嫣本来没有参演的,是被你拉进来的?

  胡歌:因为找演员的时候,我正好跟她在同一个剧组拍戏,我就问了一下她。

  记者:你跟刘诗诗一起合作过《仙剑奇侠传3》,你们又是一个公司,人气都很高。很多观众都希望你们能够演一对情侣。这次再度合作,但为何没演情侣,反而是敌人?

  胡歌:我觉得我跟诗诗演不了情侣,平时关系太熟了。一直都是师兄妹关系。而且有很多女星可以合作,不会刻意去跟某个演员一起合作。

  记者:你演了《仙一》、《仙三》、《轩辕剑》,都是游戏改编。但是你的粉丝其实不太希望你演游戏改编的剧,有些粉丝担心这类题材有些小众?

  胡歌:其实他们的担心我也有,演员都希望自己的戏路越宽越好。不过从我自己的规划上来看,在我演偶像剧阶段,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在年轻的时候可以演这些游戏改编的剧,并受到观众认可。但之后我可能会慢慢转型,对剧的类型有所选择。

  记者:如果让你选,你下一步想演什么角色,或者什么类型的剧?

  胡歌:我现在特别想演一些更接地气的剧和角色。比如《裸婚时代》之类现实题材的剧。

  型男转型制片人?

  “算我花了些钱买了个制片人头衔”

  记者:听闻这次不仅做演员,还以制片人的身份参与了《轩辕剑》?你自己投资了多少?有信心收回成本吗?

  胡歌:对,有把我的片酬拿出来作为投资。其实我就是挂了个制片人的名,算我花了些钱买了个制片人头衔吧(大笑)。至于收回成本,我还是很自信的。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次身份转变?作为制片人具体做了些什么?

  胡歌:我除了演戏也没做什么其他事情,但是花了钱以后待遇就不一样了,以前单纯做演员的那种特权就没了。处处都要以身作则,要给其他演员做个表率。遇到困难,再苦再累都要冲在前面。所以制片人很不好当。

  记者:未来会继续朝制片人发展吗?

  胡歌:我不太适合同时去做几件事情。我自认为我没有这样的能力,还是只能够专心地做一件事情。如果以后要做制片人的话,会专心地做制片人,目前还是以演戏为主。

  记者:外界公认你是个文艺的人,挺愤青的人。你怎么看?

  胡歌:我是有限的愤青。每个阶段的状态都不一样。之前会在微博上发表许多自己的观点,但是现在不会了,现在微博仅仅是我的宣传工具了。

  《浮沉》变身完美“三商男人”

  中年熟男张嘉译:

  “安全感”最诱人

  由电影《失恋33天》原班人马打造的职场励志情感大剧《浮沉》今晚将在浙江卫视开播。该剧是著名导演滕华涛的电视剧收山之作,集合了张嘉译、白百何、王志飞、矢野浩二、王耀庆等明星联袂主演。剧中,张嘉译塑造了“萌大叔”形象,尤为引人注目。编剧鲍鲸鲸由衷赞叹“有他在,这个世界就很美好了”。不过,张嘉译本人倒是希望自己可以减产,“怕自己对每一个角色像以前那样不能够完全尽心。所以,现在还跟他们讨论明年要歇一歇,自己也沉淀一下”。

  文/本报记者

  莫斯其格

  何为三商男人

  “是当下一部分中年精英男人的缩影”

  记者:是什么触动你接演这个角色?

  张嘉译:这个人物非常立体,并不是一味的“高大全”,他很爷们儿很正义,但在过程中,也会表现出戏谑、调侃和狡黠的一面。有一种说法说“王贵林”是智商ok、情商超高、逆商绝佳的三商男人,我很认同,尤其是他在面对逆境时候的不屈服不妥协和坚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人都会遇到逆境,尤其是中年男人,他所面临的有时候是事业、家庭、情感等多方面的考验,而这种种困境也是整个人生阶段里最集中的时候,现实感、戏剧性都很强。他触动我,是因为王贵林是当下一部分中年精英男人的缩影,还有就是他的逆商,也就是在逆境中他所表现出来的韧劲,散发着无穷的正能量和强大小宇宙,这样的男人必然会具有不可阻挡的魅力。我选择一个角色,首先他要接地气,他身上要有混合气质,非常立体,不会非黑即白,“王贵林”无疑就是这样的角色。

  记者:是在拍《失恋33天》时候,就已经初步定下让您演这个角色?还是剧本出来后找您来演的?

  张嘉译:《浮沉》是在《失恋33天》之前很久就筹备了,其实是先有的《浮沉》,后来才有的《失恋33天》。

  记者:你曾经说过,“电视上天天都是我,我也挺烦这事儿的”,现在还烦这事儿吗?

  张嘉译:确实不应该这么大产量,怕自己对每一个角色不能够完全尽心。所以,现在还跟他们讨论明年要歇一歇,歇一歇实际上自己也沉淀一下,因为这样演戏的话真的形成一种惯性。形成一种惯性以后就好像觉得自己拿起来就能演,实际上这是错误的。

  记者:一般在接到角色后你是如何创作的?

  张嘉译:我可能跟别人的工作方式不太一样,我是看完本子以后会去想,想完以后跟导演去沟通。实际上剧本如果不去花这些心思的话,永远是浮于表面的,所以这么高强度的工作确实比较疲劳。

  萝莉和萌叔之爱

  “两人的立场决定了惺惺相惜”

  记者:《浮沉》最惹人注目的是,在电影《失恋33天》中处于上下级关系的“大老王”张嘉译和“黄小仙”白百何结成“大叔与萝莉”式的情侣关系,外界称作“萝莉和萌叔叔之爱”?

