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娱乐图文 >

崔永元笑谈“电影梦”:成功“忽悠”到岩井俊二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9日 11: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崔永元现在想把自己的电影博物馆开成“全国连锁的博物馆”。

  “过了40岁,我就有种强烈的紧迫感。心里有很多事儿想干,但又觉得时间不多了。我要拍三部电影,要做一个舞台剧,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想做的都是一些这样的事儿。这些都是确实是我做过的梦,醒了之后我就想,我要把我这些梦一个一个都实现。”这一次,崔永元希望实现的是电影导演梦,但执棒的并非他本人,而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十个新锐导演搭配十位国际级导演,并且三年后一口气会推出十部。这个开始时只是“异想天开”的梦,却被他实现了。

  “电影是个梦,我希望大家都可以来筑梦”,本周一,崔永元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和记者洋洋洒洒聊了两个小时。他发起的“新锐导演计划”就是一个“筑成的梦”———整个活动筹备不过两个月,全世界范围内寻找电影大师来讲课,低声下气地四处凑钱,旨在为热爱电影的“新锐导演”创造绝对自由并且优渥的条件。参赛者不花费一分一毫,没有任何合约限制,决胜出的前十位还可以和岩井俊二、巴瑞·莫罗、李沧东等电影大师合作拍出自己的电影。这十部电影预计三年后问世,包括七部剧情长片、一部动画片、一部科教片和一部纪录片。

  “我不知道这事儿是不是真的能成。如果这十个人成功了,他们就是一种能量,一个人再带十个人,这样整个中国电影的面貌就改变了。最悲观的想法是,这一百个人,最后有可能只是成为有潜力的观众,但以后有烂电影也糊弄不了他们了,这事儿也挺值的,就是成本高了点儿,但非常值得。”

  A一觉醒来的想法

  说来可能有些人不相信,看似繁杂的“新锐导演计划”,不过是崔永元两月前一觉醒来后的突发奇想。

  “我当时想,我要是能一下子拍出20部电影,还个个都是像样儿的电影,那多牛啊!这个想法如果能实现当然特好,但我也觉得这个想法挺荒唐的,一个人哪有那么多精力一下子拍20部电影。”崔永元一方面嘲笑自己的异想天开,一方面又试图让这个梦变得触手可及。在他整理思路的过程中,他突然想到,如果有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导演去拍他想要的电影,那听上去就像回事儿了。不过这个设想也有现实难题,“20个像样儿的华语导演,掰着指头数也不一定能数出来,即便你数出来了,人家也不一定给你干。只找新人的话,很多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感觉也不太靠谱。”不如“新老结合”,当这个想法在脑海中浮现时,崔永元觉得这个计划终于靠谱了。

  崔永元想要找的是“新锐”导演,而非“新人”导演。年龄几乎毫无限制,18岁-70岁,和电影的缘浅缘深也不追究,“我觉得成龙也可以参加,他一直演动作片,如果他想拍一部爱情片,那他也是新锐导演。”

  满心欢喜的崔永元开始和朋友们分享这个“宏大的计划”,不过很多好友都对他说:“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崔永元自己也承认,找到10个电影大师来干这个事儿的确是困难重重。“他们每个都可以当一个电影节的主席,谁能把这10个大师同时集合在一起讲课,谁就不是个一般人了。”小崔想过单纯砸钱,一人一亿美元,讲课连带拍片辅导,“包养”这些大师三年,十个就是十亿美元,这显然是痴人说梦。

  “我想到了一个说服他们的方法———把这个活动变成公益性质的,就是像我做的‘给孩子加个菜’似的(”给孩子加个菜“是崔永元参与发起的一个为贫困地区小朋友补充营养的慈善活动)。让电影圈有蓬勃新生命的”新锐导演计划“其实也可以公益化,有了这个”理论基础“,崔永元就着手和大师们开始联系。他打听了一下大师们的身价,决定给每个大师10万美元,这10万美元包括了大师们从讲课到”手把手现场教学“的费用。

  B“忽悠”大师上船

  “直到他们到了北京,见到我,他们才确信这个计划原来是真事儿。”崔永元回忆10月18日几位大师聚首北京时的情形,不禁哈哈大笑。

  崔永元邀请到的大师包括:电影《杀死比尔》制片人班尼特·沃尔斯;奥斯卡最佳音效设计奖、艾美奖获得者理查德·安德森;《雨人》编剧巴瑞·莫罗;曾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电影《诗》、《密阳》等片导演李沧东;电影《玩具岛》导演兼制片人约亨·亚历山大·弗莱丹克;电影《燕尾蝶》、《情书》、《四月物语》导演岩井俊二;三次奥斯卡奖纪录片奖得主马克·哈里斯;曾执导并制作《伊丽莎白》、《纽约,我爱你》的谢加·凯普尔,这八位之外,还有两位将在之后公布。