  张嘉译:两个人的立场决定了此后的惺惺相惜和相互的帮助、理解。

  记者:跟白百何合作了两次,请谈谈你对她的印象。

  张嘉译:非常有灵气,很真实,也特别适合乔莉这样的角色。

  记者:大家都很好奇你们在剧中的“萝莉与萌叔”之吻?

  张嘉译:在戏里我和白百何是在最后一集才确立情侣关系的。其实拍吻戏对演员来说很正常。围观的人也很多,我们吻完了,大家还要起哄。

  记者:你演绎了许多经典的熟男形象,你认为中年熟男最大的魅力在哪里?

  张嘉译:每个人有他不同的魅力,我想中年熟男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做事情会相对成熟稳重,这一点比较吸引人,也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现实中的“妻管严”

  “我也有着丈夫应有的小智慧”

  记者:听说你是“妻管严”啊,赚的钱都交给老婆王海燕打理。是不是老婆更会理财啊?

  张嘉译:我都给她,但是她也完全不会理财,我俩其实都挺不擅长管钱的。

  记者:你有看王老师出演的《青瓷》吗?

  张嘉译:王老师的表演水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在戏里面和王志文老师演对手戏非常精彩。不过剧情有点太写实,看得让我有些发慌。

  记者:《青瓷》里,王志文扮演的角色是一个经常会对妻子撒谎的丈夫,生活里你会不会说谎?

  张嘉译:我觉得有些善意的小谎言是可以接受的,我在生活中也有着丈夫应有的小智慧。

  记者:王海燕对你有个终极评价:“你最出色的角色,是完美的女儿虎妞的虎妞爸!你是最棒的爸爸,最值得女儿骄傲的爸爸!”你也曾说过“女儿出生后,我的人生好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能谈谈你的女儿吗?

  张嘉译:我想每个人都是这样吧,当自己的孩子出生后,你就会多出一个社会角色,那就是父亲,这也是每个男人最重要的角色。她现在不到两岁,很健康,每天过得很开心,就是想自己能有多点时间陪她。

  下部作品首演正面人物

  “坏男人”矢野浩二:

  不想再被脸谱化

  前日,东方卫视在京举行电视剧《浮沉》“寻找现实版乔莉”主题活动,在剧中饰演日企高管土井的矢野浩二亮相现场。生活中已经为人父亲的矢野浩二表示,有了孩子以后自己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我也跟剧中这个人物一样,是个典型的工作狂,有了孩子以后,才意识到家庭的重要性。所以,我也很能理解这个角色,他其实不是反派。”

  本报记者 林芳

  为数不多比较生活化的角色

  广州日报:剧中饰演的日企高管飞扬跋扈,被认为是反派?

  矢野浩二:我不认为是反派。当时拿到剧本后,感到这个角色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有些台词让我很有同感,仔细一想,这也许就是很多公司的现状。而我所饰演的这个角色,正是一个在其中挣扎的人。为了目的会玩阴谋会不择手段,但最后也得到他应该得到的结局。

  广州日报:之前你演的角色大多都是军人,想通过《浮沉》转型吗?

  矢野浩二:对,这个人物虽然有暴力倾向(笑),但却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这是我到中国拍戏以来,为数不多比较生活化的角色,以前总是演各种脸谱化的人物。

  广州日报:据说《浮沉》也是你和滕华涛导演的第二次合作?

  矢野浩二:对,说起来很有缘分,我来中国拍的第一部戏就是和滕导合作,大概2000年,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广州日报:演过《浮沉》,有什么职场经验跟大家分享?

  矢野浩二:我自己也曾经是职场上的“菜鸟”(笑)。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工作岗位上非常敬业,把家人、身体健康都放在了一边,这种“用力过猛”的情况,反倒会欲速不达,其实在慢慢积累的过程中也是修炼“准确把握时机”的能力,《浮沉》对于我来说就是一次准确的出击。

  广州日报:你以前总是演反面人物,是外形使然吗?

  矢野浩二:我想跟外形没有多大关系,可能在中国的影视剧作品中,日本人几乎都是悲剧结尾吧(笑)。不过我的下一部戏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正面人物,跟谭耀文合作的电视剧《盛宴》,这是我到中国拍戏12年来,第一次演中国人,而且是中共地下党,我自己很期待这个角色跟大家见面。

  最满意《浮沉》

  广州日报:在中国拍了十多年戏,也娶了中国太太,对你的人生来说影响大吗?

  矢野浩二:当然,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半个中国人了。我说过,我爱中国,这不是“谄媚”的话。我在中国有很多朋友,老婆是中国人,孩子也是中国籍的,当然爱中国,理所当然。

  广州日报:当初为什么让女儿入中国籍呢?

  矢野浩二:很自然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我在中国生活、工作,将来也是一样,我希望我们家庭一直在一起。而且我希望她上中国的学校,中国籍方便一些。

  广州日报:孩子带给你最大的转变是什么?

  矢野浩二:可能受日本家庭的影响,以前我脑子里一直是“工作第一,家庭第二”,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我也经常闷头工作,太太总是抱怨我。后来可能受到中国家庭影响比较多,而且太太总是给我“灌输”这方面的思想,我也就慢慢转变了。

  广州日报:现在你在演戏上的目标是什么,或者说,最期待哪类角色?

  矢野浩二:还是继续尝试不同的人物吧,以后多参加一些现代剧本。说实话,我对演员这个工作有着强烈的危机感,我想多接一些人性化、有意思的剧本,总是重复自己没意思。到目前为止,《浮沉》是我最满意的作品。

热词:

  • 胡歌
  • 矢野浩二
  • 张嘉译
  • 男人帮
  • 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