  崔永元说,其实这些大师能来到北京,靠的也是他的“忽悠”。

  崔永元先找的是韩国导演李沧东,原因就是“吃熟”,两人关系很好,在李沧东还是韩国文化观光部部长时,就已经认识,并结下“深厚的友情”。但多年未见,崔永元就给李沧东展示了这么庞大的一个计划,李沧东当时也是满脸狐疑,“他当时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怀疑,他应该觉得我是疯了。他当韩国的文化部部长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不过当时他也口头答应了我,‘我支持你,你说的这个事情这个价钱都行,你去找其他人’,但我觉得他内心里肯定在想,‘估计崔永元成不了这事儿,最后他会打电话来说,只请到你一个人,也就作罢了’。”

  去完韩国,崔永元又东渡日本,邀请岩井俊二。“岩井俊二特别好玩,他不爱说话,就听我说,我就一直不停讲啊讲啊,整个计划都讲完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我憋不住了就上厕所去了,回来后发现他好像有点动心了,翻译跟我说,‘你离开期间,他就问了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这个人是谁?另一个问题是,他拍过电影吗?’”小崔《实话实说》的影响力显然没远播到东瀛,不过岩井俊二听到一个电视圈的人想搞个公益性质的电影计划,反而踏实了,因为他觉得这种充满梦想力的行为应该只有从未真正投过钱拍电影的“二愣子”才会想到的,并付诸满腔热血劳心劳力。第一次见面后没多久,岩井俊二自己来到北京,和崔永元见了第二面,敲定了一些细节,让助手拍下了两人握手的照片,这事儿算是定了。

  之后,小崔向着地球另一面的美国出发。与搞定亚洲大师的方式不同,崔永元不再一个人口若悬河地游说了,他做了一个标准而详尽的计划书,一一派发出去。最快得到回复的是纪录片导演马克·哈里斯和《雨人》的编剧巴瑞·莫罗,收到邀请的第二天就确定参与计划。

  只有在邀请好友理查德·安德森的时候,崔永元使了点“伎俩”。安德森是好莱坞著名音效师,作品包括《夺宝奇兵》、《剪刀手爱德华》、《蝙蝠侠归来》等,并荣获过两次奥斯卡最佳音效奖。其实安德森也拍了不少颇具个人风格的电影,但由于音效师的光环过于明亮,相比之下,很多人并不了解他其实是个不错的导演。崔永元在邀请他时,走了“夫人路线”,“他夫人告诉我,‘你要是跟他说音效的事就触动他最敏感的神经,他会觉得,’那是我最拿手的,你不能随便请我去‘。你要是跟他说做监制、导演,他会觉得特高兴。’”崔永元以“做监制”的名义向安德森发出邀请,果不其然,安德森很爽快地就带应了。

  在崔永元邀请的大师名单中,原本还有80高龄的日本国宝级导演山田洋次。在洽谈之初,老导演对这个计划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也点头同意参与其中。但之后不久,日本电影制作公司松竹映画派人找到崔永元,替老导演婉拒了这一请求,“因为他(山田洋次)明年要为松竹拍两部电影,而且让他去辅导新导演拍电影,他花的时间和精力可能会比新导演自己付出的还要大,老人家体力上也不一定吃得消。”但老导演还是许诺,他的新片《东京家族》开拍后,选拔出的新锐导演可以和他一块儿坐在监视器旁,由他手把手教导这个新锐导演。

  虽然崔永元请来的都是名副其实的大师,但到目前为止,这个名单中没有一个来自华语地区的电影大腕,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崔永元顿了顿,然后说:“其实我们也约了不少华人导演,像是侯孝贤、许鞍华都有过交谈,也谈成了,但我们希望第一期培训,能给新锐导演们多点文化上的冲突,可能会更有启发性。”之后崔永元又卖了个关子,“我们现在还有六个候选大师,会从中挑选两个来授课”。

热词:

  • 崔永元
  • 忽悠
  • 梦中之梦
  • 岩井俊二
  • 电影大师